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軍壓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軍壓境字體大小: A+
     

    天不亮,八百里緊急快報便趕到了京城,一隊騎兵風馳電掣般衝進了京城,直向大內皇城方向奔去。

    嗅到了重大軍機的各家報紙連夜開始行動起來。

    上午,還沒有到各家報紙正式發行的時候,但包括《信報》、《小報》、《導報》在內的各家報紙便紛紛推出緊急特刊,用大標題標出了最新戰報。

    《浴血奮戰,重奪錦州》這是信報的特刊消息,小報的標題是《錦州歸來》,而導報則更加直接了當,《宋軍大勝,戰局扭轉》。

    消息隨著特刊迅速擴散,頓時滿城沸騰,京城的各家茶館和酒樓都在興奮地談論著扭轉時局的戰役。

    幾個月來,大家已經被遼東慘敗壓抑得太久,信心喪失,這裡面的一個關鍵詞就是錦州失守,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宋軍慘敗就是從錦州失守開始。

    現在宋軍重新奪回錦州,使得京城百姓心中壓抑了幾個月的陰霾被一掃而空。

    在潘樓街的清風酒樓內,數十名酒客興緻高昂,談興極濃。

    「我早就說了嘛!只要把小范相公請回來,我們宋軍就無往不勝,現在證明了,我當初有先見之明。」

    「就是!我就想不通,當初小范相公剛收復了雲州就被免職,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功高震主?」

    「老吳,不要亂說話!」旁邊一人提醒道。

    另一名酒客道:「我倒相信官家有這個心胸,我聽說是有人在官家面前進讒言,才導致.......」

    這時,酒樓掌柜拎著酒壺過來,笑呵呵道:「各位不要再說以前的事情了,我們要向前看,大家說說宋軍能不能攻下遼陽府?」

    「齊掌柜,今天是大喜日子,酒就便宜點賣吧!」

    「就是,今天應該優惠。」

    酒樓掌柜向眾人抱拳道:「我還真要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剛剛接到東主的決定,今天京城所有清風酒樓一律半價出售酒水,等滅了遼國,酒水免費三天,大讓家開懷痛飲。」

    眾人一片歡呼,紛紛大喊:「掌柜,再來一壺!再來一壺清酒。」

    坐在角落的一名老者微微笑了起來,這時,一名隨從快步上前,對老者低語幾句,老者點點頭,讓隨從替他結帳,他起身下樓去了。

    這名老者正是在剛從大名府回京的老相國韓琦,韓琦四年前因堅決反對青苗法而罷相,改判大名府事,在大名府一帶治理黃河,這一干就是四年。

    這次韓琦回京是因為范寧辭相,同時范寧又婉拒了重任相國,天子趙頊便想到了韓琦,將他召回京,任命他樞密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正式接替范寧的相位。

    與此同時,韓絳因為之前指揮不當,導致宋軍慘敗,也被免去了相國之位,由吏部尚書趙概接任韓絳尚書左丞之職,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韓絳改任觀文殿大學士、遼東宣撫使。

    韓琦上了馬車,馬車緩緩而行,不多便來到了宣德門,韓琦抬頭望著這座宏偉的城門,他低低嘆息一聲,終於又回來了。

    「韓兄!」

    忽然有人叫他,韓琦抬頭,卻見是富弼和文彥博,他頓時大喜,連忙上前道:「兩位相公怎麼在這裡?」

    富弼呵呵笑道:「剛才韓公的隨從來報,說韓公要到了,我們便特來迎接。」

    韓琦心中感動,連忙道:「我只是讓隨從來打個招呼,說我已經到京城了,哎!還要煩請兩位相公親自出來迎接,愧不敢當啊!」

    「韓公不必這麼客氣,我們也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請吧!」

    富弼和文彥博將韓琦請到知政堂,三人坐下,隨從上了茶,富弼問道:「黃河治理的情況如何了?」

    「只能說最近幾年不會有事,主要是上游來的泥沙太大,河床不斷抬高,導致黃河需要幾百年長期不斷的治理,否則幾年後就會潰堤泛濫,目前再怎麼治理都是治標不治本,要想徹底治好黃河,就必須減少水中泥沙,那就得在上游治理,把百姓都黃土高原的百姓都退出來,重新恢復成一望無際的森林,黃河或許就好了,但現階段,談何容易!」

    文彥博道:「前兩年范寧也是這個意思,盡量減少黃河上游的人口,他的原話怎麼說來著,對了,要大力植樹造林,恢復植被,減少水土流失,和韓公的想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韓琦點點頭,「聽說小范相公婉拒了相位,這是為何?」

    富弼和文彥博對望一眼,兩人臉上皆露出苦笑,韓琦一怔,「怎麼,連我都不好說?」

    「不是不好說,只是不知該怎麼說。」

    富弼嘆口氣道:「他恐怕在朝廷的日子不會太長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

    韓琦一直在大名府,對范寧的情況並不太了解,他一臉糊塗,看看富弼,又看看文彥博。

    文彥博笑道:「韓公不知道範家海外買島之事?」

    「當然知道。」

    韓琦這才醒悟過來,「你們是說,他要去海外?」

    富弼點點頭,「這次如果不是太后施壓,官家也不會召他回京,那麼他就一直留在北島了,而且他全家都遷徙去了北島,他的意圖還不清楚嗎?」

    韓琦眉頭皺成一團,他有點不太相信,有人會放棄上國宰相之位,去海外荒涼之島做島主,范寧這麼精明的人,他怎麼會選擇這條路?

    「我剛才在酒樓吃飯時,聽酒客說,天子似乎對他有點成見?」

    富弼淡淡道:「都說他功勞震主,被逼無奈流亡海外,這種說法很有代表性,前段時間,滿城都這樣說,但事實上呢,如果天子不信任他,會把大宋五十萬軍隊交到他手上,由他全權指揮調動?就憑這一點,這種說法就不攻而破,天子對范寧很信任,雖然有時也糊塗一下,但只要醒悟過來,他對范寧信任依舊,范寧要去海外,其實是天子對他的一種恩賜。」

    「恩賜?」韓琦不解地望著富弼。

    旁邊文彥博道:「如果天子封韓公你為國王,賜你百萬臣民和大片富饒的土地,韓公還願回來嗎?」

    韓琦很驚訝,「真是這樣嗎?」

    富弼點點頭,「很快就會審議海外實爵分封制了,如果審議通過,范寧所在北島就會定名為楚國,成為大宋的海外屬國,高度自治,這就是范寧寧可放棄相位,也要去海外的緣故,天子為了表彰他滅西夏和收復幽雲十六州和河西走廊的功勞,賜他十萬戶百姓,如果他能滅了遼國,說不定十萬戶就會變成十五萬戶,對大宋南大陸的繁榮形成有力支撐。」

    「那什麼時候審議?」

    「快了吧!十天後草案將提交天子,由天子決定何時進行朝議。」

    ..........

    遼東的局勢開始越來越緊張了,錦州,就在三天前,范寧親自率領三十萬大軍抵達了錦州,而從海路過來的上百艘萬石大船也運來了大量的糧草物資,在錦州卸下,該由小船運往錦州城。

    遼國開始全面收縮,耶律洪基下令放棄對大定府的圍困,三萬遼軍騎兵撤回遼陽府,遼西州的駐軍也向遼陽府撤退。

    這時,耶律洪基已經顧不上對東京道的稅源影響,從東京道各城強行徵兵,短短數天內,便徵到六萬青壯,使遼陽府的遼軍總兵力達到了十六萬。

    耶律洪基的強行徵兵激起了東京道各地的強烈抵觸,城內居民紛紛逃離家園,使得耶律洪基擴充兵力到二十萬的計劃破產,也嚴重破壞了遼國在東京道的統治基礎,徹底失去了民心。

    不過范寧並沒有下令進攻遼陽府,他的大軍在佔領遼西州后便停止了東進,和百裡外遼陽府對峙。

    這天下午,被遼軍圍困了數月的曹詩率領一萬軍隊抵達了遼西州。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