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太后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太后出手字體大小: A+
     

    下午時分,天子趙頊、相國富弼和文彥博,三人特地被曹太后召去喝茶,曹太后自然也是看了今天的報紙,常年生活在深宮,幾乎與世隔絕,大宋興盛的報紙就成了宮人每天最大的期待,也成了她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曹太后也不例外,她訂購了京城所有的報紙,每天下午,她都要花兩個時辰的時間看報,這個習慣幾乎雷打不動。

    三人在慈安宮見到了太后,行了禮,曹太后請天子趙頊和兩位左右相公坐下。

    曹太后取出特別戰報,問道:「今天看到一個好消息,可惜報上登載得太短,哀家還想了解一些更多的消息。」

    趙頊欠身道:「南部防線攻破是用飛鷹傳信過來,也非常簡短,狄樞密率五萬大軍從防線背後出擊,打西夏軍一個措手不及,連破三十六寨,攻佔了韋州、銀州和夏州。

    而西夏軍主力集中在宥州、洪州和鹽州,它們原本打算反撲,但韓相國和種將軍已率三十萬大軍殺來,它們不得不北撤,但被狄樞密的軍隊阻擊,六萬西夏大軍被困在鹽州。」

    曹太後點點頭,「這次我們能滅西夏嗎?」

    「回稟皇祖母,只要不出大的意外,應該可以。」

    曹太后又取了一份曹家辦的《軍報》,笑道:「我昨天看了一篇文章,說西夏還有一支主力軍在賀南山,有沒有提醒過小范相公?」

    趙頊連忙道:「賀南山的軍隊應該是党項傳統騎兵,幾十年一直和宋軍交戰的就是它們,它們並沒有幾十萬大軍那麼多,最多能集結十萬騎兵,其中五萬部署在河西走廊,還有一萬部署在居延海,另外在河湟地區還有兩萬騎兵和我們對峙,它們能動用支援興慶府的騎兵也就兩三萬人,小范相公對它們很防備,派了大量斥候去監視他們。」

    這時,富弼笑道:「關於河西走廊的西夏軍,有件事需要向太后彙報,吐蕃首領董氈很快將抵達京城,將和我們商量聯軍攻打河西走廊西夏軍。」

    董氈是青唐吐蕃的首領,控制今天的青海北部和甘肅西南一部分地方,他父親角廝羅率軍擊敗了李元昊對河湟地區的入侵,建立了聯宋抗夏的國策,角廝羅去世后,他兒子董氈繼承了他的國策,一直和宋朝保持著密切的聯繫。

    「吐蕃也窺視河西走廊?」曹太后冷冷道。

    文彥博笑道:「請太后不必擔心,今天的吐蕃已不是唐朝的吐蕃,青唐吐蕃只是吐蕃諸部一支,它哪裡能和大宋抗衡,只是河西走廊的西夏軍時時窺視河湟,令他們寢食不安,這次宋軍大舉攻夏,他們看到了機會,才提出聯宋攻夏的方案,攻滅吐蕃,河西走廊肯定是歸大宋。」

    曹太后稍稍放下心,又問道:「那遼國會不會出兵干涉我們滅夏大計?」

    這也是報紙上爭論得最激烈的事情,她當然也很關心。

    富弼道:「啟稟太后,我們剛剛得到消息,遼國皇帝耶律洪基將派特使前來大宋,調停大宋和西夏的戰爭。」

    「這是什麼意思?」曹太后不解問道。

    「這就是說,遼國放棄了用武力干涉大宋攻夏,只是用外交的方式盡量和緩宋夏關係,實際上就是遼國給自己找個台階。」

    曹太后輕輕點頭,「六十萬大軍殺進了西夏,哀家真的很期待,聽到宋朝滅亡西夏的消息,哀家將來逝去也可以向先帝交代了。」

    說到這裡,曹太后的臉色變冷了,她取出一份《小報》翻出針對范家的文章,推到天子趙頊面前,「這篇文章官家看過嗎?」

    趙頊點點頭,「這些都是無稽之談,明顯是想挑撥朝廷對小范相公的不信任,然後換帥,皇祖母不要理會它。」

    曹太后冷冷道:「哀家是不想理會它,可中午吳王妃向哀家上一份表,她要辭去王妃之銜,懇請哀家同意,你說哀家該怎麼辦?」

    趙頊一怔,這是怎麼回事?范寧的妻子為什麼要辭去王妃之名。

    文彥博道:「太后,王妃既不是爵位,也不是官職,除非吳王廢妻,否則無法去除,這個道理吳王妃應該知道吧!」

    「是啊!人家在丈夫在前線給朝廷賣命,朝廷卻任由別人肆意欺辱他們弱妻幼子,人家被逼得沒辦法了,連王妃都不敢當了,我們還在這裡和人家講道理,你這個皇帝倒也做得坦然,你們兩個相國卻不當回事,明天范寧一封辭職信遞上來,不給你賣命了,官家,你該怎麼辦?」

    趙頊額頭上的汗水流下來了,連忙在皇祖母面前跪下請罪,「是孫兒考慮不周,孫兒立刻改正。」

    「你們兩位呢?」

    曹太后看了一眼富弼和文彥博,「知政堂也是考慮不周嗎?」

    天子跪下,富弼和文彥博也不好再站著,兩人也跟著跪下,富弼慚愧道:「是我們疏忽了范家的感受,微臣親自執筆,公開批駁《小報》上的污衊之言。」

    曹太后的臉色稍稍好一點,點點頭道:「小范相公屢立大功,在軍中威望極高,這些報紙若傳到軍中,會嚴重影響軍心,會動搖士氣,這個道理連我一個女流之輩都懂,你們聽之任之,哀家真不知該怎麼說你們,兩位相公下去吧!該怎麼做,知政堂自己看著辦,哀家不想再說第二次了。」

    富弼和文彥博告退了,曹太后又對趙頊道:「你應該知道,《信報》就是朱家辦的,但《信報》始終對這件事一言不發,其實就是朱佩在等朝廷出面,朱佩從小哀家就很喜歡她,她是外柔內剛之人,她向哀家告狀,實際上是顧全大局了,如果她一怒之下帶著家人離開大宋去北島,你覺得范寧還能安心給你賣命?」

    趙頊滿臉羞慚道:「孫兒知錯了。」

    「你打算如何解決這件事?」

    「闢謠,把事情說清楚,然後朕會讓皇后親自去范府安撫吳王妃。」

    曹太后搖搖頭,「這還不夠!」

    她沉聲道:「如果是你祖父處理此事,他一定要把這個李光白查出來,不管此人是誰,都會給他安上私通敵國的帽子,只有這樣才能挽回范家的名譽,才能讓范寧更好地替你賣命,明白哀家的意思了嗎?」

    「孫兒明白了!」

    ..........

    次日一早,向皇后駕臨朱府,特地來探望范寧的母親和妻兒,又賜給范寧母親張氏宮錦五百匹,以示對遠征主帥家屬的慰問。

    中午時分,右相富弼和左相文彥博分別在《信報》和《小報》的頭版頭條發表專題文章,駁斥李光白散布謠言。

    富弼在文章中明確指出,范寧的兩個兄長是第一批去鯤州的商人,冒著被土著人殺死的危險,他們率先在鯤州的河流中發現金砂。

    為此,范寧特地向天子上書,提出開採金砂申請,特到天子特批,准許小規模開採三年,所僱人數不超過百人,作為范寧替朝廷開拓鯤州的獎勵。

    作為開採金礦的條件,范氏兄弟和其他採礦人則要負責替朝廷在鯤州探礦,目前鯤州的金礦和銀礦都是范氏兄弟發現,無償交給了朝廷,而且當時獲得天子特批採金的家族也不止范家,連張堯佐也獲批准在琉球府開採銀礦。

    在駁斥海外購島時,富弼更是指出,朝廷鼓勵大商人和功勛世界去海外購地,並允許海外領地有條件實施自治。

    目前在海外購島購地的家族以及商人已達一千四百三十三人,范家不過是其中一人,而且范家購置的海島距離大宋最遠,附近海島有食人土著出沒。

    富弼又指出,范家所購海島距離大宋數萬里,朝廷根本就不知道這裡還有島嶼,島嶼並不屬於大宋,范家完全可以不付一文錢便能得到這座島嶼,但范家兄弟還是為此付出八萬兩黃金,事實上就是把鯤州淘到的黃金還給了朝廷。

    這正是范寧嚴格要求自己,心懷朝廷,心懷大宋的體現。

    富弼在文章最後一針見血地指出,宋軍攻打西夏已到最關鍵之時,有人便在這個緊要關頭散布謠言,企圖影響朝廷臨陣換帥,使大宋滅夏戰略功虧一簣,這幾篇文章的本質是在實施反間之計。

    而文彥博的文章是拿出了當年先帝批准范家、曹家、高家、龐家採金探礦的手諭,公開刊登在報紙上,同時公開了范家購島的價格、位置,以及朝廷規定的價格,用鐵的事實來駁斥李光白對范家的污衊。

    兩位相公的重磅文章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在京城引起掀然大波,京城百姓紛紛怒斥《小報》造謠,強大的壓力逼迫《小報》不得不連夜印製專刊,公開表示作者的文章不代表報館的立場,報館堅決支持大宋的平夏之戰,並向范氏家族因此受到的傷害表示道歉。

    次日,李光白露出了真面目,竟然是張堯佐的前女婿趙經綸,現任國子監博士,大理寺在他書房搜出了數封與西夏秘密往來的書信,真相大白,炮製文章的作者竟然是西夏的姦細。

    當天,《小報》被勒令停止發行當天報紙,停業整頓一個月。

    這場風波過後,《小報》元氣大傷,讀者流失近八成,使它從最初的第一大報淪落到京城十三家報紙中的最後一名。

    汴梁發生了一連串的風波,應該是主角之一的梁乙埋卻一無所知,他已經離開了京城,悵然走在回國的歸途之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