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兵圍鹽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兵圍鹽州字體大小: A+
     

    西夏的戰役打得如火如荼,宋軍在懷州全殲了五萬西夏軍后,便徹底在西夏腹地站穩了腳跟,狄青隨即出兵南擊,打西夏邊軍一個措手不及,一鼓作氣,蕩平了三十六座軍寨,打通了陝西路宋軍北上的道路。

    三十萬大軍在主帥韓絳和副帥種諤的率領下,分兵兩路殺進西夏,並將西夏六萬殘軍包圍在鹽州城內。

    與此同時,發現戰機的吐蕃首領暫停前往大宋,率十二萬吐蕃進攻駐紮在河西的西夏五萬大軍,防禦會蘭一線的宦官李憲和大將燕達率三萬騎兵北上涼州,配合吐蕃軍攻打西夏駐軍。

    興慶府城外並沒有宋軍,但城池依舊緊閉城門,懷州陷阱給都羅馬尾留下了極其慘痛的教訓,他雖然有被梁太后免職,但也被嚴厲痛斥,不准他再冒險出擊。

    雖然興慶府城外看不見宋軍,但並不代表宋軍會遠去,相反,所有西夏士兵都知道,宋軍就像一頭老虎,在虎視眈眈窺視著興慶府,只要軍隊出城,必然會被猛虎吞噬。

    梁太后之所以沒有將都羅馬尾革職,實在是因為她無人可用,兄弟梁乙埋去了大宋談判,音信全無,遼國也絲毫沒有準備出兵攻打宋軍的跡象,而城內那些反對她的皇族始終在對她虎視眈眈,皇族們支持的是攝政王制度,而不是太后臨朝。

    內憂外患困擾著梁太后,外患或許還有辦法解救,但城內那些皇族,恐怕一旦得到機會,便會毫不猶豫向她露出猙獰的面容。

    也正是這個原因,梁太后儘管深恨都羅馬尾不爭氣,卻頂住了無數人的壓力,始終不肯將他解職。

    皇宮內,梁太后正和都羅馬尾商議鹽州軍隊問題,鹽州被困住六萬士兵,統軍大將李朝侖發鷹信過來,希望能突圍來興慶府。

    都羅馬尾雖然貪婪自私,但他畢竟是老資格的大將,在軍事上要比梁太后懂得多,他沉默片刻道:「也鹽州過來首先要經過三百里的戈壁,他們怎麼逃得過三十萬宋軍的追擊,其次還要渡過黃河,一下黃河就是死路一條,還不如堅守鹽州,鹽州城牆高大堅固,如果糧食充足的話,死守一年都沒有問題。」

    「好像他們的糧食只能堅持三個月。」梁太后道。

    「三個月也好的多,先堅持下去,總會有希望的。」

    梁太后負手走了幾步問道:「城內募兵情況如何?」

    「回稟太后,兵源不少,至少可以募到十萬軍隊,但城內兵甲不足,最多武裝三萬人,其餘七萬人只能用作戰備民夫了。」

    梁太后眉頭一皺,「為什麼兵甲會不足,不是每家每戶都有兵器?官倉里沒有,難道你不能去民間徵集?城內一百多萬人口,我就不信湊不出幾把刀來?」

    「卑職明白,卑職盡量去民間收集兵器。」

    「還有,我們的糧食能堅持多久?」

    「如果堅持嚴格的配給制,大概能堅守兩個月,不過實在不行了,還可以宰殺牲畜,那還能再堅持一段時間。」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梁太后想到皇族都紛紛反對自己推行的配給制,便是一陣心煩意亂。

    .........

    鹽州位於西夏南部防禦線的中部,是最外圍的一座城池,背靠柳泊嶺,後面是莽莽大山,城池周長約三十里,曾在去年翻新,十分高大寬闊,苦水河穿城而過,形成了南北兩座水門。

    鹽州城內百姓約十餘萬,基本上都是党項人,原本只有守軍一萬人,現在卻擠入六萬大軍,使城內變得有些混亂不堪。

    統軍大將名叫李朝侖,也是皇族,他原計劃並不想守鹽州城,而是打算先退到西平府,再從西平府渡過黃河去興慶府。

    不過大軍在過鐵門關是被宋軍阻擊,傷亡了數千人,攻不下鐵門關,只得又撤回來,而三十萬大軍已追到,他們只得退守鹽州城。

    鹽州城外,宋軍修建起板牆式大營,三座大營分佈在東南西三個方向,而北面是柳泊嶺,嶺上也有宋軍駐守,幾乎將鹽州團團包圍。

    李朝侖站在城頭,眺望著遠方的京城方向,他只略有耳聞宋軍已經控制了黃河,但究竟控制到什麼程度,他不知道,他現在只希望接到太后的旨意,讓自己北歸,他便率軍突圍,他寧可戰死在沙場上,也不想被困死在城內。

    這時,他忽然看見幾隻鷹從北方飛來,一看便是訓練過的信鷹,北方的消息來了,他心中大喜,連忙向鷹塔走去。

    幾隻鷹落在鷹塔上,鷹奴已經取下腿上的信件,交給士兵,士兵剛跑下鷹塔,便遇到了李朝侖,連忙行禮道:「將軍,是興慶府的信。」

    「我知道,把信給我!」

    李朝侖接過信筒,裡面抽出一隻紙卷,是梁太后親筆手書,用漢文寫成,李朝侖看完信件,臉上頓時難看起來,居然是讓他死守鹽州城,他心中惱恨不已,重重哼了一聲,極為不滿地轉身下城去了。

    ........

    就在李朝侖受到興慶府來信的同一時刻,在城外西大營內的中軍大帳內,韓絳、狄青和種諤在商議最後的破城之策。

    范寧希望南路大軍能在一個月內解決鹽州城守城,然後兩家合兵一處,共圍興慶府。

    他們包圍鹽州城已經快十天了,但西夏軍始終沒有突圍出城,攻打城池就不可避免了。

    根據斥候的情報,他們已經整理出來鹽州城的各種數據,種諤給眾人介紹道:「城牆高兩丈五尺,周長三十里,和西夏的其他城牆一樣,用泥土夯制而成,去年重新翻新,城門一共兩座,西城和東城,沒有護城河,所有西夏城池都沒有護城河,我們可以用重型攻城槌撞開城門,也可以用投石機將城牆砸垮,至於用攻城梯全面攻城,說實話,我不太贊成,那樣傷亡太大。」

    「西夏軍的巷戰實力怎麼樣?」韓絳問道。

    「這六萬軍是山地軍,擅長山地作戰,城內巷戰應該還比較強,不過我們選擇夜戰。」

    「西夏軍不善於夜戰?」韓絳有些不解。

    種諤微微笑道:「不是他們是否擅長,而是我特地訓練過五萬軍隊的夜戰,訓練了整整一年,所以夜戰我們一定會佔優勢。」

    韓絳微微嘆息一聲,「一旦爆發殘酷巷戰,城內的百姓就要被連累了。」

    「相公,這沒有辦法,戰爭就是這樣,捲入戰爭的百姓很難倖存,如果我們憐惜百姓,那就要付出慘重的傷亡。」

    「我知道,只是感慨而已。」

    韓絳見狄青一直沉思不語,便笑問道:「狄樞密的高見呢?」

    狄青指著地圖的苦水河道:「既然這條河穿城而過,難道沒有水門嗎?」

    種諤道:「他們沒有修建水門,而是在南北城牆下方開了一個丈許寬的豁口,外形就像一個月牙反扣在地上,河水就從這兩個豁口流入流出。」

    狄青眼睛一亮,「那是不是可以從水底潛入城內?」

    「不可能!」

    種諤搖搖頭道:「西夏軍在豁口裡面裝了一道鐵柵網,都是大拇指粗的鐵條,一直插到底部,斥候去探過,人肯定潛不進去。」

    狄青點點頭,「那攻城的事情就交給我了,種將軍就準備夜戰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