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 031.反擊,讓你討不得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愛財之農家小媳婦 - 031.反擊,讓你討不得好字體大小: A+
     

    阿桂嫂這話一出,頓時人群中就炸開鍋了。

    你這幫忙就幫忙啊,怎麼收著收著糧食都沒了呢?

    只要隨便用腳趾頭一想,他們也就清楚了是怎麼回事了,這明顯是讓這幫以親戚名義的人給盜走了。

    「沒想到啊,幫忙原來都是騙人的,就是想偷人家的糧食。」

    「是啊,阿衍家都不容易了,身體又生病,糧食也沒多少,這被偷完了,是要這親侄子的命嗎?」

    「這老大老三家的真是缺德啊,凈干這些事情,都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唉,誰家搭上他們都要倒霉了。」

    「心眼太壞了。」

    ……

    周遭人的譴責就像一把把利劍的朝著顧氏和三叔而來,流言蜚語最是可怕,可以殺人於無形。

    沈家灣是方圓幾十里最大的村莊,這要是傳了出去,他們的名聲可都要毀了,人要面樹要皮,他們不要臉也是私底下的,這如今擺面上可就不好看了。

    「是不是被大伯娘和三叔拿回家去保管去了?」陳蘇嘴角帶著笑,看起來天真無邪,好似真不知道這糧食是被這親戚偷了。

    顧氏看著陳蘇那眼神,感覺自己就被緊緊的吸住那樣,她找不到什麼反駁的話,居然只會點頭。

    她知道,如果她反駁的話,那就坐實了自己偷糧食的事情。

    「是啊,是啊,大伯娘是看你家這也沒個好的地方放,就放到我家那裡去了。」

    這說假話的本事可真是厲害啊,外頭的人指指點點,當然知道顧氏沒那麼好心幫忙放好,偷盜才是真的吧?

    顧氏也是那個糾結,沒想到還有一個阿桂嫂在作證,這要是拿村長面前去說,肯定是她不對了,咬著銀牙,她惡狠狠的看著阿桂嫂,心道你哪天落我手裡定要你好看。

    「其實大伯娘也不必這麼麻煩,不過既然都到你家了,就當是侄媳婦孝敬你和大伯的,就不拿回來了,畢竟這些年,我們家也多得了大伯和大伯娘的幫助,就算你不拿,我都是要送一些給你們的。」

    眾人一聽,倒吸一口冷氣,這至少有兩石啊,就這麼白白送給這些極品親戚了?等官府來收稅,剩下那點米糧恐怕不夠繳稅呢。

    他們都覺得陳蘇是瘋了才會這麼做,賦稅那麼重,若能全部留住自個兒還能緊巴巴的過日子,可要是給了別人,那就是別人的了,不可能因為你三畝地剩這點就不用繳那麼多稅。

    顧氏聽到也是一驚,隨後便是喜,沒想到這陳蘇也是知道鬥不過她,所以乖乖把糧食送給她,這是以另一種方式賄賂她,意思讓她別再來了?

    顧氏心裡頭得意著,至於關於以後會不會還來打秋風,她表示有待觀察。

    而後,陳蘇看向沈大正這個三叔,也同樣的語氣問道:「想必剛才三叔為了保管我們家的糧食,也拿了些到你家了吧?」

    「我……」

    「同樣的,也不用歸還回來,是侄媳婦孝敬三叔的。」

    周圍的人都覺得陳蘇是完全瘋了,她知不知道她自己在做什麼啊?這般一來,可就什麼都沒了,到時候繳稅的時候可有她哭的時候了。

    只有在房檐邊站著的沈衍,以一種相信堅定的眼神在看著陳蘇。

    「那,那三叔就收下了。」沈大正高興說道,雖然不能拿點什麼銀子之類的,好歹也有糧食不是?

    想到大嫂家比自個兒多的多的糧食,沈大正又有些怨念了,狠狠的瞪著大嫂,恨不得她把糧食吐出來。

    陳蘇看著門口的方向,吐出一口濁氣,又道:「好了,說了糧食的事情,那我們來說說其他事情。」

    登時,所有人都屏息看著這丫頭,究竟是吃了什麼東西,怎麼說話一下一下的。

    正這時,二誠哥帶著村長走了進來。

    村長一早上去了隔壁村找村長說關於兩村共同道路的修整的問題,那路兩村的人都要走,平日的牛車運東西也要從那過,修好了對兩村都好。

    結果剛到村頭,便被人急急忙忙的請了去,說要去老鐵老二家去看看。

    見村長來了,陳蘇的聲音又提高了幾分,「大伯娘,三叔,我和阿衍身為晚輩,孝敬你們是應該的,那點糧食到了你們家就當我們孝敬你們的,可是有道是,不問自取便是偷,爹以前教我們,主人家沒同意的東西就不能拿走,即便是你好心的,你們把我們家的糧食直接運到你們家的時候,可想過同我們商量過了同意了再運過去?」

    「我……」顧氏一愣。

    沈大正也是一怔。

    這陳蘇平日里木訥的要死,膽子也小,怎麼還能文縐縐的說上兩句文人的話呢?

    這誰不明白啊,根本就不是幫忙好嗎?只是想偷東西回去,之前好像已經發生過一次了,看看那陳蘇額頭那個傷疤都還在呢,就是被這顧氏帶著弟媳來鬧的。

    人群中,嘀嘀咕咕的,一下子什麼話都說出來了,村長就這麼站在門口,聽著這些人說。

    「我素來敬重你們二位,知道你們是我的長輩,所以我身為晚輩覺得該要孝敬你們,這點糧食給了你們也不過分,是吧?可你們每一次都跑來我家,說要幫忙,結果可能人太多,所以弄的更糟了。」說著說著,陳蘇抹了一把淚水,居然哭了。

    陳蘇這一哭就亂了戲碼了,全部人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了。

    緊接著,她又說道:「不過沒關係,你們是我們的長輩,我不能苛責你們,你們畢竟是好心的,只是不小心把事情弄的更不好了而已。」

    陳蘇眼淚直掉,顯然很傷心,像是受了很多委屈,明明是這些親戚不好,可她卻不能罵他們,即便他們心不好,也不能說什麼,只能忍著,還要為他們解釋,只因為那是她的長輩,不能罵更不能打。

    顯然,陳蘇這突然哭泣,打的人措手不及,這是怎麼了呀,剛才還好好的,怎麼就哭了?

    可只要細細想想也知道,以陳蘇和沈衍兩小夫妻,怎麼斗得過這大伯娘和三叔呢,所以陳蘇只能打碎銀牙往裡吞,把這些糧食都給了這些親戚了事,希望他們不要再來鬧才是。

    ------題外話------

    喜歡的妞們就動動手指加入收藏

    這裡的一石大概是現代的五十九公斤,將近一百二十斤。

    還有,關於銀耳,除了椴木,老農村家的還有人用粗壯的馬櫻丹樹放腐了種銀耳,收穫很多,但是馬櫻丹樹樹榦粗壯的都是好幾十年的,現代少了,有的因為有刺也不招人喜愛小小棵被砍了。

    么么噠,明天見。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