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七十二章 教改法案(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七十二章 教改法案(下)字體大小: A+
     

    沈亮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安了一個不孝的罪名,被御史彈劾免職。

    此時沈亮坐在范寧書房裡,捂著臉道:「我不是不想回去給祖父守孝,可他臨終的唯一的遺言就是不准我辭官去給他守孝,家裡也全部反對我去職回鄉,正好朝廷也有這個規定,可以申請免丁憂,吏部都批准了,這會兒卻給我安了一個不孝的罪名,我怎麼也接受不了。」

    范寧安撫他道:「所謂不孝之罪只是朝廷官員之間流傳,沒有書面定論,你放心吧!就算被免職也絕不是這個罪名。」

    「當不當官我無所謂,但我要名聲,我的名聲不能這樣毀了。」

    「我知道,大不了我給天子去說,讓你回鄉補丁憂,休息兩三年再回來,畢竟吏部是批准你申請,只要把事情說清楚,你應該沒有事情。」

    沈亮沉默片刻道:「如果有可能我還希望把我調到海外去,我不喜歡朝廷這種氛圍,整天堆著假笑,時時刻刻提防著別人的暗算。

    相反,我尤其懷念鯤州那段時光,雖然很累,但確實很充實,看著一座城池從你手中起來,每天都覺得自己有所成就。」

    范寧負手走了兩步,笑道:「有沒有想過去北島?」

    「北島?」

    沈亮愣了半晌,「我去那裡能做什麼?」

    「做知府,現在有三座縣城,不久就會第四座、第五座,這就需要一個州府來協調各縣之間的發展,將來有一天或許會成為相國之類的職務。」

    范寧已經暗示得很明顯了。

    沈亮低頭沉思片刻道:「讓我考慮一段時間吧!」

    .........

    沈亮走了,朱佩端著一盞銀耳燕窩粥走進來,笑道:「沈亮無精打採的樣子,真被免職了?」

    范寧點點頭,「罪名還是不孝。」

    朱佩嚇了一跳,「有這麼嚴重?」

    范寧笑了笑,「罪名是很嚴重,但我不會讓它落實,我會幫他處理好。」

    朱佩有些擔心道:「這些年夫君都在外面,朝廷人脈方面恐怕難以遂意,要不然我讓爹爹出面.......」

    范寧握住妻子的手道:「你的夫君還是堂堂的參知政事,連這點小事就辦不好?」

    朱佩感覺丈夫的手又開始蠢蠢欲動,連忙離他遠一點笑道:「那你有沒有想過讓沈亮去北島?」

    范寧微微笑道:「我還真說了。」

    「啊!那他怎麼說。」

    「他說要考慮一段時間。」

    朱佩嘆了口氣,「畢竟關係到幾代人的大事,他當然要好好考慮,夫君,別逼他。」

    「我知道,一切由他自己選擇。」

    朱佩走了,范寧端起銀耳燕窩粥慢慢喝了一口,他還在想司馬光的事情,自己該怎麼處理這件事?

    ..........

    次日中午,《信報》再次登出范寧的一篇實名文章,「沒有心胸,宰相何以撐船?」

    文章中直接點明了沈亮被免職之事,沈亮祖父唯一的遺言就是不准他丁憂去職,否則就是不孝,沈亮按照祖父的吩咐向吏部申請免除丁憂。

    按照大宋丁憂制度,如果父母尚在世,祖父、祖母去世,官員可以申請免丁憂,事實上,絕大部分朝廷官員都沒有因為祖父去世而去職丁憂。

    吏部同意了沈亮的申請,一切都符合手續。

    但吏部的決定昨天卻被一位宰相推翻了,認為沈亮沒有辭官去給祖父守孝,謂之不孝,免去了沈亮官職。

    不明白為何獨對沈亮如此苛刻,還是因為沈亮說了什麼不中聽的話,讓那位宰相胸中撐不起船?

    他范寧的祖父去世時,他同樣也沒有去職丁憂,那又該當何罪?

    這篇文章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范寧和司馬光的關係已經徹底破裂了。

    下午時分,趙頊又再次向皇祖母曹太后請安。

    曹太后的病情已經好轉,現在還在靜養期,不過並不妨礙她通過報紙對外界的了解。

    曹太後放下報紙對趙頊道:「當年范仲淹和呂夷簡也是水火無法相容,他們必須去相一人,才能保證朝廷平穩,現在范寧和司馬光的矛盾已公開化,你打算怎麼處置?」

    「孫兒特來請示皇祖母!」

    實際上這是曹太后的事,從三品以上官員的任免權還在她手中捏著呢!

    不過她也在慢慢放權,允許趙頊和自己協商了,她也會聽從趙頊的意見。

    曹太后道:「天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平衡,這次哀家想聽一聽,你打算怎麼平衡這件事?」

    趙頊沉默片刻道:「孫兒想讓司馬光自己辭去參知政事一職,改任大學士,讓他專心修史。」

    「官家覺得這樣平衡嗎?」曹太后又問道。

    「還談不上平衡,還有欠缺。」

    「那你繼續說!」

    趙頊又道:「孫兒打算讓司馬光來推薦繼任者。」

    曹太后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司馬光是曹太后提拔的相國,所以趙頊用讓司馬光自己辭職的方式去相,也算是給了太後面子。

    但這樣還不夠,關鍵是司馬光去相,知政堂就少了一個強硬保守派,這不是曹太后願意看到的結果。

    她可以同意司馬光去相,但必須要維持知政堂的平衡,再任命一名新的強硬保守派,這才是曹太后想要的平衡。

    「你去和司馬光談,另外,沈亮之事盡量化小,司馬光用祖父去世未丁憂做借口,打擊的官員太多了。」

    「孫兒遵命!」

    趙頊稍稍鬆了口氣,皇祖母終於同意司馬光去相,其實趙頊並不支持司馬光為相,他本人是暗中支持王安石,司馬光嚴重阻礙變法,也讓趙頊心中很不滿。

    但司馬光是皇祖母任命的相國,除了皇祖母外,沒有人敢罷他的相。

    趙頊心裡明白,若不是司馬光和范寧翻臉,皇祖母還真不一定會答應司馬光去相。

    次日一早,司馬光在朝會中以自己要全力編撰《資治通鑒》為理由向趙頊提出辭想,並推薦他的好友,另一個有名的強硬保守派呂公著接替他的相位。

    天子趙頊接受了司馬光的辭呈,並頒布旨意,任命呂公著為尚書左丞、參知政事。

    當天上午,知政堂進行了教改法表決,王安石、曾公亮、范寧、歐陽修、韓琦投下贊成票,富弼和新任副相呂公著投下反對票。

    知政堂最終以五比二的高票通過了教改法,並報請天子批准實施。

    .........

    中午時分,范寧來到富弼官房,這段時間富弼一直保持沉默,沒有參與到教改法中,更沒有參與到范寧和司馬光的爭執反目中。

    但在教改法投票中,他毫不猶豫地投下了反對票,這讓范寧意識到了富弼對自己的不滿。

    他們需要談一談了。

    范寧在門口堵住了富弼,富弼卻淡淡笑了笑,「我還有事,有什麼話以後再說。」

    說完,他揚長而去,范寧苦笑一聲,看來事先沒有和富弼溝通,是自己這次犯下的一個大錯。

    他也沒有離去,讓人送來飯菜,他索性就坐在富弼官房的外屋吃了起來。

    半個時辰后,富弼回來了,卻見外面桌上堆滿碗筷,范寧正坐在桌前喝茶,他頗有點無奈,只得道:「有什麼事,你說吧!」

    范寧站起身笑眯眯道:「富相能否和我去一趟太學。」

    富弼點點頭,「我最多給你兩個時辰!」

    兩人各自乘坐馬車來到了太學,國子監的官員們聽到兩位相公到了,慌忙到門口迎接。

    范寧問主官太學的官員道:「現在學生們都在嗎?」

    「都在,午休很快就要結束了。」

    「這樣吧!我出一份卷子,很簡單的兩道題,考一考太學生,最多一刻鐘時間,你們幫我安排一下。」

    說完,范寧拿出一份題目遞給太學官員,太學官員看了看上司,幾名上司都點點頭,他才匆忙去了。

    眾人來到太學的一間休息室坐下,富弼對范寧道:「把你出的題給我看看,如果題目太刁鑽,考什麼蒸汽機之類的東西,我可不會接受。」

    他當然知道範寧想說服自己,他自己也想知道,學生們將考得如何?

    他接過卷子,上面只有兩道題目。

    一、稻、粟、稷、麥、菽再加上玉米,各自畝產多少?

    二、一件木綿布長衫究竟是怎麼做出來的?



    上一頁    下一頁

    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
    天生至尊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