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一十六章 除夕之夜(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一十六章 除夕之夜(下)字體大小: A+
     

    雖然大家都很隨意就座,但一些最基本的禮儀卻不能錯,朱元豐輩分最高,他坐在主位,張三娘一方面是范寧母親,另外一方面是也是朱元豐的親家,她女兒嫁給朱元豐最有出息的孫子朱齊,她坐在主賓位子,范寧則住在母親張三娘身邊,他下面是朱佩、歐陽倩、曹秀、阿雅,然後是一幫孩子,孩子都是隨意坐。

    朱元豐的另一面則是女兒朱齊,她是長女,朱孝禮還是她的弟弟,所以坐在她下首,下面是朱孝禮的妻子江氏,然後是他的兩兒子和兒媳,還有朱孝禮的女兒女婿、朱潔的女兒女婿,下面就是一群孩子。

    今天朱潔是管事,她起身拍拍手笑道:「我們就不管輩分,也不管姓氏,所有十六歲以下的孩子都來給老太爺磕頭領壓歲錢,一定會把你們嘴笑歪的。」

    十幾個孩子都跑上來排隊磕頭,范真兒年齡最大,她第一個磕頭,「祝老太爺身體健康,長命百歲,孫女,不!不!重孫女范真兒給你磕頭。」

    她說得很順,每年都給祖母磕頭,差點把輩分說錯了。

    朱元豐笑得嘴都合不攏,「真兒年齡最大,曾阿公給你一個最大的紅包。」

    他特地取出一個最大紅包塞在范真兒。

    「謝謝曾阿公!」

    嘴上說謝謝,心裡卻是一團霧水,裡面怎麼只有半塊殘玉佩,她還是以為銀錠呢!

    她跑到父親身邊,小聲道:「爹爹,這是什麼?」

    范寧接過玉佩,心中一動,再看紅包,果然還有一張薄薄的單子,取出裡面的單子,范寧頓時嚇了一跳,竟然是朱氏錢鋪的黃金定額存票,取黃金一千兩。

    大手筆啊!竟然是給孩子一千兩黃金當壓歲錢。

    他剛要開口,朱元豐卻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想掃我的興,就儘管開口!」

    范寧只得把後面的話吞回去,又對范真兒道:「這是一千兩黃金,相當於一萬兩銀子,憑單子和玉佩取,把它給你娘,讓你娘幫你收起來。」

    范真兒聽說是一萬兩銀子,頓時眉開眼笑,這三個頭磕得太值了,她連忙向母親跑去。

    歐陽倩看到金票也嚇了一跳,向范寧往來,范寧笑道:「是三阿公的心意,就手下吧!」

    「爹爹,我們是多少?」

    三個兒子和范靈兒也圍了上來,他們是一人五百兩黃金,不過長子范景也是一千兩黃金,這也是家鄉的規矩,長子拿最多,其他拿一半,不過朱元豐知道範寧最寵長女范真兒,所以也給范真兒全份。

    「你們都不少,都拿給母親幫你們保存,景兒,你怎麼拿兩份?」范寧發現長子范景拿著兩個紅包,有點奇怪。

    范景指指最小的弟弟道:「這是我幫周兒磕頭,是他的壓歲錢。」

    「好,拿給你弟弟吧!」

    范寧十分欣慰,長子頗有長兄風範,不用自己提醒,他自己主動幫兄弟磕頭。

    朱元豐散了紅包,一時間滿堂歡喜,這時開始上菜,眾人斟酒布菜,笑聲一片。

    朱元豐十分興奮,舉杯笑道:「來!為了除夕的團圓,我們幹了此杯!」

    「乾杯!」眾人一起舉起了酒杯。

    ..........

    一夕盡歡,朱元豐身體抵不住疲勞,早早去休息了,眾人又聊了半個時辰,朱佩見幾個孩子都有點疲憊,便低聲對范寧道:「夫君,我們也回去吧!」

    范寧點點頭,便起身告辭,朱家也不阻攔,夜裡還有祭祀,是要早點回去。

    眾人上了馬車,二十名女護衛也翻身上馬,護衛著馬車回府。

    除夕之夜,很多人家都要守夜,原因是要祭祀,家族祭祀一般都在寅時進行,也就是半夜四點,祭祀之前還要進行各種準備,一大家族都要提前趕到祠堂,所以除夕基本上無法睡覺,漸漸便形成了守歲的習俗。

    有人提議,把族祭改在大年初一早上祭祀如何,早點起來就是了,但這種安排基本上行不通,一是時辰有講究,寅時是先祖受祭品之時,其次大年初一清晨還要舉行新年朝會大典,總不能讓京官們都無法祭祖吧!

    但還有一些家族是正月初五祭祖,這主要是讓外面的家族子弟趕回故鄉,春節為什麼外地遊子一定要回家,這是千年傳統,流傳至今,在漫長的歲月中,主要原因並不是為了回家團圓,而是為了趕回家祭祖,當然,回家團圓也很重要,但祭祖才是根本原因。

    范寧府上祭祀比較簡單,不需怎麼準備,所以回到府中,大家都早早睡了。

    寅時剛到,一家人都被叫醒了,除了曹秀一歲半的兒子,其他家人都匆匆洗漱,然後換上了黑色祭袍,來到了府中東北角的祭堂。

    祭堂是一座亭閣,最多二十個平方,外面是一個很小的院子,祭堂內擺著范寧父親范鐵舟、祖父范大川和堂祖父范仲淹三人的靈牌,雖然范寧很不喜歡祖父范大川,但那畢竟是他祖父,規矩不能破。

    祭堂內燈火通明,張三娘已經擺上了祭品,她提前了半時辰趕來祭堂,把事先準備好的祭品都一一擺上了供桌。

    供桌上已擺滿了各種祭品,祭品分三排,後排放著羊頭、豬頭和牛頭大三牲,中間是雞、鴨、魚小三牲,前面是香爐和兩支大紅燭,兩邊托盤內則是各色點心果子。

    劍梅子帶著八個女弟子已經趕到,這也是傳統,很多豪門大戶人家都會請僧人或者道士前來參與祭祖,主要是需要他們辟邪和護靈。

    范寧帶著家人已經在小院子等候了,這時,劍梅子用玉錘輕輕敲一記磬,『當!』時辰到了。

    范寧帶著全家走進祭堂,母親張三娘和妻子朱佩跟在他身後,范寧取了三炷香,先不用點燃,最後全家的香一起在香爐中焚燒,主要是防香火燙著後面的孩子。

    范寧舉香在眼前,默默念道:「在新年將至,萬物輪迴之時,子孫范寧特帶全家來祭拜父祖,獻祭祀之牲,行拜祭之禮,慰及先祖,望父祖在天之靈時時護佑子孫,子孫延綿,家道昌盛!」

    低聲說完,范寧將三炷香插入香爐,跪下恭恭敬敬行大禮三拜,他起身道:「大家都來磕頭敬香,拜祭先祖!」

    .........

    「咚!」

    大慶殿上方的景鐘敲響,數千名文武大臣身穿朝服,在大慶殿廣場上就位而坐。

    今天是正月初一,是每年新年大典的時間,所有在京九品以上的文武官員都要參加,天子和太后也會出席,緬懷過去,展望未來,為新一年的大宋祈福。

    時間不會太長,然後便是新年大宴,讓文武百官盡享皇宮的珍饈美味、瓊漿玉液。

    今天天公作美,霞光鋪滿大地,廣場上積雪已清掃乾淨,房頂上的積雪在朝霞映照下,閃爍著瑰麗的光彩。

    大慶殿廣場上擺了二十排數千個座位,五品以上官員都有自己的座位,五品以下官員則隨意就坐。

    范寧和其他六相坐在第一排,歐陽修臨時換了一個位子,坐到范寧身旁,低聲道:「賢婿,明天晚上過來聚一聚吧!」

    范寧點點頭,「明天沒有安排,我帶阿倩和孩子們一起來!」

    「方便的話,最好全家一起來!」

    范寧嘴角露出一絲苦笑,歐陽修的後妻和幾個兒女太勢利,去年母親去歐陽府做客,當他們得知母親是農村婦女出身時,態度明顯冷淡下來,使母親再也不想去歐陽府。

    范寧只得歉然道:「母親昨晚一夜未睡,有點疲憊了,可能要休息兩天,明天就我和阿倩來吧!」

    歐陽修心知肚明,自己妻女去年表現得太無禮,讓人家不敢來,也不想來了,他心中只得暗暗嘆息一聲,點點頭道:「賢婿自己決定吧!」

    這時,有幾名宦官走出來,高聲大喊道:「太皇太后駕到!皇帝陛下駕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