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市井民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市井民生字體大小: A+
     

    范寧在南島只呆了一天,第二天便乘船返回了吳城縣,上了岸已是下午時分,范寧對明仁笑道:「我還沒有好好逛一逛縣城,正好今天有時間,我一起逛一逛,順便吃晚飯。」

    明仁笑道:「你有興緻,我當然奉陪!」

    兄弟二人也不需要隨從,兩人步行進了縣城,熱鬧的商業氣息迎面撲來。

    范寧忽然想起一事,笑道:「我可沒有帶錢!」

    明仁從懷裡摸出一個皮製錢袋,笑眯眯道:「我這裡有!」

    「給我瞧一瞧。」

    范寧接過錢袋看了看,裡面有一些銀角子和幾錠銀子,還有些一些銅錢,銅錢和大宋一樣,但銀角子和銀錠都是北島自己鑄造的,他取出一錠銀子,是一兩銀,再看看底部,西面印著北島官造字樣。

    「我們的銀角子造得比大宋精緻,含銀量也足,白銅只佔了三厘,大宋銀角子的白銅要佔五厘,以後南島也會使用我們鑄造的銀錠和銀角子。」

    「這只是一兩的銀錠,還有沒有更大的銀錠,應對大宗貨物貿易。」

    「我們還有十兩的銀子和十兩的金錠,足夠用了。」

    兩人走進大街,范寧一眼便看見了一家茶店,掌柜是名中年人,還跟著兩個日本少女做夥計,掌柜認出了范寧,顯得有點緊張,明仁給他使個眼色,一切正常就是了。

    店鋪約有五十平方,中間是兩張品茶桌子,四周貨架上放著各種茶餅,上面有標識,主要以建州茶為主,比如京鋌、石乳、的乳、白乳、龍團勝雪、白茶等等,這些是茶餅,還有草茶,主要是散茶和茶末,主要產自洞庭湖和江南,

    在散茶中,范寧忽然看到了碧螺春,他頓時大感興趣,笑問道:「掌柜,這碧螺春如何?」

    掌柜上前笑道:「這是今年的明前茶,是散茶,主要用來煎茶,因為怕霉變,所以進貨不多,一兩茶賣一兩銀子。」

    范寧呵呵一笑,「你這茶只是普通的碧螺春,在吳縣百文錢一兩,你這裡卻貴了十倍。」

    掌柜不慌不忙解釋道:「回稟大官人,物以稀為貴,整個北島就只有小店賣碧螺春,而小店的存貨也不過三斤,它值這個價,而且不還價。」

    「好一個物以稀為貴!」

    范寧倒有點說不過他了,不過他倒有點懷念家鄉的茶了,便笑道:「給我稱半斤!」

    掌柜立刻取出一隻木盒子,笑道:「這裡就是半斤,八兩銀子!」

    范寧忽然想起明仁錢袋裡也沒有八兩銀子,便道:「就放在這裡吧!回頭我讓人來取,到時一併付錢。」

    「沒有問題,大官人還要看看別的嗎?」

    范寧找了一圈,問道:「龍鳳茶有嗎?」

    掌柜的頭立刻搖得跟撥浪鼓一樣,「龍茶只是傳說中的茶,鳳茶小人雖然見過,但無處進貨,小店最好的茶只有京挺。」

    范寧估計他也沒有貨,倒是自己還有三十斤鳳茶存貨,他又看了看茶具,最好的茶具是建窯的兔毫盞,他看不上,便轉身出了茶店。

    明仁跟上來笑道:「要不我們做鳳茶,賣到大宋去,利潤一定很高。」

    范寧瞪了他一眼,「鳳茶不是有錢就能做出來,那是用漫長的時間熬出來的,要是那麼容易做,大宋早就爛大街了。」

    范寧又逛了米鋪、肉鋪、果蔬店,物價都要比大宋貴兩成,就算北島肉類豐富,但價格還是不便宜,說到底,還是北島人普遍有錢。

    這時,范寧看見一家酒樓,上寫醉真樓,便對明仁道:「去吃晚飯,然後回家!」

    兩人走進酒樓,酒樓生意還不錯,一樓大半的桌子都坐滿了,基本上都是一家人出來吃飯。

    一名日本小娘子上前施個萬福禮,「兩位官人可有預訂?」

    明仁道:「沒有預訂,二樓靠窗有位子嗎?」

    「有一張靠窗的桌子,就是桌子稍微小一點。」

    「小一點無妨,帶我們上去。」

    日本小娘子行一禮,帶著兩人上了二樓,二樓座位只坐了一半,范寧不解,明明二樓更舒服一點,為什麼都要擠一樓?

    明仁低聲道:「北島的規矩是,上二樓吃飯要另付兩百文錢,一般人家都捨不得,所以都集中在一樓。」

    原來如此,范寧二人來到一張靠窗的小桌前坐下,范寧笑問道:「這裡有什麼酒?」

    「小店供應柑橘酒、葡萄酒、清酒和燒酒。」

    日本小娘子把一份菜單和炭筆遞給范寧,范寧很驚訝,居然和後世一樣,直接在後面打勾就行了。

    明仁笑著解釋道:「主要是她們漢語不是太好,太複雜的點菜應付不過來,所以才想這個辦法,這倒也很方便。」

    范寧想了想道:「那就來一壺清酒,再來五六樣小菜,最後把菜單再給我,我要看看價格。」

    旁邊明仁一邊點菜,一邊補充道:「它們店的蔥爆羊肉絲和燴鯿魚很不錯,燉牛肉要不也來一盆。」

    「可以!」

    小娘子接過菜單,便匆匆去了。

    不多時,小娘子把酒先送上來,同時上了三碟下酒冷盤,醬鴨、燒雞、醬牛肉和涼拌海帶。

    明仁給范寧斟滿一杯酒,范寧喝了一點,點點頭,「不錯,是清酒,有點像朱樓的百香玉液。」

    明仁把菜單遞給了范寧,范寧一邊喝酒,一邊細看菜單,這裡菜品很豐富,有一百多種,還包括白肉胡餅、蓮花肉餅、芙蓉餅、羊肉包子、鮮蝦肉團餅等等主食,還有各種飲料,椰汁、荔枝水、柑橘水、甘蔗汁、綠豆湯、香糖渴水等等,基本上和京城的酒樓沒什麼區別。

    不過價格有貴有便宜,牛羊肉比較便宜,京城根本就吃不到牛肉,豬肉比較貴,雞鴨的價格差不多,而海鮮價格只有京城的兩成。

    飲料中椰子水最便宜,五文錢一大杯,京城一個椰子要買三百錢,其他飲料都比京城貴,不過清酒很便宜,只有京城一半,但葡萄酒很貴,至少是京城的三倍。

    總的說起來,只要不刻意點貴的菜,這裡的酒菜很實惠,差不多可以和大宋的小縣城相比了。

    范寧忽然發現一個特點,菜單里居然沒有野味,他有點奇怪問道:「菜單里怎麼沒有野味?」

    明仁苦笑一聲道:「你要吃袋鼠肉倒是有,樹熊也有,鴕鳥肉和蛋都沒人吃,都是南大陸的東西,你想吃我給你弄。」

    范寧拍拍額頭,自己糊塗了,這裡怎麼會有兔肉、鹿肉?

    明仁又道:「你還別說,我去年吃過一次鯨魚肉,真不好吃,不過油脂可以用來做香皂,海里倒有些野味,過段時間我給你弄點嘗嘗。」

    范寧又喝了口酒問道:「當地人一個月能掙多少?」

    「這要看行業,比如礦山、冶鍊、精鍛掙得比較多,一個月能掙十幾兩銀子,種田一年大概百兩銀子,在別的工場稍微低一點,但也有七八兩銀子,最低是紡織,一個月只有三兩銀子,如果辛苦一點能掙到五兩銀子,這是因為勞工都是日本小娘子的緣故,不過這個收入對於她們已經很滿足了,況且工場還包吃包住,伙食還不錯。」

    「像她們能掙多少?」范寧指了指跑堂的日本少女問道。

    「她們是按照天算錢,每天百文錢,一個月可以帶俸休息兩天,如果想多休息,那就沒錢了,當然生病除外,包吃包住包治病,我們這邊叫做三包,差不多每家店鋪都是這樣。」

    范寧點點頭笑道:「待遇還不錯嘛!」

    「那是當然,北島有很多單身男子因為在大宋沒有家庭拖累,才肯遷徙過來,導致北島男多女少,所以這些四千日本小娘子最終都是要嫁入北島的,對她們當然要優待一點,南島那邊也一樣。」

    范寧暗暗點頭,性別失衡其實是一個海外領土普遍性的問題,當年鯤州就有了,都是舉家遷徙以及單身男子出去闖蕩,沒有聽說單身女子出海闖蕩的。

    最後解決辦法就是從日本國或者高麗引入年輕女子,這些年嫁給宋人的日本少女至少有數萬人之多,很多都是通過招工來到大宋本土,最後幾乎都沒有回去,而是留下嫁給了宋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