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一十四章 新年將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一十四章 新年將至字體大小: A+
     

    隨著天氣一天天變冷,北方開始結冰,進入十二月後,京城一連下了幾場小雪,就在離旦日還有三天時,一場大雪不期而至,大雪從前一天上午就開始,最初是小雪,到下午時雪越來越大,一團團雪球從天空落下,密集得十幾步都看不清人臉,整個京城被一片白茫茫的暴雪籠罩。

    暴雪足足下了一夜,次日天亮時,雪終於停了。

    范寧昨晚睡得比較晚,天亮后,他還在酣睡中,卻被妻子朱佩的一陣怒斥聲驚醒。

    「你們兩個趕緊下來,樹要都被壓斷了,你們還爬上去,還不快給我滾下來!」

    大宋最長三大假日之一的新年假就是從今天開始,一連放七天,七個相國每人當值一天,歐陽修已經在兩個月前改任龍圖閣大學士,實際上就是半退休狀態,門下侍郎諫尚書左丞的職務由翰林學士兼開封府知事王珪接任。

    王珪也是改革派,這次官制改革就是由王珪一手操刀,很好地貫徹了天子趙頊的意圖,把王安石的激進式改革變成了范寧風格的溫和式改良,非常成功,令趙頊大為讚賞,歐陽修退相,王珪便理所當然地拜相了。

    今天第一天是王珪當值,加上遼國也被大雪覆蓋,寸步難行,范寧也不用擔心遼國會有什麼軍報傳來,所以他一夜睡得格外香甜踏實。

    范寧痛苦地呻吟一聲,用枕頭把耳朵捂住,不料妻子朱佩的怒斥聲又傳來了,「阿真,你再不下來,我會讓你爹爹收拾你!」

    范寧無法睡下去了,阿真過了今年就十五歲了,快要到談婚論嫁的年齡,她還在做什麼?

    范寧只得起身走出卧室,剛開門,一陣寒風從外面吹來,凍范寧渾身一哆嗦,但他卻沒有關門,瞪大眼睛望著外面,整個院子都被大雪覆蓋了,厚度至少達到了膝蓋,中間一條小路被剷出來,兩邊都是厚厚的積雪。

    「今年的大雪.....」范寧搖搖頭,他從小到大還沒有見過這麼厚的雪,簡直有點變態。

    「阿真,要我給你說幾遍?趕緊下來,樹要壓斷了。」

    范寧連忙穿上綿外套便走了出去,整個後園都被厚厚的大雪覆蓋,只是剷出了一條條小路。

    走過圓門,他一眼便看見了,假山旁邊那棵府中最大的松樹上,女兒阿真正搖搖晃晃地站在上面,正伸手從一隻樹洞里掏著什麼,整棵大樹都覆蓋上了厚厚白雪,將大松樹壓得嘎嘎直響。

    幾名健婦正在幫肥胖的朱哲從樹上下來,真不知道他是怎麼上樹的?

    妻子朱佩就站在不遠處,雙手叉腰,怒氣沖沖瞪著樹上的范真兒。

    「阿佩,真兒怎麼了?」范寧走上來問道。

    朱佩指著朱哲和范真兒怒道:「這兩個傢伙一大早爬上樹,松樹本來就被大雪壓斷一根樹枝,他們再上去,整棵松樹都要斷了,夫君,你要好好教訓真兒,我嗓子喊啞了,她就是不下來。」

    這時,范真兒懷裡抱著什麼,一隻手攀著大樹,慢慢下來了,幾名健婦連忙接住她。

    朱佩知道丈夫在這裡,肯定會百般護著女兒,自己再吼她也沒有用,她惱火道:「你的女兒自己管教吧!」

    她轉身便氣呼呼的走了。

    范寧走上前,卻發現女兒懷中帽子里竟然放著四五隻小松鼠,都很小,像桔子那麼大,倒是很可愛。

    「真兒,你剛才是在掏松鼠洞?」范寧蹲下問道。

    范真兒滿臉淚水,她嗚咽著聲音道:「早上樹枝斷了,把它們父母都壓死了,它們沒有了父母,我得養大它們!」

    朱哲像個小孩子一樣,蹲在地上,望著樹下兩隻松鼠的屍體撲簌簌落淚,他和范真兒一樣,把家裡的松鼠、刺蝟和小鹿都當作最好的朋友。

    范寧無奈,只得摸摸女兒頭道:「你要養它們也可以,但外面太冷,你是不是要把它們放到屋裡去,給它們做個新窩,而是不是蹲在這裡哭。」

    范真兒站起身,抹去眼淚道:「我知道了,我去找小娘,她會幫我的。」

    她又回頭對朱哲道:「阿舅,你把它們安葬了,照它們的模樣給它們刻一個碑,我去照顧它們孩子了。」

    范真兒飛奔而去,范寧看了看正在奮力挖墓坑的大舅子,又看了看他們家的動物保護協會主席范真兒,他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回屋烤火去了。

    .........

    府中前年在後院又修建了一座暖閣,冬天時,一家人便呆在暖閣內,范寧走進暖和,只見長子范景正帶著兩個弟弟范楚和范琦在練習書法。

    三人見父親進來,連忙起身行禮,范寧笑問道:「樓上可有炭盆?」

    「回稟父親,已經點起來了。」

    「那就去樓上寫字,一樓人來人往,會影響你們的。」

    「是!」

    三兄弟連忙收拾了筆墨紙硯,向樓上跑去。

    范寧剛要在一張椅子前坐下,卻見次女范靈兒站在院子里,紅著眼睛,撅著嘴,一臉不高興,母親朱佩在旁邊勸她,似乎沒有作用。

    范寧走到窗前笑道:「靈兒怎麼了?」

    朱佩嘆口氣道:「這小妮子自己貪睡起來晚了,卻怪我沒叫她,耽誤了她救小松鼠。」

    上樑不正下樑歪,在姐姐范真兒的影響下,范靈兒也成了范家動物保護協會的副主席,養了三隻貓,讓一家人頭大不已。

    「明明就是你沒有叫人家!」范靈兒嗚咽著要哭出來了。

    范寧向小女兒招招手,「靈兒過來!」

    范靈兒撅著嘴,磨磨蹭蹭走上來,眼睛一紅,淚水撲簌簌滾落下來,范寧給她臉上的淚水擦去,笑道:「你聽爹爹說,把小松鼠救下來只是第一步,它們沒有了爹娘,天又怎麼冷,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個問題,你真兒姐一個人照顧小松鼠肯定忙不過來,你去幫助她,再去問問老管家,怎麼把小松鼠養活,他們有經驗,事情多著呢,你還在這裡哭!」

    范靈兒破涕為笑,「那我去找真姐。」

    「快去吧!她在三娘那裡,正需要你幫忙呢!」

    范靈兒轉身便一溜煙地跑了,和母親招呼也沒有打一下。

    朱佩拿她沒辦法,只得瞪一眼范寧恨恨道:「我們家男小郎都一個個文靜乖巧,女小娘卻一個比一個難伺候,禍根就是你這個當爹的。」

    范寧哈哈一笑,「別呆在外面了,快進來烤會兒火,暖和暖和身體。」

    范寧坐在火盆旁,給火盆里加了兩塊炭,這時,朱佩走進房間,將白狐毛領大衣遞給身後使女,在丈夫身邊的圈椅上坐下。

    「夫君,馬上新年了,家族祭祀和去年一樣嗎?」

    范寧很多年沒有參加族祭了,在他后府內有一間小祭堂,裡面供奉著父親范鐵舟以及兩位祖父的靈位,大部分時間都是母親張氏負責祭祀,范寧只是清明、中元和新年進行祭祀。

    范氏祠堂除了吳縣外,在北島也有一座,那邊才是正式族祭,范寧這邊只是家裡人祭拜一下先祖。

    范寧喝了口熱茶道:「這件事你問問母親的意見吧!我傾向於就簡。」

    「那就和去年一樣,母親也是這個意思。」

    范寧又笑道:「還有張燈結綵,好像還沒有開始?」

    「都已經買回來了,明天開始布置,有我們四個女人操心,你就不要管了,倒是三祖父,希望我們除夕過去一起吃飯。」

    朱元豐的孫子大多去了北島,他那邊反而冷清下來,范寧點點頭,「沒問題,大家一起去就是了,那下人你怎麼安排?」

    「我考慮家在京城的,下午放了年賞錢就放假,家不在京城的,就由劉大管家帶著他們留在外宅過年,酒菜就定清風樓的,到時候劍姐也會帶著徒弟過來,大家圖個熱鬧。」

    范寧打了個哈欠,「這些事情聽著就頭大,你們自己商量著辦,就不用告訴我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