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啞雷事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啞雷事件字體大小: A+
     

    天漸漸亮了,夜間的遠程互攻戰已在夜裡兩更時分結束,在兩輪鐵火雷爆炸后,遼軍的床弩便損失過半,耶律胡睹當即立斷,將剩下的床弩全部撤離,遼軍率先停戰。

    而宋軍也在四輪鐵火雷投擲后停止了進攻。

    隨後的半夜,城頭上儼如死一般寂靜。

    當清晨的陽光照在城頭,城頭是一片令人觸目驚心的破敗景象,四十架裝在城頭上的投石機被炸得只剩下殘肢斷臂,城垛碎裂,滿地都是投石機和床弩的碎片,隨處可見一攤攤觸目驚心的血跡。

    士兵們正忙碌地清理屍體,宋軍的四輪轟炸,遼軍陣亡六百五十餘人,傷一千人出頭,大部分都是被淬毒鐵釘擊中,如果無法及時排毒,那他們最終的結局只有一個。

    雖然損失慘重,但東城的守軍依然十分警惕,耶律胡睹又派出五千人上城頭防禦,士兵都靠在牆根下,每人手執盾牌,這是吃了大虧后的補救,盾牌可以有效抵禦鐵釘的疾射。

    不僅城頭在忙碌,城下宋軍也在忙碌,昨晚被射斷皮帶的投石機已經拖走,宋軍在投石機前安裝更高的防護厚板,防護板的高度達到三丈,在不影響投石機的情況,這個高度已是極限,另外防護板加厚成雙層,遼軍的床弩再也無法射穿防護板。

    事實上,昨晚大部分投石機都沒有調試完成,一些隱患還沒有排除,所以只射了四輪,但就是這四輪投射,投石機也出現了很多問題,如果不及時排除,必然會導致發射失敗。

    宋軍工匠至少要用兩天的時間來重新調試,排除隱患。

    范寧正在聽取昨晚指揮發射的主將彙報,他眉頭皺成一團,問道:「你能確定真有一顆啞雷?」

    統制陳青躬身道:「卑職可以肯定,昨晚有專門士兵確認爆炸數量,三批士兵的結果都一樣,一共爆炸了七十五次,但我們卻射出了四輪七十六顆鐵火雷,那肯定有一顆沒有爆炸,就不知道是落在護城河,還是落在城內?」

    范寧沉思片刻,回頭問道:「昨晚巡哨可發現敵軍出城?」

    「回稟相公,沒有發現任何敵軍出城的情況。」

    旁邊曹詩也道:「就算是射到城內,也要先給主將耶律胡睹過目,然後再決定是否把啞雷送走,應該沒有那麼快。」

    范寧點點頭,對當值將領道:「再投入三倍巡哨,晝夜巡邏,不準任何人離開幽州城!」

    .........

    曹詩的判斷沒有錯,遼軍確實在清理一處靠牆邊被炸毀的民房時,發現了一枚沒有爆炸的鐵火雷,遼軍如獲至寶,立刻通知了主將耶律胡睹,耶律胡睹也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現場。

    鐵火雷已經被士兵抬到不遠處一座民宅的院子里,四周戒備森嚴,耶律胡睹望著這個黑黝黝,外型酷似大南瓜的鐵傢伙,心中一陣激動。

    天子曾經下旨,凡能搞到宋軍的鐵火雷,官升三級,賞銀五萬兩,可兩年過去,卻一無所獲,但自己終於搞到了一枚未爆的鐵火雷,更加彌足珍貴。

    他回頭問一名火器匠,「這枚鐵火雷如何?」

    火器匠搖搖頭,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道:「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鐵火雷研究了五十年沒有搞出來,宋軍居然成功了,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另一名火器匠小心翼翼道:「大帥,要不要把它給我們好好研究一下,看看我們能不能仿造?」

    耶律胡睹猶豫了一下,這件事他不敢做主,必須徵求天子的意見。

    「我立刻發鷹信詢問天子,如果天子同意,那就交給你們研究。」

    耶律胡睹立刻寫了一份鷹信,讓信鷹帶去北方的上京。

    兩天後,耶律胡睹受到了天子耶律洪基的親筆回信,「若獲兩枚,幽州可留一枚,若只有一枚,須即刻送至上京,不得擅自妄動。」

    耶律胡睹嘆了口氣,果然和他意料的一樣,天子要把這枚鐵火雷孤品立刻送去上京,不準自己研究,可問題是,他該怎麼把這枚百斤重的鐵火雷送去上京?

    這是一個簡直無法完成艱巨使命。

    .........

    深夜三更時分,北城的水城門嘎嘎開啟,一艘小船悄然駛出,小船上是一名瘦小的男子,牽著一匹強壯的戰馬,戰馬後面托著一個沉甸甸的大包袱,後面緊接著又出來一條小船,船上也是一人一馬,男子卻是十分強壯。

    小船緩緩駛過護城河,在護城河邊靠岸,遠處忽然有人大喊:「是什麼人?」

    他們被宋軍巡哨發現了,兩名男子頓時慌了神,立刻牽馬上了岸,翻身上馬,催馬便向北方奔去。

    只片刻,數十名騎兵疾奔而至,他們看見了護城河中的小船,又聽見遠處馬蹄聲,立刻喊道:「有敵軍出城了!」

    他們立刻調轉馬頭向北方追去,一名士兵同時向天空射出一支火箭。

    在四周巡哨的宋軍騎兵從四面八方向這邊彙集,只片刻,巡哨彙集成一支三百人的騎兵隊伍,沿著敵軍逃跑的方向往西北方向追去。

    ..........

    范寧在半夜被隨從叫醒,「相公,有巡哨報告緊急軍情!」

    「現在什麼時辰了?」

    「三更剛過。」

    范寧立刻意識到他猜測的事情很可能真的發生了,他連忙披上一件衣服走到外帳,一名旅帥單膝跪下稟報,「啟稟相公,城內有兩名騎兵出城!」

    果然是想運走鐵火雷,范寧連忙問道:「他們是怎麼出的城?」

    「通過水門,有船將他們運出城,目前我們的數百巡哨正在追趕中。」

    范寧點點頭,「傳令下去,盡量活捉,有消息隨時彙報!」

    旅帥行一禮急匆匆走了,范寧此時已經沒有睡意,他負手走到地圖前,這時,大帳外傳來曹詩的聲音,「范相公起來沒有?」

    「曹都帥,現在才三更時分!」

    范寧笑了笑道:「讓他進來吧!」

    片刻,曹詩快步走進大帳,急聲問道:「遼軍是不是想把未爆的鐵火雷送走?」

    范寧點點頭,「應該是的,這顆鐵火雷對遼軍至關重要,耶律洪基一定急於得到它,才會令幽州想辦法把它送到上京。」

    「可幾條通道都被堵死,遼軍怎麼過去?」

    范寧看了看地圖,淡淡道:「被堵死只是正常進出的通道,如果不騎馬,不攜帶輜重,也可以翻山越嶺過去,山中還是有一些採藥打柴的小道,耶律胡睹應該就是打這個主意,翻越山道過居庸關。」

    曹詩點點頭,又對范寧道:「遼軍居然是從水門出來,那麼水門是不是幽州城的軟肋?」

    范寧微微一笑,「攻打水門早就有先例,利用鐵火雷確實可以炸開水門,事實上,我們完全可以用火油和鐵火雷連續爆炸東城頭,使遼軍士兵無法呆在城頭上,我們的船隊就能駛入東段護城河,讓士兵藉助船隊攀城而上,主力軍隊一樣可以輕易奪取東城頭,不需要走什麼水門。」

    曹詩愕然,半晌道:「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著手實施?」

    「這個問題問得好,為什麼不實施,你覺得攻打幽州最難的是什麼?是城牆嗎?」

    曹詩有點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攻下城牆不難,難的是殺進城后的巷戰?」

    范寧點點頭,「現在遼軍士氣高昂,有充足的物資,數十萬平民中又能武裝數萬軍隊,我們現在殺進城,必然遭遇激烈的抵抗,就算能取勝,也必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這不是我打仗的風格,必須要先摧毀遼軍的士氣,然後再殺進城。」

    曹詩長長嘆息一聲,「我現在才明白!」

    就在這時,帳外有人稟報,「啟稟相公,巡哨傳來消息,已經抓住兩名遼軍士兵,奪回了鐵火雷!」

    這個消息讓范寧很滿意,他原本估計要天亮才有消息,沒想到這麼快就抓住兩名遼軍了。

    曹詩冷笑一聲,「如果耶律胡睹把鐵火雷留在幽州自己研究,然後把研究的結果用鷹信告訴耶律洪基,不是更好嗎?現在雞飛蛋打,還是一無所有。」

    「那你是把研究鐵火雷想得太簡單了,首先要辨明配方,然後再反覆試驗,光試驗各種配方,沒有一年的時間不會任何有結果。」

    停一下范寧又笑道:「不過至少幽州的火器匠會發現裡面並沒有火膠這種物資,所以你說得也沒錯,耶律洪基確實做出了一個愚蠢的決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