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銀盒密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銀盒密旨字體大小: A+
     

    范寧返回了軍營,剛到中軍大帳前,楊文廣便出來稟報,「啟稟樞密使,烈山部酋長又派兒子來了。」

    「人現在在哪裡?」

    「就在側帳,劉司馬正在和他交談。」

    范寧並沒有急著去側帳,而是回大帳坐下,有隨從上了茶。

    他喝了口茶問道:「他是直接來軍營,還是走別的渠道?」

    楊文廣連忙道:「上次我們約好,在河陰縣聯絡,卑職派了專人在那裡,他去的就是河陰縣,然後穿上宋軍盔甲跟隨騎兵返回金城縣。」

    「一共來了多少人?」

    「加上都山本人,一共來了三人,兩名隨從。」

    這時,劉奎走了進來笑道:「烈山部的酋長很大氣,居然把金狼頭令交給兒子帶來了。」

    說完,他將一支用黃金鑄成的金狼頭手令遞給了范寧。

    范寧拾起手令放在手中端詳,重約一斤,做工精緻,金光閃閃,布滿了歲月的痕迹。

    「這是真的金狼頭令?」范寧笑問道。

    劉奎道:「應該是真的,卑職見過克烈部的金狼頭令,和這個很像。」

    「他怎麼說?」范寧把金狼頭令放回桌上。

    「啟稟樞密使,他說計劃有變,乃蠻部和達旦部都不同意單獨和宋軍一戰,而且西京遼軍主將也不會批准他們單獨出戰。」

    「那他們是什麼意思?」范寧不露聲色問道。

    「他們的意思是說,等遼軍和宋軍在原野上決戰時,他們將不戰而潰,這樣也不會引起遼軍的懷疑。」

    「哼!」

    范寧冷冷哼了一聲,「他們這是多麼希望我們和遼軍進行原野決戰?」

    旁邊楊文廣道:「請樞密使容卑職進一言!」

    「老將軍請說!」

    楊文廣沉聲道:「卑職認為,我們和遼軍在原野決戰,恐怕難以避免,事實上,戰爭方式的選擇權掌握在遼軍手上。」

    「老將軍認為遼軍會擺開陣勢和我們決戰,而不是死守大同城?」

    楊文廣笑著搖搖頭,「樞密使不知道婁煩關一戰給耶律萬山多麼深刻的記憶,他極為害怕我們的鐵火雷,絕不會再死守城池,一旦我們大軍殺到大同城下,他一定會率軍迎戰。」

    范寧點點頭,指了指金狼頭令又問劉奎,「他是用金狼頭來取信我們?」

    「回稟相公,他是用金狼頭來證明自己的身份,事實上,他願意留在這裡為人質,請我們相信他。」

    「金狼頭令我無法辨別真假,我更不知道烈山部大酋長都卜羅的兒子長什麼樣,這讓我怎麼相信他們。」

    這時,剛剛進帳,在一旁聆聽的種諤躬身道:「樞密使,卑職有話想說!」

    「種老將軍請說!」

    「樞密使似乎認為對方使詐,我們就會吃虧,事實上,對方就算使詐也並不可怕,我們一定會兩手準備。」

    范寧立刻反駁道:「可對方是準備在決戰時使詐,戰場上瞬息萬變,我們很難把握住戰機。」

    種諤微微笑道:「這裡面有個原則,主要看對方處於哪個位子作戰,如果是前鋒,那壓根就不要考慮是否有內應,就算真是內應也沒有意義,對方無法撤退,我們必須集中兵力毫不留情地打擊。

    可如果是在兩翼或者后軍,那麼對方就有機會撤退,我們同樣毫不留情打擊,對方若真是內應,他們自己會順勢撤退,如果不是內應,對我們也沒有任何影響。」

    范寧有點明白了,「種老將軍的意思是說,不管他們是不是內應,我們都按照既定戰術作戰,不受它們的影響。」

    種諤緩緩點頭,「卑職就是這個意思,所以他們是不是使詐,根本不重要,我們相信宋軍必勝,有無內應的區別只有傷亡程度不同而已。」

    「楊老將軍呢?」范寧又問楊文廣。

    楊文廣果斷道:「卑職支持種老將軍的意見!」

    范寧點點頭,對劉奎道:「你就去告訴都山,我相信他們的誠意,也接受他們的方案,希望雙方的第一次合作,能夠有最大的收穫!」

    劉奎躊躇一下又問道:「那要不要像上次說的,把此事泄露給遼軍?」

    范寧沉思片刻,緩緩搖頭道:「這件事很難把握好,搞不好會壞事,改變計劃吧!」

    ………

    兩天後,一支由萬餘人和五千輛大車組成的運輸隊伍抵達了金城縣,范寧調了兩萬軍隊參與卸貨。

    這支軍隊運來除了糧草以外的各種軍事物資,包括兵器、盔甲、火油、鐵火雷、戰鼓、軍旗以及各種攻城武器。

    范寧來到運輸隊伍前,幾名軍器監官員上前見了禮,范寧一眼便看見弩院主事杜俅,他走上前笑問道:「杜主事,我最期待的精鋼弩炮有沒有送來?」

    「當然有,這次卑職就是負責押送三百部精鋼弩炮和一萬五千盒鐵弩匣到來。」

    范寧大喜,急問道:「弩炮和弩匣在哪裡?」

    「剛剛運進城了,放在第七和第八兩座倉庫內。」

    「那回頭再去看。」

    范寧看見了宣旨宦官袁盛,他也顧不得去看弩炮,連忙迎上去問道:「袁公公怎麼來了?」

    袁盛笑眯眯道:「我當然是給范相公送旨意來了。」

    他臉上笑容一收,肅然道:「范相公接旨!」

    范寧連忙跪下,「臣范寧在!」

    袁盛取過一隻封好的銀盒子,遞給范寧,「這是官家的密旨,需要范相公自己開啟。」

    范寧舉起銀盒子端詳片刻,陽光下,銀盒子閃爍著亮白色的銀光,整個銀盒子渾然一體,嚴絲合縫,他心中著實好奇,這裡面會是什麼?

    回到大營,范寧取了一支鋒利的匕首,小心翼翼將銀盒子切開,裡面竟然是一幅白綾詔書,范寧看了詔書,背後頓時出了一身冷汗。

    詔書準確說是一份密旨,如果他能滅了遼國,那麼作為獎勵,將特許他在北島效仿周制建國。

    並再賜給他移民十萬戶。

    周制就是分封制,出現了春秋百國,除了名義上尊周王室為天子,其他完全就是自立為王。

    天子竟然給了他這種承諾,說明他范寧已經是升無可升,他已位極人臣,封楚王,再封下去,除了天子讓賢,就再沒有什麼可封的了。

    這就叫功高震主,好在大宋在海外有了無數領土,使位高權重者有了一處泄洪口,可以去遙遠的海外為王,這就避開了對天子的威脅,這其實和杯酒釋兵權有異曲同工之妙。

    問題是,為什麼趙頊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給自己一份詔書?這究竟是承諾,還是試探?

    范寧負手在大帳內來回踱步,他懷疑有人在趙頊耳邊進讒言了,至於這個人是誰,他相信自己遲早會知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