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糾纏逃妻 » 第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糾纏逃妻 - 第十八章字體大小: A+
     

    「你真的變了。」康黛心微笑。

    「不好嗎?」他朝她眨眼。

    當然好!只是康黛心不知道丁娣娣是不是也要親嘗可能失去最愛的痛楚,才知道自己要努力去保有什麼,難道不能互相體諒、互相包容,大家各退一步嗎?有愛真的還不夠的!

    不想拿丁娣娣的問題去增添費克群的煩惱,康黛心挪動身體,坐靠向費克群的駕駛座,然後……她的鼻子嗅了嗅,好像聞到了什麼味道。

    「你今天做了什麼?」康黛心納悶的問。

    「我做了什麼?」他裝傻。「你是聞到了什麼?」

    「有油煙味。」

    他專心的看著前方馬路,故意忽視她的猜疑。「你確定?」

    「你在家裡煮飯了?」她猜,有擔心、有期待。

    「沒有!我現在要帶你去吃鵝肉,有一家的燻鵝很棒,你一定會喜歡。」費克群笑咪咪的。「還有很新鮮的蚵仔。」

    「但我明明聞到……」她在他的衣服上聞啊聞的。「你中午煮了什麼嗎?」

    「沒有,那個時候我人在外面。」

    「你一整天都在外面忙什麼?」

    「到時你就知道了。」他賣關子。

    「這麼神秘?」

    「不然怎麼叫驚喜。」

    想到自己此時和費克群的情況,她忍不住勾住他的手臂,把頭靠在他的肩上,明知他在開車,這樣做似乎有點危險,但是她顧不了,她只知道他在她的身邊,他們倆在「重修舊好」。

    「你今天怪怪的。」他側過頭在她的發上快速親了一下。「你是碰到什麼事?和丁娣娣有關?」

    「不,是和丁娣娣的未婚夫有關。」

    「未婚夫?」費克群馬上提高警覺。

    「我們聊了一會。」康黛心坦蕩蕩的。

    「你和他有什麼好聊的?」費克群當然會吃昧、生氣,就算沒什麼,他也不舒服,康黛心是他老婆,她只要把重心、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就好,她去管別人的事做什麼?「我不喜歡!」

    「朋友聊聊又不會怎樣!」

    「他沒有別的朋友嗎?」

    「但我和他及丁娣娣都認識啊!有些事他要跟我說才有用啊!」她和石基剛聊完之後,其實有打過電話給丁娣娣,和她也聊了一下,希望能當兩人的和事佬。

    「你不要多事,感情的事如人飲水,只有當事人才知道那一筆帳。」費克群是心疼她的。「你只要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就好了!」

    「你在吃醋嗎?」康黛心俏皮的眨了眨眼。

    「對!」

    「那是丁娣娣的未婚夫。」康黛心輕哼。「名草有主,半個死會了,而且……」

    「而且怎樣?」費克群整個人還是散發著濃濃的醋味。

    「而且我有老公。」康黛心睨了他一眼。

    費克群得意的微仰起下巴,「你最好記住,你可是有老公的人!」

    「你可是有老公的人」,這一句話讓康黛心的心裡甜滋滋的。對!她有個「現在」令她很滿意、很窩心的老公……

    送康黛心回娘家后,費克群回到自己家,停好車,他坐上電梯,邊開心的想著,一個月的長假已到了尾聲,他相信很快就不必這麼接接送送,黛心一定會回到他的身邊、他們倆的家,但是當他開心轉著鑰匙、吹著口哨的走出電梯時,就看見唐瑩玉站在家門口。

    告別式已經順利結束了,整件事都告一段落了,費克群不知道唐瑩玉還要什麼?他能做的都做了。

    「瑩玉,你怎麼來了?」把鑰匙收進西裝褲的口袋裡,他沒有打算開門。

    「我想你。」她毫不避諱的說。

    費克群一臉錯愕,他實在不知道這句「我想你」代表著什麼意思,是一種移情作用?還是角色錯亂?她是不是真的瘋了?

    「瑩玉,我想你弄錯了。」費克群仍然耐著性子好言相勸。「你可能因為太過悲慟,所以還沒有弄清楚狀況,我再重申一次,學元走了,我是學元的好哥兒們,就只是這樣。」

    「我愛學元……」她又要開始哭了。

    「我知道,所以……」

    「我想要在你身邊!」唐瑩玉突然抓著費克群的手臂。「讓我留在你的身邊,我才會有安全感!」

    費克群微施力道拉開她的手,不再讓她觸碰到自己,他覺得情況愈來愈離譜了。

    「唐瑩玉,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已經結婚了?」他不能再客氣了。

    「我只想在你身邊,只想看到你……」唐瑩玉非常委屈的表示。「我沒有其他要求!」

    「即使你在我身邊,學元也不會復活!」

    「但在你身邊,我就覺得自己和學元好近……」

    「你需要找心理醫生談談。」

    「我需要的是你!」

    感覺她愈說愈不對勁,他可以體諒她的傷心,但是她已經越過了朋友之間的界線,他不能接受,這一會他甚至不敢進家門,生怕她硬闖進來,康黛心不在,他絕不會讓唐瑩玉進門。

    「我送你回去吧!」只能這樣了,再和她的家人好好溝通一下,看看怎麼做對她比較好。

    「不要回去!我不能去你家嗎?」

    「不方便。」

    「我只要待一會就走!」

    「唐瑩玉,我不會請你進去,你已經OVER了!」不能再退讓,這樣會令她「病」得更嚴重。「如果你的生活沒有寄託,那就去找份工作,甚至開始一段新戀情都不會有人怪你,只要你快樂。」

    「開始新戀情?」她楚楚可憐的望向他。

    「你還年輕,還有大好的人生,我相信學元也會希望你快樂,有個男人照顧你。」費克群實際的建議,這年頭沒有所謂的貞節牌坊,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傷害到任何人,每一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我可以嗎?」她的眼睛一亮。

    「你還活著,你當然可以!」

    「不會有人怪我?」

    「怪你什麼?怪你為自己活?怪你想要快快樂樂的活下去?」以為她聽懂了,費克群更加積極的勸說。「把時間填滿,去做一些你真正想做的事,只要不閑下來,你就不會胡思亂想。」

    唐瑩玉的目光中有一種怪異的神采,她直勾勾的盯著費克群,好像找到了新的方向、新的力量,她又可以開始新的日子。

    「克群,謝謝你對我說這些話!」她的笑容給人一種迷濛、飄離的感覺。

    「你了解我的意思了?」

    「我懂。」她好柔、好輕的回他。

    「你做得到的!」

    「謝謝你對我這麼好。」她有點曖昧的眼睛一勾。

    費克群以為自己看錯了,一定是他想太多,唐瑩玉不可能對他拋媚眼,更不可能對他有什麼存心,他可是她死去丈夫的好哥兒們,更何況她明知道他還有黛心,他有老婆的。

    「唐瑩玉,下次要來之前,你可不可先打電話跟我說一聲?不然我會告訴管理員,他可能不會再讓你上來了。」費克群寧可將醜話講在前頭。

    「你不讓我來?」唐瑩玉的心一沉,感覺心情好像在坐雲霄飛車,一下子高、一下子低的。

    「我希望你先和我聯絡過再來。」

    「但你明明對我這麼好,你對我非常、非常照顧啊!」唐瑩玉居然露出了一個不依的表情。

    「我送你回去。」他極力忍耐,算是對好哥兒們盡最後一點心。「下不為例!」

    「是因為你老婆嗎?是她擋在我們中間嗎?」

    「你在說什麼?」費克群傻住。

    「是她害我們不能在一起的嗎?」唐瑩玉說著,立刻淚流滿面,好像壞掉的水龍頭一般。「克群,你告訴我,是這原因嗎?」

    費克群濃眉一皺,心想這女人已經無法溝通了,於是他扯著她的手臂,把她拉進電梯,他本來不想做得這麼絕,還想替死去的好哥兒們多照顧她,但現在看來不可能了,他必須明哲保身。

    「克群……」她抽抽噎噎的叫他。

    「叫我費克群或是費先生。」他的態度冷硬。

    「你……」唐瑩玉傷心不已。

    「如果你拿捏不了分寸……」他最後一次警告。「那我們就保持距離。」

    剛和費克群去看了一部文藝喜劇片,歡樂愉快的氣氛還在,明天就是要給他答覆的時候,一個月到了,他的長假結束了,也是她要給出決定,她要不要回到他身邊的時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