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御駕親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御駕親征字體大小: A+
     

    耶律那也率領數萬殘軍和六萬五千匹戰馬返回井陘關,在路上,不斷有人發病倒下,遼軍士兵毫不憐惜,一旦發病,立刻處死,屍體就地掩埋。

    第三天上午抵達井陘關時,發病的士兵越來越多,已經超過三千人,很多士兵都是混戰中被感染,也有不少患病士兵成功混進隊伍,感染了其他正常士兵。

    這一次遼軍吸取了之前慘痛的教訓,不再隔離,發病士兵處死後屍體立刻燒掉或者深埋。

    但耶律那也派去求降的士兵卻沒有回信,這是他之前用病人詐降留下的後遺症,送信士兵根本就靠近不了關隘,當場被宋軍射殺,也沒有宋軍士兵會去搜查他們身上的信件,遠遠地便噴上火油燒掉屍體。

    又過了幾天,疫情已經完全失控,發病的士兵不斷增加,很多剛剛還在談笑的士兵突然嘔吐腹瀉,強烈的不信任感在士兵之間迅速蔓延,每個人都在懷疑身邊同伴在掩飾病情,過去四天時間,發病士兵便超過萬人,處死以及不甘被處死的反抗使遼軍陷入極度混亂之中。

    這天晚上,耶律那也悄然離開了軍隊,獨自一人向山腰處的井陘關走去。

    距離井陘關還有幾百步,他便大喊:「我是遼軍主帥耶律那也,我沒有患病,懇請上面弟兄讓我投降!」

    「我是遼軍主帥耶律那也,我沒有患病,特來投降!」

    他一路大喊,一路向關隘走去,他認為自己的主帥,宋軍會活捉他,但他還是失算了,在距離關隘還有七八十步時,上百支弩箭強勁射來,耶律那也躲閃不及,連中二十幾箭,當即倒地氣絕身亡。

    黑暗中衝下來十幾名宋軍士兵,在七八步外便用皮囊火油噴射器射出一股股黑色火油,將耶律那也的屍體塗滿了火油,隨即射出一支火箭,屍體轟地燃燒起來,不多時,屍體便燒成了焦炭,最後只剩下一些骨頭,被士兵掃下山崖。

    宋軍唯恐疫病傳染上來,嚴格執行狄青的五條鐵律,不接受任何遼軍投降,屍體必須用火油徹底焚燒。

    ...........

    當天晚上,山谷里的遼軍發生了嚴重內亂,主帥耶律那也的失蹤成為遼軍內訌再度爆發的導火線,彼此極度不信任致使遼軍士兵開始自相殘殺,關城上的宋軍都被驚動了,狄青也聞訊趕來,站在城頭上向山下凝視。

    山下一片漆黑,但隱隱可以聽見兵器的撞擊聲和士兵臨死前的慘叫聲。

    統制楊度很驚訝,低聲道:「狄帥,這黑夜中什麼都看不清,怎麼分辨敵我?」

    狄青搖了搖頭,面色凝重,他緩緩道:「恐怕遼軍的內訌不是你我能想象的。」

    「難道是沒有目標的亂砍亂殺?」另一名大將道。

    狄青冷冷道:「他們都想活下去,都懷疑對方染病,那麼只有殺掉對方,自己才有機會活下去。」

    眾將都聽得匪夷所思,但只有這樣似乎才合理,狄青隨即又令道:「嚴守關隘,不接受投降,不準任何人靠近關隘,靠近者一律射殺!」

    遼軍的自相殘殺至到次日凌晨才漸漸停止,倖存的數千士兵受不了這種血腥壓抑,紛紛翻山越嶺尋找出路去了,井陘道內變得死一般寂靜。

    十天後,一場暴雨突然襲來,這場暴雨足足下了一天一夜,一支由一千人人組成的探查隊下了關隘,到井陘內探查情況去了。

    探查成員穿著皮靴和橡膠手套,穿著三層油布長袍,還有帽子,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每個人帶厚厚的綿布口罩,中間還有碳粉,每個還戴著玻璃眼罩,這算是最原始的生化防護服,

    山谷內的情況觸目驚心,已經看不到一個活人,到處是遼軍士兵的屍體,從井陘關走到娘子關,確定沒有倖存士兵,宋軍開始撤軍,大量士兵撤出井陘關和娘子關。

    狄青隨即又出動三千士兵穿上防疫服進入井陘清理屍體,士兵們開始堆積屍體進行焚燒,整整處理了半個月,才將十餘萬遼軍的屍體全部焚燒深埋,宋軍收集了大量的兵器盔甲,煮水消毒后帶出關隘。

    在井陘中段的平蔓河邊,宋軍士兵意外發現了六萬匹戰馬,戰馬沒有受到疫病的影響,對它們唯一的威脅就是被遼兵宰殺吃肉,遼軍士兵全部覆滅后,這些戰馬在井陘內找到了青草和水源,得以倖存下來。

    這幾萬匹戰馬是宋軍最大的收穫,宋軍將它們清洗消毒,隨即帶出了井陘關,修建一座專門的馬城進行餵養恢復。

    井陘道隨即進行封道,一直到三年後,井陘才重新開放,恢復商人和旅客通行,井陘內的遼軍痕迹已經被時間磨平,疫病也消失無蹤。

    在清理井陘結束兩個月後,宋軍巡哨在平定縣附近的一處山谷內抓獲了數十名遼軍士兵,他們居然從井陘外翻山越嶺走出來了。

    從這些倖存士兵口中,宋軍知道了遼軍在最後一夜發生的恐怖事件,所有遼軍士兵都變成了瘋子,互相殘殺身邊的同伴,兩萬餘人最後只剩下不到五千人,都奮力爬上山巒向北方逃去,絕大部分都喪身在莽莽群山之中。

    十二萬大軍只剩下三十幾名士兵存活下來,這是遼國史上最血腥也是最殘酷的一場困獸之戰。

    但遼國卻堅決不肯承認井陘內發生了自相殘殺之事,也不願接受這三十幾名倖存者回國,直到多年後,三十幾名倖存者才得以返回家園和家人團聚。

    .........

    八月中旬,大宋天子趙頊在十萬大軍護衛下抵達了幽州,范寧率領數十名文武官員在數裡外迎接天子到來。

    范寧躬身行一禮,「微臣范寧率討北軍各文武官員恭迎陛下駕臨幽州!」

    眾將一起單膝跪下,「參見陛下!」

    趙頊坐在高高的龍駕上,擺擺手笑道:「范相公免禮平身,各位將軍平身!」

    「謝陛下!」

    眾將起身,范寧上前對趙頊道:「陛下,這裡距離幽州城太近,不如先去璐縣休息。」

    趙頊搖搖頭笑道:「難道三十萬大軍還保護不了朕的安全?」

    「這......」范寧有點為難,幽州遼軍隨時會殺出來,和宋軍進行魚死網破決戰,他覺得幽州還是有點不安全。

    趙頊淡淡道:「太宗皇帝和真宗皇帝都御駕親征,這次該輪到朕了,這一天朕已經等了很久,相公就不要再勸了。」

    范寧無奈,只得點點頭,「陛下請去大營!」

    跟隨趙頊御駕親征的還有知政堂的相國、樞密院的高官以及各部尚書、侍郎等等三百餘人。

    范寧又和富弼等相國見了面,這才帶著大軍浩浩蕩蕩前往幽州城。

    十萬隨御駕親征的大軍在幽州城西開始紮下大營。

    天子趙頊和一班大臣在范寧的陪同下來到幽州城下。

    經過宋軍一個半月持續不斷的爆炸和烈火焚燒,幽州已經變得千瘡百孔。四面城牆有三十餘處發生了坍塌,城門也炸得支離破碎,布滿了裂縫掛在城上。

    城內建築更是燒掉了六成,遼軍傷亡兩萬餘人,普通平民也有數萬人死於戰火。

    整個幽州城的軍民士氣喪盡,若不是耶律胡睹還牢牢控制著軍隊,很多士兵都會出城投降,民兵也大量逃亡,遼軍先後徵召民兵至五萬人,但沒有人再願意賣命了,恐懼籠罩在城內數十萬軍民心中,光逃亡就達三萬人,耶律胡睹也無可奈何。

    城外,趙頊凝視幽州城良久,問道:「范相公在報告中提到,在消滅城內軍民士氣后便可攻打幽州,朕想知道,什麼時候才時機成熟?」

    「陛下,五天前臣就準備攻打幽州了,但聽說陛下要御駕親征,所以微臣再緩五天,事實上,時機已經成熟,隨時可以攻打幽州城。」

    趙頊心中很滿意,他沒有告訴范寧,自己想親自指揮軍隊攻下幽州城,看來范寧頗為了解自己的心思,把這個機會留給了自己。

    趙頊點點頭笑道:「既然機緣湊巧,那朕就臨時出任一次主帥,收復幽州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