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傷勢沉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傷勢沉重字體大小: A+
     

    魏王耶律壽被五花大綁地帶了上來,耶律洪基躺在卧榻上,臉色蒼白,身上裹著厚厚的綿紗,雖然耶律平光一箭沒有射中心臟,使他僥倖沒有當場斃命,但他的傷勢依舊很重,光取箭頭就差點使他喪命。

    「耶律壽,你可知罪?」

    耶律洪基眼中憤怒異常,死死盯著耶律壽,只是傷情太重,讓他發作不出來。

    耶律壽被按跪在耶律洪基面前,他自知難免一死,索性也豁出去了,他昂著頭破口大罵道:「耶律洪基,有罪的人是你,我列祖列宗嘔心瀝血打下的江山,卻硬生生地毀在你手上,你揮霍無度,殺戮百姓,搶掠宗室,親信奸佞,殘害忠良,導致國庫空虛,民怨沸騰,你妄動兵事,數十萬契丹勇士喪身在你手中,南京失守、西京失守、中京失守,東京失守,大遼帝國眾叛親離,滅國在即,你有何顏面去見太祖,去見列祖列宗!」

    耶律洪基氣得渾身發抖,揮手道:「給朕出去,亂刀砍死喂狗!」

    侍衛將耶律壽拖下去,耶律壽大喊:「耶律洪基,你連自己兒子都不放過,你註定會斷子絕孫,耶律洪基,你是大遼的千古罪人........」

    耶律壽的聲音漸漸消失了,但他的詛咒字字誅心,如刀一樣對耶律洪基剜心挖肝,耶律洪基忽然一口血噴出,仰天暈厥。

    「陛下!陛下!」

    周圍太醫嚇得拚命搶救,半晌,耶律洪基才慢慢蘇醒過來,他長長嘆息一聲,「朕確實有罪!」

    「陛下傷勢嚴重,需保養龍體,一切等傷情好了再說。」

    「去把洪泰叫來!」

    不多時,耶律洪泰匆匆趕來,跪下行禮道:「臣帝參見陛下!」

    耶律洪基聲音低微道:「四萬軍隊損失了多少?」

    「啟稟陛下,大概損失了一半,耶律平光逃亡,下落不明。」

    「那我們呢?」

    「傷亡近萬人。」

    耶律洪基痛惜之極,他一共只剩下七萬大軍,還被耶律壽折騰掉三萬,遼國真的要滅亡了。

    「東京那邊有消息嗎?」

    耶律洪泰點點頭,「剛剛得到消息,宋軍船隊封鎖了遼河,范寧率大軍抵達遼國西岸,隨時將對遼陽城發動進攻。」

    「是朕無能啊!」

    耶律洪基又嘆息一聲,對耶律洪泰道:「外面的群臣赦他們無罪,朕只追究魏王父子的罪責,讓他們寬心,去吧!」

    「皇兄請保重龍體,臣弟會儘快恢復上京秩序,重振軍隊。」

    耶律洪泰又囑咐太醫幾句,便匆匆出去了。

    大殿外的廣場上跪著數百名大臣,他們雖然沒有直接參与叛亂,但他們卻參與了立皇太孫耶律延禧為帝的事情,現在耶律洪基殺回來了,魏王和長子被亂刀砍死,妻妾被罰為營妓,讓每個大臣都惶恐不已,生怕天子暴怒,累及自己家人。

    這時,梁王耶律洪泰快步走出,站在台階上對眾臣高聲道:「天子只追究耶律壽及其家人的罪責,其他大臣一律赦免,大家回家去吧!」

    眾臣一片歡呼,右相耶律蕊奴,左相劉詵,樞密使姚景行上前關切問道:「殿下,天子傷情如何了?」

    耶律洪泰搖搖頭,臉色沉重道:「那一箭雖然沒有射中心臟,卻射穿了左肺,天子的傷勢非常嚴重,太醫說至少要養病大半年,身體才會慢慢康復。」

    「那.....那皇太孫怎麼辦?」耶律蕊奴小心翼翼問道。

    扶持才一歲的皇太孫耶律延禧登基,耶律蕊奴也是主謀之一,他害怕耶律洪基清算到自己頭上。

    耶律洪泰知道這位相國是個老油條,那邊強就往那邊倒,口碑靠不住,但現在大遼身處危亡之際,確實不能再亂了,必須要穩住朝廷。

    耶律洪泰便暗示他道:「聽說張孝傑私通宋朝罪行敗露,已畏罪自殺,還有耶律乙辛私通宋朝也證據確鑿,我相信他們還有別的罪行,你們可以收集一下,朝廷需要狠狠懲罰這些奸佞,以正朝綱,大家就多為天子分憂吧!」

    耶律洪泰已經暗示得很直白了,把各種罪行推到張孝傑和耶律乙辛身上,朝廷就有了替罪羊。

    眾大臣頓時心領神會,紛紛告辭回去了,他們下一步就要羅織罪名,甚至把耶律壽奪權的同謀也加在耶律乙辛身上。

    …………

    時間過去不久,東京遼陽府失守的消息便傳到上京,此時因為耶律洪基傷情嚴重,他便下旨由兄弟耶律洪泰監國,主持日常國事,重大軍國事務還要是稟報耶律洪基,由他來定奪。

    至於小皇帝耶律延禧,因為他是耶律洪基的唯一嫡孫,加上年幼,才一歲,耶律洪基沒有為難他,而是讓他繼續做皇太孫,長大后再登基繼位。

    遼陽府被宋軍徹底攻佔的消息,耶律洪泰不敢告訴兄長,只是說遼陽城在進行激烈的攻城戰,雙方死傷慘重,但因為兵力對比過於懸殊,估計遼陽城大勢已去,請耶律洪基要有心理準備。

    耶律洪基倒沒有太在意遼陽城的情況,他知道遼陽城遲早會被攻下,如果能多殺死一些宋軍,那是最好不過,他希望就斷遼陽城失守,也要給予宋軍重創。

    耶律洪基還在宮中養病,但他大部分時間都躲在內書房中研究地圖,沒有人知道他想做什麼?

    宋軍攻下遼陽城已經十天,整個東京道的遼軍也已掃蕩乾淨,范寧下令清理佛寺,查抄各大寺院資產,關閉寺院,勒令僧人還俗,這是投降宋朝的漢官給他的建議,遼國寺院貪得無厭,不僅食空國庫,還強佔百姓資產,遼國百姓對他們無比痛恨。

    對寺院下手,既然可以獲得大量錢財補充軍費,也能獲得百姓支持,贏取民心,還能讓僧人參與勞作,解決勞動力缺乏的局面,可謂一舉三得。

    范寧採納了這個建議,在佛寺最多的十幾個州縣動手,獲得大量財富和土地,並使數萬僧人還俗,確實贏得了東京道百姓的熱烈歡迎。

    不久,韓絳接手了遼東的地方政務,范寧則率三十萬大軍前往大定府,和天子趙頊的三十大軍匯合。

    熙和三年八月,六十萬宋軍在原遼國大定府所在長興縣會師,整個縣城北面的草原上成為軍隊的海洋,六十萬大軍駐紮的大帳延綿數十里,聲勢極為浩大。

    與此同時,漠北草原的乃蠻部、達旦部和烈山部的十五萬大軍在皮被河城匯合,準備參與對遼國的戰爭。

    這些草原部落對弱者沒有同情,他們崇拜強者,弱者只是他們的案上之菜,當遼國現在走向衰落,各大草原都開始蠢蠢欲動,準備分食遼國這塊肥肉了。

    耶律洪泰憂心忡忡來到內宮,他被一名宦官領進內書房,頓時有些呆住了,只見耶律洪基正全神貫注在一幅地圖上繪製著什麼?

    耶律洪基傷情正在慢慢恢復中,箭傷還沒有完全好,但至少能看一些書,能在宮女扶持下,下床來走幾步。

    「陛下,微臣重要軍情稟報!」

    雖然不想影響到天子養傷,但事關重大,耶律洪泰無法再隱瞞,他還是決定向天子彙報。

    「是宋朝天子御駕親征了嗎?」

    耶律洪泰一驚,「陛下知道了?」

    耶律洪基搖搖頭,「朕不知道,但朕能猜得到,這種光宗耀祖、展現一代神勇明君的事情,趙頊怎麼能放過,他必然會御駕親征,現在有多少宋軍?」

    「啟稟陛下,至少六十萬宋軍集結大定府,很快就會發起向上京的進軍,不光是他們,乃蠻部、達旦部和烈山部也對我們虎視眈眈,聽說他們三家準備在草原會盟,我們遭遇南北夾擊,形勢極其嚴峻。」

    耶律洪基微微嘆了口氣,「這一天朕早就料到了,所以朕一直在考慮對策,朕考慮了整整半個月,唯一能保證大遼延續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遷都。」

    「遷都?」

    耶律洪泰頓時大吃一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