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拗相上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拗相上門字體大小: A+
     

    時隔九十三天,范寧終於返回了京城,此時已是十二月初,淮河以北結冰,他們最後一段旅程是乘坐馬車回來。

    一家人終於團聚,范真兒和范景都變得又黑又瘦,讓他們的母親心疼萬分,晚飯時,一家人集體數落了范寧一頓。

    范寧卻滿心歡喜,情緒絲毫不受影響,就在半個月前,曹秀給他誕下一子,這是他的第六個孩子,名字早就起好,紀念范寧的父親,用舟的諧音,起名范周。

    這下范寧有了四個兒子,范景、范楚、范琦、范周,按照范寧的想法,長子范景要去北島繼承王位,次子范楚讀書留在大宋為官,范琦走商路,跟隨明仁、明禮。

    范周他還沒有想好,不過他是曹家的外孫,不出意外,是走軍方路線。

    兒子多了,女兒就成了寶貝,吃飯的時候,左邊坐一個范靈兒,右邊坐一個范真兒,把父親夾在中間,弄得眾人哭笑不得。

    吃罷晚飯,范寧坐在房間里慢慢翻閱報紙,有些重大事情吃飯時就知道了,像歐陽倩的父親歐陽修出任參知政事。

    說起來,歐陽修還得感謝范寧這個女婿,范寧在安排人製作望眼鏡時,順便做了一副高度數眼鏡,極大解決了歐陽修的近視問題。

    事實上,眼鏡最早元朝就有了,《馬可波羅遊記》中就有記載,明朝仇英的《南都繁會圖》中,滿大街都是戴眼鏡的人。

    還有一件重大事件是宋遼兩國發生了一次嚴重的衝突。

    范寧正拿著報紙細看這次衝突的記錄。

    事情發生在九月中旬,遼國駐宋朝使臣向朝廷提出,索要西夏羊百萬頭,理由是西夏向遼國借債未還,需要用這批羊來抵債,自然被宋朝一口回絕。

    遼帝耶律洪基惱羞成怒,命令西京大同府一萬駐軍襲擊榆林縣,企圖奪走宋軍囤積在榆林縣的糧食,雙方發生激烈交戰,宋軍陣亡三千餘人,守住了榆林縣,遼軍也丟下了近三千具屍體,撤回西京。

    這次交戰事實上已經撕毀了停戰協議,停戰協議第三條寫得很清楚,宋遼雙方無論在任何地點,只要發生五百人規模以上的衝突,停戰協議即告失效。

    只是雙方都沒有明確這一點,似乎在揣著明白裝糊塗,或許是冬天來了,冰雪把大家的情緒都掩蓋起來。

    這時,阿雅走到門口道:「官人,門外有客人拜訪。」

    范寧一怔,自己今天剛回來,就有人拜訪嗎?

    「是誰?」

    阿雅把一張拜帖遞給了范寧,尚書左僕射王安石。

    王安石來拜訪自己,著實有點出乎范寧的意料,他想了想道:「請他到我外書房稍候!」

    「官人,外書房很冷,暖和起來恐怕要很長時間。」

    「那....那就請他去貴客堂。」

    范寧想了想又道:「讓景兒去請他進來。」

    范景雖然才十二歲,但很懂事知禮,深得眾人的誇讚,范寧讓長子去迎接客人,也算是給足了王安石面子。

    王安石確實是不請自來,他心中很焦急,有幾個變法始終在朝中通不過,不說太后那一關,就算知政堂內部也通不過。

    范寧不在,知政堂六人,富弼、王安石、韓絳、司馬光、曾公亮、歐陽修,三次表決都是三比二失利,韓絳投棄權票,富弼、司馬光和歐陽修三票對王安石和曾公亮。

    現在范寧回來了,如果能把他說服,加上歐陽修是范寧的岳父,那麼局面就扭轉過來了。

    王安石心裡明白,范寧和富弼、司馬光還不太一樣,富弼和司馬光是保守派,而范寧是改良派,歐陽修也受女婿的影響,轉變為改良派。

    雖然自己的改革派和改良派有所不同,但只要能談得好,相信也能求同存異。

    更何況,自己和范寧的淵源很深,從前是好友,後來又是同僚,王安石希望今晚的拜訪能夠有所斬獲。

    這時,從府內走出一名少年,躬身向王安石行一禮,「小侄范景參見王相公!」

    王安石一怔,「你是......」

    「家父范致遠,特讓小侄請王相公進府。」

    致遠是范寧的表字,還是當年宋仁宗賜給他,但很少使用,范景不能直接稱父親名諱,所以用表字來代稱。

    王安石心中感慨萬分,竟然是范寧的兒子,小小年紀就能代父迎接客人了。

    他連忙點點頭,「原來是賢侄,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你父親休息了。」

    「哪裡!父親要更衣,不能親自出府迎接,還請王相公見諒。」

    「不錯!你父親生了個好兒子。」

    「謝相公誇獎,王相公請隨我來。」

    范景挑著燈籠在前面引路,王安石又忍不住問道:「賢侄多大了?」

    「回稟相公,小侄十二歲了!」

    王安石點點頭,若再大幾歲,自己一定要和范寧結這個親,可惜他的小女兒已經許給了今年的新科進士蔡卞。

    片刻,兩人來到貴客堂,范寧親自在堂前等候,他上前歉然笑道:「不知兄長前來,小弟失禮了。」

    「哎!是我不請自來,賢弟鞍馬勞頓,我卻打擾休息,是我失禮了。」

    「既然來了,就不必客氣,兄長請堂上就坐。」

    范寧又對兒子道:「去讀書吧!」

    「孩兒告辭!」

    范景又向王安石深深行一禮,這才轉身離去。

    王安石一直望著他背影消失,捋須感慨道:「才十二歲就如此知書懂禮,頗有大家風範,賢弟生了個好兒子啊!」

    范寧微微一笑,「我還以為兄長會感慨時光如流水而逝。」

    王安石一怔,頓時哈哈大笑,兩人上堂分賓主落座,有使女上堂獻了茶。

    王安石嘆息一聲感慨道:「當年我在鄞縣為縣令,賢弟還是縣學學生,帶一幫同窗來鄞縣,一轉眼就二十年過去了,時光真的是如流水而逝。」

    「兄長才五十歲吧!正當壯年,正是大展宏圖之時。」

    王安石苦笑一聲,「各方利益牽扯太大,有富弼、司馬光之流掣肘,令我寸步難行,空有一腔報國之心,我卻無法施展自己的志向。」

    范寧喝了口茶淡淡道:「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志向,當年富相公和我堂祖父共推慶曆新政,他也是希望大宋能革新奮發,為何現在卻成了保守派,這裡面的原因兄長考慮過嗎?」

    「人的思想是會變的。」

    王安石目光銳利地盯著范寧,「當年你教我如何變法,告訴我變法的本質是分餅,在鄞縣你支持我實施青苗法,但現在你卻堅決反對青苗法,這難道不是你的變化嗎?」

    范寧搖了搖頭,「青苗法的本意是為解決青黃不接時,農民買種子借高利貸的沉重負擔,本意是很好,這個出發點我贊成,但我反對具體的方式方法,當年在鄞縣我就不贊成兄長的一刀切做法。」

    「那你說青苗法該怎麼做?」

    「如果是我推行青苗法,我會成立一個直屬於戶部的官方錢鋪,鋪到每個縣去,朝廷規定借錢利息,錢鋪低利息借錢給農民,不需要擔保人,農民用自己的土地作抵押......」

    「等等!」

    王安石打斷范寧的話,「你說的是有土地抵押,如果他沒有土地呢?」

    「沒有土地他就是佃戶了,佃戶有困難不應該是他的東家來解決嗎?如果東家也沒有錢,那就是東家用土地抵押借錢買種子,而決不能由保甲中的富戶來擔保。」

    范寧不給王安石反駁的機會,又繼續道:「如果現在要推行青苗法依舊可以,但保甲法已經被民兵法取代,保甲法不可能再實施,如果兄長用我的思路來推行青苗法,我負責說服太后和富相公他們支持。」

    王安石半晌嘆口氣道:「現在種地不賺錢,大家都去城內工坊做工,鄉下佃農很難招募,鄉紳地主對佃農都千哄萬哄,地租很低,青苗法已經沒有實施的基礎了,有了民兵法,免役法和保甲法我也只能放棄。」

    范寧又笑道:「其實兄長推行的幾個變法我也比較支持,像市易法,限制了大商人對市場的壟斷控制,農田水利法,鼓勵興修水利,方田均稅法重新丈量土地,確定土地肥瘠,還有將兵法,我們早就實施了,還有興辦太學等等,這些我都支持,但有一些變法,我還是希望兄長慎重,青苗法和保甲法就不說了,均輸法我也不贊成,這裡面操縱利益的空間實在太大,上上下下數十萬人,必須每個官員胥吏都是清官良吏,均輸法才能利國利民,但這可能嗎?」

    王安石今天不是想和范寧爭論均輸法,他今天是為一個專門的事情而來。

    沉思片刻道:「我想變法大宋的教育方式,改變天下學生只為科舉而讀書,學而無用,我希望能學以致用,但朝廷反對很厲害,很多大學士都罵我輕儒,在知政堂三次表決都沒有能通過,我希望能獲得賢弟的支持。」

    范寧正好在北島改革教育,他頓時有了強烈的興趣,笑道:「兄長不妨詳細說一說,怎麼個改法,我願洗耳恭聽。」

    王安石見范寧有興趣,頓時精神一振,連忙道:「首先我想從學校的設置實施變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