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三十五章 錦州失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三十五章 錦州失守字體大小: A+
     

    就在范寧抵達北島不久,宋朝便接到了耶律乙辛的秘密情報,遼國皇室五名親王趁耶律洪基率大軍前往東京道之時,在上京發動了宮廷政變,立楚王之孫耶律吳哥為新帝,耶律洪基率十萬軍隊倉惶趕回上京,目前東京道守軍僅五萬人。

    與此同時,情報司也接到了東京道的探子快報,耶律洪基率大軍倉惶北撤。

    天子趙頊意識到這是攻打東京遼陽府千載難逢的機會,立刻下旨,令征北使韓絳提前結束備戰,發動進攻遼陽府之戰。

    此時,大宋已在平州一線集結五十萬大軍以及戰船兩千艘,以宰相韓絳為主帥,韓絳立刻令上將軍曹詩為先鋒,率十萬大軍向錦州進發,另外令水軍都統制苗順利率一千艘戰船沿著遼河北上,配合曹詩的十萬大軍,務必一戰奪取遼陽府。

    這天下午,曹詩率領的十萬大軍過了錦州,他們輕兵疾行,只帶了十天的乾糧,而他們的各種輜重補給則靠水路戰船送來。

    錦州目前有八千宋軍駐守,主將叫做劉臻,是一名統制,當曹詩大軍北上后,劉臻頓時長長鬆了口氣,至少他現在不用擔心遼軍大舉進攻錦州了。

    不僅主將劉臻鬆懈,整個城內的守軍也隨之鬆懈了,這幾個月宋軍繃緊了弦,一時一刻不敢放鬆,士兵們都著實疲憊不堪。

    而這時,大軍過境,使得錦州從最前線一下子變成了後方,士兵們也紛紛開了小差,將領們也不再催促,讓士兵們休息。

    入夜,劉臻找了兩名妓女陪他喝酒作樂,手下十幾名將領也聚在一起飲酒。

    士兵們也早早睡了,城頭上只有一千餘人在當值防衛,當值將領叫做李頌,出身廂軍,在以禁軍為主的錦州守軍中頗被排擠,所以今晚別人都在休息喝酒,卻安排他來當值守衛。

    李頌也知道自己不受歡迎,他心中十分鬱悶,不過他對主將劉臻這麼放縱也頗為不滿,雖然主力已經過境,可以稍微鬆懈一下,但畢竟現在是戰爭時期,軍令規定得很清楚,戰時不得飲酒,這是嚴重違反軍規。

    只是他人微言輕,貿然開口恐怕會反遭不測,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沉默,就當什麼都沒有看見。

    就在宋軍認為主力過境,錦州變成了後方之時,一支一萬五千餘人的遼軍卻悄悄靠近了錦州。

    這支遼軍並非來自遼東,而是來自西面的中京大定府。

    這也難怪,雖然大定府冠以中京之名,但它長久以後一直以雞肋方式存在,經濟重要性遠不如東京遼陽府,戰略重要性也不如南京燕山府,外聯重要性也不如西京大同府,更不用說和真正的都城上京相比了。

    只是遼國需要一個中京,大定府才得以冠名。

    大定府不光是宋軍瞧不起它,遼國本身也對它不重視,駐軍不到兩萬,還不是精銳之軍,只是契丹後備軍,相當於大宋的民兵。

    正因為如此,守錦州的宋軍從來都沒有把大定府放在心上,雖然錦州的重要性就是扼守東京道和中京道的交匯處,但宋軍還是把目光投向遼東,從不浪費一點心思和精力放在大定府身上。

    一萬五千人的遼軍靠近的是錦州北城門,埋伏在距離城池三百步之外,今天天氣不好,烏雲密布,遮蔽了星光月色,五十步外就看不見人影。

    一支千餘人的遼軍奇兵已悄悄靠近了錦州北城,他們穿著宋軍的盔甲,只是每個人左臂綁著一根白帶。

    當初宋軍剛剛佔領錦州城時,錦州城內還有一千遼軍伏兵,準備和城外的遼軍裡應外合,當初一千遼軍已經在北城們處做了手腳,挖了一條密道,只是沒有來得及用上。

    後來的宋軍也沒有發現這條密道,錦州北城門是瓮城,一般瓮城都有密道從城頭下到瓮城內,這條密道是修建在城牆裡面,可以從北城頭直接下到瓮城內。

    遼軍就在這條進入瓮城的密道上做了手腳,向北面的城外拓開了五尺,別小看這五尺,使得密道和城外只隔了一塊城磚,而且城磚已經鬆動。

    這條向外開拓的密道已經被很好的掩蓋住了,宋軍沒有發現,而且宋軍也並沒有使用瓮城。

    千名遼軍士兵貼著城牆疾奔,錦州沒有護城河,宋軍在外面挖了一條壕溝,但對於帶著長木板的遼軍而言,這條壕溝毫無意義。

    一千遼軍疾奔到北城門旁,兩名極為強壯的士兵用鐵撬棍一塊磚一塊磚的試驗,他們很快便找到了鬆動的牆磚,用撬棍慢慢地將牆磚抽出,抽掉五塊城磚,眼前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大洞,這是一條狹窄的通道,長寬皆為三尺,裡面五尺處便是一道偽裝的薄牆,取掉這堵薄牆,後面便是城頭通往瓮城的狹窄甬道。

    兩名士兵爬了進去,一塊磚一塊磚地向外傳遞,極為小心謹慎,唯恐薄牆坍塌,驚動了城頭上的士兵。

    不多時,一條漆黑的通道出現在遼軍面前,這條通道直通城頭,高約八尺,但寬只有兩尺,十分狹窄。

    兩名強悍的遼軍士兵率先進入甬道,後面的士兵一個跟著一個,甬道在城頭的開口處位於城樓左面,上面蓋了一塊沉重的木板,木板上有鐵環,拉開木板,便可以沿著台階下去了。

    木板開啟了一條縫,城頭上很安靜,大部分值夜士兵都靠在城牆上睡覺,木板慢慢被掀開,兩名強壯的遼軍士兵一躍而出,後面遼軍士兵紛紛湧出,他們兵分兩路,一路直撲熟睡中的宋軍士兵,另一路則毫不猶豫地向開啟城門的絞盤奔去。

    .........

    當值主將李頌此時正好在南城,因為有可能宋軍主力會在夜裡從南面過來,所以南城門上必須保證守軍隨時開啟城門。

    忽然,北城面城頭傳來了喊殺聲,李頌一驚,回頭向北城門望去,只見北城頭上出現了火光。

    他頓時大吃一驚,這種火光大都是通知城外伏兵的信號,他立刻帶著馬頭大喊道:「跟我走!」

    他帶著三百名士兵沿著城頭向北城頭奔去。

    距離北城頭還有兩百步時,他勒住了韁繩,只見北城門大開,黑壓壓的軍隊正從外面洶湧殺入,瓮城門也開了,無數敵軍正沖向城門。

    這時,一群士兵從北城頭倉惶逃來,李頌又驚又急,一揮槍攔住了這群士兵,厲聲喝問道:「北城出了什麼事?」

    一名士兵帶著哭腔道:「遼軍從瓮城甬道內殺出來,足有上千人,弟兄們抵擋不住,城門失守了。」

    李頌頓時心急如焚,他立刻派士兵去通知軍營和主將劉臻,他自己則調轉馬頭奔向南城,這時候去北城已經沒有意義了,南城旁邊就是倉庫,裡面有五百枚鐵火雷,他深知鐵火雷的重要性,他必須保住這些鐵火雷不能落入遼軍手中。

    這時,一萬五千遼軍已經殺出錦州城內,錦州城內到處火光熊熊,主將劉臻醉酒未醒,軍營內的七千士兵倉惶應戰,絕大部分都沒有披掛盔甲,很多人還光著腳,只有一把刀,被遼軍士兵殺得節節敗退,傷亡極其慘重,宋軍士兵們很快支持不住,徹底潰敗了,開始爭先恐後向南門奔逃。

    李頌剛打開倉庫大門,便接到士兵稟報,「將軍,軍營主力潰敗了,正向南門處逃來。」

    「劉統制呢?」李頌急問道。

    統制軍衙已燃起大火,統制生死不知。

    李頌頓時意識到大勢已去,鐵火雷運不走了,他當機立斷下令道:「在火器庫里堆放草料,點火!」

    士兵們將幾百擔乾草堆進了火器庫,扔入數十支火把,火器庫里頓時燃起了熊熊烈火,李頌則帶著三百士兵向西門奔去,西門一向是冷門,向南有山脈阻擋,無法南撤,卻有一條小路可以向北方撤退。

    黑夜中,錦州城內忽然爆發出一連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整個城池在動搖,大地在顫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