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正面激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正面激戰字體大小: A+
     

    時間漸漸到了八月,西夏境內各地余患皆已消除乾淨,河西五萬西夏騎兵被吐蕃、宋朝以及羌人聯軍連續衝擊圍剿,傷亡慘重,嵬名浪不得不率領一萬餘人退回賀南山。

    隨著嵬名浪的北歸,賀南山的党項老巢開始出現了蠢蠢欲動的局面,八月上旬,嵬名浪率四萬党項騎兵在定州北部六十裡外的天星谷渡過了唐來渠,四萬騎兵沒有了河流阻擋,一路飛馳南下,直撲定州。

    在得知党項人出兵的當天晚上,范寧便召集了緊急議事,商量應對党項騎兵之策。

    眾人一致認為,唯有一戰全殲這支党項騎兵,才能徹底澆滅興慶府的希望,范寧同意了眾人的意見,決定出兵正面迎擊這種四萬人的党項騎兵。

    范寧當即做出決定,由韓絳繼續率三十萬大軍圍困興慶府,他親率十五萬大軍北上定州,迎戰這支四萬党項騎兵組成的最後希望。

    同時北上的,還有五十艘蒸汽船和三百艘千石戰船,范寧的十五萬大軍包括了八萬騎兵和七萬精銳步兵。

    另外,范寧又令都統領陳燕率三萬騎兵繞道北上,去抄賀南山党項人的老巢。

    大軍部署完畢,十五大軍連夜出發,疾速奔向定州方向。

    次日上午,范寧率十五萬大軍抵達了定州以南約十里處,唐來渠從定州穿城而過,和黃河并行,范寧之所以緊急出兵,就是想在最大程度上利用水路優勢。

    唐來渠從天星峽與黃河相連,一路南下,始終與黃河並列,定州、興慶府、靜州、順州、懷州都位於唐來渠與黃河之間,兩條河渠之間的距離北窄南寬,最窄處就是在定州,最窄處只有兩里,從定州城東一直到定州城南約十里處,差不多在十餘里長的區域內,兩條河流的間距都只有兩里。

    大軍在紮下了陣腳,三萬弓弩兵在前,四萬長矛軍方陣緊隨其後,兩側各有一萬騎兵,後面是六萬騎兵方陣。

    這裡實際上擺不開戰場,宋軍北面便是黃河與唐來渠之間狹長的夾道,容不下四萬騎兵同時殺來,宋軍弓弩手最多只需要面對一萬騎兵的突擊。

    這裡是范寧要搶到的地利優勢,兩條大河嚴重限制了騎兵的戰場,使得四萬騎兵的進攻硬生生變成了四支一萬騎兵的先後進攻。

    宋軍用砂袋壘砌城一條高約六尺、長兩里的矮牆,三萬宋軍弓弩手手執神臂弩就站在砂袋牆的背後,後面是四萬長矛兵,兩側各有一萬騎兵,再後面便是六萬騎兵,十五萬大軍殺氣騰騰,嚴陣以待。

    四萬党項騎兵在接近定州時便放慢了速度,嵬名浪很熟悉地形,他知道宋軍一定會在兩里寬的狹窄地段阻擊自己,他並不擔心和宋軍硬戰,而是擔心宋軍在十幾長的狹窄通道上布下蒺藜刺。

    也有手下將領勸他在興慶府附近再過河,但情報告訴嵬名浪,宋軍在定州和興慶府之間的唐來渠河段內布滿了戰船,他的軍隊根本過不了百丈寬的唐來渠,若強行過河,只會讓一半騎兵喪身河內。

    騎兵緩緩而行,他們靠在黃河一側行軍,盡量遠離定州城頭,過了定州他們始終沒有發現有蒺藜刺,嵬名浪放心了,他意識到宋軍也有騎兵,所有沒有部署蒺藜刺。

    這時,探子來報,十裡外發現宋軍主力,約十餘萬之多。

    嵬名浪打量一下兩側地形,雖然是平原不錯,但兩條河流靠得太近,地面寬度約兩里左右,最多只能容納一萬人騎兵衝擊,他的四萬騎兵根本鋪不開戰場。

    嵬名浪不得不暗暗佩服對方主帥厲害,利用地形到了極致,他的四萬騎兵被地形限制,一下子失去了至少六成的戰鬥力,除非能衝垮宋軍的防禦線,進入前面的開闊地,否則他們還真被宋軍慢慢磨死在這裡,要麼後撤,但宋軍如果不動,他們後撤的意義也不大。

    「第一軍準備衝擊!」

    嵬名浪厲聲下達了命令,他必須衝垮宋軍的防禦線,將戰線展開。

    一萬騎兵迅速擺開了陣型,他們以兩千騎兵為一排,排列成五排,第二軍也排列在後面,也同樣排列成五排,兩千騎兵正好佔據了兩里的寬度,騎兵手執戰劍,後背皮盾,馬上掛著短矛,單手拉扯韁繩,戰馬噴著鼻息,強健的前蹄擊打著地面。

    「出擊!」

    嵬名浪戰劍一揮,下達了出擊命令。

    『嗚——』低沉的號角聲響徹原野,一萬騎兵率先出擊了。

    萬馬奔騰,大地在顫抖,激起滾滾黃塵,第二支萬人騎兵隊也緩緩上期,做好了出擊的準備,他們普通士兵身著皮甲,佩戴皮盾和短矛,腰挎戰劍,這是西夏軍最常見的裝束,但將領卻穿著鎏金銅甲,頭戴兜鍪,手執戰矛,腰佩長劍,格外的殺機凜冽。

    「咚!咚!咚!」戰鼓聲急促敲響,三萬宋軍弓弩手刷地舉起了神臂弩,四十五度斜角向上,對準了天空。

    神臂弩的射程達兩百四十步,由於它是拋射,箭矢從天空落下,它的殺傷射程也同樣是兩百四十步,神臂弩可以射穿敵軍的盾牌和鎧甲,具有極強的殺傷力,自從它誕生以來,便令遼軍和西夏軍膽寒。

    西夏騎兵越來越近,塵土鋪天蓋地,瀰漫天空,西夏第一排騎兵已經進入三百步內,狄青依舊沒有下令,當第一排騎兵漸漸進入兩百五十步,他才喝令道:「射!」

    梆子聲響敲響,第一排和第二排的一萬弓弩手同時發射,一萬支弩箭鋪天蓋地向疾奔而來的騎兵,密集的箭雨如同暴風驟雨般射進了騎兵群,無數騎兵紛紛中箭栽落,戰馬撲倒,至少有上千名騎兵被箭矢射中,或者被前面的騎兵絆倒。

    第一批射罷,立刻蹲下上弦,第二批又是一萬支弩箭射出,強勁的弩箭再次呼嘯而來,弩矢密如疾雨,西夏騎兵紛紛伏在戰馬背後,但戰馬卻無處躲閃,射得西夏人仰馬翻,死傷慘重,這時第三批又是一萬支弩箭射出,它們的目標卻是騎兵的最後一排,兩千名騎兵在萬箭齊落中哀嚎、翻滾........

    第一輪三萬支弩箭射出,一萬騎兵死傷超過三成,但西夏騎兵並沒有鳴金收兵,嵬名浪就是要犧牲這一萬騎兵來沖開宋軍的防禦線,如果收兵回去,將前功盡棄,士兵也會白白戰死。

    射完第一輪箭,最前面的騎兵已經衝到了一百五十步外,宋軍弓弩士兵的第二輪開始了,這一次不是拋射,而是平射,第一批士兵單膝跪下,舉弩平射,一萬支力量強大的弩箭摧枯拉朽般射進了狂奔中騎兵之中,這等於狂奔著迎上弩箭,加大了弩箭的破甲力度,在第一輪箭后,很多士兵都拿著皮盾遮擋,但依舊沒有用,弩矢洞穿了皮盾,射穿了皮甲,射進了胸膛,無數士兵在慘叫中落馬。

    緊接著第二批、第三批又是兩萬支弩箭強勁射出。

    第二輪三萬支弩箭射罷,狂奔中的七騎兵再次損失過半,第一軍一萬騎兵只剩下三千餘騎兵。

    嵬名浪面冷如水,當所有人都以為他要鳴金收兵時,他卻搶過鼓槌,親自敲響了進攻戰鼓,西夏軍中進攻戰鼓聲大作。

    党項人的兇悍之處就在這裡,儘管傷亡近七成,在進攻戰鼓聲中,三千多名騎兵依舊向宋軍戰線狂奔而來。

    而後面的一萬騎兵也加快速度,已經殺到距離宋軍一里處,嵬名浪想法很清晰了,既然第一軍無法衝破宋軍防線,那就用他們來壓制住宋軍的弓弩,給第二軍撕開宋軍防線創造條件。

    狄青見敵軍已殺進七十步內,弓弩手來不及再射第三輪,他立刻喝令道:「長矛上!弓弩手後撤!」

    令旗飛揚,撤軍的鐘聲敲響,三萬弩手迅速向後撤離,四萬長矛衝上前,密集如森林般的長矛架在砂袋牆上,等待著西夏騎兵的只有死亡。

    五十步、三十步、二十步.......

    奔在最前面的西夏騎兵恐懼得慘叫起來,上千匹戰馬一躍而起,跳過砂袋牆,直接撞進了長矛森林之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