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九章 西夏投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九章 西夏投降字體大小: A+
     

    興慶城內的喊殺聲也驚動了城外宋軍,有士兵飛奔稟報了范寧,范寧和韓琦帶著眾將來到大營外,在這裡他們便可以清晰地聽見城內的喊殺聲。

    「范相公,這應該是西夏發生內訌了!」

    種諤捋須笑道:「梁太后垂簾聽政,引起皇族極為不滿,他們要求實行攝政王制度,矛盾幾年前就有了,估計是嵬名浪之死引發了這場動亂。」

    都統制王振興低聲道:「范相公,這可是奪取興慶府的千載良機。「

    范寧微微嘆口氣道:「機會雖然令人心動,但疫病卻令人不得不防,還是慎重一點吧!盡量以最小的代價拿下興慶城。」

    他隨即對眾人道:「我們再耐心等待,這兩天尤其要防止大量士兵衝擊宋營,投降可以,但不得靠近大營,膽敢靠近大營者格殺勿論!」

    眾人皆躬身大營,大家這才返回大營。

    城內的嘩變整整廝殺了一夜,兩萬多西夏士兵在內訌中慘死,數萬百姓也被捲入殺死,連大將都羅馬尾也死在亂軍之中,支持梁太后的軍隊最終佔據了上風,組織嘩變的三十幾名皇族全部被抓獲,剩下的三千餘人也全部放下兵器投降。

    三十幾名皇族被押到梁太後面前,為首之人正是李成遇,昔日的老好人滿臉污血,模樣格外猙獰,他雙臂被反綁,脖子也被繩子勒住,梁太后指著他怒斥:「我待你不薄,你卻公開造反,你對得起先帝的託付嗎?」

    「呸!」

    李成遇一口帶血的唾沫吐在梁太後身上,咬牙切齒道:「你這個人盡可夫的蕩婦,你玷污了西夏皇宮,玷污了先帝名聲,我只恨不得親手一刀宰了你。」

    梁太后大怒,對左右令道:「把他們全部斬首,參加嘩變的士兵也一律處死!」

    三十幾名皇族大罵不已,被如狼似虎的侍衛推了下去,片刻,全部在牆根下斬首,其餘三千餘名投降士兵也全部被處死。

    處死了城內所有皇族,梁太後背上的毒刺終於消除了,她又令道:「把所有屍體焚燒后深埋,要防止疫病再擴大。」

    藏溫木領令去了,梁乙埋上前道:「太后,昨晚內訌中,很多民宅都被士兵闖入,卻發現全家都病死,太可怕了。」

    旁邊大內總管道:「還有一件事要稟報太后,疫病已經入宮了,宮內發現了七個感染者!」

    「什麼!」

    梁太后被驚得目瞪口呆,半晌她無比軟弱地對梁乙埋道:「你跟我來!」

    梁太后將梁乙埋帶到密室,呆坐了半晌道:「你和范寧談判吧!我要三個條件,第一,保梁家的富貴;第二,善待西夏天子,不得羞辱;第三,不得屠殺西夏百姓,只要答應這三個條件,我可以舉城投降,若不答應,那就玉石俱焚。」

    梁乙埋長長鬆了口氣,他立刻道:「我這就去宋軍軍營。」

    「去吧!」

    梁太后疲憊至極,揮揮手,讓梁乙埋去了。

    宮中出現了疫病,這是壓倒梁太后的最後一根稻草,她已被逼到懸崖邊上,無路可退了。

    ...........

    梁乙埋來到宋軍大營前,哨塔士兵大喊:「站住,不準再前進一步。」

    一名隨從大喊道:「西夏梁相國求見范相公,請通報!」

    一名巡哨將領奔上抱拳道:「請見諒,宋軍大營防範疫病極為嚴格,任何人不得例外,請隨我去隔離營稍候,會有人安排梁相國,我會向范相公稟報。」

    左右大怒,梁乙埋止住他們,問道:「隔離營需要呆幾天?」

    「兩天左右,只要沒有發熱腹瀉,就可以離開隔離營,

    梁乙埋倒沒有生氣,他知道這是必須的,便點點頭,對一名隨從道:「你回去告訴太后,我需要隔離兩天才能和范相公見面,請她不要急,很快就會有結果。」

    隨從轉身回去了,梁乙埋下馬,帶著一名隨從跟著將領向隔離走去。

    他小聲問道:「宋軍大營中可出現了疫病?」

    「目前還沒有,隔離營內也沒有,請梁相國放心,之前有不少帶病西夏士兵故意來投降,都被巡哨射殺了,我家范相公在疫病上管理十分嚴格,六十萬大軍沒有一例感染。」

    梁乙埋嘆口氣,「幸虧你們朝廷不糊塗,要是換了主帥,恐怕軍營中也是疫病肆虐了。」

    梁乙埋和隨從在隔離營沐浴更衣,穿來的衣服都被燒掉,他只在隔離營呆了一天,便被領到中軍大帳去了,范寧很清楚,如果連梁乙埋也被感染,那滿城就無人能倖免了。

    范寧請梁乙埋坐下,又命士兵上茶,歉然笑道:「有點怠慢梁相國了,請梁相國見諒!」

    梁乙埋嘆口氣道:「這樣做是對的,如果城內早點這樣隔離,疫病也不至於如此肆虐,我也不隱瞞范相公,城內死的人太多了。」

    「也包括皇族?」

    梁乙埋搖搖頭,「城內已經沒有西夏皇族了,前天夜裡叛亂,他們已經全部被處死。」

    范寧和旁邊韓絳對望一眼,果然在他們的意料之中。

    梁乙埋又道:「雖然城內糧食還能支撐一段時間,但我還說服了太后,太后答應投降,但她有三個條件,請兩位相公酌情答應。」

    范寧讓人準備筆墨,梁乙埋提筆寫下了三個條件。

    第一、保障梁氏的富貴。

    第二、善待天子李秉常,不得加以羞辱。

    第三、不得屠殺城內百姓,儘力救治感染疫病的百姓。

    范寧點點頭,「這個三個條件應該不過分,我可以答應,但有一點我要告訴,梁相國,我並沒有虐待城內士兵百姓的想法,只是為了防治疫病,我必須實行最嚴格的管理,請所有人一定要聽從安排。」

    「能不能告訴我,相公打算怎麼處理?」

    范寧道:「我已將靜州、順州和懷州騰空,尚未染病的百姓送去靜州和順州,染病的百姓送去懷州治療,等興慶府中不再有活人,那就一把火燒掉,否則,興慶府永遠會成為疫病之源。」

    梁乙埋忽然跪下哀求道:「懇請范相公救治染病的百姓,不要把他們丟在城內燒死。」

    范寧連忙請他起來,指著旁邊的韓絳笑道:「我們二人都是文官,不是殺人屠夫,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我們做不出來,我們會用藥物儘力救治,實在救不了也不會一把火燒死。」

    「好!我相信兩位相公的承諾。」

    范寧隨即在投降條件書上簽字,算是對梁太后的書面承諾。

    次日一早,藏溫木率領數萬士兵率先出城,按照約定,他們都沒有穿盔甲,也沒有攜帶兵器,赤手空拳走出城,在五千騎兵的押送下,前往城南十裡外的空地上等候甄別。

    所有押送的士兵都戴著口罩,戴著鹿皮手套,這是用九層木棉布縫製的口罩,中間還放置了竹炭粉,算得是最古老的防毒面具,宋軍一共準備五萬五千套,包括口罩、手套、長靴。

    甄別主要是是否咳嗽發燒,其實還不用宋軍甄別,西夏士兵自己就會將有癥狀的士兵推出來,關係到所有人自己的切身利益,沒有人會含糊。

    軍隊離去,緊接著是梁太后帶著天子李秉常以及她的貼身宮女出城,不能多於二十人,還有文武百官以及他們的父母妻兒,不能帶家僕丫鬟。

    宋軍在城外舉行了簡短的受降儀式,范寧代表大宋接受了梁太后獻的國璽、兵符,范寧安撫他們幾句,便派人護送他們去隔離營沐浴更衣,原來的衣物一律燒掉,由宋軍提供符合他們身份的衣服。

    這是之前已經說好,並不是羞辱,而是防範疫病,他們在隔離營觀察兩日後,將乘船前往東京汴梁。

    第三步,也是最大的挑戰,清理城內的百姓,所有參加清理行動的五萬名士兵都至少服用了十天的去炎散,有很好的預防能力,他們清一色的戴上皮盔、口罩和手套,穿著白色短衣,只帶一柄戰刀防身。

    先是近五十萬尚未感染的百姓從城內出來,前往南面的空地上進行甄別,待百姓走完,四萬名宋軍士兵用推車推著生石灰、火油分別從四個城門入城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