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零七章 太后調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百零七章 太后調和字體大小: A+
     

    范寧的官房在樞密院,他雖然出任樞密院最高職務樞密使,但樞密院的日常事務卻不歸他管,而是由知樞密院事或者同知樞密院事負責,他這個最高職務更多是一種象徵意義,他現在的實職是河北宣撫使、征北大元帥,只不過他現在常呆京城而已。

    雖然在樞密院不管實際事務,但范寧的官房卻很大很寬敞,一座獨院,分裡外兩間,各種陳設布置顯得很氣派。

    范寧正坐在桌前看書,門外一名侍衛道:「歐陽相公來了!」

    竟然是自己的岳父來了,范寧連忙起身出門迎接,歐陽修視力很糟糕,帶著深度眼鏡,走路也小心翼翼。

    「賢婿,我就不進去了,你立刻跟我去慈安宮,太后召見七相,大家都去了,讓我來通知你。」

    「岳父大人,可是為辭職呈一事?」

    「應該是,官家去見太后了,哎!這件事我們做得有點過份了。」

    范寧淡淡道:「這件事雖然知政堂稍稍強勢了一點,但根本原因是在天子,就算是一個教訓吧!」

    歐陽修點點頭,「不說這些了,你趕緊跟我走,別讓大家等久了。」

    范寧跟隨歐陽修出了樞密院,兩人各坐上一頂官轎,迅速向慈安宮而去。

    .......

    慈安宮內,七名相國已濟濟一堂,曹太后依舊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前面放一掛竹簾遮擋。

    「今天把七位相公請來,主要是想為哀家皇孫的魯莽行為向大家道歉。」

    曹太后開門見山,把身段放得很低,格調也定下來,是天子錯了,她來道歉。

    她又繼續道:「當年先帝立皇太孫太晚,先帝對他教導不夠,先帝駕崩時託付哀家管教官家,只是哀家身體不太好,對官家疏於管教,以至於他不太明白事理,做下了今天的荒唐之事。」

    曹太后綿裡帶針,雖然把責任全部攬過去,卻把先帝推出來施壓,同時也暗示重臣,官家教導不足,你們也有責任。

    眾人面面相覷,富弼欠身道:「啟稟太后,我們無意給天子施壓,如果有協商的餘地,我們也不會走出今天這一步。」

    半晌,曹太后問題:「事情已經到了哪一步?」

    「太后,今天上午天子已經頒發了恢復三省制的旨意。」

    「那現在這份旨意在哪裡?」

    「目前還在知政堂,這是正式旨意,知政堂無權封駁,只能頒布下去,但我們無法接受,只能提請天子重組知政堂來頒布它。」

    曹太後點點頭,「這份旨意轉給哀家吧!由哀家來廢除它,另外,哀家可以保證,新頒布的三省制不會廢除知政堂表決制度。」

    「太后睿智!」

    曹太後向旁邊女官使個眼色,女官立刻將每人的辭呈還給各人,曹太后道:「天子已向哀家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你們把辭呈收回去吧!」

    話已經說到這一步,太后給了保證,事情也該和解了,眾人也不再堅持,便各自收回了辭呈。

    眾人隨即起身告辭,曹太后笑道:「范相公請稍微留一下!」

    范寧又重新坐下,待眾人都去了,曹太后才緩緩道:「哀家沒想到你也會辭職,難道征遼大業就要半途而廢?」

    范寧微微笑道:「微臣只是辭去參知政事之職,但微臣還是樞密使,還是征遼主帥,太后不必擔心。」

    曹太后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來是哀家把事情想得太嚴重了!」

    這當然是玩笑之言,事情嚴不嚴重,他們心裡都很清楚。

    曹太后沉吟一下道:「哀家今天已經批准了第一筆白銀,兩百萬兩,希望能按照你的方案書妥善使用。」

    范寧大喜,連忙道:「謝太后對南大陸的關心厚愛!」

    曹太后笑了笑道:「官家的心情估計不會太好,你去安慰他一下,勸勸他,做事不要太急於求成!」

    「微臣遵旨!」

    .........

    趙頊今天的心情著實灰暗,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遭遇知政堂全體遞交辭呈的尷尬一幕,他還特地去諮詢了自己在東宮時的師父,龍圖閣大學士韓贄,韓贄告訴他,他認準的事情就要堅持。

    趙頊把韓贄所說的堅持理解成了強硬,當知政堂昨天將反對三省制的聯合聲明交給他后,今天一早,他強硬地頒布了詔書,企圖讓知政堂屈服,沒想到知政堂更強硬,以集體辭呈來回應他,頓時讓他慌了手腳,不得不向皇祖母求援,最後被皇祖母痛罵一頓。

    倒不是趙頊喪失了勇氣,而是他不敢再繼續強硬下去,他心裡很清楚,只要他批准了七相辭職,必然會導致朝廷百官的辭職大潮,那時離他被廢就可能不遠了。

    趙頊終於意識到自己捅了馬蜂窩,令他心中沮喪不已。

    御書房內,趙頊負手來回踱步,他剛剛得到宦官傳來的消息,七相已收回辭職,這讓他稍稍鬆了口氣,但心情卻高興不起來,七相固然收回了辭呈,但他的詔書也被太后廢了,這是在特殊時刻,太后擁有的特殊權力,太后不僅可以廢除詔書,也可以廢除皇帝。

    這時,門口有宦官稟報,「陛下,范相公求見!」

    「不見!」趙頊心中惱火地一口回絕。

    宦官愣了一下,轉身剛要走,趙頊嘆了口氣,「讓他進來吧!」

    他畢竟是天子,而不是孩子,能迅速冷靜下來,他便意識到現在不是賭氣的時候。

    不多時,范寧走了進來,躬身施禮道:「微臣參見陛下!」

    「哼!」趙頊忍不住重重哼了一聲,看見范寧,他心中的一肚子氣又翻騰起來。

    范寧心中好笑,繼續道:「太后已經將兩百萬兩白銀批下來,微臣特來把具體實施方案交給陛下。」

    趙頊一怔,他從桌上找到富弼的奏摺,問道:「富相公已經遞交了報告,難道你們兩者還不一樣。」

    「原則都是一樣,只是富相公的奏摺是五年計劃實施草案,在細節處稍有不足,而微臣的報告是針對這兩百萬兩銀子的具體使用方案,要比富相公的草案詳細得多。」

    說完,范寧將一份奏摺放在趙頊御案上。

    趙頊回位子坐下,對范寧道:「坐下吧!」

    「謝陛下!」

    范寧坐了下來,趙頊這才拾起范寧的方案書細看。

    其實這份方案書就是兩百萬兩白銀的詳細拆解,以及使用時間順序,從現在到明年八月。

    雖然趙頊很有興趣,但這份報告的真正作用卻是讓趙頊慢慢冷靜下來。

    看完報告,趙頊臉色的一絲慍色也消失了。

    趙頊沉吟一下,坦率說道:「當年朕還叫你一聲叔父,也是你把朕推上皇太孫的位子,母后臨終前也囑咐朕要聽你的話,雖然現在我們是君臣關係,但你在朕心中和別的大臣確實不一樣,朕就想問你一句話,你為什麼也要和他們一樣遞交辭呈逼朕?」

    范寧淡淡笑道:「我和其他相國雖然都遞交了辭呈,但我和他們的動機卻不一樣,我的辭呈是一根棍子,把你狠狠打醒!」

    趙頊一下子愣住了,他心底深處最柔軟之處被觸動,鼻子一種莫名的酸楚。

    趙頊連忙起身,走到窗前望著天空,以掩飾內心的激動,好一會兒,趙頊問道:「相公能告訴朕,究竟是哪裡錯了?」

    范寧緩緩道:「君權和相權之爭由來已久,就拿要恢復的唐制來說,武則天為了打擊皇權而加大了相權,唐玄宗為了奪取制詔權而建立集賢殿書院,用黃麻寫詔書和中書省的白麻詔書抗衡,重用李林甫、楊國忠之流服從君王的相國。

    唐肅宗為了抗衡相權不惜重用宦官,最後導致晚唐的宦官之禍,從這三個例子,陛下看到了什麼?」

    趙頊沉思片刻道:「相公是說制衡?」

    「對!制衡,沒有哪個君王不想增加自己的權力,壓制相國的權力,但只要不是太過份,一般都是相國讓權,具體方法都是用制衡的手段,但陛下用了什麼手段,直接剝奪相國的表決權,簡直沒有一點帝王之術,制衡原則到哪裡去了?」

    趙頊臉上發燙,他終於明白自己哪裡錯了?自己的想法沒錯,但手段錯了,才導致知政堂的強烈反彈。

    沉默片刻,趙頊問道:「那朕該怎麼辦?」



    上一頁    下一頁

    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
    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