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收穫頗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收穫頗豐字體大小: A+
     

    兩支船隊在努阿美島分手,南大陸的船隊折道向西,去了南大陸。

    范寧的船隊則在島外海面上停泊了兩天,他命令一千護衛軍隊上島參與島上戰爭,兩天後,軍隊的數十艘小船回來了,後面跟著密密麻麻的獨木舟。

    片刻,統領王春上船躬身道:「大獲全勝,卑職特來交令!」

    「王將軍辛苦了,傷亡多少弟兄?」

    范寧並不擔心勝負,他只關心傷亡。

    「沒有陣亡,只有三名弟兄受了輕傷,對方的土弓只有三十幾步,我們的弓箭橫掃對方,沒有直接接觸作戰。」

    這時,一名老者被帶上船,其實也就四十餘歲,但對土著人已經是老人了。

    阿杜介紹道:「這就是他們的大酋長,也是祖埃的父親。」

    酋長跪下行禮,范寧連忙扶他起來,他激動地說著什麼,阿杜翻譯道:「他說,要不是你們出兵幫助,他們就被三個部落滅了,所有男人都活不了,女人被霸佔,現在他們是努美島的主人了,他請大官人去島上做客。」

    范寧欣然道:「我很願意上島做客。」

    范寧隨即又令士兵送一千石糧食給島上居民,消息傳開,獨木舟上的土著人一片歡呼。

    大酋長叫做圖拉美,他對范寧原本是敬畏,感激范寧派兵幫助他們,但又十分畏懼宋軍士兵,他們太強大,一百人就能滅了整個部落。

    而現在范寧還沒有上島就送了重禮,圖拉美心中更是多了幾分尊敬,土著人的心態屬於黑白型,要麼就是仇人,要麼就是朋友,非黑即白,十分單純。

    當天晚上,他們舉行了盛大的篝火宴會,用燒烤獵物和果酒來招待遠到的貴客。

    范寧很有點擔心他們是食人族,阿杜告訴范寧,這個島上的土著人倒不吃人,但他們獵人頭,喜歡用敵人的頭顱骨做裝飾品,擁有頭顱骨越多,那就表示越勇猛。

    范寧隨即提出了用糧食購買土地的要求,圖拉美一口答應,將西南部一片平原送給他們作為助戰的報酬,那裡正好有一座天然深水良港,周圍平原大概有四百平方公里

    努阿美島大概有兩萬平方公里,送給宋軍的土地只佔五十分之一,對他們根本不算什麼,但有宋軍駐紮在島上,他們部落就能獨佔努阿美島,不用擔心其他島嶼部落過來爭搶,這也是大酋長圖拉美的想法,獲得部落長老的一致支持,宋軍強大的戰鬥力給他們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

    次日一早,大酋長圖拉美帶范寧來到一座很偏遠的破舊木屋前,范寧不用進屋,眼中便充滿驚喜,木屋周圍種的全是煙草。

    圖拉美抱出一口不大的木箱子,打開來,裡面大多是白銀碎塊,應該是主人留下的個人財富,范寧還想找一些別的東西,比如植物種子之類,但都沒有看到,只找到十幾根煙捲。

    「我這個好朋友從小就喜歡探險,二十歲時帶著三個同伴去了東方,去尋找太陽升起的地方,一走就十幾年,兩年前他回來了,說他當年在海上漂泊了一年,到了一片很遙遠的大陸,在那裡娶妻生子,後來爆發戰爭,他的妻子都死了,他不想繼續呆下去,又歷經千難萬苦回到故鄉。」

    阿杜的翻譯很到位,范寧點點頭,從描述上來看,這個土著應該到了南美洲,那邊此時還是瑪雅人的天下。

    「除了這個,還有別的什麼稀罕植物嗎?」范寧又問道。

    圖拉美撓撓頭道:「他回來后也不和人交往,獨居在這裡,這個黑卷是他每天都要吃的,好像還有幾樣,也是他喜歡吃的東西。」

    他帶著范寧來到午後,范寧一眼便看見屋后牆上掛著十幾盤向日葵,還有一籃子花生,范寧大喜,那就對了,這兩樣東西也是原產於南美。

    范寧轉身跑進了屋子,四下翻尋,南美洲物產豐富,此人不可能只帶回來三樣東西,肯定還有別的什麼。

    功夫不負有心人,范寧在他床腳找到了一堆發芽的土豆。

    ........

    船隊離開了努阿美島,范寧笑得嘴都合不攏,不僅僅是他得到一片土地和一個港口,關鍵是他得到四件寶貝,煙草、土豆、向日葵和花生,尤其是土豆,把它引進大宋,飢荒不會再出現了。

    「爹爹,這是什麼?」范真兒指著桌上的土豆問道。

    范寧讓兒子范景也坐下,笑著給他們介紹道:「這是一種很好的糧食,就像埋在土裡豆子,所以我叫它土豆,它可以種在田埂地頭,種在屋前屋后,當然也可以種在田裡,畝產兩千斤。」

    范景驚呼一聲,要知道一畝上田產麥子也不過三百多斤,居然畝產兩千斤,「那家家戶戶都不會挨餓了。」

    范寧點點頭,「有了玉米和這個土豆,將徹底解決大宋的糧食問題。」

    「那這兩樣呢?」范真兒又問道。

    范寧笑道:「一個叫做向日葵,一個叫做花生,都是油料,也可以炒熟了當零食吃。」

    「爹爹,要不我們炒一盤試試?」范真兒笑嘻嘻道。

    范寧哈哈大笑,「這是種子,炒了就沒有了,等明年種出來就可以吃了。」

    范真兒臉一紅,「我只是說著玩的。」

    范寧取出一支煙捲,點燃了,深深吸一口,感嘆道:「這叫煙捲,和茶一樣,算是一種嗜好品,飯後吸上一根,渾身都放鬆了,不過孩子不能吸,嘴裡會變得很臭,三十歲以上的男人可以吸上幾口。」

    范真兒撇撇嘴,「我才不稀罕,爹爹,你不是說北島現在是春天嗎?是不是正好可以種下它們?」

    范寧笑著點點頭,「你說得一點沒錯,到了北島,我們就把它種下。」

    .........

    過了努阿美島,四天後,船隊終於抵達了北島的吳城,明仁、明禮,還有范寧的妹妹范靜,妹婿朱齊,三叔范鐵牛等等,大群人都趕來碼頭上迎接范寧的到來。

    一家人在他鄉見面,格外欣喜,范真兒更是拉住小姑的手不肯放。

    范寧指著身後龐大的船隊道:「留下三十船的補給物資給南島,其他都是我們的,還有幾百名移民,都安排一下吧!」

    朱齊和明禮連忙帶人去接收移民和物資,范寧卻沒看見二叔范鐵戈,便問道:「明仁,你爹爹呢?」

    「陸敏帶著他們到其他幾座城去了,過兩天才能回來。」

    范寧又對眾人道:「朝廷給我百天假期,已經用掉一個月了,在這裡我最多呆一個月,明仁,你派人去安排一下我老丈人,還有南島的人,我先和三叔說幾句話,回頭我再找你。」

    明仁點點頭快步去了,范靜則帶著兩個孩子以及劍梅子師徒乘坐馬車進了城,范寧把三叔范鐵牛帶上船,把四樣物品交給他。

    范鐵牛種過玉米和南瓜,比較有經驗,他點點頭,「你放心吧!我今天就親自帶人種下,這裡土地很肥沃,只要不是熱帶植物,什麼都能種活。」

    范寧又仔細叮囑他幾句,范鐵牛抱住大箱子走了,別的方面他可能不是專家,但說起種地,還真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他,范寧稍稍一說,他就立刻明白了。

    這時,明仁已經牽了兩匹馬回來,對范寧笑道:「這是北島第一代土生馬,這種馬以後就叫做南鐵馬。」

    范寧見馬匹高大雄健,四肢修長,渾身毛髮雪白,沒有一根雜毛,心中很喜歡,笑問道:「怎麼會起這麼一個古怪的名字?」

    「你去問三叔,是他起的名字,大家都同意,我也沒有辦法。」

    范寧哈哈一笑,「他叫鐵牛,馬就叫鐵馬,真的有意思!」

    范寧翻身上馬,輕輕催動馬匹,馬匹十分靈敏,立刻邁開四蹄奔出,向城池方向疾奔而去。

    不過范寧沒有進城,而且是繞過縣城去了北面,沿著大河一路疾奔,奔上一座小丘,范寧勒住馬匹,前面是一望無際的原野,一條寬闊的大河如玉帶般流淌在廣闊的原野上,再遠處是錐形火山,山腰的森林延綿到原野上,氣勢壯觀,令人心曠神怡。

    范寧用馬鞭一指遠處麥田問道:「現在開墾的土地有多少了?」

    「現在已經有五萬頃了,去年到今年開墾了兩萬頃,是最多的一年。」

    「真有這麼多?」

    范寧有點驚訝,五萬頃就是五百萬畝,這才三年時間啊!

    明仁有些得意地笑道:「你應該問,現在有多少人口了?」

    「多少?」

    「上次二叔帶一批人來,正好突破一萬戶,平均一家五口人,那就是五萬人,準確說是四萬八千四百人,這是定居的移民,另外還有募工九千人,日本勞工兩萬人,這麼多人難道還開墾不了五萬頃土地?」

    范寧點點頭,「日本勞工都到期了吧!」

    「今年到期,準備明年年初送回日本,然後再雇三萬人過來,我們還需要修建幾座城池。」

    「送他們回去之前,有一座城池需要修建。」

    范寧便將在努阿美島得到土地和港口的事情說了一遍。

    明仁大喜,他們太需要在那裡建一座港口和城池,不僅是中轉和補給的需要,而且還能建立信塔,使南大陸以及北島和大宋之間建立一條通信線路就成為可能了,前幾天他去南大陸還和當地官員討論這件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