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耕田之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耕田之車字體大小: A+
     

    時間進入十二月份,北島的盛夏時節到來,范寧來到北島也已經有三個多月了,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各地視察,早在五年前,北島就已經繪製了一幅詳細的地圖,而去年做成了一台三丈長、三丈寬的沙盤地圖,極為詳細將北島的地形、河流和海岸線都標註出來。

    沙盤就擺放在長老堂內,所有普通民眾都可以前來參觀,幾乎所有的百姓都來參觀過,甚至很多百姓還專程從宋城和越城跑來參觀這座沙盤,畢竟北島遠遠沒有開發出來,大家對北島幾乎一無所知,但又急切想知道自己生活的這座大島究竟是什麼樣子。

    范寧此時就在這座沙盤旁,他剛從東海岸回來,發現沙盤在東海岸繪製上有點瑕疵。

    「這裡應該是一座半島!」

    范寧指出了沙盤上的一處錯誤,沙盤東海岸有一處巨大的海灣,就是現在霍克灣,北部應該有座半島,沙盤上卻是平坦的,把半島遺漏了。

    這座半島很重要,半島意味著可以遮擋風浪,范寧考慮在這個海灣內設三座縣,那麼半島和陸地的接壤處,就是一個理想的建城之地。

    范寧把自己繪製的草圖遞給負責製作地圖的官員,官員連忙道:「卑職會立刻添上這座半島。」

    范寧搖搖頭,他對這個回答不滿意,「你應該先去確認這座半島,確認它確實存在後再改,而不是我說要改就改。」

    「卑職明白了!」

    「另外還有努阿美島的朱雀城,還有北方四周的無數小島嶼,這些都是我們的土地,也需要製作出來。」

    「卑職明白!」

    范寧說完又笑道:「總的來說,這座沙盤還是比較準確,尤其是腹地的湖泊、山谷、河流、山脈、高山都很準確,甚至連森林和草場也區分開了,說明你們付出了長期而巨大的心血,值得表彰。」

    「多謝殿下厚愛,我們還會繼續完善沙盤,爭取兩年後做成最權威,最準確的沙盤。」

    范寧點點頭,便轉身走了,他剛剛從東海岸回來,還沒有來得及回家,據說神工院有重要消息,他要趕過去。

    范寧的長子范景也跟著父親,他這段時間也隨父親在四處巡視,父子二人上了馬車,馬車啟動,向北城外的神工院駛去。

    范寧見兒子似乎有心事,便笑問道:「怎麼了,一直沉默?」

    「爹爹,你是北島的國王嗎?」

    范寧好奇看著他,「你怎麼想到問這個問題?」

    「剛才在沙盤旁,孩兒聽旁邊有人說,你是北島的國王,而且沙盤繪製官員對父親畢恭畢敬。」

    范寧搖搖頭笑道:「沙盤官員對我畢恭畢敬,那是態度問題,我是他上司,他就應該是這個態度,和國王無關,至於你說爹爹是北島國王,可以說是,但也可以說不是。」

    「態度問題孩兒明白了,但後面的話孩兒不理解,為什麼是,卻又不是?」

    「很簡單,北島就是范、朱兩家建立的,至於范朱兩家怎麼劃分北島的份額,你看貿易商會的份子就知道了,范家佔了七成,朱家佔了三成,這就是范朱兩家在北島的份額,也就註定北島的國王由范家出任,準確說,就是由我和我的子孫來出任繼承,這是當年各方約定好的,所以你說爹爹是國王,其實並沒有錯。」

    「那為什麼又不是呢?」

    范寧笑了起來,「既然是國王,那國在哪裡?北島只是一座島的名稱,不是國的名稱,國需要由大宋皇帝來冊封,就像周朝冊封諸侯國一樣,儘管爹爹現在是楚王,但北島還不是楚國,所以現在還沒有國,我也不是國王。」

    「孩兒明白了!」

    范寧談興頗濃,又對兒子道:「秦始皇希望他的子孫千秋萬代為皇帝,但實際上二世而亡,那麼有沒有辦法讓我們家族的國王之位千秋萬代流傳下去呢?」

    「父親,有這種辦法嗎?」

    范寧點點頭,「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去權,權力是所有王朝滅亡的根本原因,如果我的子孫在成為國王后並沒有權力,只是一個象徵意義的國王,那國王的位子就能世世代代傳下去。」

    范景默默點頭,他理解父親的意思,沒有人會去爭奪一個沒有實際權力的虛位。

    ..........

    神工院位於北城外,佔地約千畝,風景優美,房舍眾多,它既是北島的技術研究院,同時也是北島的工學院,有七百多名學生在這裡讀書,同時也參與研究各種機械巧器。

    范寧要求北島研製的火車還在攻關中,還沒有實物出現,但他們利用蒸汽機研製的耕田車卻出來了。

    范寧趕來時,遠遠便聽見突突作響,只見一輛造型古怪的機器在草地上緩緩而行,它實際上就是一艘方船的造型,前面一人掌舵,保證方向,後面船身內安裝一台小型蒸汽機,蒸汽機做功,驅動四個輪子前行,船的腹部下安裝了三根精鋼鐵犁,隨著機器前行,鐵犁便在下方翻挖土地。

    這恐怕就是人類的第一輛蒸汽汽車了,是從蒸汽船那裡得到啟發,將蒸汽船和馬車合二為一,取消了蒸汽船的明輪,換成馬車的橡膠車輪,這樣就避免了明輪反而將土地壓結實的弊端。

    不過這輛蒸汽車走得很慢,只比牛犁田稍微快那麼一點,但它的出現,卻是一個劃時代的變革。

    范寧笑著搖搖頭,已經到這一步,稍加改裝不就是火車了嗎?

    「有沒有辦法讓它停下來?」

    突突的雜訊很大,范寧只得高聲大喊。

    一名工匠跑上前揮動紅旗,上面的鍋爐工打開氣閥,一股蒸汽噴出,汽車緩緩停下了。

    神工院和工學院的院長都由縣令朱齊兼任,他沒有看見范寧到來,直到車停下來,他才發現另一面的范寧父子,他連忙跑過來行禮,范景也給姑父見了禮。

    范寧笑問道:「你之前來京城時,就給我說耕地車成功了,怎麼現在才出現?」

    朱齊不好意思道:「之前還有很多問題,比如驅動力不夠,遇到硬石頭就走不動了,之前還是三個輪子,如果地面高地不平,就容易翻車,後來又重新進行改良,將普通鐵犁換成精鋼鐵犁,加大蒸汽機,換成四個輪子,反覆試驗后才真正成功。」

    「現在遇到石頭沒問題了?」范寧問道。

    「一般大石頭我們都會事先清理,如果是小石頭就沒有問題,精鋼鐵犁可以直接破石。」

    「那你覺得這種蒸汽耕地機和牛比較,好處在哪裡?」

    「當然有好處,一頭牛一天最多能耕三畝地,耕地機一天可輕鬆耕地三百畝,它相當於一百頭牛同時耕地,關鍵是一頭牛就得有一個人跟著,這台耕地機只要兩個人,大大節省了人力。」

    范寧微微笑道:「其實還有改進的餘地,比如把人掌舵的位子放在蒸汽機鍋爐旁,他可以單手掌舵,另一隻手鏟一些焦炭進爐子,是不是又可以省下一個人?」

    旁邊一名工匠笑道:「殿下說得完全正確,我們也意識到可以這樣改進了。」

    「掌舵是控制什麼?」范寧問道。

    「主要是控制輪子不要走偏,還有下面的鐵犁不要偏歪,就這兩個。」

    范寧點點頭,對朱齊道:「去把研製火車的工匠們給我找來!」

    不多時,一群十幾名工匠快步走出來。

    他們都認識范寧,紛紛上前行禮。

    范寧指了指耕田車笑道:「這輛耕田車已經能自動行走了,火車應該也有眉目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