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糾纏逃妻 » 第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糾纏逃妻 - 第二章字體大小: A+
     

    他突然好想念蘋果派……

    熱呼呼又紮實的派皮、綿密的蘋果餡料,再加上一杯無糖咖啡……吃著吃著,為了舔掉她唇邊的餡料,他常會情不自禁「擦槍走火」,明明是在客廳吃的,後來總是會在床上結束這頓消夜。

    他愛極了蘋果派那酸酸甜甜的滋味,更愛之後和黛心滾床單的片段,他和她沒有床上的問題,當然工作太多、壓力太大之後,感覺沒有新婚時那麼頻繁,但這是問題嗎?黛心從來沒有抱怨過啊!

    那麼問題在哪裡?

    如果是康黛心有了別的男人,那他一定會親手殺了她,他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他絕不會拱手把她讓給另一個男人!

    來回的踱步,心緒翻騰,費克群沒有辦法靜下來,沒有辦法再走回他和康黛心共有的房間,他無法面對那張少了她的大床,他躺不上去……

    他要她啊!

    準時八點回到家……至少現在還算是「她的家」,在離婚手續還沒有辦好之前。

    雖然才離開了兩、三天,但是卻感覺好像過了好久、好久,她看看時鐘,費克群已經「遲到」了,現在她就要看看他會遲到多久,之前他常常告訴她他會幾點回到家,但是總要再拖上個半小時、一小時,甚至是兩個小時他才會到家,理由呢?

    忙。

    他有忙不完的事。

    也是啦,他是個生意人,有事業要拚,而她呢?她只是個別人口中的少奶奶、貴婦,不用出門工作,只要等著老公拿錢回家,所以她有什麼立場抱怨老公忙、不能在家陪她?做人要知足,不能什麼都要,不可能老公有錢又有閑,天底下沒有這麼好的事!

    或許吧……

    但康黛心其實要的不多,她只是要一個當她需要時,能真正陪在她身邊的男人,不會讓她一個人承受那些痛苦和眼淚。

    她要的只是這樣而已。

    下意識的走向卧室,這是一種本能反應,不可能才過了兩、三天,她就忘了平時的習慣,這……是她睡了三年的房間。

    床上的棉被枕頭並沒有被動過的跡象,跟她離去時一模一樣,很顯然費克群並沒有睡在上面,他真的這麼氣?還是受不了,覺得自己被她捅了一刀?

    地上則有被撕成兩半的離婚協議書,這的確是他會有的反應,他對她還有感情,她相信!但是她和他已經走不下去了……真的!她再也無法面對華麗卻空洞的家與人生。

    轉身走出卧室,不敢再看牆上的結婚照,因為每看一次,她的心就會痛一次,原來婚姻也是有保存期限的,而她的只有三年。

    煮了咖啡,她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耐心等候,反正他總會回來的,只是她要一直等,一種好像得等到「地老天荒」的感覺,她不喜歡!

    一開始是容忍,再來是漸漸感到不喜歡,但她忍耐,到最後—她厭煩了,她不想再等待,不想要那種看不到改變的未來。

    九點零一分。

    可能是知道自己又遲到了,所以費克群沒有摁門鈴,直接拿出鑰匙開門,一看到她,馬上放下心來,覺得只要她願意回來,兩人之間的問題應該不算太嚴重。

    「事情很多。」他沒有道歉。

    「我完全了解。」她頷首。

    「你吃了吧?」他走向沙發她坐的位子。

    「我吃了,你呢?」知道他一定還沒有吃。「要不要我幫你簡單弄個乾麵,家裡好像還有一些肉醬可以拌。」

    沒事了!費克群更安心了,或許黛心只是使一點小任性,只是情緒暫時需要發泄,安啦,和以前沒有兩樣啊,她還是會關心他的三餐。

    「就乾麵吧!你再弄個玉米湯,你煮的玉米湯很好吃!」他微笑交代。「我去沖個澡,等一下就好……」

    「好。」她起身,然後打斷他,好像並沒有耐心要聽他繼續說下去。

    費克群的眉皺了一下,忽然發覺她似乎還是有一些不一樣。見她要往廚房走,他出聲叫住她。

    「黛心,不先擁抱一下嗎?」

    康黛心站住,表情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我們八天沒有見到面,現在不是該給彼此一個擁抱嗎?」費克群打趣的說,雖然心中覺得事情有些不對。「我是你老公,你沒有忘記吧?」

    康黛心只是回以一個淺笑,卻沒有動作。

    「過來!」他命令道。

    康黛心只是看著他卻依然不動。

    「黛心。」他加強語氣。

    她動了,但卻是直接朝廚房走去,很難得的沒有聽從他的話,因為當那件事發生后,她就告訴自己不要再容忍、不要再妥協,她可以選擇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費克群跟到了廚房,當她要打開冰箱時,他一隻大手按住了冰箱的門,不讓她開,他的眼神變得銳利、憤怒。

    康黛心看著這個男人……英俊挺拔依舊,曾經她最被他豐富又深邃的眼神所吸引,他的五官給她堅毅又有男人力量的印象,加上高人一等的身高,讓她覺得自己有小鳥依人、找到依靠的感覺。

    以前只是光盯著他,她就有一種自己的一輩子有了靠山的幸福感,當他求婚時,她真的以為自己會因為狂喜而死,但她不想死,她要當他的老婆!

    可是才三年……

    三年就可以扼殺一段原本人人看好的婚姻。

    「黛心,你是怎麼了?」費克群現在在乎的不是吃,而是一個答案。

    「你先吃點東西吧!」她直視著他,眼裡少了以往的溫暖和情感,非常平淡。

    「誰真的在乎吃!我在乎的是你的感覺!」費克群抬起她的下巴,仔細的端詳她,他的黛心並沒有變啊,至少外貌依舊,若真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她現在多了幾分成熟、恬靜的氣質,她由女孩變成了女人,更有女性魅力。

    「你現在才會在乎嗎?」她好奇的問。

    「什麼意思?」

    「你之前並不在乎?」

    「現在到底是怎樣!」費克群完全抓不著頭緒。「你明明就不是那種不可理喻的女人,你是想要表達什麼?」

    「我要離婚!」她目光堅定的說,毫無掩飾。

    費克群收回了手,他怕自己會因為一時失控而捏碎她的下巴。

    「離婚這種事可以隨便掛在嘴邊嗎?」他指責道,彷佛在教訓一個不懂事的小孩。

    「所以我是深思熟慮之後才提出來的!」

    「深思熟慮?那麼你是深思熟慮了多久?」他倒是很想知道。「給我個時間!」

    「一、兩個月。」她也給他時間了。

    一、兩個月……費克群馬上努力回想這段時間發生過什麼事。他們有爭執?冷戰?沒有啊!

    日子就像之前的每一天,他努力工作,她則在家當個賢慧的老婆,除非……

    「黛心,不要告訴我有另一個男人……」

    「請你不要侮辱我!」康黛心毫不遲疑的打斷他的話,不想浪費彼此的時間。「克群,不要扯到什麼男人!」

    「要不然是為什麼?」聞言,他終於冷靜了一點,口氣也軟化了一些。

    「我想改變。」

    這一會他真的不懂女人了。「你想要改變什麼?現在的生活不好嗎?」

    康黛心在心中暗嘆,為什麼男人有時就是這麼的「單純」?以為只要給女人吃好的、住好的、穿好的,女人就會心滿意足,好像女人很想當一隻被養在鳥籠里的金絲雀。

    「如果你覺得無聊……」康黛心還沉默無言時,費克群就沉不住氣的先開口。「那生個小孩啊!你不是一直很喜歡小孩嗎?」

    康黛心的表情沒有變,但是她的心卻是傷痕纍纍,那是看不見的「傷」,她移開原來注視著費克群的視線,一個轉身,走出了廚房。

    「黛心—」他跟了出來。

    「我們下次談吧!」她的眼神有些狂亂。「在你又餓又累的情況下,我想我們談不出什麼結果。」

    「好吧,反正日子還長得很。」結婚這三年來,費克群很少和康黛心吵架,他不喜歡衝突的場面,但是見到她拿起皮包,一副要離開的樣子,他趕忙擋到她面前。「你要去哪裡?別告訴我你要離開!」

    「我要回家!」她的心緒不穩。

    「你的家在這裡!」他抓著她的手臂。

    「克群,不要為難我!」她掙扎著,想要掙脫他的箝制,她必須離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