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五十六章 離職之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五十六章 離職之行字體大小: A+
     

    宋軍在遼河口卸下十萬騎兵后,船隊又繼續南下,繞過了高麗半島,一路北上,船隊駛入一處尚未開發的天然良港。

    這處天然良港就是今天清津港,是一個巨大的天然良港,海灣內可以容納上千艘戰船。

    十萬宋軍在清津港登陸,轉道向南行軍五十里后,便抵達了從前渤海國都城之一的南海府,近五十萬渤海國人便被遷徙到這裡。

    在一個巨大的山谷內,漫山遍野都是小帳篷,近五十萬勃海人還在苦苦等待高麗兌現他們的承諾,送來糧食和各種物資,但五萬高麗人和數百名高麗官員已經撤離。

    已經過去大半個月,渤海人缺衣少食,日子過得十分煎熬,不少人家已經斷糧,不得不靠挖草根,剝樹皮度日。

    這天上午,山谷外忽然出現了一支龐大的軍隊,十萬宋軍出現了,宋軍士兵開始按照名單找人,不到一個上午,名單上的四百四十七人全部被找到,事實上,大部分人都是自己送上門,他們是渤海人的領袖,他們當然要出面和宋軍交涉。

    四百餘名渤海人貴族被宋軍用一艘大船將他們送走,在波濤洶湧的海面上,他們全部被推下大海,喪身魚腹,對待分裂者,從古自今都是斬盡殺絕,不留後患。

    失去了領頭人,五十萬渤海人便成了待宰羔羊,再加上宋軍承諾給他們糧食,五十萬渤海人便順從地跟隨宋軍離開了山谷,在清津港上船,上千艘大船帶著他們南下,每個人都忐忑不安,不知道等待他們的命運是什麼?

    這五十萬渤海人最終被安置在京東西路、江南西道和河北東道,數十年後,他們已徹底漢化,身上再找不到渤海人的印記。

    八月底,范寧在遼陽府見到班師回京的天子趙頊,按照他和趙頊的約定,現在已經到了分手的時候。

    范寧上繳了兵符和官印,趙頊也頗有點傷感,兩人騎馬在一片草地上緩緩而行。

    趙頊用馬鞭指著北方道:「皇祖父告訴我,將來大宋的威脅還是來自於漠北和東北,所以朕很贊成太師解決渤海人的手段,但以後呢?以後大宋該怎麼面對漠北和東北的威脅?」

    范寧微微笑道:「北方三大部落會在很長一段時間互相廝殺、敵對,就像微臣勸陛下那樣,封兩個可汗,導致三方不睦,但大宋一定要密切關注漠北草原的動態,不能讓某一個部落坐大,當一個部落走向強大時,就應該支持他的對手,所以情報機構非常重要,陛下一定要重視。」

    趙頊點點頭,「朕也深有體會!」

    范寧又道:「至於東北方向,陛下要關注室韋人,現在契丹人、女真人和奚人都被滅,微臣擔心室韋人會迅速南下填補空白,陛下要加快向東北擴張,必要時可以實施軍戶制,讓軍人帶領家人去東北開荒定居,另外對室韋人要畫一條紅線,不能容許越過黑水,一旦室韋人強行南下,陛下就要迅速出兵鎮壓驅趕。」

    其實范寧擔心的是室韋人一支,蒙兀部,也就是後來的蒙古人,不過這個部落現在還沒有出現,范寧也不能說得太多,只能讓趙頊自己去關注了。

    「太師還要回京城嗎?」

    范寧搖搖頭,」我打算去鯨州,參加鯨州的首個建縣儀式,然後再去鯤州,然後再去泉州,在泉州匯合后乘船南下。」

    趙頊探口氣,「太師這一走,不知朕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陛下,微臣的南陸道安撫使兼總督,至少每隔兩年會回京述職一趟,陛下就不用擔心了。」

    趙頊想想也對,他點點頭又問道:「對大宋內部的變法,太師怎麼看?」

    「陛下,微臣是改良派的首創者和倡導者,事實證明,改良派是成功的,不僅有效緩解了各種矛盾,還避免了大宋出現分裂,陛下,大宋一旦出現改革派和保守派,就會不可避免地出現黨爭,這是朝廷的毒瘤,若不及時清除,大宋遲早會毀在它手上,微臣不敢奢望陛下成為改良派,只希望陛下能夠多聽聽朝臣的意見,千萬不要獨斷決策。」

    趙頊微微點頭,「太師說得很對,朕記住了!」

    「陛下,臣要告辭了。」

    「去吧!替朕好好治理南大陸。」

    當天晚上,范寧帶著百餘隨從乘船連夜離開了遼陽府。

    眾大臣送他上船,望著大船遠去。

    從此,范寧的身影和影響力便漸漸在朝廷淡去,但他的名字卻一直被朝廷銘記。

    …………

    范寧乘坐的兩艘萬石大船出了遼河,又轉到高麗半島最南端的耽州。

    耽州是范寧開拓海外的第一個州,但目前也是發展最弱的一個州,一是島上資源不多,人口少,其次是宋朝和高麗的貿易一直沒有起來,另外,耽州也擔負著宋朝和鯤州之間的中轉站。

    耽州知州叫做沈南生,他熱情接待了范寧的來訪,並帶他參觀了耽州的主要經濟區。

    兩人走過一片片丘陵,兩邊都種滿了一望無際的柑橘樹。

    「殿下,耽州目前主要以農業和造船業為主,農業是種水稻,能解決糧食自給,另外,耽州柑橘很有名,京城叫做『耽柑』,皮薄、汁多、甘甜,非常受歡迎,每年向京城輸送柑橘達三百萬大筐,僅此一項,耽州的收入就是兩百萬貫,然後買回布匹、茶餅等各種日用品,還略有盈餘。」

    范寧點點頭問道:「柑橘也分大年和小年吧!如果是小年份,產量偏低,收入就會銳減,那時怎麼辦?」

    「除了新鮮柑橘送到京城外,我們還用柑橘釀酒,賣到高麗,每年也能凈賺七八十萬貫,再就是造船!」

    「造船?」

    范寧頓時有些驚訝,「我怎麼不知道耽州還有造船業?」

    「啟稟殿下,耽州造船都是造千石左右的小料民船,主要賣給日本和高麗,這是朝廷允許的,不過造船業剛剛才開始,要明後年才有收益,估計每年凈收入在五百萬貫左右。」

    下午,他們來到了耽州船場,船場里有上千名工匠在忙碌,幹得熱火朝天,一艘艘千石民船已初具雛形。

    「這是官辦造船場!」

    沈南生笑著介紹道:「造船工匠都來自大宋各家船場,當地人我們只允許他們進柑橘園,但造船卻不能讓外人參與,以防止造船技術泄露。」

    范寧只是笑了笑,並沒說什麼,事實上,造船技術外泄防不勝防,如果高麗和日本真的有心,他們完全可以出高價挖走民營船場的老船匠,就像北島把朱氏造船場搬走一樣。

    他自己也給朝廷反應過此事,朝廷也只是將造萬石大船的船匠進行登記造冊管理,而普通船匠基本就放任了。

    所以千石左右的造船,現在已經談不上技術泄露。

    「那是什麼?」范寧指著遠處一座大倉庫問道,他有點奇怪,居然還有士兵在門口站崗。

    「那也是造船場,不是只是造零件,就是萬石大船船軸。」

    范寧頓時有了興趣,笑道:「看看去!」

    巨大的工場里很冷清,只有數十名工匠在有條不紊地做事,和外面的熱火朝天形成了鮮明對比。

    「這是軍器監專門從京城派來的一批老工匠,利用耽州的深山巨木,專門造萬石以上的巨船龍骨,但一根龍骨至少要造五年以上,所以要好幾年後才能見效。」

    范寧看見了一根根巨大的龍骨矗立在牆角,至少有數百根,還有數十根兩萬石以上大船的龍骨。

    每一根龍骨都要反覆油漆、浸油,陰乾,再油漆、浸油,這一過程要延續五年才能得到一根合格的龍骨。

    「這些龍骨的收入,耽州有份嗎?」范寧笑問道。

    沈南生搖搖頭,「這其實是軍器監的龍骨工場,和耽州無關,只有外面的造船場是我們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