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六十章 告別大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六十章 告別大宋字體大小: A+
     

    一個月後,范寧的坐船抵達了泉州,泉州目前是北島在大宋的根基地,有碼頭、商行、錢鋪、店鋪、酒樓、客棧、工場、瓷窯、農莊、茶場等等,僅在泉州的資產就達百萬貫。

    范寧抵達泉州時,正好遇到一萬三千戶百姓遷徙海外,其中一萬戶是遷徙北島,三千戶是遷徙到南島,這也是魯國大長公主要跟隨丈夫曹詩前往南島,又看在太皇太后的面上,天子趙頊特地批准遷徙三萬戶百姓去南島。

    此時北宋人口已達一億兩千萬,僅江南地區的無地流民戶就達三百萬戶,雖然人口眾多帶來商業上的繁榮,但也同樣帶來了很大的社會和經濟壓力,所以適當向海外遷徙人口已成為朝廷的共識。

    但遷徙海外的人口也不能過多,會使朝廷失去控制。

    所以王國人口上限控制在百萬,公國人口上限是五十萬,不過,如果是自然繁衍突破上限則不包括在內。

    目前北島人口有二十萬,加上天子批准遷徙的十萬戶,十年後人口至少是七十萬戶,實際上不止,還有北島自己不斷招募的移民,十年後接近百萬人口都有可能。

    泉州海港停泊著三百艘萬石大船,北島所有的萬石大船都傾囊而至,來迎接一萬三千戶,近八萬人口。

    這雖然不是最大的一次移民,但也是規模龐大。

    來迎接這批百姓的官員由朱齊和陸敏帶隊,他們一個是吳城縣令,一個是越城縣令,同時帶來幾百名學生作為自願者。

    另外朝廷也會派出一支五千人的軍船隊護送這批百姓前往北島。

    包括移民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安排得十分妥當。

    他們就在等待范寧到來,然後一起出發前往北島。

    范寧船隊抵達泉州時已是傍晚時分,他沒有驚動當地官員,直接帶隨從來到自己的舊宅『紫川府』,府中有人收拾打理,可以直接入住。

    范寧本想好好休息一夜,沒想到明仁上門了。

    「你怎麼也來了?」范寧連忙把他讓進書房。

    明仁苦笑一聲道:「新港那邊出了點事,我趕去處理。」

    「新港出了什麼事?」

    「一名新執事經驗不足,第一次操作白銅,結果被一個西方商人騙走了一萬錠白銅,一錠十兩,差不多十萬兩吧!」

    范寧請他坐下,又讓隨從上了茶,問道:「具體是怎麼回事,說說看。」

    「說起來就是見識不足,這名西方商人想買白銅,手中黃金不夠,便拿十大箱錫蘭五彩明珠來沖抵,執事沒見過這種五彩明珠,覺得很罕見,便答應了。

    後來消息傳到北島,我覺得有點蹊蹺,真是五彩明珠的話,十大箱五彩明珠該值多少錢,遠遠不止一萬錠白銅,西方人有這麼蠢嗎?

    我就趕去新港,果不其然,全他娘的是玻璃珠子,只不過是五彩玻璃珠子。」

    范寧喝了口茶,心中好笑,這是西方人用來騙非洲人黃金的把戲,居然騙到自己頭上了。

    不過物以稀為貴,現在還是北宋年間,就算是玻璃珠子也是比較值錢的,倒不能說是騙。

    明仁之所以覺得上當,是因為自己告訴過他,玻璃是怎麼做出來的,他也在嘗試,所以他知道這玩意不值錢,可別人未必知道啊!

    「你帶了嗎?」

    明仁從懷中摸出一顆遞給范寧,范寧在燈光下細看,五彩斑斕,彩光奪目,確實引人入勝,難怪執事會上當。

    范寧笑道:「那個執行你處罰了嗎?」

    「暫時還沒有,只是狠狠訓斥他一番。」

    「這樣吧!你讓他去一趟日本平安京,把這批玻璃珠子賣給藤原家族,兩百萬兩白銀,他們一定會買的。」

    「兩百萬!」明仁瞪大了眼睛。

    「藤原家族有的是銀子,從秋田裡見銀山每年就分走三百萬兩,我從他手上賺點小錢,有什麼不可以?不過這種明珠叫做義大利寶珠,產自西方之國義大利,至於怎麼開採出來的,我們不知道。」

    「我知道,我回去時去一趟新港。」

    范寧忽然想起一事,問道:「我們在新港那邊,或者在泉州這裡有沒有橡膠車輪?」

    「泉州就有!」

    「有多少?」

    「大概兩百對,包括車軸。」

    「你留五十對交給那個執事,讓他去平安后,再拐去鯤州,把五十副車輪交給鯤州趙知府,這是我答應他的,算是送給他們。」

    明仁笑道:「小事一樁,我會安排的。」

    范寧喝了口茶又問道:「說起玻璃,我記得你要辦玻璃廠,有沒有成功?」

    「成功是成功了,但被你岳父曹佾看見了,他一定要我們把技術給南島,南島也要辦一家玻璃廠,這種技術我真捨不得,但又不好不答應。」

    明仁有點苦惱,從懷裡摸出個紫檀木鑲銀邊煙斗,卷了點一鍋煙絲,在燈下點了,美美抽了起來。

    范寧看得有點目瞪口呆,他指了指煙斗問道:「你什麼時候學會的?」

    「就今年啊!北島很流行的,是個男人都有隻煙斗,忙完后抽一鍋,很放鬆的,對了,我給你也準備了一隻。」

    明仁從皮囊里找出一隻鑲嵌紅寶石的精美的紫檀木盒,遞給范寧,笑眯眯道:「慶賀我兄弟當國王,我準備的見面禮。」

    范寧這才從明仁抽煙帶來的震驚中醒過來,他忽然想起,自己箱子里也有一小捆煙葉,準備想給天子趙頊,自己居然忘記了。

    他把紫檀盒子放在一邊,擺擺手道:「我們先一件事一件事說,別搞亂了,你剛才說,南島也想做玻璃?」

    「是!而且我答應了,當然是被迫,那是你岳父啊!」

    「大家一起做,沒問題,宋朝市場很大,可以一起發財,但我岳父知不知道玻璃的作用?」

    「他知道,曹太后的寢宮裡有一座玻璃樓,就是當初你從西方人手中買的那批玻璃,進獻給了皇宮,結果曹太后寢樓的每一扇窗戶上都裝上了玻璃,成為皇宮裡著名的玻璃樓,這是曹佾告訴我的,還有你另一個岳父歐陽修的眼鏡,也是玻璃做的,滿朝文武都知道,曹佾一心想做窗玻璃和眼鏡生意。」

    原來自己岳父都知道,范寧苦笑一聲又問道:「那他知道怎麼分割玻璃嗎?」

    「我告訴他了,用金剛石做的刀,但一定要帶防護手套,不然很容易傷手。」

    「好吧!可以把造玻璃的技術傳授給南島,然後我再說第二件事,就是關於五彩玻璃珠。」

    范寧冷笑道:「以我對西方人的了解,他們一定還會再來,滿載玻璃珠過來騙白銅。」

    明仁咬牙切齒道:「他們再敢來,我定讓他們血本無歸。」

    范寧點點頭,「我相信你會辦得很漂亮,不過這玻璃珠子可以囤起來,以後可以去別處換黃金白銀。」

    「我明白,比如日本。」

    范寧暗贊明仁頭腦轉得快,他笑了笑道:「現在我們再說說煙絲的事情,把你的煙絲給我看看!」

    明仁取出煙絲盒遞給范寧,范寧打開盒子,一股奇香撲面,煙絲呈金黃色,烤得非常完美,切得很細,長一寸,柔軟整齊。

    范寧又低頭聞了聞,笑道:「是龍涎香!」

    「煙絲配的香料有十幾種,看自己喜好吧!現在各縣都有煙店,不光是我們,南島也開始流行了。」

    「那女人和孩子抽煙嗎?」

    明仁搖搖頭,「女人和孩子都不準抽,女人是喜歡,孩子是禁止,當初你不是說,這玩兒抽多了對身體很害,嚴禁孩子抽煙嗎?所以北島和南島都禁止孩子抽煙。」

    范寧取過明仁送給自己的煙斗,也是檀香木鑲金邊,做工非常精美,他取過煙絲,用專門的一小張煙葉慢慢捲起,塞進煙斗里,他剛湊進蠟燭,明仁連忙取出一隻精美的打火器。

    打火器外形有點像後世的金屬打火機,通身用黃金打造,敲門利用了彈簧的伸縮力,上方是用精鋼做的鐮頭,下面是一塊火石,用拇指扳動後面,上面鐮頭被拉起,拉到極致后,手一松,鐮頭就會猛地敲打在火石上。

    『啪!啪!』精鋼鐮頭連連敲擊火石兩下,立刻有火星迸射,火石前端是一小鍋火絨,火絨立刻被火星點燃。

    這並不是什麼發明,就是把普通百姓用的火鐮做成高端藝術品,看起來就很上檔次了,唯一的科技含量就用彈簧把原本分開的鐮頭和火石合為一體。

    「火鐮不錯!」

    范寧湊上前點燃了煙絲,美美抽了一口,頓時讓他渾身都放鬆下來。

    「這是專門定製的,定製一個五十貫錢,一般百姓家哪有閑錢用這個,還是用老式的火鐮吧!」

    「那不一定,煙草普及后,每個男人都要帶一個火鐮,有錢人總是想用你這種,以彰顯身份,煙斗也是,回去成立一個專門製作高端煙斗和火鐮的作坊,將在在京城也是一等一的牌子,這個賺錢的機會你不會放過吧!」

    「賺錢的法子太多,我還真忙不過來。」

    說完,明仁準備又要抽一鍋,卻被范寧攔住了。

    「這玩兒一天抽上一兩次就行了,不能多抽,否則肺會壞掉的,任何事情都要有個度。」

    「我明白的。」

    「明白就好,早點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出發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