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三十八章 臨危受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三十八章 臨危受命字體大小: A+
     

    為首的工匠叫做田華,年約五十歲,當年蒸汽船就是他帶領一群工匠做成功的,他現在又當仁不讓接手了火車的研製。

    田華笑道:「啟稟殿下,這台耕田機我們也參與了製造,中間的聯動軸也是我們做出來的,火車原理其實和它一樣,只是稍微複雜一點,估計再有一年時間,火車就能問世了。」

    「現在的火車難點在哪裡?」范寧又問道。

    「主要有三個地方,一是材料,其次是蒸汽機,再其次便是鐵軌。」

    「能不能具體說說。」

    田華一擺手,「不如殿下去看看實物吧!」

    范寧欣然跟隨他向後院走去,走進一座被高牆包圍的大院,范寧眼前一亮,一輛老式火車頭便矗立在院子里,讓他又驚又喜。

    田華對范寧介紹道:「這是按照殿下繪製的圖紙製造出來,可惜現在還只是一個外殼,很多地方還需要完善。」

    范寧輕輕撫摸著這輛黑紅相間的蒸汽火車頭,這是蒸汽時代的頂峰產品,它終於要問世了嗎?

    「具體說說,還有什麼問題?」

    「首先是軸的材料,普通生鐵強度不夠,精鋼硬度是夠了,但容易折斷,現在我們考慮用普通鐵重新冶鍊后鍛造的精鐵,應該就可以了。」

    精鋼其實就是高碳鋼,北島的鐵礦品位高,冶鍊出的生鐵雜質少,密度更大,但高碳鋼雖然很堅硬,但同時易折斷,所以在碳粉的加量上稍微控制一下,就能得到硬而不脆的精鐵。

    范寧點點頭又問道:「材料已經解決了,然後呢?」

    「然後就是蒸汽機,耕田車安裝的是單缸蒸汽機,雖然很小型,但力量太弱,我們想在火車上安裝三缸中型蒸汽機,就是驅動五千石船隻那種,比萬石船略小,現在還是稍大一點,現在我們還在想辦法縮小它,用橡膠來做密封防止蒸汽外泄,現在已經快成功了,再過幾個月就能造出來。」

    「其實之前還有個緊固問題,我們以前是用鐵水澆固,造船場發明了螺釘和螺扣,這是個好東西,我們再繼續完善它,想辦法提高產量,用它來做緊固件,也就解決了一直困擾我們的緊固問題。」

    「我剛才聽你說還有鐵軌?」

    「對!最大的問題就是鐵軌,我們現在可以澆鑄出一丈長的鐵軌,然後可以用兩塊鐵片夾住螺釘和螺扣,將兩根鐵軌連接固定起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沒有那麼多螺釘和螺扣,得想辦法提高產量,實在不行我們也可以用老辦法,用銅水澆固,再一個就是震動問題怎麼解決?還有鐵軌固定不移位怎麼解決?」

    范寧蹲下來,抓了一把砂子均勻鋪在地上,「首先把地夯平,其次上面鋪上碎石,就像這把砂子一樣。」

    范寧又找了一根細樹枝折成幾段,擺放在砂子上,「人睡覺如果沒有枕頭,就覺得頭下面很硬,不舒服,鐵軌也是一樣,那我們就給鐵軌做枕頭,用稍微軟一點的木頭,鋪在鐵軌下面,每隔三尺橫鋪一根,叫做枕木,枕木放在碎石中,保證地面平整,這樣火車在鐵軌上行駛就不容易震動了,而且鐵軌還可以用大鐵釘固定在枕木上,保證鐵軌不會移位,作用很大。」

    眾工匠一點就透,紛紛點頭,「這是個好辦法,可以試一試。」

    田華大喜過望,連忙道:「這樣能解決問題的話,說不定半年後我們的試驗火車就出來了。」

    范寧點點頭,「我拭目以待!」

    這時,一名楚王府的官員匆匆忙忙跑進來,向范寧行禮道:「朝廷有緊急鴿信送來,好像是天子手諭。」

    范寧點點頭,「我知道了,馬上就回去!」

    他從懷裡摸出一張圖紙,遞給田華笑道:「上次你們抱怨,蒸汽機車的車軸磨損得太快,我琢磨了一下,用滾珠軸比較好,做一個鋼籠這些滾珠套起來,這只是我的想法,至於怎麼做出來,你們自己想辦法。」

    田華接過圖紙看了看,躬身道:「我們儘快想辦法造出來。」

    范寧隨即帶著兒子離開了神宮院,坐馬車返回楚王宮。

    范寧讓兒子先回后府,他自己走進了楚王宮官署,楚王宮官署雛形初現,分為六司一局,一共三十名官員,長史是歐陽華,實際上就是府衙的功能,統管下面的五座縣城。

    按照范寧的想法,他準備把長老堂演變為類似議會的立法機構,改名為民議堂,由百姓投票選舉代表。

    然後把目前的貿易商會一拆為三,一個叫金銀資產儲備局,類似央行,一個叫海外經略司,主管海外貿易和海外產業經營,還有一個叫做投資促進局,專門經營北島的各種投資管理。

    再設一個提點刑獄司,作為終審法院,還要設安撫使司,也就是軍衙。

    當這些機構慢慢建立起來后,一個國家的雛形就出現了。

    這些事情不急,范寧準備在三年內陸續建立。

    范寧走進自己的官房,諮議參軍張雲將一份鴿信遞給他。

    范寧坐在桌前慢慢打開紙卷,又取來一隻放大鏡細看紙卷上的小字,這些小字當然不是趙頊手書,關鍵在後面一個手諭印章。

    鴿信中說,對遼國戰役形勢急轉直下,大同府難以保住,燕山府面臨巨大的威脅,希望范太師立刻返京,參與商議軍機,具體旨意在呂宋府等候。

    鴿信中沒有提到軍隊遭遇敗局之時,但如果不是軍隊大敗,局勢怎麼會急轉直下?

    其實就算趙頊不來鴿信催回,范寧也打算在明年二月回京一趟,督促趙頊實現他移民北島十萬戶的承諾,還有把北島改名為楚國之事,他也要向趙頊提出來。

    范寧沉吟一下,對張雲道:「發鴿信給朝廷,就說我即日出發,返回大宋。」

    「殿下要回去嗎?」歐陽華走進房間問道。

    范寧點點頭,「原計劃就要回去,只不過提前一點罷了。」

    停一下,他又道:「我不在北島,一切政務正常運轉,如果有重大決定,還是由長老會投票表決,然後報王妃批准。」

    報王妃批准,實際上就是報范寧的世子批准,只是因為范景還沒有成年,暫由母親代替他行使批准權,這是中原王朝的政治傳統,到范寧這裡也不例外,大家也不抵觸。

    歐陽華點點頭,「屬下明白了。」

    范寧又交代幾句,這才回到后宅。

    他來到自己書房,不多時,朱佩走了進來,笑問道:「夫君找我有事?」

    范寧點點頭笑道:「我們坐下說。」

    朱佩在一旁坐下,范寧歉然笑道:「還有半個月就是新年了,原本想好好和大家一起過新年,但接到天子手諭,對遼戰役局勢急轉,他宣我立刻進京!」

    朱佩有點不高興道:「當初是他把夫君趕走,現在又求夫君進京,他好意思?」

    「情緒上可以理解,但話不能這麼說,我畢竟還是楚王、太師、大學士,還是大宋第一重臣,再說,我們還有求於他兌現移民承諾,所以我們要保持低姿態。」

    朱佩嘆了口氣,「反正夫君二月初也要回去,就當提前一個多月吧!至於過新年,家裡的親戚長輩都在這裡,祖母也在,我們大家應該會很高興,夫君就放心去吧!」

    范寧又道:「還有一件大事我要告訴你,我不在時,如果有大事,長老會投票表決,然後由世子批准,但景兒還年少,所以就由你來替他行使這個核准權。」

    朱佩愣了半晌,「夫君的意思是說,由我來核准?」

    范寧點點頭又道:「事實上,長老會中范家和朱家各有一票否決權,是否動用這兩張否決票也是由你來決定,這就保證了真正的決策權是掌握在你手上,你覺得不妥,你可以讓朱家和范家投下否決票,這是一個辦法,或者你索性就不核准,壓著不動,等我回來決定,這也是一個辦法。」

    朱佩想了想道:「否決票還是不要輕易使用吧!我覺得不妥,就不核准,拖到你回來再做決定。」

    范寧又安慰妻子道:「這只是在有重大決定之時才會發生,比如戰爭,單項超過萬兩白銀的支出,任命縣令以上的官員等等,一般重大情況不會太多,平時的日常事務由長史處理,你就不用操心了。」

    朱佩點點頭,「我記住了!」

    .........

    兩天後,范寧登上了楚王船,一艘兩萬石的巨船,他帶領一支三十艘萬石大船的船隊離開了北島,返回大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