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夢碎黃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夢碎黃海字體大小: A+
     

    范寧此時就在登州,他沒有陪同天子去太原視察,而是在山東半島等待消息,在六天前他接到了來自遼陽府的緊急鷹信,遼軍將在五月初七出兵攻打大宋。

    范寧立刻發信到太原,讓天子及時撤出太原城,他隨即趕到了登州。

    無論是和西夏作戰,還是和遼國的戰爭,他在桌上面說得最多是國力之戰,甚至報上也頻頻刊登類似的文章。

    但還有一個極為隱秘的戰略卻藏在桌子下面,那就是儘可能地殲滅有生力量,從前年對遼國的戰爭到去年滅夏之戰,都可以看出范寧的這個戰略思維。

    這其實很精準地戰略打擊,抓住了遼國或者西夏的最大弱點,本族人口少,西夏的党項人不過百餘萬,而遼國雖然控制了廣袤的土地,但本族契丹人也最多兩百萬。

    一旦本族人口低到一個限度,它所建立的帝國很快就會分崩離析。

    范寧也是看透了這一點,所以他所有的戰略策略都是從消滅敵軍有生力量來考慮,這次戰船騙局也是一樣,用一百五十艘五千石大船,來誘引遼軍走進地獄。

    一百五十艘戰船已經駛出了鴨綠江口,這裡距離身彌島還有一百多里,稍微向北偏一偏,宋軍基地發現不了他們。

    一百五十艘大船滿載著八萬遼軍浩浩蕩蕩向千裡外的登州方向駛去。

    就在遼軍船隊剛剛駛出鴨綠江口,埋伏在三十幾裡外的宋軍巡哨船隻便發現了他們。

    一名斥候旅帥使用單筒望遠鏡發現了遠方密集的小黑點,終於出來了,旅帥立刻喝令,「返航!」

    幾艘哨船迅速掉頭,向南方百裡外的基地駛去。

    中午時分,三百多艘大小戰船離開了海港,向西面疾行,他們兵分三路,一支百餘艘戰船向北而行,繞到敵船背後,斷遼軍的退路。

    另一支水軍則去西面,防止遼國水軍向遼東半島方向逃竄,同樣,第三支水軍則在東面,堵住了遼軍戰船逃往高麗的路線。

    他們呈品字型,從三個方向包圍了遼國船隊,但距離較遠,遼國船隊並沒有發現自己已被包圍,船隊還在繼續向南航行。

    這時,一支由兩百餘艘萬石戰船隊組成的萊州水軍已經在前方靜靜等候他們了。

    范寧就在一艘兩萬石的大船之上,船隊是昨晚出發,提前一個時辰抵達了預定位置。

    一名將領跑來,在他范寧身邊道:「敵軍戰船已出現在北方五十裡外。」

    范寧舉起了單筒望遠鏡,集中精力眺望遠方,果然看見了無數的黑點,他放下望遠鏡問道:「基地的水軍到位了嗎?」

    「都已經到位!」

    范寧點點頭下令道:「傳我的命令,迎戰上去!」

    為首的主船拉響了長長的汽笛聲,兩百艘戰船向北方迎戰而去。

    在為首的遼軍大船上,高元紀也發現有些不妙,遼軍沒有望遠鏡,看不到那麼遙遠的地方,但他們在桅杆上的眺望兵卻發現了東面的宋軍哨船。

    哨船的出現使高元紀緊張起來,雖然他並沒有水軍經驗,但他知道,巡哨的出現,意味著主力軍隊就在不遠之處。

    就在這時,有哨兵在桅杆上高喊:「前方發現敵軍戰船!」

    高元紀大吃一驚,扶著船舷向南查看,天氣晴好,他能清晰地看見前方海面上情況。

    只見蔚藍的海面出現了無數小黑點,隱隱冒著黑煙,正疾速向自己駛來。

    高元紀心中慌忙起來,急聲令道:「掉頭向西!」

    東面是高麗,那邊可能有宋軍的基地,西面是遼東半島,雖然遠了點,但那是遼國自己的土地。

    遼軍船隊開始向西掉頭,但風向卻是西北風,等於是逆風而行,遼軍船隊速度極慢,而宋軍戰船卻靠著蒸汽機為動力,速度極快,已經越來越近,剛才還是小黑點,現在已經看清了船隻的模樣。

    高元紀大急,連忙大喊:「快加速!加速!」

    一名將領跑上來道:「大將軍,現在是逆風而行,速度快不起來,不如去高麗方向,會是順風!」

    高元紀呆了一下,拔劍狠狠劈去,破口大罵:「為何現在才彙報!」

    高元紀是渤海國皇族後裔,目前也是渤海族在遼國的第一大將,性格直爽,但頭腦比較簡單,他昨天還在為主帥蕭惟信把首功讓給他而感到得意,他現在才意識到蕭惟信的狡猾,把危險讓給了自己。

    高元紀此時也知道今天逃不過宋軍戰船的追擊了,他狠狠一刀劈在船舷上,喝令道:「傳令士兵全部上甲板,準備弓箭射擊!」

    每艘戰船運載士兵約七百人,還有部分戰船則運載攻城武器,這些船隻並不是運輸船,而是戰船。

    五百餘名士兵奔上甲板,站滿了甲板的一層和二層,密密麻麻的弓箭對準了越來越近的宋軍船隻。

    海面上不僅是南面出現了宋軍戰船,東西兩面以後都出現了宋軍戰船,西面的戰船甚至開始了戰鬥。

    實際上,遼軍戰船的作戰毫無意義,一艘戰船被宋軍戰船從側面狠狠撞擊,立刻攔腰撞成兩段,露出了裡面完全腐朽的船木,遼軍還是運氣好,今天沒有遇到狂風巨浪,否則,還不等遇到宋軍船隊,它們就會全部沉沒。

    接二連三的船隻被宋軍大船撞爛,到處是海中呼救的遼軍士兵。

    高元紀已經顧不得被撞毀的戰船了,他目不轉睛盯著越來越近的宋軍大船,這是一艘兩萬石的巨船,體型龐大,後面兩側各有一個車輪,在水中翻滾,激起滾滾白浪,推動船隻前行。

    兩艘大船交錯而過,相距約百步左右,高元紀大喊一聲,「放箭!」

    數百名士兵一起放箭,密集箭矢射向宋軍船隻。

    忽然,宋軍戰船側面同時打開了四扇窗,伸出四根黑洞洞的木管,木管直徑足有四尺,對準了遼軍戰船。

    眾人都為之一怔,不知這是什麼,只聲四聲撞擊,從四根木管中各射出一隻黑黝黝的大鐵蛋,重達五六十斤,外形儼如南瓜,嗤嗤的冒著白煙。

    「是鐵火雷!」

    高元紀立刻反應過來,驚得他心裂膽碎,只聽嘭嘭幾聲重擊聲,鐵火雷直接在船壁上砸穿了四個大洞,射進了敵軍主船的腹部內。

    宋軍主船和遼軍戰船交錯而過,迅速駛離,但駛離不到百步,只聽見『轟!』一聲巨響,第一個鐵火雷爆炸了,白煙、氣浪裹夾著無數碎木衝天而去,還有不少士兵也被炸得飛起。

    緊接著後面三顆鐵火雷幾乎同時爆炸,巨大的爆炸使得整艘五千石大船被炸得粉身碎骨,濃煙瀰漫,此時宋軍的戰船已駛到三百步外,沒有受到爆炸的影響。

    這時第一次在海戰中使用弩炮發射鐵火雷,四門弩炮反覆調試,達到了最佳狀態。

    待硝煙散盡,敵軍主船已經消失了,海面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碎木,還有部分沒有炸碎的船體已迅速沉沒,海面上漂滿了殘缺不愛去哪的屍體,主將高元紀也被炸得屍首分離,沉入海中。

    這時遠處又連續傳來爆炸聲,其他船隻安裝的弩炮開始發威了,一般兩萬石大船安裝四架,萬石大船安裝兩架,萬石以下大船隻安裝一架。

    相對於威力極為強大的鐵火雷。大部分船隻都採用撞擊的方式,從側面撞擊敵船,腐朽的船身根本擋不住強烈的撞擊,紛紛一撞即斷,一艘艘大船在海中沉沒。

    宋軍沒有接受投降,無情地殺戮著海上的遼軍,遼軍戰船被四面包圍,走投無路,一艘艘大船接二連三沉入海中。

    這時,海面上起風了,風雲疾變,天色暗黑下來,暴風雨來了,大浪滔天,宋軍戰船紛紛掉頭離開,剩下的數十艘遼軍船隻在暴風雨中上下起伏,被海浪無情的撕裂,無數在海上呼救的士兵被一個浪頭打來,便徹底吞沒了。

    這場暴風雨直到半夜才停息,一艘宋軍的三千石戰船在暴風雨中翻沉,數十名宋軍士兵失蹤,其餘宋軍戰船都安然無恙。

    而遼軍的一百五十艘戰船一般被宋軍擊毀,而另一半則徹底在暴風雨和巨浪中消亡了,八萬遼軍喪身海底。

    這是遼國立國以來最慘重的一次損失,包括兩年前準備渡海去鯤州的兩萬遼軍士兵,整整十萬大軍葬身在大海之中,遼國的水軍夢徹底破滅了。

    朝霞照耀著海面,海面上波光粼粼,染成了紅色,只有一些碎木還在隨海浪微微起伏,除此之外,已經看不到海戰的痕迹。

    范寧站在船頭凝視著海面半晌,下令道:「大軍北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