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 337.教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 337.教訓字體大小: A+
     

    「皇姐這是在看什麼呢?」陳玉安問道身旁的陽和公主,眼睛多了幾分鄙夷。

    她就不明白,那個沉默寡言,一臉清冷的男人哪裡好了?不就是臉長的好看店嗎?倒把她的皇姐迷的七葷八素的了,還真是差勁!

    作為東辰國的公主,怎可這樣不要臉?她們來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來和親的,當然,和親也會盡量選擇對自己有幫助的男人的,而不是選擇一個不過是二品的將軍。

    雖然外頭關於這個神奇將軍的消息很多,說他年少有為,可臣終究是臣,不可能成為君,除非,他造反。

    這造反嘛,可不是吃飯那麼簡單,所以,這個男人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個臣子,而她,可是要選擇一個能成為儲君的男人,就算不能,她也會有那個機會輔佐他成為大燕國的君主,而她,就是那個一國之母。

    她的母親和她說過,公主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和親,她自然不喜歡這被人利用的感覺,但是當你已經是被利用著,你就要發揮自己的最大價值,然後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再然後,不只是成為棋盤上的人,更甚至是,變成下棋的人。

    陽和公主沒有想到安和公主會說的那麼直白,她連忙收回心緒,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笑道:「九皇妹說笑了,我不過是看著大燕的皇宮布景罷了。」

    「哼……」安和公主輕嗤一聲,「別人不知道你是什麼人,我還不知道嗎?還在我面前裝呢,不過我可警告你,你是我東辰國的公主,可不是街邊上的阿貓阿狗,你來這裡,是有任務的,胡亂來的話,你會死的很慘的,沒有誰能護的了你,如果你壞了我的事情,我也會讓你死的很慘的。」

    陽和公主當然知道這些,連忙垂首,一臉的恭敬的說道:「自然,我知道自己的使命。」

    「哼,知道就好。」

    陽和公主看著周圍的人,個個面帶笑容,心裡頭,卻落寞的很。

    她能有那麼一瞬間自認為的自由已經是奢侈的了,又怎麼敢去亂奢望其他呢?

    她的命是東辰國的,她做不了什麼,能做的,不過是,成為和親的工具,鞏固國與國之間保持的友好關係罷了。

    陳蘇四處看著,眼睛剛好停留在那兩個公主的身上,她們說的話,陳蘇隔著遠,自然是聽不見的,但是兩人的表情,卻全部都落在了陳蘇的眼底里。

    「阿衍,那兩個女子,就是東辰國的公主?」陳蘇問道身旁的沈衍,眼底里有些好奇。

    沈衍順著她的眼睛所看的地方,很快又收了回來,點頭道:「是的,陽和公主和安和公主,排行第五和第九,此次前來找駙馬。」

    「哦。」陳蘇聽完,又忍不住的去看那個陽和公主,這女子既然是公主,怎麼一臉的哀愁憂傷的呢?

    不過這些畢竟是別人的事情,陳蘇哪裡敢多問,心裡嘀咕嘀咕就算了,反正和自己無關。

    舞蹈在枯燥中終於度過了,百官眾臣看完還意猶未盡,個個在評頭論足,說今年的祈求風調雨順的舞蹈要比去年的好多了,什麼什麼的。

    陳蘇聽不懂,和沈衍走在最後面。

    「沈將軍……」

    正這時,有人叫住了沈衍。

    夫妻兩人都停了下來,卻看六皇子蘇天皓站在他們身後叫住他們。

    沈衍一愣,他向來和六皇子並沒有什麼交集,六皇子怎麼會叫住自己?

    而陳蘇更是一愣,因為她很不喜歡這個六皇子,之前那一次的刁難,陳蘇都銘記在心,而她又不是完全因為那一次的事故而厭惡這個六皇子,而是因為,這個六皇子從各種表現看,對她家阿衍都不友好,甚至可以說,他和阿衍是敵對的一方。

    因為誰都知道,沈衍所支持的皇子,只有五皇子蘇逸琰,其他人,都不適合。

    而六皇子野心勃勃,他多麼想多點人支持他,這些日子,他都在兢兢業業的表現,希望給人一種可以當儲君的人選。

    可惜,狗永遠改不了吃屎,雖然這種比喻有些不恰當,可恰恰卻又是如此,這個男人從來都不是安分的主,做的一切,不過是給別人看的罷了。

    「浩王有事?」沈衍停下來問道。

    蘇天皓笑了笑,說道:「難道本王沒事就不能找沈將軍聊聊天,說說話?」

    「自然,可以。」沈衍微微頷首說道,卻口氣疏遠,誰都聽的出來。

    沈衍知道自己該尊敬誰,該對誰好?同時,也知道誰不該多靠近,要疏遠?

    蘇天皓更是能感覺到沈衍的疏遠,他眼神微變,可是很快又重新染上了笑意。

    「那天在行宮的時候,本王對沈夫人多有得罪,沈將軍不會是因為那事情惱恨本王至今,以至於,現在和本王都那麼疏遠?」蘇天皓笑呵呵的問道,眼睛停在沈衍身後的陳蘇身上。

    陳蘇低著頭,沒打算多說話,這男人之間的事情,還是交給阿衍去處理的好。

    沈衍朝這蘇天皓也只是禮貌性的笑道:「下官知道浩王不是有意為難內人的,浩王習慣開玩笑。」

    「聊什麼呢,那麼熱鬧?」正這時,又來了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蘇逸琰晉王。

    沈衍連忙朝著晉王微微頷首,禮貌行禮。

    蘇逸琰擺擺手,「沈將軍多禮了,遠遠的看見你們在說話,便過來看看怎麼回事?」

    「不過和浩王閑聊。」沈衍回答道。

    「是啊,五皇兄,我和沈將軍不過是在閑聊,怎麼,你還怕我對沈將軍有什麼不軌的心思啊?」

    蘇天皓雖然嘴角在笑,但是眼底全是陰狠,只是藏的好,不容易讓人看見。

    而蘇逸琰見蘇天皓這麼說,反倒笑道:「皇兄哪裡會這麼想?六皇弟是什麼性子皇兄還是知道的。」

    「是啊,你當然知道的。」

    「好了,時候不早了,祭祀大典馬上開始。」

    「嗯。」

    因著祭祀大殿是百官前去的地方,家眷是不能前去的,所以陳蘇等女眷直接被安排在一個寢殿裡頭休息,之後,由著宮人帶著去拜見皇后。

    人太多太雜,基本上這些人都是陳蘇所不認識的,她能做的,只是在椅子上坐著,等人,當有人禮貌過來的問她話,就大概說上那麼幾句就行了。

    有些人知道陳蘇的身份,或羨慕,或妒忌,又或者只是單純的看著。

    陳蘇覺得自己融不入這些人的圈子裡頭,因為她們都是在討論哪家是胭脂好,哪家的釵子漂亮。

    陳蘇是商人,她開了無數的鋪子,哪家店鋪的東西好,她都知道,甚至很多鋪子都是她和沈衍名下的產業,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罷了。

    眾人熱熱鬧鬧間,突然,從外頭走進來一個女子,女子年紀不大,大概十五六歲的樣子,微微低頭,怯生生的樣子,她的身後跟著比她高一點的女子,氣勢洶洶的催趕著前頭的女子。

    「你能不能走快點啊?慢吞吞的,要不是父親讓你來,我還真不想你跟著來。」後面的女子厭惡的說道。

    而走在前頭的女子,腳步加快了許多,聲音怯怯的說道:「是,我知道,我知道。」

    只見兩個女子走在一旁的椅子坐下,那前頭走著的女子只等眼前的女子坐下,才怯怯的坐了下來,臉上十分不安。

    「誒,這不是武國公府的兩位千金嗎?」

    「是的,沒想到,這大小姐終於出來見人了,聽說一直在家裡拘著,這現在的武大夫人,可是家中把持一把手,連自家姐姐的嫡長女,也不放在眼裡,一直壓著,怎麼現在肯讓大小姐出來了?」

    「誰知道啊?不過這現如今的武夫人,娘家可是大燕的重臣,這武夫人的姐姐,可是宮裡的娘娘,這年頭風生水起的,自然也不把這個死了親娘的正妻女兒放在眼裡了吧。」

    「罷了,罷了,不必去討論別人,不然讓武夫人聽見,少不得在宮裡貴人面前說話的了。」

    「嗯嗯,說的啊!」幾個人嘰嘰喳喳的說的話的聲音壓低了又壓低,生怕被剛進來的人給聽見了去。

    陳蘇看著那兩個姑娘,突然想到關於她的羽璃姐姐的事情。

    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我娘可說了,你別亂說話,否則……」女子不再說話,但是也說的夠清楚的了。

    陳蘇聽著身旁的人討論,大概也捋清了路子,原來那一直怯生生的姑娘是武國公府的嫡長小姐武月,母親為正妻,可惜死了,後來父親重新娶了一個女人,為續嫡妻,而這個嫡妻的家中勢力可不小,於是,嫡長小姐就被妹妹武秋玲壓著長大。

    本來陳蘇也沒想管人家的私事,可是當她叫小紫出去給她拿點茶葉的時候,結果被武二小姐的丫鬟撞了一下。

    這丫鬟因為仗勢欺人,所以當小紫被撞倒了茶葉準備讓她道歉的時候,對方反咬她一口,說小紫撞壞了她剛準備好的桂花酥。

    頓時,外頭吵鬧起來。

    因為宮裡的貴人都在自家的寢宮裡,這裡頭全是官員帶來的家屬,所以這丫鬟似乎也知道這一點,自然不放過機會,特別是小紫穿的一點也不華麗,一看身份就不怎麼的人,所以,更加的仗勢欺人了。

    她連忙伸出手想朝小紫打一巴掌過去,可是小紫也不是吃素的,她向來以德服人,自己做錯了,會道歉,會彌補,但是如果自己什麼錯都沒有,對方還要仗勢欺人,小紫覺得自己沒辦法忍讓,就算是皇宮,她也不會忍著站在那給對方打。

    小紫突然閃開,那丫鬟的手就沒法拍在小紫的臉上,因為力道用的太大,結果一個不小心,直接撲倒在地上,地上有石子,這丫鬟直接掌心壓在地上,疼的她大叫。

    裡頭的人聽見了聲音,不少人都好奇的出來觀看,而武二小姐聞聲,眉頭微蹙,問道身邊的另外的丫鬟,「紅兒,怎麼回事?翠翠怎麼還沒回來?」

    「小姐,剛才那聲音好像是翠翠的聲音……」

    那紅兒話還沒說完,外頭已經傳來了聲音,說的就是武二小姐的丫鬟和別家的丫鬟發生衝突,正在外面打呢。

    陳蘇也聽見外頭的聲音,而這突然的嘈雜,讓她忍不住的看向一旁的章章,「小紫還沒回來,不會是她……」

    「不會吧?」章章回答道,「小紫姐姐不像胡亂生事的人。」

    陳蘇忍不住的笑道,「她是不喜歡胡亂生事的人,但是如果別人真的要滋事,小紫也不是那種坐得住的人,特別別人欺負她的時候。」

    說著,陳蘇連忙起身,「走吧,還是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是,夫人。」

    外頭因為這動靜,已經圍了不少人了,大家都在瞧著裡頭,當看見那個趴地上的丫鬟是武二小姐的丫鬟的時候,大家臉上多了幾分高興。

    這武二小姐和她的娘親武夫人,平時沒在這些女眷面前擺架子,因為很多女眷家裡條件的確不如武夫人,可是,誰也不願意整天被人壓著。

    所以即便是武家一個丫鬟出事,大家也能笑到武夫人的身上去。

    而不遠處的地上,一個丫鬟站在那裡,臉色不悅,「是你撞灑了我的茶葉,我都沒說你,你倒好,倒打一耙?」

    這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小紫。

    她去拿個茶葉,居然這些丫鬟因為走的太急,撞了她,灑了東西,還倒打她一耙,小紫性情耿直,哪裡受的了這些氣?人家巴掌打來,自己雖然不能打她,但是也不能眼睜睜被打,所以學過武功的她,只要身形那麼一閃,這個丫鬟就撲地上去了。

    小紫也知道這裡是皇宮,所以不敢出手打人,但是教訓人有很多辦法,像這種,自己摔倒的,很多人都看見,不會怪罪到她身上來的。

    「怎麼回事?」正這時,人群中,突然闖進來一個人。

    熟悉那個人都知道,這是那刁蠻任性的武二小姐,而她的身邊,跟著武大小姐,只低著頭,什麼都不敢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