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糾纏逃妻 » 第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糾纏逃妻 - 第十章字體大小: A+
     

    「那都是一些簡單的事。」哪個家庭主婦不是一直在做這些?「請你不要再把焦點放在這事上頭,去過你的生活吧!」

    「現在去哪?」費克群馬上轉移話題。

    「我要回家吃飯。」她在趕他。「至於你要去哪裡,那是你的自由。」

    「我也回去吃飯。」他順理成章的說。

    「那是我家!」

    「不,那是你娘家。」費克群糾正她的說法。「你爸媽也是我的爸媽,如果你可以說你要回家吃飯,那我也可以講我要『回去』,我的岳父岳母不會連一頓晚飯都不給女婿吃吧。」

    「他們已經不記得上一次和女婿吃飯是什麼時候了,所以……」

    「所以我今晚就更要陪他們吃頓飯。」費克群馬上插話,故意誤解康黛心的意思。

    「我不是這個意思!」她頓足。

    「我中午沒吃。」費克群一副可憐流浪狗的模樣,要人賞一口飯似的。「說真的,現在還真有點餓,我一定可以吃完岳母大人做的所有好菜!」

    「費克群……」康黛心沒轍了,她沒有辦法拒絕一個飢餓的男人,尤其這人還是她的丈夫,至少現在還是。

    「上車吧!」他看出她的心軟,一臉開懷的笑。

    【第五章】

    費克群真的把丈母娘做的菜都吃光光,讓陳真和康誠唯笑得聞不攏嘴,以為已經雨過天青,小倆口又和好如初。

    所以當康黛心幫著母親在廚房收拾時,做媽的一直催女兒和老公回自個家去。

    「我自己來,你是在這裡幫倒忙!」陳真暗示。「你跟克群回去吧!你的東西可以明天白天再來收拾,快去!」

    「媽,我有說要和他回去嗎?」康黛心把碗盤先放到水槽里沖水。

    「你不回去?」陳真一臉錯愕。

    「不。」

    陳真整個肩都垮了下去,不是都一塊吃飯了嗎,而且大家開開心心、有說有笑的,不就跟以前一樣嗎?女兒是在拿什麼喬?女婿所展現出來的體貼和耐心,簡直是前所未見。

    「黛心,我很享受我和你爸的兩人世界。」陳真故意當壞人。

    「那我找到地方就搬出去。」康黛心不是一定非要住在娘家不可,她本來是想搬回來住可以陪伴父母,不過現在看來,爸媽似乎並不是這麼想的。

    「黛心,媽不是要趕你出去,」做媽的馬上澄清。「我是要你跟克群回去!」

    「媽,我以為你會懂。」

    「黛心,適可而止。」

    「我不是在使性子或是找費克群麻煩,我現在跟他回家去,一切不是又回到原點?」康黛心一個苦笑。「長痛不如短痛。」

    「但是你看不出克群改變了嗎?」陳真一心向著女婿。「他在七、八點時陪你吃晚飯,而且他今天應該跟了你一天吧?」

    「媽,你不要告訴他我的行蹤嘛!」

    「他是你老公,我不告訴他要告訴誰?」

    「就跟你說……」康黛心不能頂撞媽媽,那太不孝了,所以她乾脆閉上嘴。

    「別去當什麼管家,和你老公回去,舒舒服服的當個少奶奶,趕快生個小寶寶,如果你不想帶,我來幫你帶。」陳真熱心的說。

    康黛心以前不知道什麼叫「苦」,現在她知道,說不出口、只能放在心裡的事,那才叫「苦」。

    「克群是個好男人,別再折磨他了。」陳真是完全站在女婿這一邊。

    於是康黛心只能默默的走出廚房,就知道不該讓費克群來家裡吃晚飯,但是這裡也算是他的家,他是「半子」,她不能不讓他來。

    除非他們真的一刀兩斷。

    費克群知道康黛心是在她爸媽不斷的眼神示意下才會出來送他,她其實並不想出來,不想和他有更多的接觸,這一天下來……她似乎覺得夠了,可是,他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棄。

    「明天我會再來接你。」他溫和但堅持的表示。

    「這算歹戲拖棚嗎?」她說出她的想法。

    費克群一直不去碰觸「離婚」這個話題,離婚和談戀愛一樣,要兩個人才能玩得起來,他如果冷處理,相信她也玩不下去。

    「你還記得陸學元嗎?」雖然知道她和陸學元並不是那麼熟,但是他還是想告訴她那個消息。

    「你大學的室友?」

    「也是後來一起打籃球的哥兒們。」他補充。

    「有印象。」康黛心知道他會突然提起,一定有所用意。「怎麼了嗎?」

    「他三天前因為心肌硬塞過世了。」

    康黨心嚇了一跳,「他不是也才三十歲而已嗎?」

    「三十一歲。」費克群這幾天就是在幫他的好哥兒們處理一些治喪的事宜。

    「不要說你意外,我們每一個認識他的人都覺得很意外,三十一歲的壯年,平日不煙、不酒,又有運動的習慣,這樣的人居然也會心肌硬塞。」

    康黛心也想說一點安慰的話,但是她和陸學元沒有那麼熟,而且人都走了,她只能在心中默默哀悼一下,幫不上什麼忙。

    「人生真的很無常。」費克群苦澀一笑。「幸好他買了不少的保險,他的妻子生活無虞。」

    「有小孩嗎?」

    「他們本來就不急著生,現在……」費克群忍不住喟嘆。「沒有小孩也是一件好事。」

    康黛心看得出費克群眼中的感傷與不舍,縱使她再怎麼想和他劃清界線,也知道此時不是個好時機。

    「所以你才決定放自己長假?」

    「原因之一。」

    「也是,如果連命都沒了,還談什麼事業。」康黛心正面的認同。「那你就該用這一個月的時間好好去渡個假,做自己想做的事,真正的放鬆,在這和我耗個什麼勁,浪費生命。」

    費克群沒有回答,但是卻忍不住伸出了手,用指腹輕輕的在她的臉頰上廝磨,好像他有無限的不舍與遺憾,畢竟他一直沒有和她談過那件事。

    「痛嗎?」他的嗓音低啞。

    「什麼?」她沒有頭緒,但下意識地把臉撇開。

    「流產。」

    「你是指身體上的還是心靈上?」

    雖然康黛心的語氣平淡,可是費克群聽得出在這語氣之下的「波濤洶湧」,相信任何一個女性碰到這種事,沒有人可以真的釋懷,尤其如果超想要一個小孩的話,這會是一輩子的椎心之痛。

    「黛心,抱歉……」

    「這又不是你的錯。」康黛心的表情是接受了事實,但是眼神中明明有很多的痛楚。

    「但是我應該在你身邊的。」

    「你又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流產。」

    「我連你懷孕都來不及知道。」但費克群不是要追究,他是要一個新的開始。

    「跟我回家吧!」

    康黛心緩緩退開一步,搖搖頭。

    「活在當下,把過去的事都拋開,黛心,你起碼要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

    「一個月之後呢?」康黛心忽然問道。

    「一個月之後怎樣?」

    「你現在放自己一個月的假,說要活在當下,那麼一個月之後當你又要開始拚事業呢?」康黛心覺得這只是一種惡性循環。「什麼都不會變,克群,不要再重複一次我不想要的生活!」

    「我改變了,經過這些事之後。」他強調。

    「那很好,下一個女人有福了。」

    「不會有下一個女人!」

    「那我真要替你感到難過了。」

    他把康黛心的雙手牢牢抓進自己的大手中,「只要你說對我已經沒有感情了,我就會放手,絕不再打擾你,但你敢說你對我已經沒有任何感情了嗎?」

    「就算我對你還有感情……」康黛心並沒有說謊或是逃避。「也只剩下一點點了,少到我幾乎都要感覺不到了。克群,接受事實吧……」

    「但只要還有一點點,我就不會放棄。」費克群展現了他的決心,主動鬆開了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回她的身側。「你了解我的,一旦我下定決心,是絕不會半途而廢的。」

    「用你這種決心,你可以追到任何女人。」

    「我只想追回你。」

    「我的心已經垮了。」

    「我會再讓它熱起來!」

    「克群……」她揮動著雙手,告訴著他她的心意。「不要這樣,我只允許自己受傷一次,既然我都走出來了,你更可以安心的轉身走開。」

    費克群知道再扯下去也只是在原地打轉,他指了指腕上的手錶,表示他明天會準時出現。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