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暗謀退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暗謀退路字體大小: A+
     

    這次從草原趕來援助遼軍的部落有三個,一個是乃蠻部,一個叫達旦部,還有就是烈山部,三個部落各出騎兵一萬人。

    烈山部的酋長叫做都卜羅,這次他是被強迫出兵援助西京大同府,其實不僅是烈山部被迫出兵,乃蠻部和達旦部同樣也是被迫。

    一頂大帳內,都卜羅正在和另外兩個部落的領兵主將低聲協商。

    烈山部是酋長親自領兵出戰,而另外兩個部落主將雖然不是酋長親自領兵,但也是部落中的重要人物。

    乃蠻部的主將叫阿伊克,達旦部的主將叫做寧布,阿伊克是乃蠻部老酋長的兒子,寧布也是達旦部酋長的兄弟,在各自部落都是核心人物。

    他們之所以能和都卜羅坐在一起,也是因為他們得到了各自酋長的命令,盡一切可能保住軍隊不遭受損失。

    「耶律洪基從骨子裡並不看重大同府,他只是不甘心失去它,從大同府的遼軍構成就知道了,兩萬最初的軍隊中,只有五千契丹士兵,一萬五千是奚人和渤海人,後面的三萬增兵卻是女真人,聽說是從熟女真中強征而來,然後又是我們三萬鐵勒人,很明顯,耶律洪基重點還是在東京遼陽府,那邊的主力基本上都是契丹人。」

    寧布沉吟一下道:「聽說宋軍的優勢是水軍,取得諸多戰果都是靠水軍的功勞,他們甚至沒有組織過一次大規模的兩軍作戰,而這次大同府戰役,宋軍將失去水軍的優勢,他們會不會在實戰中一戰而潰?」

    旁邊阿伊克也道:「畢竟遼國的軍隊還是很強大,越到後期作戰,宋軍的優勢就會減少,我們擔心過早站隊會重蹈女真人的下場。」

    都卜羅心中暗暗惱火,之前說好一起撤回草原,現在他們立場又鬆動了,難道自己之前派兒子和宋軍聯繫是白費力?

    費點力倒是小事,關鍵是怕宋軍以為自己使詐,將來遼國滅了,宋軍會放過烈山部嗎?

    都卜羅又耐著性子勸道:「宋軍並不是靠水軍才取得今天的戰果,水軍只是其中之一,但絕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還是遼國自身衰落了,以及宋軍擁有強大的兵器。

    兩位都是明白人,在西京遼軍構成就知道了,契丹人才五千人,西京主要的豪門巨富都遷去了上京,我看不到耶律洪基想守住西京的誠意,恕我直言,西京這次必然失守,我們能不能保持兵力北撤,就看兩位今晚的決定了。」

    寧布連忙道:「大酋長誤會了,我們並不是不願意北撤,只是想找一個兩全的策略,既不被遼軍懷疑,也不想損失太多,之前說到的佯敗北撤,我們都覺得有點不妥。」

    「那依你們的意思呢?」都卜羅又問道。

    「最好是在兩軍決戰之時,我們尋找機會北撤,這樣既幫助了宋軍,又能找到理由向遼國解釋。」

    都卜羅嘆息一聲道:「你們想法倒是不錯,就怕決戰之時,耶律萬山讓我們為前鋒出戰。」

    「不可能!」寧布和阿伊克異口同聲道。

    寧布連忙解釋,「之前我們已經問過耶律萬山,我們是負責兩翼,前鋒是由女真人來擔任,這是耶律洪基的意思,他懷疑熟女真和高麗人有勾結,想用戰爭來消耗熟女真人。」

    都卜羅半晌搖搖頭道:「你們怎麼沒有想到,耶律洪基會不會同樣也想用戰爭來消耗我們呢?」

    寧布和阿伊克一下子呆住了。

    都卜羅又道:「算了,你們的方案其實也不錯,關鍵是要取信宋軍,讓我考慮一下吧!」

    ………

    都卜羅回到自己大帳,負手來回踱步,他其實不僅僅是不看好西京戰役,他是對遼國不看好了,遼國財源枯竭,國力衰弱,被宋軍打得節節敗退,丟失了南京道,眼看又要失去西京道,國力只會繼續減弱,而不會突然打雞血似的強大起來。

    都卜羅很清楚遼國衰敗的原因,在於遼國統治者的窮奢極欲,契丹人由儉入富,戰鬥意志消退,隨著宋朝漸漸強大,兩方力量此消彼長,遼國最終敗亡也是難以避免。

    這時,他兒子都山出現在大帳門口,躬身道:「父親找我?」

    都卜羅點點頭,「你先進來,我有話對你說!」

    都山快步走進大帳,都卜羅揮揮手,讓帳中兩名侍女退下,大帳中只剩下父子二人。

    「情況有變!」

    都山一驚,「那兩個渾蛋出賣了我們了?」

    都山一直不願意和其他兩個部落合作,他信不過他們,但父親堅持要三個草原民族共進退,他也沒辦法。

    都卜羅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在說什麼呢?他們若出賣了我們,我們還能坐在這裡說話?」

    都山不敢吭聲了,都卜羅又道:「我原打算三萬草原軍隊單獨去和宋軍作戰,然後佯敗撤退,現在看來,這個想法有點不太現實,首先耶律萬山不一定準許我們單獨出戰,其次就算準許了,我們佯敗也同樣會讓他疑心,所以我們三方商議的結果是在決戰中撤退,這就需要你再去一趟。」

    「孩兒今晚就出發!」

    都卜羅擺擺手又道:「關鍵是如何取信宋軍?」

    「大戰一起,我們立刻撤退,他們不就相信了嗎?」

    都卜羅嘆息一聲,「我們不僅要取信宋軍,還要不讓遼軍懷疑,這就註定我們不能馬上撤退,必須有一個度,我就擔心宋軍不相信我們,反而對我們重點打擊,那就損失慘重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

    都卜羅負手走了幾步,他看了一眼兒子道:「我想讓你留在宋軍為人質。」

    都山半晌道:「孩兒願意為人質,可宋軍如果不相信我的身份,該怎麼辦?」

    都卜羅點點頭,「我把金狼頭令交給你,有金狼頭令,他們自然就相信了。」

    都山心中大喜,金狼頭令是大酋長至高權力的象徵,父親把金狼頭令交給自己,是不是意味著什麼?

    他立刻躬身施禮,「孩兒絕不讓父親失望!」

    ………

    金城縣城內,范寧在知州蘇轍的陪同下巡視縣城。

    縣城很大,屬於中大型城池,人口約五萬,城外的農民都搬進了縣城,白天出城勞作,晚上回來睡覺。

    縣城內原本十分喧雜,但自從宋軍搬到城外駐營后,縣城內又恢復了原來的安靜。

    大街上沒有從前家家關門閉戶的情形了,一切秩序都很正常,幾家酒館生意還不錯。

    「你說白天農民出城勞作,晚上回來睡覺,那夜裡玉米田遭到敵軍破壞怎麼辦?」

    蘇轍搖搖頭苦笑道:「事實上,敵軍倒很少破壞玉米田,破壞玉米田的罪魁禍首是野豬,它們特別喜歡啃食香甜多汁的嫩玉米桿,普通農民拿它們沒辦法,巡哨遇到了,由巡哨去收拾它們,所以農民夜裡去不去守田都一樣。」

    這時,路邊兩名正在聊天的老者看見蘇轍,連忙躬身行禮。

    蘇轍也在馬上給他們回禮。

    這已經是范寧看到第三十幾人給蘇轍行禮了,他忍不住笑道:「看來應州的百姓都很敬重子由!」

    蘇轍嘆口氣道:「他們的敬重只會給卑職施加更大的壓力,令卑職一時一刻都不敢怠慢,唯恐辜負了百姓。」

    范寧大笑,蘇轍還真會說話。

    這時,一名士兵飛奔而來,躬身稟報道:「啟稟范相公,楊老將軍請范相公去軍營,有急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