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拯救漢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拯救漢民字體大小: A+
     

    位於遼陽府南部的赤馬礦是遼國最大的鐵礦,緊靠遼河,在前年和日本國達成了以生鐵換購戰船的協議后,遼國從幽州府以及遼陽府強征了十萬戶漢民,將他們編為匠戶,專門在赤馬礦開採礦石並冶鍊成生鐵。

    在赤馬礦山南面的一片曠野里,有一片延綿十幾里的營地,這裡便是匠戶營,十萬礦工和他們的家人都住在這裡,匠戶營一共有十座,四周修建了營柵,並有眺望塔以及一萬士兵看守,匠戶們一旦逃亡被抓住便當場處斬。

    匠戶營中生活條件十分惡劣,垃圾遍地,屎尿橫流,惡臭熏天,實際上就是集中營,數十萬人生活在十座大營內,周圍是大片農田,匠戶的家人在農田裡種地,維持著及其艱辛的生活。

    這天上午,一支龐大的船隊忽然出現在寬闊的遼河上,這支船隊足有數百艘之多,其中大部分是萬石大船,在為首一艘兩萬石的大船上,懸挂著一面巨大的黃龍旗,這是宋朝的船隊。

    正在種地的婦人和老人紛紛向岸邊跑去,越來越多的人向河邊奔去,一時間,河邊站滿了匠戶百姓。

    不知是誰大喊一聲,「是宋朝的船隊!」

    「是宋朝的船隊!」

    岸上的百姓頓時歡呼起來。

    看守戰俘營的遼軍主將耶律萊大驚失色,遼陽府只有三千人駐防,一旦宋軍攻打遼陽府,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他顧不得看守匠戶營,急令軍隊集結,撤離了匠戶營,一萬軍隊向五十裡外的遼陽城疾奔而去。

    東京道原本有十一萬軍隊,除了八萬喪身海底,一萬軍看守匠戶,其餘兩萬軍分別駐紮在各個大城內,其中鴨綠江邊的保州城和宣州城駐兵最多,各有五千人,主要防禦高麗人北侵,剩下的一萬軍隊則分佈駐紮在遼陽府、黃龍府、鎮海府、來遠城、瀋州、復州等地,兵力十分空虛。

    遼陽城的東京留守府內,南院樞密使蕭惟信正在桌前給天子耶律洪基寫一封急信,他得到消息,一支宋朝船隊正在北方的黑河沿岸剿滅各個契丹生番部落,已經至少有二十個部落被摧毀,黃龍府駐軍只有三千人,難以救援。

    蕭惟信一方面緊急派人去通知其他契丹生番部落疏散,另一方面他請求天子出兵增援東京道。

    蕭惟信心中十分憂慮,八萬軍隊全軍覆滅后,他先後向奚族和渤海族寫信請求增兵,皆遭到了無情拒絕,他現在的三萬軍隊要防禦高麗,要看守礦工,剩下的一點軍隊根本就無力守衛東京道的各大城池,一旦宋兵北上,這樣一點點軍隊怎麼守得住遼陽府?

    就在這時,外面有人急聲稟報:「啟稟樞密使,大事不好!」

    「發生了什麼事?」蕭惟信停住問道。

    「遼河上出現宋軍船隊,規模龐大,至少有幾百艘,正向遼陽城駛來!」

    「啊!」

    蕭惟信大吃一驚,遼陽城只有三千守軍,怎麼可能守得住,他急聲令道:「速令耶律萊將軍立刻率軍撤回遼陽城。」

    雖然沒有人看守礦工,會產生混亂,可這一刻,蕭惟信已經顧不上了,先守住遼陽府,其他一切都可以放棄。

    報信人答應一聲快步走了。

    蕭惟信心如火焚,將信遞給隨從發送出去,他立刻登上西城頭,向遠方眺望。

    遼河並沒有直接流經遼陽城,而是有條支流從遼陽城邊流過,天氣晴好,遠處數十裡外,隱隱可以看見遼河,但沒有看見數百艘宋軍戰船,估計還沒有到這裡。

    就在這時,有士兵來報,「啟稟樞密使,耶律萊將軍已率軍隊向遼陽城疾速趕來,很快就將趕到。」

    蕭惟信頓時長長鬆了口氣,耶律萊的軍隊趕來,遼陽府差不多可以守住了。

    .........

    但宋軍並沒有攻打遼陽府的計劃,數百艘船隻停泊在岸邊,數十萬漢民都願意跟隨宋軍離開遼國。

    岸邊人山人海,黑壓壓的一眼望不見邊際,數十萬百姓拖家攜口地排隊登船,一艘艘大船滿載著百姓,掉頭向遼東半島駛去。

    遼國在遼陽半島的駐軍只有兩千人,還是東北面的鎮海府,南面幾乎無兵駐守,宋軍奪取了半島最南端,用作中轉。

    數十萬百姓不可能一次性運走,以最大限度的運量,至少也要分為兩次。

    很快遼軍的探子發現了宋軍的企圖,趕回遼陽府彙報。

    此時遼陽城頭上站滿了遼軍,大量的防禦物資搬運上城頭,蕭惟信得到了探子的消息,宋軍並沒有北上攻城,而是在大量運走礦山的漢民。

    耶律萊低聲道:「不如卑職率領一支奇兵,偷襲宋軍的戰船。」

    蕭惟信搖了搖頭,「既然宋軍北上,他們豈能沒有防備,你的軍隊偷襲不了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可是漢奴全部被運走,無人再挖礦了!」

    蕭惟信微微嘆口氣,「現在東京道千瘡百孔,虛弱之極,北面有宋軍在肆虐,南面宋軍也殺來了,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要清醒,什麼重要,什麼次一等重要,什麼可以稍稍放下,東京遼陽城最重要,其他城池次一等重要,漢民可以稍稍放在一邊,對宋軍而言,或許漢民最重要,但對我們絕不是,耶律將軍一定要明白這一點。」

    「卑職明白了,守住遼陽城第一重要。」

    蕭惟信點點頭,「只要守住遼陽城,我們就能向天子交代。」

    .........

    宋軍用了三天時間,數百艘大船將十萬戶漢民全部運走,另外還從倉庫中掠走了生鐵兩百萬斤以及粗銅錠七十萬斤。

    五天後,第一批十五萬遼國漢民乘船抵達了登州,大宋朝廷早有準備,數十萬遼國漢民暫時安置在登州和萊州,將在登州蓬萊縣以及萊州掖縣城外搭建了數十座臨時大營,運來三十萬石糧食和二十萬匹布,由相國韓絳全權負責安置遼國漢民。

    在海面一座亭子里,韓絳眺望著遠處的大船,他見旁邊幾名官員正在低聲議論,便問道:「你們在議論什麼?」

    一名官員躬身道:「我們在說,這次朝廷下這麼大血本接納這幾十萬漢民,是不是代價太大了?」

    韓絳搖搖頭,「這些漢民淪為遼國人並非他們的過錯,他們雖然是遼國人,卻被遼人殘酷壓迫,所以他們自稱漢兒,懷念故國,如果我們不去拯救他們,那麼誰還會管他們的死活?」

    登州知事楊凱和萊州知事鄧文洋小心翼翼問道:「請問韓相公,我們只是搭建了臨時大營,那麼他們最終安置地在哪裡?」

    韓絳想了想道:「大部分應該回幽州,另外一部分準備動員去南大陸,這只是朝廷初步想法,不過你們放心,不會留在萊州或者登州,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證過度期間穩定,這就要辛苦兩位官人了。」

    「卑職一定儘力安置災民!」

    這時,第一批船隻開始緩緩靠岸,長長的船板搭上駁岸,開始有漢民扶老攜帶上岸了。

    「走吧!我們去看看。」

    韓絳帶著眾官員向百姓走去。

    很多老人上了岸,便跪倒在岸上失聲痛哭,他們終於回到了故國,回到了這片安葬他們父母和祖先的土地。

    韓絳上前安慰這些可憐的老人,讓士兵扶著這些老人前去登記。

    登記地就在碼頭上,上百名州學和縣學士子負責登記,都是按照每戶來進行登記,先前居住地、籍貫、戶主名字、年齡,職業以及家人構成情況。

    每登記一戶,便給一塊木牌,木牌上面有營號和帳號,然後第一船的兩百戶民眾集中起來,由幾名官員帶著他們去大營。

    一名官員高聲對眾人喊道:「大家請看看手中的牌子,不識字也沒有關係,上面畫的是五頂大帳,那就是第五大營,大家請跟我來!」

    數百戶百姓抱著孩子帶著老人向數裡外的一座大營走去,很多人邊吃邊走,下船時每人發了兩個饅頭,給眾人臨時充饑。

    每一座大營有近數千頂大帳組成,第五大營也是一樣,眾人走進空蕩蕩的大營,都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大帳很寬闊,比他們之前住的匠戶營小帳不知好多少倍,數千頂大帳整齊排列,井然有序,地面十分乾淨整潔。

    「大家按照牌子上的帳號去各家的大帳,如果不識數,請過來,我們來幫各位查看。」

    眾人都急不可耐地四下尋找自己的帳篷,數十戶百姓不識數,圍住了幾名官員,七嘴八舌詢問,個個臉上焦急萬分,官員們辨認了牌子上號碼,又叫來士兵,讓每個士兵負責帶著一戶人家去各自的營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