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他鄉遇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他鄉遇舊字體大小: A+
     

    范寧低聲問道:「市場上的海珠都是這樣加工出來?」

    蔣縣令笑道:「絕大部分海珠都不是很圓,如果採到又圓又大的海珠,那就是極品鯤珠,一顆價值千貫,一般都是作為貢品進貢給天子,市場上很少見到。

    而像這種用天然海珠來稍作加工,磨圓、拋光,屬於上品鯤珠,龍眼那麼大的,一顆也要三五百貫錢,但市場上可以買到。

    再次就是人工養殖的海珠,屬於中品鯤珠,它的光澤度不如天然海珠,行家可以分得出來,同樣龍眼大的一顆,也要五六十貫錢。

    小一點的下品鯤珠也要三五十貫,再小就沒有了,我們不賣,所以京城珠寶市場有個說法,說鯤珠最小如櫻桃,也就是最小的鯤珠都和櫻桃那麼大,比櫻桃小的就不是鯤珠了。」

    「每年居民收入很豐厚吧!」

    「差不多,海珠原料都是官府壟斷,極品海珠我們挑走上貢,剩下的分成無數包,大家自己抽籤購買,其實都差不多,一顆海珠,官府留兩成利,私人拿三成利,剩下的五成利就是運輸、珠寶店之類,我們就不管了。」

    范寧隨即又參觀了養殖場、學校和縣衙,時間還早,他便沒有在齊縣過夜,而是上船前往漢縣。

    范寧在鯤州府呆了三天,最後一天他乘坐馬車前往唐縣。

    唐縣是他新手建立的第一座縣城,他對唐縣感情極深,這裡也留下了他太多的美好回憶。

    官道很寬,范寧意外發現馬車車輪居然是鐵制,上面還有橡膠輪胎,難怪又穩又快又舒適。

    「這種橡膠鐵輪馬車,鯤州也只有兩輛,一輛是礦監的專座,這一輛屬於府衙,專門給貴客準備,連下官出門也大多是騎馬。」

    「鯤州的條件不錯,為什麼不多買幾輛?」

    趙覃苦笑一聲道:「不瞞殿下,這種橡膠鐵輪軍用上比較多,就算民用,也主要是滿足達官貴人和皇宮使用,市場上很難買到,礦監那輛是皇宮給的,我們這輛還是託了很大的人情才搞到。」

    范寧想想也對,關鍵是橡膠輪胎產量不大,優先滿足軍用,尤其是精鋼弩炮,投入民用市場的確實不多,這種橡膠輪胎至少要二三十年後才會漸漸普及。

    他想了想問道:「鯤州和北島有聯繫嗎?」

    「幾年前北島來鯤州買過一批馬,後來就沒有來了,不過秋田那邊和北島常有聯繫,北島每次來日本的商船一般都會去秋田買一批矮種馬。」

    「這種橡膠鐵輪北島也有出產,回頭我讓商船帶五十對過來,你們自己組裝,可以裝五十輛馬車,給每個縣衙賠兩輛,剩下的可以作為固定郵車,趙知府覺得如何?」

    趙覃大喜,連忙拱手道:「最好一併教會我們修車,若輪胎破了,我們都束手無策。」

    范寧呵呵一笑,「可以,送車輪來時,一併教會你們修車。」

    .........

    范寧一行是在黃昏時分抵達唐縣,這次,范寧沒有讓趙覃陪同,只帶了兩名隨從,穿著普通的青衣長衫,就像外來的客商一樣,負手從容地走進城內。

    此時距離他上一次來唐縣,已經有五六年了,唐縣的變化不大,整個縣城顯得寧靜而溫馨,走在石板路上,兩邊商鋪、酒館都有明目皓齒的日本少女在忙碌著。

    范寧走進了從前常去的一家酒館,酒館原本叫做鯤南酒館,現在改名為徐記酒樓。

    走進大門,總是坐在櫃檯上打瞌睡的掌柜不見了,換成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年輕婦人,長得頗為美貌,不過看眉目應該是個日本女子,她穿著宋朝服飾,極可能是當初取得宋朝籍的日本少女。

    范寧剛走進來,女掌柜便笑吟吟迎了上來,「歡迎光臨小店。」

    她一抬頭看見范寧,頓時驚呆了,「你....你不是范知州嗎?」

    「女掌柜還認識我?」

    女掌柜連連點頭,她看了看兩邊,沒有人注意這裡,她連忙道:「請樓上坐!」

    范寧跟隨女掌柜上樓坐下,女掌柜給他端來清酒,低聲道:「官人還記得我嗎?我是和阿雅一起的,我叫小文。」

    范寧依稀記得阿雅是有個好朋友叫小文,兩人是一個村的,都是第一批來鯤州的日本少女。

    「我好像有點印象,當時阿雅差點被人欺負,是不是你報告我的?」

    「就是我呀!」

    女掌柜很激動,「官人,阿雅現在怎麼樣了,我知道她嫁給你了,她現在呢?」

    他鄉遇到舊人,范寧倒也很高興,他微微笑道:「阿雅給我生個了兒子,已經七歲了,她們母子很好,現在在遙遠的南方,我在那邊做官。」

    「她很幸運啊!」女掌柜輕輕嘆息道:「當時我好羨慕她,為什麼不是我嫁給官人呢?我也很喜歡官人呀!當時我哭了好幾天。」

    范寧心中感動,拍拍她的手,安慰她道:「你也不錯,居然當掌柜了,這是你的酒樓?」

    女掌柜輕輕握住范寧的手,「其實我當家的,官人也認識他。」

    范寧一怔,他想了想,猛然問道:「莫非是徐慶?」

    徐慶當年是朱佩派給范寧的貼身護衛,後來留在鯤州,已經十幾年沒有消息了。

    「正是他!」

    范寧大喜,「他在現在在哪裡?」

    女掌柜黯然,「他兩年前就不幸病逝了,是他年輕時留下的傷,他臨去前一直惦念著官人。」

    范寧鼻子有點發酸,他十二歲時遇到徐慶,那時他已經四十歲了,過去二十年,徐慶六十而逝,也不算早亡,只是沒有能見到他在最後一面。

    「他有後人嗎?」

    「他大婦去世得早,沒有給他生孩子,倒是我給他生了兩個兒子,現在都在讀書,孩子父親留給我們母子一棟宅子和這座酒樓,城外還有兩頃土地,日子過得很平靜,我也很滿足,有什麼困難,他的徒弟們都會來幫忙。」

    「需要我幫你做點什麼嗎?不用客氣,不是我自吹,天下還沒有我辦不到的事情。」

    女掌柜低聲道:「我家相公最大的心愿就是和母親葬在一起,如果官人能幫忙,我想去一趟吳縣,把他母親的骨殖遷移到鯤州來,這樣,他的心愿也達成,我們一家人也能永遠留在鯤州,說實話,我們都不想離去。」

    范寧點點頭,這個要求不過份,他知道鯤州百姓很難回宋朝,只能特批才允許,像女掌柜這種情況,一般都不會批准,不過自己打個招呼,那問題不大,估計趙覃也不知道徐慶和自己的關係。

    「那你呢?你有什麼困難需要我幫忙的?」范寧又笑問道。

    女掌柜含羞看了范寧一眼,點點頭,「當然有,我想請官人滿足我一個心愿。」

    范寧便讓隨從拿過百兩黃金,又當場寫了一封信,和黃金一起放在桌上道:「遷墳一般很麻煩,你拿著這封信直接去找吳縣官府,他們會給我幾分薄面的,一定會幫你妥善安排,總之你不用太擔心,至於去宋朝之事,我會給知府和縣令都打個招呼,明年春天你可以坐第一班船回去,至於這點黃金是我留給徐慶後人的一點心意,給他們將來娶妻之用,你就收下吧!」

    女掌柜怎麼也不肯收,范寧一定要她收下,不得已,她才收下。

    范寧又取出一顆明珠,遞給她笑道:「這是我替阿雅給你的,要不然,我回去后阿雅會埋怨我的。」

    女掌柜這次卻沒有推辭,接過明珠小聲道:「我寧可是官人送我的。」

    范寧微微笑道:「既然你這麼在意,那就當做是我送你的。」

    …………

    次日一早,范寧給趙覃說了徐慶之事,趙覃一口答應,他會妥善安排好徐慶妻子回大宋遷墳。

    范寧這才登船離開了鯤州,離開了這片他注滿了心血的土地,不知再回來時又是何年何月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