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天子決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天子決心字體大小: A+
     

    「微臣告退!」

    范寧施一禮,緩緩向御書房外走去。

    「去吧!好好散一散心,這兩年愛卿著實辛苦了。」

    趙頊含笑望著范寧告退,就在范寧剛退出御書房,趙頊臉上的笑容便消失了,他坐回位子,發獃地望著桌上的辭職書,眼中多少有些懊惱之意,自己同意范寧辭職,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他忽然狠狠一拳砸在桌上,咬牙切齒道:「大丈夫做就做了,何悔之有?」

    一個時辰后,趙頊頒布了聖旨,同意范寧辭去征北大元帥、樞密使之職,改任范寧為龍圖閣大學士,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這是保留了他的相國資格,另封他為太師。

    這是趙頊一個月前從太後手中得到三品以上官員任免權后,第一次行使這項人事權。

    消息傳出,朝野一片嘩然,范寧辭去領兵主帥之職固然讓人吃驚,但范寧辭相也同樣令人震驚。

    官職改革后,朝廷講究職權事統一,雖然這個改革有個過程,但至少在相國這個級別已經明確了。

    大宋的宰相是左右僕射兼中書令或者門下侍中,而大宋的副相則是中書侍郎、門下侍郎以及尚書省左右丞,再加一個樞密使,一共七個相國,包括左右兩個宰相和四個副相以及一樞密使副相。

    范寧由龍圖閣大學士任中書門下平章事,雖然還保留了相國的資格,但只相當於後世的享受副國級待遇,他已經不能參加知政堂投票,也不能參加相國議事,太師更是一種榮譽職務,在某種程度上,范寧已經辭去了朝中的一切權職。

    如果范寧六七十歲倒也罷了,偏偏他還這麼年輕,這不得不讓人扼腕嘆息,也不得不讓人遐想無限。

    富弼在樞密院大門前堵住了范寧,他把范寧拉到一邊,急聲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范寧微微笑道:「富相公來得正好,我還不知道我的新官房在哪裡?相公能不能指點一下去處。」

    「少給我嬉皮笑臉,我在說正經的。」

    范寧抬頭看看天色,笑道:「要不一起去喝一杯吧!」

    富弼見兩邊有人,知道這裡確實不是說話之地,便一揮手,「去朱樓!」

    范寧和富弼來到了朱樓的特別包間,兩人在桌前坐下,酒保給他們先上了葡萄酒。

    范寧給富弼斟滿一杯酒道:「我祖母今年以來身體一直不好,她已年過八旬,我想去見見她。」

    「她老人家在北島?」

    范寧點點頭,「她已經無法再坐船回家鄉,只能我過去了。」

    富弼注視范寧半晌道:「這只是借口!」

    「這確實只是借口,但天子卻批准了,你怎麼說呢?」

    富弼聽懂了范寧的言外之意,「你是說,其實是天子要罷免你的職務?」

    范寧笑了笑,「我可沒有這樣說,是富相公自己在想。」

    「好吧!就算我自己在想,但我想知道為什麼?」

    「富相公難道還想不到?」

    富弼瞪大了眼睛,半晌憋出四個字:「功高震主!」

    范寧凝視著杯中葡萄酒笑道:「這葡萄酒的口感真不錯,以前居然不知道,我得多帶幾瓶去北島。」

    富弼呆了片刻,嘆息一聲道:「這又是何苦?」

    范寧將葡萄酒一飲而盡,微微笑道:「與其被猜忌,不如去之,這對我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可大宋怎麼辦?」

    范寧搖搖頭,「富相公多慮了,大宋人才濟濟,不會因為缺誰就不成不了事,我不在,會有別的主帥,況且遼國大勢已去,只要出兵謹慎,不會有什麼問題,富相何必擔心?」

    「我怎麼能不擔心呢?」

    富弼著實無奈,他知道事已至此,難以挽回,只得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去北島?」

    「準備一下,半個月後吧!」

    范寧見富弼憂思難展,便笑道:「現在北島和大宋之間也建了鴿哨站,若有急事,可以通過鴿信聯繫。」

    富弼默默點了點頭,他原以為范寧只是因為什麼原因辭職,可以勸勸他,卻沒有想到,他居然是因為功高震主,這就沒法勸了。

    富弼是個老官僚,他知道有些底線是不能觸碰的,功高震主就是天子的底線,一旦天子有這種意識,那就趕緊離開,范寧的離去無疑是明智之舉。

    「好吧!這件事我會給各個報館打招呼,讓它們不要報道了,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非議。」

    范寧有些驚訝地笑問道:「官府還能控制輿論?

    富弼搖搖頭,「只能說盡量,它們若能顧大局當然最好,如果它們一定要報道,我們也沒有辦法。」

    ………….

    事實證明,富弼的努力沒有一點作用,次日中午,幾乎所有的報紙都在頭版頭條報道,范寧罷相,並辭去了征北大元帥之職。

    一時間,朝野輿論嘩然,這件事成為整個京城的談論焦點,各家報紙都寫出了連篇評論,分析范寧辭職的原因,儘管官方給出的理由是因為家庭原因,但很多評論都犀利地指出,范寧連立奇功,他的官職已封無可封,已經到了功高震主的地步。

    這些評論也成了京城茶館、酒樓談論此事的依據,更多有識之士卻憂心忡忡,一旦范寧去職,會不會影響到大宋對遼國的戰爭。

    下午時分,天子趙頊正在和王安石商議征北主帥人選,趙頊考慮的是富弼,但王安石卻大力推薦副相韓絳為征北主帥。

    「陛下,滅夏之戰雖然是范寧為主導,但韓相公卻是副帥,擔任了從南面進攻西夏的重任,事實證明他有統帥數十萬大軍的經驗,雖然富相公也有經驗,但他畢竟年事已高,恐怕精力和體力都不能讓他再次統軍出征。」

    趙頊點點頭,富弼確實有點太老了。

    這時,有宦官在門口高聲喊道:「太皇太后駕到!」

    趙頊一驚,皇祖母來了,他心念一轉,便知道一定是為范寧之事而來,這可怎麼辦?

    不等他想好應對之策,只見曹太后怒氣沖沖地走進御書房。

    趙頊連忙施禮陪笑道:「皇祖母只要吩咐一聲,孫兒自會去慈寧宮問候,皇祖母何必親自勞累過來?」

    曹太后寒著臉把報紙往桌上一拍,「哀家問你,這件事可是真的?」

    趙頊一眼看見了頭版頭條報道,他心中一嘆,果然是這件事。

    趙頊連忙道:「事實確實是真,范相公是昨天向朕辭去了軍職和相位。」

    「你要給哀家一個理由,無能者受重用,功高者卻被免職,哀家想不通這是什麼原因?」說完,曹太后冷冷看了一眼旁邊的王安石。

    王安石心中暗暗苦笑,在太后心中,自己就是無能者嗎?

    趙頊連忙找出范寧的辭職書,雙手呈給太后,「皇祖母請息怒,這是范相公的辭職書,上面有他辭職的理由,孫兒也是無奈才批准,絕非外面傳言的那麼不堪。」

    趙頊當然也看了各家的報紙評論,那些犀利的評論都說是范寧功高震主才被免職,這讓趙頊十分惱火,這些報紙分明在敗壞自己的名譽。

    惱火歸惱火,趙頊也沒有辦法,就算他貴為天子,也不能隨意干涉輿論。

    曹太后已經看完了范寧的辭職書,她心中的怒氣也慢慢平息下來,眉頭一皺問道:「他祖母遠在海外吧!怎麼會知道祖母病重的消息?」

    旁邊王安石道:「啟稟太后,北島和南大陸都有鴿信站和大宋聯繫,一般十天就能將消息傳到京城。」

    趙頊也及時道:「孫兒也不希望在這個關鍵時候換帥,但考慮到以孝為先,孫兒也只能批准了。」

    「你免他軍職也就罷了,為何連同相位也一起免去?」

    王安石在一旁道:「太後有所不知,知政堂有條例,若相國請私假超過三個月,會影響到知政堂的運轉,這種情況一般是去實職而保留相國資格,而范相公去一趟北島,少則四五個月,多則半年甚至更長,所以陛下免去范相公相位並沒有做錯。」

    曹太后也一時無語了,半響她冷冷道:「既然官家理由充足,哀家也無話可說,但哀家要提醒官家,大宋攻滅遼國,機遇百年難遇,如果官家因為個人情緒而自毀長城,相信官家也無法向列祖列宗交代,雖然此話有點刺耳,但也別怪哀家言之不預。」

    說完,曹太後轉身揚長而去。

    趙頊的心情忽然壞了起來,難道自己真做蠢事了嗎?

    王安石安撫他道:「陛下,宋遼之戰是國力拚斗,並不會因為某個人的能力而改變,遼國國力衰敗,大勢已去,微臣相信,就算沒有范寧,宋軍也一定會高奏凱歌。」

    趙頊點點頭,「願你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那時喜歡你無限恐怖完美盛宴超品相師天才寶貝的獵爹計劃
    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