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 032.反擊(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 032.反擊(二)字體大小: A+
     

    這般一來,村民都明白了,指著裡頭的顧氏和沈大正指指點點。

    「這樣的親戚,不要也罷啊,什麼幫忙,分明是偷東西啊,還給他們糧食,這不是讓他們得逞了嗎?」

    「就是啊,之前顧春花和大正媳婦也來過一次了,陳蘇磕了個半死,流了一地的血了,我遠遠看見,嚇死了,嘖嘖,有這些親戚,別想安寧了,不過出了趟遠門,就來偷東西,真是的。」

    「要我啊,早就一棍子全部把人敲死了,這活命的糧食啊,沒了就沒命啊。」

    「是啊,是啊,兩個孩子沒了爹娘,家裡也沒個主心骨,真是可憐了啊。」

    ……

    都說羊群效應,這就是了,有些人雖然是來看戲的,可是看著這顧春花能吃癟他們也是高興的,畢竟自家不少在顧春花這裡吃過悶虧,現在直接全部反擊了。

    村長聽大家這麼說,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他素來敬重這讀書人,這沈家灣好不容易出來個秀才,雖然不能當上舉人當上官,可好歹也是連縣令都要敬重的秀才啊,而且這些來偷東西的人可都是死去的大松的大嫂三弟啊,怎麼能趁著這人死了,就來干出偷盜這樣的事情呢?

    平日里,誰家沒個矛盾,村長也就睜隻眼閉隻眼讓他們自己家解決了,可現在,這顯然不是普通的矛盾了,是偷盜行為,是強盜行為啊,要見官的。

    大松夫妻已經去了,這些身為親戚的人不單止沒有幫忙,還落井下石!

    越想,村長就越氣,突然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好你個顧春花沈大正,你弟弟留了兩個小兒過生活已經不易,你們倒來搶東西了,這光天化日的,你們有當我是村長嗎?是不是要去里正那好好說說才行啊?居然來偷東西!」

    村長直接連名帶姓的一起罵,可見他是真的生氣了。

    要是讓外頭的人知道他一個村長居然助長這樣的偷盜風氣,定會數落他編排他的,全村那麼大,不少人看著這村長的位置,都想搶呢。

    村長這人平日里別看和藹,這凶起來的時候,全村沒人不怕他的。

    顧氏畢竟個見識短的婆娘,平日里只會算計著那些小便宜,這村長突然的一罵,嚇的她整個人都忍不住的哆嗦害怕。

    沈大正也一樣,平日偷雞摸狗的勾當幹起來倒是熟練,可對村長那是一萬個的害怕。

    平日里,村長也是個大忙人,整個沈家灣那麼大要看管著,自然不會每家每戶的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拿來說。

    可現在不同了,這種妯娌間的不和,叔嫂間的爭鬥,已經是上升了一個層次上了,這是偷盜,是要受官府抓的行為啊!誰放任他們隨便去偷東西了?

    兩個被點名的人看著村長哆嗦不已,如果沒做虧心事倒能挺直腰背說只是幫忙,可他們都知道自己的行為,其實就是偷盜,所以這會只有害怕。

    咽了咽口水,顧氏仗著那三寸不爛之舌,哆嗦道:「村……村長,我和他三叔也是看阿衍一個人忙活不過來,所以才過來幫忙的啊!」

    村長拿斜眼看了顧氏一眼,冷哼道:「有你這樣幫忙的,直接把糧食搬你家去?我就不信,大松家那麼大的房子,沒個遮蔽風雨的地方放糧食,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是不是要拿到里正家去說才好?」

    「不不不,不是。」顧氏連忙擺手。

    村長冷哼,掃了髒亂的屋子一眼,「你還說不是?前兩天我從這過,這裡頭還整整齊齊的,可你看看,今日這屋裡頭,怎麼亂亂的,難道不是你們弄的,你們要折磨這兩個孩子到什麼時候?大松夫婦看見你們這麼糟踐兩個孩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顧氏一聽到鬼,嚇的身體又一哆嗦,臉都嚇白了。

    「村長,我們只是幫忙,只是幫忙,阿衍是我大侄子,我怎麼會糟踐他們呢,你看這天陰沉沉的,不都像要下雨了嗎?萬一這一下雨,糧食淋了雨,都得發芽了,到時候就吃不得了。」

    顧氏說慌從來不打草稿,說的真是冠冕堂皇。

    一邊說著,她一邊看著一旁哭的稀里嘩啦的陳蘇,使著眼色,讓陳蘇趕緊解釋,否則以後要你好看。

    都說長兄為父,現在老二夫婦去了,他們身為大伯大伯娘的,自然是半個父親了。

    這沈衍還小,兩人還不是被他們長輩拿捏的份,要不高興就說他們不遵守孝道,是個沒孝心不尊重長輩的孩子,到時候走出去,不得讓人的唾沫星子淹死!

    顧氏想的挺好的,畢竟她也真是頭髮長見識短,窩在山村幾十年,也沒看過什麼大世面,以為在村子里和其他婦人斗贏了就是厲害,也不知道是不是別人懶得和她計較。

    可現在她不知道啊,她只知道自己很厲害,這陳蘇雖然有些主意,可畢竟也是個小孩子,自然鬥不過她的。

    只見陳蘇收到了顧氏的目光,心裡頭冷笑著,可面上還是稀里嘩啦的哭著,看著村長,一副受盡了委屈的樣子。

    「村長,你別說大伯娘和三叔了,他們也是好心,所以才會把糧食放他們屋裡去,這屋子亂糟糟也是因為他們幫忙,一下子沒顧及才會這樣的,阿衍剛才只是不小心摔倒起不來,和他們無關啊。」說完,陳蘇連忙捂住嘴巴,像做錯了事。

    村長看著不遠處站都站不直的沈衍,可憐見的,居然摔倒在地上起不來了,要不是這陳蘇為了掩飾結果不小心說漏了,他還不知道呢。

    沈衍身體有多脆弱,村長不知道,反正每次見他就感覺這孩子活不長了。

    陳蘇擔憂的看著村長的臉色,眼睛上的淚水剛收完,又怕是要委屈的掉下來了,連忙解釋著:「村長,你就別說他們了,怪他們了,那幾石糧食就當是我和阿衍孝敬他們的,雖然我們分家了,可是,我們也還是一家人的,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說著,陳蘇又欲言又止的樣子,眼睛四處亂瞅,顯然有些慌亂,像是被人脅迫的不敢多說什麼?

    ------題外話------

    斷親得慢慢來,畢竟不是口頭說斷就斷,要辦手續了從族譜分開才是真的斷,很快的啦,哈哈哈哈

    大家勤快留言啊,不要攢文,每天點擊點擊也好呀。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