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蘇轍上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蘇轍上任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蘇轍來到了樞密院,昨天范寧讓他今天一早來樞密院報到。

    樞密院門口站著兩名官員,一人見蘇轍過來,連忙迎上來問道:「閣下可是蘇教授?」

    蘇轍現在還是陳州教授,自然稱之為蘇教授。

    蘇轍點點頭,「我正是!」

    「范相公去中書省了,讓我在這裡等候蘇教授,請隨我來。」

    蘇轍跟隨這名官員走進了樞密院,官員笑著介紹道:「在下程鎮,是樞密院北面房司馬,我負責給你辦理各種入職手續。」

    「那就麻煩程司馬了!」

    走進官房,程鎮請蘇轍坐下,又讓茶童上茶,他取出一疊文書笑道:「雖然軍管州的知事由范相公直接任命,但必要的手續還是要辦,畢竟是官方任命的主官。」

    蘇轍欠身道:「我能理解,我願配合程司馬辦理各種手續。」

    程鎮微微一笑,「首先我要說明,蘇知事是隸屬於北征大元帥府,現在大元帥府司馬章楶還在鯤州,便由我來代他處理一些日常事務,蘇知事和樞密院沒有什麼關係。」

    「我明白了!」

    蘇轍這才反應過來,任命他為應州知事和樞密院並沒有關係,而是征北大元帥府管轄,征北大元帥府目前在幽州,京城的一些事務就由樞密院來代辦。

    程鎮將幾份文書放在蘇轍面前,「這幾份文書需要蘇知事填一下,下面簽名划押,然後我再說一些事情。」

    蘇轍這才注意到,最上面一份文書是『征北元帥府屬官調用任命登記書』。

    他提拔很快便將裡面的內容填完,無非是姓名、年齡、籍貫、科舉情況、現任官職,具體履歷等等,蘇轍在最後簽名畫押。

    程鎮接過表格看了看,在擬任何職一攔中填寫,『出任應州知事』。

    填完表格,程鎮笑道:「在蓋章生效之前,我必須給你說清楚一些情況,如果你覺得有危險,那麼這份文書可以作廢。」

    蘇轍點點頭,他有充分的心理準備。

    程鎮這才緩緩道:「應州在一個半月前還屬於遼國,一個多月前,宋軍收復幽州,原本駐紮應州的兩萬遼軍北撤大同府,放棄了應州,目前被宋軍佔領,應州目前有三個縣,一個是州治所金城縣,再一個縣是河陰縣,也就是北魏河陰之變的那個縣,第三個便是渾源縣,目前應州總人口六萬三千人,有漢、契丹、羌三個大族,另外還有党項、奚人和渤海人,結構比較複雜,漢人大概佔四成左右,是應州第一大族。」

    程鎮見蘇轍聽得很專註,又繼續道:「應州和大同府都處於同一個平原上,大同府遼軍騎兵可以隨時席捲南下,沒有地形防禦優勢,只有金城縣城牆可以防禦,不過目前宋軍在應縣駐紮了八萬大軍,由楊文廣老將軍親自統軍,而大同府遼軍只有兩萬人,如果發生戰爭,遼軍應該是守勢,總之一句話,應縣目前還處於戰爭狀態,所以才沒有移交給朝廷,而是直接由大元帥府任命官員。」

    程鎮說完,又取出一張聲明書,笑道:「如果蘇知事對我剛才的話沒有異議,願意繼續出任應州知州,那就在這裡簽字畫押,然後我去蓋印,蓋完印就算正式任命了,下午蘇知事可以拿任命書去吏部辦理解職,然後我們約好出發時間,我就會派人送蘇知事去應州上任。」

    「我能再見一見范相公嗎?」

    「當然要見,等蘇相公吏部辦完手續,現在時間還早,不如現在陪你去吏部,我今天上午就把手續辦完。」

    說完,程鎮請蘇轍稍坐,他匆匆去蓋印了。

    …………

    中午時分,程鎮帶著蘇轍來到了范寧的官房前,范寧走出來笑問道:「手續都辦好了嗎?」

    程鎮躬身行一禮道:「啟稟相公,都辦好了,吏部那邊異常順利。」

    范寧微微笑道:「吏部那邊為安置官員弄得焦頭爛額,我們給它騰出一個名額,他們當然求之不得。」

    說完,范寧又問蘇轍,「子由吃過午飯沒有?」

    蘇轍搖搖頭,范寧笑道:「那就一起去,順便和你聊一聊應州的事情。」

    范寧沒有請程鎮,程鎮知趣地告辭了,范寧帶著蘇轍來到朱樓,范寧不想去雅室,掌柜便在二樓給他們找一個靠窗的好位子。

    蘇轍有點拘束,畢竟昨天他們還談笑自如,但今天范寧就成了他的上司,讓他著實有點難以習慣。

    范寧看出了他的拘束,便笑道:「昨天我去東宮,發現東宮還是死氣沉沉,可能就只有我們在東宮那段時間才是東宮最有生機的時候,這一轉眼就六七年過去了,時間過得還真快。」

    范寧的提醒讓蘇轍猛地想起,當年在東宮時,范寧也一樣是自己的上司啊!

    他的心態頓時平和下來,自嘲地笑了笑道:「當初在東宮,很多人都羨慕,說我們是從龍派,等天子登基后,飛黃騰達指日可待,可最後我卻混成一個陳州教授......」

    范寧擺擺手,「你不應該由這樣的心態,這幾年的挫折對你是財富,你應該心懷感激,而且朝廷官制改革,你雖然出任陳州教授,但你的資歷在,你還是正六品官員,所以今年你去辦手續吏部沒有奇怪,一個陳州教授怎麼能當上知事?這就是你的資歷在,官階在,出任知事完全沒有問題。」

    蘇轍默默點頭,范寧又緩緩道:「我讓你去應州並不是頭腦一時發熱,我其實早就在考慮你,只是沒有想清楚究竟讓你去平州,還是去應州?昨天我才想清楚讓你去應州。」

    蘇轍小心翼翼問道:「相公能不能告訴卑職,為什麼去平州不適合我?」

    范寧搖搖頭笑道:「並不是平州不適合你,而是對所有文官都不適合,平州還不穩定,也不安全,還必須加強軍管,我不希望聽到新任知事在大街上被人用弩箭射殺的消息,當然,這只是開個玩笑,但那裡確實不適合定下心來進行治理,這就是我沒有考慮讓你去平州的原因。」

    說完,范寧端起酒壺給自己和蘇轍斟了一杯酒,蘇轍的心思顯然不在喝酒上,他甚至沒有意識到應該是自己給上司斟酒。

    他低頭片刻,又問道:「那卑職去應該怎麼做?」

    「應州和其他遼地一樣,也是漢人和契丹人各半,在此之前是契丹在上,漢人在下,現在大宋收復了應州,就變成漢人在上,契丹在下,這都不是朝廷希望看到的,你去任職后,只要做到兩點,第一,漢人和契丹人平等和睦相處,契丹百姓視自己為宋人;第二,發展農業和教育,要做得糧食自給,另外希望大宋的第一個契丹族科舉士子就是從應州出來。」

    「卑職一定會儘力!」

    范寧還是搖了搖頭,「不是儘力,而是一定要做到,這是你難得的一次機會,一旦你把應州治理的井井有條,成為原遼統區的典範,就會成為你最大的政治本錢,升為五品不用說,以後你都會受益匪淺,甚至會成為你入相的基石。」

    「卑職明白了,一定會做到!」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