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 146.著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 146.著急字體大小: A+
     

    田螺不少,陳蘇揀的歡,小紫在一旁看著,也讓陳蘇叫了下來,幫忙揀田螺。

    小紫是在江城買的,她從小就生長在江城,所以即便是丫鬟,她也對農村的世界表示不懂,這種下水撿田螺的事情更沒有做過。

    她也是沒下水摸過田螺,主子吩咐,她也高興,將裙子綁緊,連忙下了去。

    陳蘇揀的忘我的境界,一路揀一路放在岸邊,絲毫沒發現身後的沈衍不知道去哪裡了?

    她回頭,看著岸邊空空如也。

    陳蘇四周看了一圈,都沒人影,連忙喊道:「阿衍?你去哪裡了?」

    「……」沒人回應。

    「阿衍?」

    陳蘇見喊不到,又問小紫,「你看見阿衍了嗎?」

    小紫一臉的迷茫,「沒看見,剛才下水的時候還在呢,轉眼不見了。」

    「他會去哪兒了呢?」

    小紫也是看了一圈,還是沒看見自家少爺的蹤跡。

    「少爺他會不會回去了?」小紫問道,覺得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畢竟這距離莊子也不算遠。

    「不可能的。」陳蘇否定道,「我還在這裡,他不可能無緣無故走了的。」

    「那少爺他會去哪裡了?」

    「蘇兒,我在上面。」許久,頭頂上一個聲音響起。

    陳蘇快速朝頭頂上看去,沈衍已經在高大的樹上了,脆生生的樹榦,估計還沒陳蘇自己的手臂粗。

    陳蘇嚇了一跳,連忙上岸,著急喊著頭頂上的人,「阿衍,你怎麼上去了?那樹很脆的,你要是不小心,得掉下來啊!」

    要是這樹只有一兩米高,或許掉下來也沒多大的事情,但是這五六米七八米高的節奏,這摔下來,得成肉泥了。

    陳蘇整顆心都吊起來了,看著那傢伙爬的那麼高,人影都小了。

    她光著急,可是沈衍卻不願意下來,「蘇兒,我沒事的,你放心好了,我給你摘幾個果子給你嘗嘗。」

    「我不要。」陳蘇堅決道,「你只要給我趕緊下來,就比什麼都好,趕緊的,不要摘了,我不要吃。」

    她實在怕沈衍一個不穩,摔下來,那樣事情,她簡直不敢往下想,越想心裡越沉的難受。

    高處的沈衍也知道下面的人擔憂,但是他並不覺得有什麼?這些樹木對他來說簡直是小兒科,他能輕鬆上來,也能輕鬆下去。

    他自己有什麼本事自己心裡清楚,所以也不用著急。

    但是別人不知道,別人沒見過他這個樣子,所以陳蘇會害怕,即便之前沈衍在殺手的面前露過一手,陳蘇還是忍不住的替他捏了把汗。

    「阿衍,你下不下來?你這樣很危險的你知不知道?」

    沈衍搖頭,「沒事的,蘇兒,我馬上就下來了,你等會,我給你摘幾個果子。」

    「你……」陳蘇氣結,看著沈衍不停往上攀爬,那心提啊提,到了嗓子眼了,好像下一秒就要飛出來。

    「阿衍,你別上了,我不要吃,這藤條都是往枝椏末長的,你這樣上去,很容易摔倒的。」

    陳蘇的聲音簡直淹沒在風聲里,半晌也沒停沈衍回答。

    小紫已經上了岸,看著自家少爺這樣子,自己的心也提高了,生怕少爺有個萬一。

    看著夫人著急的樣子,小紫連忙安慰道:「夫人你不用擔心的,少爺這麼做肯定是想的周全的,你也不用太擔心。」

    陳蘇急的直跺腳,「他爬那麼高我怎麼可能不擔心?」

    「可是我們光喊著也沒用,萬一讓少爺分心,那不是更麻煩,少爺既然能上去,他一定會小心的,你先別喊,我們先看著。」

    其實小紫已經很著急了,可是不敢著急,她怕自己也跟著著急,夫人估計得害怕的暈厥過去了。

    陳蘇也覺得小紫說的在理,心裡頭著急也不敢再喊人了,只能這麼看著好了。

    雖然是這樣,她嘴裡還是念叨叨著說道:「阿衍,你可不許有事,你要是有事我怎麼辦?」

    眼睛緊盯著沈衍,從這棵樹瞬間往旁邊的樹枝椏探去,那危險的做法,陳蘇看都不敢看了。

    這樣著急的時間維持了好一會,陳蘇看著沈衍摘了一個又一個紫色的果子,心裡頭漸漸的有些鬆了一口氣。

    她連忙喊著,「阿衍,夠了,我們不摘那麼多了,你下來吧!」

    「沒事。」沈衍笑著,陳蘇看不見,但是那語氣,讓陳蘇更加擔心。

    只見沈衍將紫色的果子放入自己的衣服做成的包,將東西裝起來,然後他的身子又往上走去。

    「阿衍,你還摘啊?」陳蘇看的見,在沈衍頭頂上,有十幾二十多個果子,而且都非常漂亮。

    沈衍這是想去摘上面的,他不願意放棄。

    可是陳蘇已經覺得沒有什麼比沈衍的命更重要的了,她驚呼出聲,但是沈衍聽不見。

    她也阻止不了,只能捂著嘴看著,那幾分鐘,陳蘇覺得是這輩子最煎熬的一次。

    等看著沈衍的探了一個又一個果子,而且熟練沒有半絲猶豫,身子穩當,陳蘇心裡才好受些。

    等把那十幾個果子摘下來,陳蘇這一次直接沖著慢慢下了一節樹的沈衍喊道:「阿衍,夠了,你要是再摘,我這輩子都不理你了。」

    沈衍也知道事不過三,所以也沒再想往上面走去,那些果子雖然漂亮,但是已經沒有地方可以給他承重的。

    他自己最近在練習輕鬆,也不算很厲害,一是不敢拿著冒險讓陳蘇擔憂,這不比前世,可以輕鬆行走在樹林間,好久也不用停下來,摘這果子更是容易,二呢,他也是不想讓人知道他的實力,摘個果子就用輕功,怕大題小做了,也怕讓人發現他身上太多的奇怪之處。

    「好,我這就下來了。」沈衍笑著,在樹枝上站著,將果子包在衣服里,然後拿這下來。

    「阿衍,你把衣服丟下來吧!」陳蘇說道。

    反正這果子都已經摘了,可以直接丟下來,多個累贅,下樹也麻煩。

    可是沈衍怕把果子摔壞了,卻沒答應陳蘇,「這果子都熟了,要是丟下去,得摔爛了,我沒事的,我自己慢慢下就好了。」

    陳蘇被他氣的厲害,這沈衍是三番兩次沒聽她的話了,氣死她了。

    「你要是摔了,你看我理會你不?」

    說是這麼說,可是看著還有兩層樓高的沈衍,陳蘇還是各種的擔憂,生怕他摔下來。

    直到沈衍下到了兩米高的地方,陳蘇整個心才從嗓子眼落了下去,好像坐過山車那樣的恐怖。

    陳蘇讓開了些地方,讓沈衍跳了下來。

    見他一臉笑容,陳蘇冷著個臉看著他。

    一旁的小紫偷偷笑著,夫人是著急少爺了,才會這麼緊張的。

    沈衍也知道自己惹媳婦生氣了,連忙把衣服包著的果子遞了一個給媳婦。

    「蘇兒,你嘗嘗,看看熟了沒?」

    陳蘇沒馬上接,而是用一雙惱恨的眼光看著他。

    沈衍知道她是擔憂自己,但是媳婦那麼喜歡吃這種果子,他就摘些過來給她嘗嘗,他也知道樹高,很危險,但是這也是對於其他人來說,他的實力自己還是知道的,摘兩個果子也不費事,有武功傍身,他可以盡量的收氣,讓身體重量在瞬間變輕些,可以立在樹上,所以其實是沒有危險的。

    可是這些事情陳蘇都不知道,她除了著急什麼也做不到,要知道,她可就沈衍一個最親親人了,不能讓他出事才是。

    「蘇兒,你吃一個吧,別生氣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沈衍語氣軟軟,一臉著急的看著陳蘇。

    陳蘇也知道他心思,只是心裡頭太擔憂了,才會這樣。

    她瞪了沈衍一眼,接過他手上的紫色果子,說道:「下次不敢了?你還有多少個下次了?你也不看看,這樹多高,每次我說的,你都沒聽進去,你要是摔傷了怎麼辦?萬一一不小心給摔……」死了。

    那個字陳蘇不敢說出來,她怕說出來就靈驗了,只能憋著。

    陳蘇有多緊張沈衍,沈衍也不是不明白,所以現在是全心的哄著。

    「我知道你是擔心我,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說的好聽,要是沒事還好,有事我看你怎麼說?」她手裡拿著果子,久久也沒吃,聞著果子散發出來的香味,更是害怕。

    陳蘇現在還能感覺心臟在砰砰直跳個沒停,偏偏沈衍還那麼讓人操心,她多麼害怕失去他?

    想到這些,眼淚莫名其妙的就要掉落下來。

    她知道自己不是感性的人,很少落淚,可一旦遇上的事情和沈衍有關,就特別的著急。

    沈衍沒想到自己惹媳婦哭了,整個人瞬間無措起來。

    他連忙把手上的果子都丟地上,急忙上前看著陳蘇,「蘇兒,你怎麼哭了?是我剛才惹你生氣了是嗎?」

    陳蘇眼睛紅紅的看著,吐出兩個字,「就是。」

    沈衍一聽,那還得了,「蘇兒,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我覺得這並不算什麼危險,所以才會這麼做的,如果你真的覺得這樣不好的話,我以後都不上樹了。」

    沈衍不知道怎麼安慰眼前讓人心疼的媳婦,雙手放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抱住對方,讓她感受自己的誠意。

    結果還是陳蘇一頭撞進他胸口打著他,他才把人給緊緊抱住。

    「沈衍,你每次都是這樣不顧危險,不想著我就去做這樣危險的事情,你想過我的感受嗎?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辦?」

    陳蘇這話不是情話,卻比情話更讓沈衍感動。

    他心裡頭欣慰著,卻也著急,「我知道,我做的事情都是想過的,深思熟慮了才去做的,每一樣都不會有危險的,就算有危險,我也會告訴你的,上次殺手的事情,是我不對,我不該放任自己在外頭,可是你是我媳婦,我是男人,保護你是應該的。」

    「至於現在,這上樹其實不危險的,我有武功傍身,所以上高處也不會有危險,你擔心我我知道,但是我不會讓自己出事的,我和你說,你又不相信。」

    「那你認真跟我說我就會知道,就不會緊張了呀。」

    陳蘇臉埋在他的胸口,感受著沈衍狂亂跳動的心臟,感受著屬於他胸膛的感覺,身上的味道。

    在此刻,她心裡頭才漸漸有些安心。

    「我……」沈衍頓了一下,然後想了想才說到:「我錯了,我不該不和你溝通好就擅作主張的,蘇兒,我錯了,你別哭,你哭了,我心裡頭更不好受。」

    「就要你不好受!」陳蘇嗔怒道,語氣也比之前好些了。

    沈衍知道,這媳婦是生氣完了,他心裡頭也漸漸好受多了。

    兩人從未像今天那樣抱的那麼緊,等兩人意識到,身旁的小紫已經看了老半天了。

    她捂著嘴在笑,說道:「少爺,夫人是太關心你才這樣的,夫人,少爺是心疼你,寵溺你才上樹的,你們兩個心思都想著對方,結果讓雙方都擔憂了。」

    陳蘇囧,沒有想到要小紫這小姑娘來告知。

    沈衍給小紫一個眼神,不等陳蘇看見,小紫連忙說道:「我趕緊把這些田螺拿回去,少爺夫人,你們先在這裡吧。」

    說完,小紫連忙跑開,不再看著兩人恩愛。

    陳蘇哭過,兩個眼睛紅紅的,不好意思的看著沈衍。

    「我眼睛又哭的很難看吧?」陳蘇問道,微微從沈衍的胸膛出來,臉上有些不好意思。

    沈衍笑著,搖頭,「不難看。」說著,他難得主動的牽起陳蘇的手,「我們在這邊坐吧。」

    陳蘇乖巧的點點頭,和沈衍十指緊扣,生怕他下一秒會出什麼事情一樣。

    兩人坐在河邊坐了好一會,陳蘇心情才算平復下來。

    沈衍看著她這模樣,那些心口裡藏著許久的話,好想馬上全部說出來。

    「蘇兒,其實你不必擔心我的,你也我見過我的能力,我並不差,你不用擔心的,那些打退殺手,上樹的事情,我都是有分寸的,你也知道我的武功不差,這上樹的事情難不倒我,再說,就算這樹枝真的太脆,我還有輕功,不會摔倒的。」

    陳蘇也是見識過沈衍的武功,自己的武功還是他教的,可是她覺得有武功也不是萬能的。

    「你說的倒輕巧,萬一真摔了怎麼辦?能醫治好還好,大不了你疼幾天,可是你看那麼高,你讓我不去擔心,這怎麼可能?」換做旁人,她也許不會擔心,只是看見覺得會提心弔膽,但是對方是沈衍,她就不可能做的到放任。

    沈衍看她一臉的嚴肅,也知道自己沒把陳蘇說通,她還是害怕。

    他雙手握著陳蘇的手,笑著說道:「蘇兒,你這樣擔心我很高興,證明我在你心中很重要,不過這擔心是不必要的,我的命我惜著呢,我會比你更在乎我的命,我是男人,需要保護你一輩子的。」

    陳蘇對上沈衍灼灼目光,那認真的勁頭,讓她的心也顫了一下。

    兩人做夫妻做了差不多兩年了,對方的心境都明白了。

    陳蘇今日忍不住的想放開些心扉,忍不住笑著問沈衍,「你這算是在給我說情話嗎?」

    「……」沈衍一愣,半晌才明白她的意思。

    他笑著說道:「算是吧,你是我的媳婦,我們是要一起一輩子的,我不能白白喪了自己的命的,所以你以後大可放心,這些擔憂不需要的,你要相信我。」

    「可即便知道你那麼厲害,我也怕有個萬一的。」陳蘇說的認真。

    畢竟誰也想不到會發生什麼事情,小時候她也認為自己爬樹厲害不會摔,但是後來還不是一個萬一給摔了。

    沈衍見她那麼心疼自己,心裡頭滿是安慰,雙手更是握緊了陳蘇的手,眼底柔意看著,「你放心,我不會讓有個萬一的,你放心。」

    兩人絮絮叨叨的說了不少事情,兩顆心,在漸漸的越貼越近。

    看著小河流水,陳蘇想下河裡再揀些田螺。

    沈衍怕她女孩子弄壞了身子,連忙自己下水裡揀。

    陳蘇不願意看著,擼著裙子就下水,被沈衍看見,一個勁的勸回岸上。

    陳蘇嘟著嘴,就是不答應,指著頭頂,「你剛才也沒聽從我的話,所以這次我也不聽從你說,而且,我這不會有危險。」

    沈衍表示很無奈,但是的確找不到話反駁她,只好由著她去了。

    陳蘇揀的高興,時不時的走到沈衍面前曬自己揀的田螺夠大夠好。

    沈衍被她這調皮的刺激下,心裡頭更加樂了。

    可是陳蘇這種樂很快讓沈衍打敗了,只見沈衍手裡突然多了一個超級大的田螺,比陳蘇自己揀的任何一個都要大個,可謂是田螺之王。

    「看,我揀的,誰的比較大?」沈衍笑道,看著距離自己只有一米多的陳蘇。

    陳蘇看著那田螺,的確超級大,她不服氣,但是揀了好一些,還是找不到那麼大的。

    看著沈衍把田螺放在岸邊,陳蘇心生了一個計策。

    看沈衍俯身低頭揀的認真,陳蘇嘴角一抹狡黠出現。

    她悄悄的看著沈衍,然後往岸邊挪去,她想著,只要拿到那個田螺,自己就能證明給沈衍看,自己揀到了最大的田螺。

    她知道這樣很惡趣味,但是也好玩,小心的挪動著身子過去拿。

    就快要到了,就快要伸手拿到那隻田螺了。

    陳蘇得意著,剛伸手上岸,準備把房在石頭塊上面的大田螺拿起。

    可是,在那一瞬間,一隻比她還快的手伸了過來,直接奪過了陳蘇志在必得的田螺。

    「誒……」

    拿田螺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沈衍。

    他笑看著陳蘇,問道:「怎麼,蘇兒想來搶?」

    沈衍笑道,一臉的嘲笑看著陳蘇。

    陳蘇本來想的好好的,沒想到居然讓這傢伙看穿了,還把田螺給搶走了。

    她不服氣的瞪著他,「哼,不就是個大田螺嗎?你看這,我也恩那個揀好幾個。」

    「好。」沈衍挑眉得意著,挑釁著陳蘇的內心。

    陳蘇嘟長了嘴,憤氣的往河水裡走去。

    她故意往沈衍身邊方向走去,心裡頭還在想著什麼鬼主意,她低著頭,不想把自己的高興都表達出來。

    等故意撞上沈衍的時候,她直接快速的從沈衍手上的田螺搶走。

    「誒……你……」沈衍沒想到她那麼愛玩,不過也由著她鬧。

    只是很快的,陳蘇就樂極生悲了,因為她直接高興過頭了,沒發現腳下一塊突出的石頭,結果當作是一樣的平地,腳一下踏過去,失了水準,腳下一滑,結果……

    摔了。

    「啊!」陳蘇大叫一聲,身子朝後昂去。

    因為腳下踩水,沒辦法扶穩,只能摔水裡去了。

    沈衍眼皮微微動了一下,伸手快速的攬了過去,將陳蘇的腰緊緊的抱住。

    因為隔的有些遠,在陳蘇被抱緊的同時,沈衍結果腳下踩的石頭一滑,兩人緊抱著一滑,這架勢,沈衍撲倒陳蘇的節奏。

    「啊!」

    「噗——」

    一聲尖叫,一聲水聲,兩人砸在水裡,濺起一朵朵水花。

    沈衍怕陳蘇摔了,手緊緊的抱著她的腰,在陳蘇腰砸向水裡的時候,直接撐在水裡。

    因為猝不及防,手背壓在了石頭上,沈衍疼的眉頭瞬間蹙起。

    陳蘇一身都給水浸濕了,水花打在她的臉上,她看著沈衍臉色突然變幻起來。

    「阿衍……」陳蘇著急道。

    話還沒說完,就被沈衍打斷,他著急問道:「蘇兒,你沒事吧?」

    「我沒事。」陳蘇連忙起身。

    兩人站定,已經是一身狼狽,衣服都濕透了。

    見狀,陳蘇連忙說道:「好了,我們不揀田螺,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我們還是回去換衣服吧。」

    「好。」沈衍點點頭,把手往後藏去。

    看著陳蘇上岸,他才小心的跟了上岸。

    等陳蘇上了岸,這才看見沈衍慢悠悠的上岸,而且手奇怪的往後藏去。

    「阿衍,你手怎麼了?」

    沈衍搖搖頭,看著陳蘇正在整理岸邊的田螺。

    「沒事,我的手好著呢,你趕緊收拾回去換衣服吧,別冷了。」

    陳蘇不解,見他拚命的把手藏起來,這樣子讓她覺得沈衍很可疑,像什麼事情瞞住她一樣。

    ------題外話------

    停電了今天,嗚嗚……才趕出六千,我去哭一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