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零八章 御書房解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零八章 御書房解惑字體大小: A+
     

    范寧微微嘆口氣,「陛下其實已經找到了制衡之策,只是沒有意識到而已。」

    趙頊精神一振,立刻轉身抱拳行禮道:「請相公教我!」

    范寧笑著擺擺手,「臣不敢受陛下之禮,其實朝會不就是一個很好的制衡方法吧!」

    趙頊若有所思道:「相國的意思是說,用朝會來制衡相權?」

    范寧點點頭,「陛下只要換一個思路,就像一壇濃烈的燒酒,如果店主不斷往酒罈里注水,這壇燒酒還濃烈嗎?」

    趙頊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比喻好,讓百官在朝會辯論軍國大事,不就是稀釋了相國的權力?

    「陛下,讓相權公開化,透明化,讓每一個大臣都有機會參與軍國政事的制定,雖然稀釋了權力,但微臣認為是好事。」

    停一下,范寧又繼續道:「退一步而言,朝會的提案權掌握在陛下手中,這才是關鍵,每天朝會討論什麼,由陛下來決定,這不就是君權的體現?一旦知政堂和百官的辯論陷入僵局時,最後就需要陛下一錘定音,知政堂通過了決議又能怎麼樣?」

    趙頊如茅塞頓開,連拍額頭道:「是朕考慮問題簡單了,多虧相公解惑啊!」

    范寧見說得差不多了,便笑道:「微臣明天要去揚州一趟,遼國漢民要遠赴南大陸,微臣要去看一看,可能十天後回來。」

    趙頊忽然想起一事,連忙道:「過幾天就是官制變法草案正式出台,相公能不能提一提意見?」

    范寧淡淡道:「陛下要聽實話嗎?」

    「當然是聽實話!」

    范寧毫不客氣道:「實話就四個字,一定失敗!」

    趙頊愣住了,「相公為什麼這樣說?」

    范寧搖搖頭,「陛下忘記了,為什麼爵位換虛官能成功?能得到大家的一致擁護,這裡面成功的關鍵在哪裡?」

    「你是說利益?」

    范寧點點頭,「就是利益,微臣認為王相公搞的這個草案不叫官制變法,而應該叫追究罪責草案,這裡面會涉及到多少人切身利益,如果陛下最後發現所有大臣都有罪,都該嚴懲,那時該怎麼辦?」

    「可是.....如果不清理,朕心裡窩火啊!」

    范寧嘆口氣,語重心長道:「陛下,水至清則無魚,陛下要清理魚缸,可以,但不能最後把魚都殺了,陛下,當年我們在應天府實施廂軍變法,清理將領貪污軍俸,最後是怎麼成功的,不就是殺了幾條大魚,其他小魚都放了嗎?陛下當年親自做過的事情,現在都忘了?」

    「那依相公的意思怎麼做?」

    「很簡單,但凡朝廷簽署過的契約一律認賬,如果實在有失公平的契約進行追查,若有必要的話,抓一兩個貪得太狠的官員嚴懲,做個姿態,這樣變法的阻力就小了,等官制改革成功后,再用十年的時間來一個個追查,吞進肚裡的贓物再讓他們一個個吐出來。」

    趙頊飛快用筆記錄,最後點點頭道:「朕知道該怎麼辦了?」

    范寧又笑道:「關於冗官處置,微臣還可以提一個建議,或者說提一個思路。」

    趙頊連忙提起筆道:「相公請說!」

    「上次微臣說過,用時間來慢慢消除臃腫的官僚,但後來微臣又考慮,時間太長也並不現實,或許我們可以換一種思路,從官制的結構來做文章,有的職官名額要增加,有的職官名額要減少。

    具體說來,就是要增加九寺五監的官員名額,他們是做具體事情的,增加人數可以做得更細,而減少秘書省官員、館閣學士等等。

    這就像人鍛煉身體一樣,肚子上、屁股上贅肉要減少,但胳膊上、腿上的筋骨肉要增加,最後人的重量並沒有減少,但身體卻變得很強壯,陛下覺得呢?」

    范寧的比喻很形象,通俗易懂,趙頊放下筆,點點頭笑道:「看來官職變法有必要再推遲幾個月出台了。」

    .........

    次日天不亮,范寧便告別妻兒,乘船前往揚州公幹,他坐的是三千石的蒸汽客船,同船的還有妹夫朱齊,他在朝廷的事情已經辦好,去揚州準備前往北島了。

    船隻駛出了汴梁,沿著汴河一直向南而行,蒸汽機在河面上發出突突突的聲音,這時,對面也駛來一艘蒸汽機船,後面拉著長長的平地沙船,滿載著貨物。

    汴河裡的船隻不少,但蒸汽機船卻沒有幾艘,像范寧乘坐的蒸汽機客船,只有官船才用,私人比較奢侈,民間的蒸汽機船只有一種情況,就是對面這種拖船隊的首船,由它拖著一長串的平地沙船,雖然省下的拉縴錢和耗費燃料錢差不多,但速度快,對於商家有利。

    「大哥,在北島那邊基本上都是蒸汽船,看不到普通人力船,大宋卻反過來,我來的時候就沒有看見一艘蒸汽船。」

    范寧站在甲板上望著從自己面前駛過的船隊,笑了笑道:「這裡面當然是有原因,大宋能造蒸汽機的工場就四座,一座被搬去北島了,另外三座都是官辦工場,要全力滿足軍隊的需求,民間的訂購都不接,像剛才對面這艘老式蒸汽機船,還是我們工場早期製造的,看蒸汽機的體積就知道了。」

    朱齊撓撓頭笑道:「我原以為是焦炭很貴,捨不得用才不肯用蒸汽機。」

    范寧呵呵笑道:「用焦炭只有長途海運才會這麼奢侈,內河航運都是直接用石炭,沿岸隨時可以補充,像剛才那艘大船,你沒注意它冒出的煙嗎?它甚至連石炭都沒有用,直接用劈柴。」

    「這次來大宋,我基本上沒有了歸屬感,覺得這裡已經不是我的家了,現在我歸心似箭,只想趕快回到北島。」

    范寧點點頭,他能理解朱齊的心情,妻兒懷了身孕,他當然急著趕回去。

    「這次朝廷的事情都辦好了?」范寧又笑問道。

    「很順利,軍器監接收了我們五十萬斤精鋼,又批給我們一百六十萬斤普通生鐵作為貨錢,我這次去揚州可以直接在揚州官倉提貨。」

    「除了置換生鐵,還做了什麼?」

    朱齊笑道:「還招募了一批藝人,大概有百餘人,唱傀儡戲的、演雜劇的、唱賺的、弄影戲、舞綰、雜技、說書等等,北島那邊很缺乏這些,北島幾個縣平時組織蹴鞠比賽,射箭比賽,騎馬比賽,但還是缺乏一些娛樂,這次招募這批藝人去,應該很受歡迎。」

    范寧欣然道:「這才是正理,像傀儡戲和弄影戲,孩子都很喜歡,盡量多排演一些精彩有趣的故事,在專門的大棚里定期表演,藝人們有不錯的收入,也豐富了孩子們生活,揚州那邊書鋪比較多,你索性多買一些神仙志怪小說回去,休閑娛樂對普通百姓很重要,這才叫安居樂業。」

    「我記住了,這次回去,我還準備辦一份報紙,大姑給我們提供了活字印刷機器和兩名熟練排字工。」

    「要辦報紙,那紙有嗎?」范寧笑問道。

    「有!越城縣有座私人小紙坊,造出的紙品質很高,雖然量不大,但足夠我們用了。」

    這時,范寧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問道:「我去年留在北島的四樣農作物,後來情況怎麼樣?你們都沒有告訴我。」

    朱齊狠狠一拍自己腦門,罵道:「我真的該死了,把三叔交給我重要事情忘了,四樣東西都種出來了,向日葵、花生、煙葉和土豆蛋我都帶來了,在揚州船上的冰庫里,結果進京時忘記帶了。」

    「這個倒沒關係,不用自責,我想知道,種植的情況如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