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步步為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步步為營字體大小: A+
     

    盛宴后,都卜羅難掩內心的激動,負手在自己的大帳內來回踱步,他很清楚宋朝支持他為可汗意味著什麼,目前漠北草原三大部落中,烈山部只能排第三,乃蠻部和達旦部都要比烈山部強大得多,如果只是憑自己的力量發展,烈山部一百年也趕不上這兩個部落。

    宋朝承諾冊封他為可汗固然讓他激動,但冊封可汗背後的支持卻更讓他動心。

    有了宋朝支持就不一樣,他能得到生鐵、糧食以及各種戰略物資,這能使烈山部迅速發展壯大,從而和乃蠻部以及達旦部抗衡。

    都卜羅這一刻下定了決心,他立刻令道:「讓兩個少酋長立刻來見我!」

    不多時,他的都山和侄子都於勒匆匆趕來。

    都於勒是克烈部大酋長都文烈的小兒子,克烈部被遼軍剿滅后,都於勒逃到烈山部,被叔父都卜羅藏匿,都卜羅待他不薄,烈山部並掉克烈部的五個部落後,都卜羅便將這五個部落交給了都於勒。

    兩人進帳跪下,都卜羅對侄子道:「你父親被害,部落被滅,我雖然沒有救援它,但也是迫不得已,在那種情況下,我只能忍辱負重,以保住敵烈部一脈,但並不代表我心中沒有仇恨,我的仇恨藏在心中,我在默默等待機會,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都於勒連忙道:「叔父的心情侄兒完全明白,侄兒苦苦練武,也是在等待報仇的那一天。」

    都卜羅點點頭,「現在這個機會來了,遼軍主力被拖在遼陽府,上京空虛,你們二人可帶三萬騎兵趕往上京,儘管在上京一帶放手施為,讓遼國人嘗嘗我們敵烈人的復仇!」

    都於勒激動萬分,為父親報仇的這一天他已經等待多時了。

    都山卻問道:「父親,上京並不空虛,有四萬精銳之軍駐紮。」

    都卜羅冷冷道:「我並不是讓你去攻打上京城,而是讓你們在上京附近騷擾,如果上京遼軍全軍出來,你們就撤退,如果只出來少量騎兵,那你們就可以包圍剿滅,記住,只要遼軍出來的兵力超過一萬,你們就不要硬敵,直接撤退,等遼軍退回去后,你們再去騷擾。」

    兩人一起躬身,「遵令!」

    次日上午,烈山部各個部落的騎兵開始向駐地集結,郭奎完成了任務,也向都卜羅告辭回去。

    兩天後,三萬烈山部騎兵在都山和都於勒的率領下,如洪流般向南方千裡外的上京殺去。

    .........

    身彌島基地的兩萬宋軍在奪取了鴨綠江口的保州和宣州后,又繼續向西進發,一路勢如破竹,先後奪取了來遠城和開州,在三十萬宋軍主力抵達遼西州后,開州的宋軍再次向西進發,奪取了遼河沿岸的耀州和辰州。

    這才是范寧的作戰風格,以城池為依託,步步為營,一座城接一座城的奪取,充分發揮了宋軍城池攻防戰的優勢,避免和遼軍打陣地戰,

    在奪取了遼河沿岸的耀州和辰州后,宋軍有了根基,一萬宋軍騎兵沿著遼河兩岸向北進發,三天後,宋軍奪取了距離遼陽府約一百里的建安城。

    建安城雖然是遼陽府南大門,但建安城失守對遼陽府的防禦影響並不大,所以耶律洪基在建安城的駐軍並不多,只有兩千人,當宋軍兵臨城下時,兩千守軍當即望風而逃,退回了遼陽府。

    但建安城的奪取,對宋軍水軍的重要性卻非同小可,這就保證了宋軍對遼陽沿岸的控制,使得遼軍無法再像上次那樣火攻戰船。

    就在宋軍佔領了建安城后,宋軍便徹底控制住了遼陽府以南的遼河沿岸,八百艘三千石的蒸汽機船從遼河入海口北上,向遼陽府方向駛去。

    ........

    遼西州宋軍大營內,范寧負手站在地圖前沉思,良久,他回頭問種諤道:「老種將軍怎麼看待草原部落?」

    種諤捋須道:「草原部落最忌諱一家獨大,那樣會給中原王朝帶來嚴重威脅,最好的辦法是草原長期內戰,始終保持勢力均衡,利用他們內耗來不斷削弱草原部落勢力。」

    范寧沉默片刻問道:「二桃殺三士如何?」

    種諤立刻反應過來了,微微笑道:「殿下是指乃蠻、達旦和烈山?」

    范寧點了點頭,種諤又問道:「那二桃是指什麼?」

    「兩個可汗頭銜!」

    種諤頓時撫掌大笑,「妙!果然是絕妙之極。」

    這時,一名士兵走進大帳,躬身施禮道:「啟稟殿下,啟稟種副帥,八百艘戰船已經就位。」

    范寧欣然道:「種帥,我們該出發了!」

    種諤點點頭,「殿下下令吧!」

    范寧隨即下達命令,三十萬大軍拔營出發,向遼陽府進發。

    .........

    八百艘蒸汽戰船就相當於一道保險,可以有效防止十萬鐵騎渡過遼河與宋軍進行平原決戰。

    當初曹詩就是缺了這一步,才導致宋軍進入了遼軍的埋伏圈,被十萬遼軍鐵騎南北夾擊,最終慘敗。

    范寧的戰術特點就在這一連串的部署中淋漓盡致地體現吹來,先是步步為營,控制了遼河兩岸后,戰船才能北上,在遼河上形成阻攔屏障,以保障宋軍主力迅速向東推進,使遼軍無法發揮他們野戰騎兵優勢。

    一旦宋軍進入遼陽城三十里內,遼軍就無法再展開騎兵作戰,騎兵派少了沒有效果,反被宋軍殲滅,騎兵主力出動,則會導致城池空虛,被宋軍趁機奪城。

    遼陽城就距離遼河約二十里,站在城頭上,依稀可以看見遠處波光粼粼的河水。

    耶律洪基表情凝重地注視遠處的遼河,他曾經不止一次考慮過動用十萬騎兵主力和宋軍在平原上決一死戰。

    但宋軍戰船封鎖了遼河,使耶律洪基的計劃徹底完蛋。

    當然,他也可以運用火油去燒宋軍的戰船,只可惜前一次遼軍燒毀宋軍戰船,動用了七千桶火油,佔據他們東京道火油儲備量的七成,而西京失守后,他們已經得不到火油補充,現在遼陽城的倉庫里只剩下三千桶火油,連守城都不夠用,更不用說拿去焚燒宋軍的戰船了。

    而且宋軍在經歷了前一次的教訓后,也變聰明了,不再讓掉頭笨重的萬石戰船進入遼河,全部是靈活機動的三千石戰船,既能有效封鎖遼河,又能避免被遼軍火油所燒。

    耶律洪基的心情頗為沉重,范寧一回來,又重新拾起了讓遼軍難以適應的步步為營戰法,充分利用水軍優勢,鉗制遼軍的野戰優勢,竟使遼軍束手束腳,龜縮在遼陽府內難以動彈,著實令耶律洪基憋屈萬分,但又無可奈何。

    這時,一名侍衛飛奔而來,奔至耶律洪基面前,翻身下馬急聲道:「陛下,上京有緊急消息!」

    說完,他跪下呈上一卷鷹信,他們向宋軍學習,紅色信筒表示緊急軍情。

    耶律洪基一驚,上京兵力空虛,這幾個月,他一直在擔心上京的情況。

    他連忙接過信筒,打開鷹信細看,眼中立刻燃燒起了熊熊怒火,狠狠一拳砸在城垛上,該死的烈山部,竟然敢趁亂打劫。

    信中說,烈山部夜襲上京城外的契丹生番營地,三十里的大帳被大火燒毀,近三萬契丹生番人被殺,被搶走的年輕女子達數千人之多。

    「回去!」

    他吩咐一聲,翻身上馬,催馬向城下行宮方向奔去,數十名侍衛連忙騎馬跟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