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大洋土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大洋土著字體大小: A+
     

    縣城裡的城隍廟是南洋最大的自由市場,專門給無力開店鋪的小商小販們擺攤設點。

    范寧走進大門,頓時嚇了一跳,面前的廣場至少佔地十餘畝,裡面人潮洶湧,各種小攤販至少有幾百家,還有不少南洋土人,拿塊芭蕉葉往地上一鋪,賣各種小玩意。

    「爹爹,就是這家!」

    范真兒帶著范寧來到一座小攤前,攤主約二十餘歲,個子矮小,但長得很壯實,皮膚黝黑,赤著上身,胸前掛著十幾串珠鏈,一看就是太平洋的土著。

    他見剛才買自己東西的小女孩把家人帶來了,神情頓時緊張起來,比手畫腳,大聲說著什麼。

    范寧有點為難,語言不通,怎麼交流。

    這時,旁邊一個攤主用熟練的漢語道:「他說東西已經賣了,不能退貨!」

    范寧大喜,對旁邊攤主道:「你是本地人?」

    「我是渤泥國人,以前在舊港做事,會說不少漢語。」

    「他的話你聽得懂?」

    攤主點點頭,「沒問題!」

    「那麻煩你告訴他,我不是退貨,我想打聽一點事情。」

    攤主嘰嘰咕咕給黑土著說了幾句,黑土著明顯鬆了口氣,點點頭說了一句話。

    「他問你想打聽什麼?」

    范寧取出煙捲道:「你問問他,這個東西是怎麼來的?」

    攤主問了幾句,對范寧道:「他說這其實不是他的東西,是他父親的一個老朋友去世后留下的遺物,聽說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帶回來,他也不知道是什麼,可能他父親知道。」

    范寧想了想又問道:「你父親的朋友是什麼時候去了很遙遠的地方?」

    攤主問了,又對范寧道:「他說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候他還是小孩子。」

    那至少是十幾年前的事情,范寧心中又燃起了希望,這煙葉還比較新鮮,說明有種植,他又問攤主,「對這些土著,什麼東西最寶貴?」

    攤主笑了笑道:「這個我知道,對他們來說,鐵工具最珍貴,刀、鋤頭、鏟子之類,他這次來呂宋,就是想買刀。」

    范寧點點頭,「你告訴他,我要他朋友的所有遺物,裡面可能有我需要的東西,作為交換,我給他一百把刀。」

    攤主翻譯過去,黑土著眼睛亮了起來,激動地大聲說著什麼?

    「這位官人,他說希望你說話算話,不要騙他。」

    「我保證不會騙他!」

    范寧回頭吩咐隨從幾句,十幾名隨從立刻奔了出去,不多時,他們帶來幾口箱子,打開箱子,裡面都是鋒利的戰刀。

    呂宋縣的縣令、縣丞一眾官員也匆匆跟來,向范寧躬身施禮,「參見范相公!」

    范寧淡淡笑道:「我是私人休假去北島路過這裡,明天一早就走,各位請隨意,不必多禮。」

    縣令激動道:「能不能請范相公參觀一下呂宋府的變化。」

    范寧想了想笑道:「等回來吧!兩個月後我就會回來,那時一定好好在呂宋多住幾天。」

    眾人又說了幾句,官員們才告辭了。

    范寧見黑土著痴迷撫摸著戰刀,便笑道:「沒有問題吧!」

    黑土著眼睛都看花了,他連連點頭,不用翻譯,范寧也知道他答應了。

    范寧又對旁邊攤主道:「兩百文錢一天,我雇傭你三個月,怎麼樣?」

    渤泥國攤主跪下道:「我不要錢,只懇請大官人讓我和孩子能入籍呂宋府,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攤主很精明,他見高高在上的縣官居然對眼前這位官人畢恭畢敬,他便知道這位官人非同尋常,這是他的一次機會,就看他能不能抓住了。

    范寧有點猶豫,入籍呂宋就是入籍大宋,現在相應的律法還沒有出來。

    旁邊曹佾笑道:「這人的語言很有用,阿寧就答應他吧!」

    范寧點點頭,「你叫什麼名字。」

    「小人叫阿杜。」

    「你只要表現好,我可以答應你。」

    攤主阿杜大喜,連連磕頭,「我一定會為大官人效力!」

    旁邊人的都很羨慕,阿杜走了狗屎運了,居然能入籍呂宋。

    「你們收拾東西跟我走吧!」

    隨從幫他們收拾東西,眾人很快離開了城隍廟。

    其實范寧還想好好逛一逛這裡,但他的身份已經暴露,他不想再多呆下去,以免節外生枝。

    范真兒牽著爹爹手問道:「爹爹,那捲葉子是好東西嗎?」

    「那個叫煙葉,是能賺大錢的好東西,以後北島就有財源了。」

    「為什麼這裡沒有?」

    「它是在遙遠的地方才有,但如果我們得到種子,我們就能自己種植了。」

    其實范寧已經想通了,像後世凡爾納的小說《神秘島》上就有煙草,那是太平洋上的一座無人島嶼,極有可能是鳥從南美洲把煙草種子帶到島上。

    ........

    次日天剛亮,范寧便被一陣吵嚷聲驚醒,他頭很疼,昨晚呂宋知府等一班當地官員給他接風洗塵,他喝得酩酊大醉,被隨從抬回船。

    范寧披上一件衣服走出船艙,吵嚷聲還在,他快步來到樓梯口問道:「怎麼回事?」

    站崗士兵在樓下道:「啟稟相公,是昨天那個土著,他吵嚷著要下船。」

    范寧走下二樓,只見兩名士兵拉住了那個土著,阿杜在一旁勸說。

    范寧上前問道:「怎麼回事?」

    黑土著見范寧過來,扭過頭去不吭聲,阿杜上前解釋道:「祖埃說船隊經常從他家附近經過,聲音很大,影響他們生活,他不喜歡船隊,想自己划船。」

    范寧笑了笑,「請他到大堂上坐一坐,我們談談!」

    阿杜給黑土著說了,黑土著勉強跟著范寧來到大堂。

    范寧在堂上坐下,喝了口熱茶,微微笑道:「你叫祖埃?」

    阿杜翻譯過去,祖埃點點頭。

    「那你家鄉在哪裡?」

    「努阿美!」黑土著口中冒出一個詞。

    范寧一怔,努阿美不就是新喀里多尼亞首都的名字,難道他就是新喀里多尼亞島上的土著?

    他們的船隊確實要經過那裡,范寧想了想問阿杜道:「他們家在哪裡,你問過嗎?」

    阿杜昨晚就和祖埃住一屋,兩人聊了一夜。

    阿杜連忙道:「他們家在一座很狹長的島上,太陽落山的地方有一片無邊的大陸,周圍有很多珊瑚島。」

    大概有點像了,不過也可能是別的島嶼。

    范寧又問道:「你問他,船隊怎麼會吵著他們?」

    阿杜問了幾句對范寧道:「他說,你們船隊經過他們島都會發出很響的聲音,『嗚——』把孩子嚇壞了。」

    范寧笑了起來,他能確定了,就是新喀里多尼亞島,他們船隊每次經過那裡都要拉響汽笛,開始是逗一逗島上的土人,後來就習慣了。

    范寧笑著解釋道:「那是表示友好的問候,沒有別的意思!」

    黑土著聽完解釋,臉上怒氣消失了,他撓撓頭又說了幾句。

    阿杜笑著翻譯道:「他說他們誤會了,以為是船隊挑釁,原來是友好問候,他表示道歉。」

    范寧乾笑兩聲,聽明仁說,他們拉響汽笛好像還真是挑釁。

    阿杜又對范寧道:「我昨晚聽祖埃說,他們島內正在發生戰爭,北方三個族群聯合起來要吞併他們,所以他才想去呂宋買刀。」

    范寧明白阿杜的意思,點了點頭,「我們儘快起航!」

    ........

    隨著一聲汽笛拉響,船隊起航了,范寧向岸上來送行的官員們揮手告別,大船漸漸遠去。

    曹佾在一旁笑道:「這個黑土著似乎還有別的用處?」

    范寧點點頭,「他們的島叫做努阿美島,正好位於北島和南大陸之間,非常重要,可以作為補給中轉之地,尤其對於南大陸,沿海珊瑚礁太多,航運危險,所以必須繞過珊瑚帶,航線正好就是到努阿美島,然後折道向西,我們則繼續向南,如果在這座島上有一座港口,對於南大陸和我們,都有極大的好處。」

    「那你準備怎麼說服土著賣土地給我們?」

    范寧淡淡道:「先禮後兵,我可以幫他們打仗,給他們人情,如果他們還是不答應,那就直接滅了他們。」



    上一頁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
    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有個總裁非要娶我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