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井陘內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井陘內訌字體大小: A+
     

    井陘圍困戰已經過去一個多月,遼軍的糧食早已吃光,不得不依靠殺馬來充饑,連續高強度的進攻也使遼軍死傷極其慘重,困在井陘內的十二萬大軍只剩下不到八萬,太多的屍骨積累加上動物的傳播,最讓軍隊膽寒的惡魔終於出籠了,一種不知名的瘟疫在遼軍中迅速蔓延。

    遼軍的戰鬥力迅速被削弱,連續高強度的進攻也被迫停止,這時,宋軍也發現了遼國的異常。

    宋軍主帥狄青發布五條緊急命令。

    第一,有發熱、嘔吐和腹瀉癥狀的士兵要立刻隔離。

    第二,所有宋軍士兵必須每天服用鐵舟去炎散。

    第三,不準接觸井陘內的動物,不允許喝生水,水必須燒開后飲用。

    第四,不準觸碰敵軍屍體,戰鬥結束后,要用火油焚燒屍體和山道,並用生石灰掩蓋路面和茅廁。

    第五,不準接受任何形式的遼軍士兵投降,凡有遼軍士兵靠近關隘,必須立即射殺。

    五條緊急命令使宋軍上下高度緊張,這時,人人都知道遼軍內部爆發的瘟疫,戰爭的性質開始改變了,由最初不準遼軍突圍出逃,變成了不準瘟疫士兵出谷。

    天還沒有大亮,娘子的守軍便發現了山道上的異動,一支千餘人遼軍士兵打著白旗向關隘走來。

    主將曹文靜得到消息,立刻趕到關城,他用單筒望遠鏡向山道上望去,只見三四百步外,大群步履蹣跚的遼軍士兵舉著白旗,正有氣無力地向關隘一步步走來,一個個目光獃滯,面帶病容。

    「狗日的,竟然讓病人來投降!」

    曹文靜恨得咬緊了牙關,他看得很清楚,這些投降士兵分明是染病之人,很顯然,遼軍是想讓宋軍感染瘟疫,無力再守關。

    「用火油阻止他們!」

    數十大罐火油砸下關城,陶罐碎裂,漆黑的火油在地上彙集,並緩緩向山道下面流去,待敵軍距離關城還有兩百步時,曹文靜親手射出一支火箭,山道上頓時燃起一片大火。

    士兵們不斷地將一隻只火油砸向城下,熊熊烈火阻攔了投降士兵前行的道路,而且不斷蔓延,投降的遼軍士兵嚇得紛紛後退,這時,上百根滾木礌石迎面打來,數百名士兵躲閃不急,被滾木打中,直接倒在烈火之中,很快被大火吞沒了。

    其他士兵嚇得屁滾尿流。跌跌撞撞向山下逃去,但不等他們逃到山下,山下士兵亂箭齊發,將剩下的數百患病士兵全部射殺在山道上。

    也是耶律那也也在娘子關下,他見自己的禍水東引策略失敗,心中沮喪之極。

    嚴重的疫病已經使四成士兵被感染,包括他的副將耶律胡呂,因病死亡已上萬人,還有兩萬餘人無葯可治,患病等死。

    誰也不知道瘟疫是怎麼爆發的,很多士兵猜測是野獸撕咬屍體時染上了陣亡的士兵瘟疫,然後野獸又被士兵當做食物獵獲,瘟疫便開始出現了。

    耶律那也手下的十二萬大軍目前還剩下七萬大軍,這七萬大軍中又有兩萬三千多人爆發疫病,剩下的四萬多人也不知道有沒有感染,分成十個營駐紮七十多里長的山道里。

    每天都有新人發病的消息傳來,整個遼軍已經極度恐慌,一旦有人發病,立刻被趕出軍營,他的物品被燒掉,趕出軍營無糧無葯,只能是死路一條。

    所以很多士兵已經身體嚴重不適,也拚命隱瞞,唯恐自己被趕出去,結果導致更多的人被感染,已經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耶律那也已經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他心裡很清楚,一旦耶律洪基得知井陘士兵爆發瘟疫,也就不會再派人來救援自己。

    「大王,娘子關這邊瘟疫肆虐,再呆下去,遲早會全軍覆滅,不如轉去井陘關吧!」十幾名將領紛紛向他請求。

    耶律那也看了一眼山上高高的關城,只得長長嘆了口氣,下令道:「帶上副將軍,其他患病士兵就留在這裡吧!」

    耶律那也最終做出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殘忍決定,放棄兩萬三千患病士兵,用馬車帶著耶律胡呂一人,率領大軍向東面撤離。

    一條狹長山谷內,兩萬三千多名患病士兵被隔離在這裡,沒有軍醫,也沒有葯,死亡士兵也無法處理,被集中扔到一個大坑裡,峽谷中瀰漫著惡臭和死亡的氣息。

    很多人都想衝出這條死亡谷,但谷口被重兵封鎖,靠近谷口便會被亂箭射殺,每天會扔進幾百匹死馬給他們充饑。

    所有的士兵都絕望了,七零八散地坐在峽谷內等死。

    這天下午,數十名患病士兵意外發現守在谷口的士兵都消失了,他們慢慢走出谷口,才發現山谷外的遼軍都不見了。

    「他們丟下我們走了!」

    數十名士兵沖回山谷,大喊大叫,消息迅速傳開,主力大軍丟下他們東撤了,恐懼和憤怒讓士兵們徹底爆發了,求生的本能使上萬名患病程度稍輕的遼軍士兵不顧一切地去追趕主力。

    夜色中,井陘的一片空地上點燃了數十堆篝火,四萬多士兵圍著篝火吃馬肉喝湯,這時,最西面的遼軍士兵一片大亂,只隱隱聽憤怒的叫喊聲、咒罵聲和慘叫聲。

    耶律那也站起身怒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名士兵跑去打聽,不多時,驚慌地奔回來道:「啟稟大王,上萬名患病士兵追上來了。」

    耶律那也驚得目瞪口呆,他忽然回頭怒視一名大將,「你是怎麼安排的?」

    大將也不知所措,連忙解釋道:「卑職留下三百人守谷口,不知為什麼沒有守住?」

    耶律那也氣得暴跳如雷,「混蛋!現在已經亂套了,我們該怎麼辦?」

    耶律那也說的亂套是指患病士兵混進來,會感染其他士兵。

    眾將心裡都明白該怎麼辦?一起望著耶律那也,等待他的決定。

    耶律那也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自相殘殺,既然他們不知死活,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他當即下令道:「擅自擾亂軍隊者,可就地處死!」

    幾名將領嚇一大跳,連忙勸道:「不如先將他們集中起來,現在殺人會更加混亂!」

    耶律那也搖搖頭,「他們不會再上當了,乘他們現在還沒有混入軍隊,把他們隔離開來,能殺多少是多少!」

    耶律那也也不再掩飾,當即傳令下去,「患兵士兵全部隔離,不服從者一律處死!」

    事實上,局勢已經失控,在死亡谷經歷了隔離恐懼的士兵不願再被隔離,沒有一個人願意服從命令,他們不顧一切想鑽進正常士兵的隊伍中,引起了正常士兵的恐懼,他們唯恐被感染疫病,紛紛對曾經的同伴下了毒手。

    而主帥的命令讓恐懼的遼軍正常士兵再沒有忌諱,大開殺戒,在他們眼中,這些感染疫病的士兵已不再是他們的同伴,而是被惡魔附身,他們開始無情砍殺患病士兵。

    而上萬名患病士兵原本是求一條活路,沒想到卻遭到殘殺,他們的憤怒難以抑制,也跟著爆發了,他們怒吼著搶奪兵器和正常士兵廝殺,一場嚴重內訌在遼軍中出現了,夜裡看不清對方面目,恐慌的情緒使所有遼軍士兵都喪失了理智,不問青紅皂白互相砍殺,井陘道上一片混亂。

    天漸漸亮了,殺得筋疲力盡的遼軍終於平息下來,井陘道上一片腥風血雨,兩萬餘人死在內訌之中,還有無數人受傷,剩下的三萬多士兵的盔甲都被鮮血染紅,已經分不清楚誰是患病士兵,誰是正常士兵。

    耶律那也渾身是血,他感覺自己也被疫病傳染了,十幾名將軍也只剩下一半,其他大將都死在亂軍之中。

    耶律那也心中已經絕望了,萬般無奈,他只得派幾名士兵帶著自己親筆信去井陘關向宋軍求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