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除夕之夜(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除夕之夜(上)字體大小: A+
     

    除夕午飯後,京城各地都變得懶散起來,茶館也早早打烊關門,大街上的每個人都急匆匆往家裡趕,到了下午,大街上的行人會驟然增多,這是最後一批回家的百姓,然後便徹底安靜下來。

    范寧府中也很熱鬧,午飯後,五六十名下人都聚集在中庭院子里,積雪已清掃乾淨,堆積在牆角。

    雖然天氣很冷,但大家都很興奮,宋朝的下人都是自由人,不像唐朝那樣有人身依附,大家都是拿薪水做事,除了月俸外,逢年過節還有福利,僱主家會給一些布匹之類,但在過年時,僱主家都會給一筆獎賞,算是對大家一年辛勞的感謝。

    當然,這和月俸不一樣,每個主家給的錢數都不同,范寧府上給得很豐厚,這也是下人都心甘情願跟著他們十幾年的緣故。

    一般大戶人家給五貫錢都算是高的,范家最低的粗使丫頭都是給十兩銀子,大管家更是能拿百兩銀子之多。

    「主母來了!」

    不知誰喊了一聲,大家紛紛站到一邊。

    只見幾名使女簇擁著朱佩從側門走了進來,兩個偏妃歐陽倩和曹秀,以及小妾阿雅跟在後面,長子范景也露面了。

    朱佩走上台階對眾人笑道:「又是一年一度除夕,還是和從前一樣,我照例說幾句,這一年大家都辛苦了,我夫君經常給我說,治家如治國,維持一個大家並不容易,如果沒有園丁,野草就會瘋長,花木就會失序,沒有廚娘,大家早上就吃不到熱騰滕的早飯,沒有使女幫忙,我根本照顧不了這麼孩子,沒有車夫,我們就只能上街去擠牛車,沒有管家沒有賬房沒有夥計,這府就無法正常運轉,你們每一個人很重要,這一年正是大家的辛苦,才換來了范家的興旺和諧,在此新年之際,我代表夫君和幾個姐妹感謝大家的付出!」

    說完,朱佩和歐陽倩等人一起向眾人躬身行禮,以示感謝,眾人都紛紛跪下行大禮,「感謝幾位主母對我們的照顧!」

    朱佩擺擺手笑道:「大家免禮,請起來吧!」

    眾人紛紛起身,朱佩又笑道:「下面就是大家期待的一刻,說實話,我也很期待,夫君也會給我們發體己錢,大家一起共喜吧!」

    眾人都笑了起來,朱佩向歐陽倩點點頭,歐陽倩取了鑰匙打開門,裡面都是包好的銀子,每包銀子放在一隻袋子里,袋子上寫著名字,按順序排好。

    歐陽倩和曹秀以及范景負責取銀子,阿雅則負責念名,朱佩發放,每年都是這樣。

    下面早排好了隊伍,阿雅舉起名單念道:「第一個劉大管家,第二個吳內管家,第三個小吳管家。」

    這是府中的三個管家,吳內管家及就是吳管家婆,負責管內院,小吳管家是三管家,是吳管家婆的兒子,十分精明能幹,他負責對外,劉大管家則負責總協調。

    三個管家都走出來,從朱佩手中接過了布袋,以前劉大管家和吳內管家都是百兩銀子,小吳管家是八十兩銀子。

    阿雅一個個喊名字,眾人都上前接過袋子,偷偷打開后,一個個面露喜色,兩個小廝甚至高興得揮一下拳頭,飛奔而去。

    今年因為主人范寧一直率軍在外征戰,府中眾人格外辛苦,所以年賞今年增加兩成,大家當然開心,最低也有十二兩銀子,攢幾年銀子,大家都可以回家買宅買地了。

    當然,今年發賞錢的不僅是下人,還有府中的二十名女護衛,她們個個武藝高強,白天夜裡都隱藏在暗處,保護著范寧妻兒的平安。

    范寧一直是西夏和遼國的眼中釘,必須要提防遼國或者西夏探子對范寧的家人動手,所以范寧府旁不遠處一座廢棄的軍營又重新修葺一新,駐紮了五百士兵。

    這是朝廷對范寧家屬的保護,但還遠遠不夠,所以又請了二十名武藝高強的年輕女護衛,在內宅保護,她們的月俸是每人二十兩銀子,按照管家的標準發放年賞銀。

    除此之外,還有給清水觀的供奉,清水觀就是劍梅子修行的地方,位於范寧府斜對面的一條巷子里,是一座佔地約三畝的小道觀,供奉三清。

    劍梅子帶著八名女徒弟在這裡修行,周圍百姓有不少通道人家都成為了三清觀的居士,范寧母親張三娘就是一個虔誠的女居士,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道觀里度過。

    清水觀在城外有兩千畝土地作為觀產,這兩千畝農田是朱佩的嫁妝,朱佩感激劍梅子對自己的愛護,便將這兩千畝地送給清水觀作為觀產。

    而且每年過年時,還要再奉上一千兩銀子的香火錢。

    當然,朱佩的慷慨也不是沒有代價,范寧在京城時,都是由劍梅子貼身保護,范寧中午和同僚出來吃飯,她也會坐在不遠處。

    發完了年賞,眾人返回內宅,曹秀挽著朱佩的胳膊笑問道:「夫君會給我們多少體己錢?」

    朱佩在她額頭上戳一下笑道:「這話應該阿雅問才對,你那麼多豐厚的嫁妝,會稀罕這點體己錢?」

    「怎麼不稀罕,這是我伺候夫君掙的錢,是我自己的錢.......」

    不等她說完,朱佩在她胳臂上輕輕掐了一下,向後努一下嘴,曹秀才注意到范景在後面不遠處跟著呢,她臉一紅,吐一下舌頭小聲道:「他應該聽不懂吧!」

    「他應該沒有聽到,以後說話要當心點,孩子們都長大了。」

    旁邊阿雅笑問道:「夫人,其實我也想知道今年老爺會給我怕多少體己錢。」

    朱佩伸出手掌比了一下,「你今年是這個數,不過你別再寄回日本,你父母現在是大地主,他們很有錢了,留給自己和兒子吧!」

    阿雅點點頭,「我當然是留給琦兒。」

    范寧給自己妻兒都有豐厚的財產,每年給妻妾和孩子都有壓歲錢,當然,給妻妾不叫壓歲錢,而叫體己錢,其實是給她們的零花錢,至少幾千兩銀子,平時每個月還有月錢。

    他也擔心萬一自己出了點什麼事,妻兒後半生都能衣食無憂。

    到了下午四五點鐘,大街上出現了最後一波行人,都是各個商家的夥計,或者大戶人家的下人,他們也放假了,各自回家。

    范寧府上也走了十幾名家在當地的下人,其他下人則在劉大管家和吳管家婆的帶領下留在外宅吃年夜飯,清風酒樓中午就送來了八桌酒菜,劍梅子也會帶她的八個弟子過來擠一桌,二十名女護衛則跟隨主人去朱府。

    沒有主人在,大家會更加盡興一點,但范家規矩比較嚴,可以喝酒,但不允許喝醉,更不許借酒滋事,否一律解除雇傭關係。

    范寧帶著家人以及五六名丫鬟坐上三輛寬大的馬車出發了,二十名女護衛則騎馬跟隨,她們身穿武士服,披著紅色大氅,腰挎寶劍,馬鞍上掛著畫眉弓和箭壺,格外英姿颯爽。

    這時,到處都響起了炮仗聲,一群群孩童在街頭玩耍,堆雪人、打雪仗,新年的氣氛漸漸濃厚起來。

    朱府的大門前也張燈結綵,掛了八個大燈籠,朱元豐的女兒朱潔以及長子朱孝禮帶著妻女和兩個兒子在門口等候了。

    朱元豐也有四個兒子,除了長子一家留在京城外,其他人都去了北島,朱孝禮主要掌管一些重要的朱家產業,比如朱樓、朱氏船行、紡織工坊和十幾座莊園等等,而朱氏錢鋪和報館則由女兒朱潔打理。

    范寧和家人下了馬車,朱孝禮帶上兩個兒子上前給范寧見禮,他的妻女則和朱潔一起去招呼范寧家人。

    范寧微微笑道:「今天是家人一起過年,就不要考慮朝廷官職之類,大家就按照家族輩分,高高興興過除夕。」

    話雖這樣說,朱孝禮可不敢在范寧面前擺長輩架子,還是恭恭敬敬地請范寧進府,他的兩個兒子則去招呼范寧的三個兒子。

    范寧其實有四個兒子,最小的兒子范周才一歲半,由母親曹秀抱在懷中,乳娘也跟著。

    范寧的母親張三娘是范家長輩,如眾星捧月一般被擁進了朱府。

    朱府內張燈結綵,佔地寬闊的中庭和東院內都擺滿了大桌子,頭頂上掛著燈籠,將院子里照如白晝。

    大堂上擺了一張直徑足有五米的大圓桌,朱府雖然有兩百多人坐在一起過年,但主人卻不多,只有朱范兩家,朱元豐長子朱孝禮一家,女兒朱潔帶著她的女兒女婿,然後就是范寧一家人。

    朱元豐穿了一身紅緞福字綿衣,在兩名丫鬟的扶持下,笑呵呵勉強起身笑道:「歡迎小范相公一家來我府上過除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