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章 謠言四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五十章 謠言四起字體大小: A+
     

    梁乙埋在汴梁呆了十天,宋朝對他禮數很周到,但堅決迴避了實質問題,不肯回應求和一事,梁乙埋漸漸開始絕望了。

    這天中午,他獨自坐在房間喝悶酒,外面忽然傳來腳步聲,有手下在門外稟報,「相國,今天的報紙出來了,好像和西夏有關。」

    「把報紙拿給我看。」

    手下走進房間,遞給一份《信報》,梁乙埋接過報紙,發現裡面夾著一張特別戰報,他心中頓時一驚,前幾天,宋軍兵臨興慶府城下,就是用了這種特別戰報,他已經知道,只有出現重大消息或者戰果,這種特別戰報才會出現,他簡直有點不敢看了。

    他還是忍住心中的不安,抽出了這張特別戰報,戰戰兢兢細看,標題很大,『西夏南部防禦全線崩潰』。

    裡面的內容竟然是陝西路宋軍分兩路攻佔韋州和夏州,西夏邊軍主力北撤,被三十萬宋軍包圍在鹽州。

    梁乙埋眼前一黑,險些暈倒,西夏的南部防禦竟然被宋軍全線攻破了。

    手下連忙扶住他,「相國!相國!」

    梁乙埋長長嘆了口氣,他知道這必然是北面宋軍從背後擊潰了西夏的南部防禦線,否則靠陝西路的宋軍,一百年也休想擊破西夏的堅固寨壘,任何堅固的防禦果然都是先從內部被擊破的。

    難怪宋朝不肯接受自己的求和,戰況已經到了這一步,就算是他也不會接受對方的求和。

    梁乙埋知道自己沒必要在汴梁繼續呆下去了,他意興索然地對隨從道:「收拾行李吧!明天一早咱們就回去。」

    梁乙埋剛站起身,他忽然被另一份報紙上的一則消息吸引了。

    《范氏海外購島,欲建新國》

    ..........

    在喜慶的勝利,總會夾雜著一些不諧之音,這兩天,在《小報》第二版上,連續有人用『李光白』這個名字發表了系列文章,『揭開范氏黑幕』,從范寧出任鯤州第一任州事開始,寫范家兄弟在鯤州大肆淘金暴富,隨即又在泉州開始對南洋貿易,使范家財富達到驚人的程度,又寫朱家通過聯姻和范家在海外大發其財。

    這個系列報道在京城引起軒然大波,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報道刀刀刺向一人,那就是在西夏作戰的主帥,小范相公,大宋最年輕的相國范寧。

    報道在京城引發了熱議,而今天又刊出了一篇重磅報道,范家和朱家在海外購買了一塊堪比江南東道大小的島嶼,準備在海外建國。

    事實上,范寧在海外購島,整個朝廷都知道,只是普通百姓知道得不多,現在由報紙將這件事揭發出來,立刻引起了京城的強烈反響。

    幾乎每個酒樓、茶館在議論這件事,它的熱度甚至超過了宋軍在西夏的戰況。

    在飛虹橋旁的清風酒樓內,數十名酒客正在高聲議論著這件事。

    有人酸溜溜道:「我說范家怎麼會突然有錢,原來是用權力得來的黃金,鯤州黃金可能一半都被他家採光了吧!」

    也有人忿忿不平,「堂堂的相國居然指使家人在海外建國,這是要和大宋分庭抗禮嗎?」

    一名老者道:「那是你們無知,在海外買島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呂宋府的幾千個島嶼都賣掉近一半了,哪座島嶼不是和州府一樣大,別人不說,專拿范家說事,寫這篇報道的人其心可誅。」

    一名年輕人依舊辯解道:「老丈,范家在鯤州淘金賺錢是事實吧!那是大宋的土地,憑什麼范家可以肆意淘金?占朝廷的便宜?」

    「小夥子,那黃金是人家發現的,你在大宋任何一個地方發現黃金,你都可以淘,只要你把黃金賣給官府,再說在鯤州淘金的,又不止范寧,曹家、高家、龐家,連張堯佐也在琉球挖銀,這些你怎麼不提?」

    年輕人端著湯碗重重哼了一聲,「哼!都是一丘之貉,權貴者吃肉,我們老百姓連湯都喝不起。」

    「小夥子,你不就在喝湯嗎?」

    頓時滿堂大笑,也有人道:「范家佔據江南東道這麼大的土地,有點不妥吧!朝廷是不是該限制一下。」

    「呵呵!如果我告訴各位,范家買的海島有吃人的土著,你們願意去嗎?」

    眾人都嚇得一伸舌頭,乖乖,居然有傳說中食人族,「老丈,報道上沒有寫這件事啊!」有人高聲道。

    老者搖搖頭,站起身對眾人肅然道:「各位,這幾篇報道有問題,很明顯是針對小范相公的,目的是為了挑撥朝廷和民間對小范相公的不滿,大家想想這是為什麼?這明顯是反間之計,利用百姓的不滿來逼朝廷換帥,我告訴各位,如果朝廷真的換帥,那麼大宋滅掉西夏的大計就功虧一簣了,這是誰在背後挑撥,大家還猜不到嗎?」

    酒樓頓時安靜下來了,眾人默默喝酒,誰也不提報上之事。

    老者正是朱元豐,他在孫婿隔壁酒樓吃飯,正好遇到這件事,使他忍不住起身反駁。

    朱元豐心情煩悶,起身結帳走了,直接來到了一橋之隔的范寧府上,朱佩正和姑姑朱潔在聊天,聽說祖父來了,連忙迎了出來。

    「你為什麼不讓《信報》反駁這件事?」

    朱元豐不滿地對朱佩道:「這件事傳得滿城風雨,破壞你相公的名聲,你為什麼要忍?」

    朱佩很平靜道:「祖父,要反駁闢謠不應該由范家來做吧!大家都知道《信報》是朱家的報紙,《信報》來闢謠只會讓人瞧不起。」

    「那就隨他們鬧?」

    朱佩冷冷道:「如果朝廷不肯闢謠,那就讓相公辭職,我也不稀罕這個王妃帽子,把它還給朝廷,我們一家人搬去北島。」

    朱元豐和女兒朱潔對望一眼,他們才明白朱佩心中已經恨到極點,朱元豐嘆了口氣,「那王妃就發表個聲明吧!」

    「不!」朱佩異常倔強道:「我要朝廷公開聲明,還我相公的聲譽。」

    .........

    朱元豐和女兒乘坐馬車返回府中,朱潔恨恨道:「父親,《小報》刊登這幾篇攻擊范家的文章,顯然是針對我們《信報》,我們不能這樣袖手旁觀,就算朱佩不肯辯解,我們也應該有所行動。」

    朱元豐嘆了口氣,「阿佩是在用沉默來反抗,如果朝廷再不出面,事情恐怕就要鬧大了,這件事聽朱佩的,我們不要擅自行動。」

    停一下,朱元豐又道:「你去聯手《軍報》,停止和《小報》的一切合作,另外你派人去調查這個李光白的背景,這個人到底是誰?」

    朱潔點點頭,「我馬上就去報館!」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