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鹽州夜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鹽州夜戰字體大小: A+
     

    入夜,三十萬宋軍已經部署完畢,他們傾巢而出,分佈在鹽州城五裡外,將城池團團包圍。

    其中五萬今晚進攻的主力列隊等候在城南的曠野里,他們暫時坐在地上休息,磨槍擦刀,等待著出擊的命令。

    還有四萬騎兵就在東西城池附近游弋,等待著突圍出來的西夏士兵。

    城頭上和平時一樣布防了重兵,一萬西夏軍隊守在城頭,警惕地注視著城外,謹防宋軍夜攻。

    苦水河波光粼粼,在黯淡的月光下閃爍著白光,苦水河是一條小河,流量不大,但在缺水的戈壁灘邊緣,它卻是那麼寶貴,以至於城池要把它包括在其中,苦水河穿城而過,從城南牆角一處細細的豁口出流了出來,流出來后,河床慢慢變寬,但也只有三到四丈。

    時間已經快到兩更時分,兩名穿著黑色水靠的水鬼悄然下水了,他們攜帶一隻很小的舢板,舢板上放著一隻大柜子,這是一種特製的柜子,柜子里放著兩顆重型鐵火雷,重達一百五十斤。

    光憑士兵的本事,是很難使兩個鐵火雷聯爆,即使就相差一秒鐘,其中一顆爆炸,往往就會把另外一顆炸飛,所以必須要另想辦法,這兩顆鐵火雷實際上就是連體嬰兒,內部相通,一顆爆炸,另外一顆也會同時爆炸,而不會被炸飛,

    兩名水鬼在苦水河中推動舢板不斷前行,舢板和木櫃也被塗成黑色,在黑暗中難以被發現。

    不多時,小舢板便悄然飄到城下,慢慢塞進了牆角的豁口裡,浮力將舢板和木櫃緊緊頂在豁口上方,動彈不得。

    這一點,宋軍已經考慮到了,他竟火繩從柜子的側面開口露出,火摺子包在小舢板上就有,用防水油布包裹,一名水鬼取出一支火摺子甩燃了,點燃了側面的火繩,兩名水鬼立刻潛入水中,向外面奮力游去。

    五萬士兵紛紛捂住耳朵,匍匐在地上,片刻,只聽驚天動地的一聲爆炸,烈焰和城土掀空而起,黑煙瀰漫,天空中噼噼啪啪落下水和泥塊,待硝煙散盡,苦水河兩側二十丈內的城牆已經完全消失,而數百丈的城牆坍塌,高高的城牆變成了土丘,可以直接衝上去,

    守衛在南城的三千名士兵至少有上千人被炸死或者震死,其餘士兵都呆傻掉了,還沒有從這麼猛烈的爆炸中清醒過來。

    種諤大吼一聲,「殺啊!」

    五萬名西軍士兵頓時如潮水般向城內殺去,李朝侖也從猛烈的爆炸中驚醒過來,他知道宋軍一定殺進城了,急得他大喊:「命令全軍抵抗,一定要殺退宋軍!」

    軍營內的士兵一片混亂,大部分士兵都來不及披掛盔甲,拿著長矛和戰刀便衝出大營,城內開始爆發激烈的巷戰。

    城內到處是大火和士兵的廝殺,婦孺都嚇得躲在家中,抱著孩子躲在地窖內,鹽州城家家戶戶都有地窖。

    一些青壯男子跑出來查看情況,很快便被雙方士兵射殺,宋軍盔甲整齊,頭盔都是白色,左臂扎著白色的帶子,都是百人一隊行動,彼此能分清楚。

    五萬宋軍訓練了一年的夜戰,他們的優勢充分體現出來,配合十分默契,百人一隊,其中有三十名弓弩兵,三十名刀盾兵和四十名長矛兵,弓弩兵在黑暗處和高處掩護射殺敵軍,刀盾兵衝鋒,長矛兵緊隨其後,一旦兩軍近距離交戰,長矛兵立刻殺出來,利用長兵器的優勢刺殺敵軍,刀盾兵則退到兩邊側應。

    相比之下,西夏軍士兵卻十分混亂,大多數人沒有穿盔甲,見到異常的人便動手砍殺或者用弓箭射殺,甚至出現了自相殘殺的情景。

    緊緊半個時辰后,在巷戰中被殺得節節敗退的西夏士兵開始從東門和西門突圍,儘管他們也知道外面很可能還有宋軍士兵,但突圍的西夏士兵始終抱著一絲僥倖。

    就在東門和西門的一裡外,四萬宋軍騎兵已經拔刀以候,等待著突圍西夏士兵,在更遠處的五裡外,二十萬大軍已布下了天羅地網。

    數千西夏士兵率先從東西兩座城門內蜂擁而出,四散奔逃,等候多時的騎兵從四面殺上,刀劈毛刺,無情地殺戮逃亡的士兵………

    到天快亮時,李朝侖自殺身亡,剩下的西夏士兵見已無路可走,紛紛放下兵器,成批成批出城投降。

    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戰鬥,三十萬大軍對陣六萬軍隊,從城牆被炸塌那一刻起,西夏軍便註定失敗了,這一戰,西夏軍士兵被殺超過四萬,被俘一萬九千餘人,城內百姓也死傷了近一萬五千人,絕大部分都是男子,婦孺則躲在地窖,反而逃過了一劫。

    但西夏軍的頑強抵抗也使宋軍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傷亡近六千人,這是西夏大戰拉開序幕以來,宋軍傷亡最慘重的一次。

    一萬宋軍士兵押解著十幾萬婦孺前往延安府安置,戰俘則送去韋城關押,韋城已關押了近兩萬戰俘,韓絳代表朝廷已經明確告訴他們,採礦五年就放他們回家,如果想繼續和宋軍為敵,那宋軍將不再保留戰俘,全部屠殺殆盡。

    西夏南部的戰爭已基本結束,種諤率三萬騎兵和兩萬步兵繼續清剿西夏軍餘孽,韓絳則率二十餘萬大軍北上,和范寧大軍匯合。

    七月初,五十萬宋軍包圍了興慶城,西夏本來就是小國,國內大部分都是山脈、戈壁和沙漠,完全依靠險峻的地勢和強悍的士兵和地大物博的宋軍交戰,一旦地利優勢被破,一旦宋軍發揮自己的優勢軍種,迴避短處,西夏強悍的士兵優勢也會被抵消。

    到目前為止,宋軍始終沒有和西夏軍進行大規模的野外作戰,而這一次,五十萬大軍圍城,宋軍也不會再給西夏軍機會了。

    宋軍的大營在西夏城三裡外,構築了高大堅固的板牆式軍營,西面寬闊的的唐來渠內布滿了宋軍的戰船,就算西夏騎兵從北面賀蘭山或者河西走廊來襲,也無法逾越水軍防線。

    「根據我們之前掌握的情報,西夏內部嚴重分裂,以梁太后、梁乙埋為首的母黨,掌控著西夏目前的軍政大權,而西夏貴族主張實施攝政王制度,反對太后臨朝,他們主要控制著西夏各部落,也就是生党項,賀蘭山的党項部落騎兵遲遲不肯來救援興慶府,就是這個緣故。」

    大帳內,范寧和韓絳一邊喝茶,一邊閑聊著目前的局勢。

    「那河西走廊那邊呢?」韓絳喝了口茶,淡淡笑問道。

    「河西走廊比較複雜,如果當年李元昊佔據河西走廊后,能和青唐吐蕃達成和平協議,倒也能站穩腳跟,偏偏他野心太大,又想圖謀河湟,把青唐吐蕃逼向宋朝,加上他向把党項游牧移到河西走廊,這明顯是要奪取羌人的牧場,當然遭到了羌人的強烈抵制,最後移民沒有成功,反而導致羌人的敵對,還有河西走廊上的漢人,李元昊是用和親手段,但也不會太成功,畢竟党項人的骨子裡是很排外的,看今天梁太后的境遇就知道了,其實党項人也能接受太后臨朝,但前提是太后必須出身党項貴族,偏偏梁太后是漢人,問題就來了。」

    「現在宋軍和吐蕃聯合攻打河西走廊,吐蕃會不會對河西走廊有野心?」

    范寧笑著搖搖頭,「怎麼可能沒野心呢?那麼肥沃的牧場,光有野心還不夠,還要有能力,青唐吐蕃只是吐蕃的一個分支,能佔住河湟以及青海湖以及是他們的極限,他們如果想佔據河西走廊,恐怕最後連河湟都保不住,這一點,董氈應該很清楚,他這次賣我們人情,就是希望宋朝放過河湟。」

    「看樣子我們能控制河西走廊?」

    范寧點點頭,「也只能漢人才能長久保住河西走廊,首先我們是農耕民族,不會想党項人、吐蕃人那樣搶牧場,只會佔據城池,憑這一點羌人就支持我們,第二我們有市場,羌人養的馬羊能夠賣給我們,第三點宋朝在河西走廊的稅賦很低,甚至是免稅,當然深受河西走廊各民族歡迎,畢竟從漢唐起,我們便控制了河西走廊,上千年了,我們返回河西走廊,只是恢復統治而已,並非外來入侵者。」

    「那你覺得我們什麼時候能破興慶城?」

    范寧微微笑道:「我們需要耐心等候,兩三個月吧!城內就該面臨糧食危機了。」

    就在這時,有士兵在賬外稟報,「啟稟相公,西平府送來一人,說是西夏的宰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