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神秘配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神秘配方字體大小: A+
     

    遼國上京,關於是否出兵支援西夏已經在遼國內部爭論了近十天,支持派認為遼夏唇亡齒寒,一旦西夏被滅,宋朝沒有了後顧之憂,必然會全力對付遼國,應該支援西夏,使西夏始終能夠從西面牽制大宋。

    而以耶律乙辛和張孝傑為代表的反對派則認為遼國剛和宋軍大戰結束,財源枯竭,國力疲弱,朝廷根本就無力支持大軍出兵西夏,這個時候應該卧薪嘗膽,恢復國力,儘管支持出兵派一度佔據了上風,但從邊境傳來的幾個消息讓遼國朝野頓時清醒了很多。

    「砰!」

    耶律洪基重重一拳砸在桌上,咬牙切齒道:「該死的宋人,竟然敢如此羞辱大遼,朕一定要殺進汴梁,屠盡這些卑鄙的宋狗!」

    就在今天,他連得兩個消息,在靠近鴨綠江外的海島上,宋軍竟然屯兵數萬人,距離遼國海邊不足百里,另一個消息是,女真人竟然用鐵火雷炸塌了阿圖先城,懷化軍節度使高元紀被當場炸死,女真人殺入城中,遼軍傷亡近三千人,搶掠遼國戰馬上萬匹、兵甲萬副,女真人當然不會有什麼鐵火雷,分明是宋朝借女真人之手向遼國示威。

    這兩個消息讓耶律洪基氣得暴跳如雷,房間里,一班重臣都沉默了,五國節度使蕭陶蘇斡沉聲道:「陛下,至少我們現在明白了一點,女真部和克烈部之所以屢滅不掉,就是因為他們背後有大宋在支撐,如果我們不儘快滅掉這兩個部落,他們在宋軍的支持下,遲早會成為遼國的心腹大患。」

    南府宰相耶律蕊奴也道:「宋朝的鐵火雷只出現了一次,說明宋朝並沒有真的把這種火器交給女真人,宋朝只是在警告我們不要干涉西夏。」

    北院宰相耶律乙辛很了解耶律洪基的擔心,他安撫耶律洪基道:「鴨綠江口外的宋軍基地我們一直沒有發現,它們忽然出現固然是宋軍在警告我們,但同時也是好事,至少我們知道宋軍在那裡還藏有威脅。」

    耶律洪基終於冷靜下來,他慢慢靠在椅背上,感受著虎皮帶來的暖意,半晌道:「前幾天宋軍戰船出現在覺華島附近,也是一個意圖吧!」

    眾人以沉默來回答,耶律洪基嘆了口氣,「一向懦弱的宋朝幾時變得這麼強硬,和他們新登基的天子有關嗎?」

    張孝傑低聲道:「陛下說得沒錯,他們新皇帝才二十餘歲,一心想做大事,加上西夏自身內部混亂,便被宋軍抓住機會。」

    「那朕該怎麼辦?就這樣被宋軍嚇住,不敢出兵援夏?」

    耶律洪基已經消泯了支援西夏的念頭,他現在只是面子上放不下,宋朝的幾個威脅就讓他罷兵,把他耶律洪基當成什麼人了?

    耶律乙辛眼珠一轉,上前道:「陛下,雖然我們無法出兵支援西夏,但我們可以勸和,派使者去汴梁,一方面調停宋朝和西夏的戰爭,一方面要求宋朝不要再支持女真人和克烈族,微臣的意思,就是以不出兵西夏為條件,換取宋朝停止支持女真人和克烈族。」

    耶律乙辛這個方案很不錯,公開調和宋朝和西夏的戰爭,遼國有了台階,同時再和宋朝秘密談判,要求宋朝不再支持女真人和克烈族,眾人紛紛贊同。

    耶律洪基隨即任命南府宰相耶律蕊奴為特使,出使大宋。

    眾人都退下了,耶律洪基只覺一陣心煩意亂,起身道:「擺駕!朕要去兵器院。」

    不多時,耶律乙辛陪同著天子耶律洪基來到了遼國兵器院,遼國兵器院是遼國研究盔甲、兵器的專門機構,除了上京外,在南京和東京又各設一座分院。

    位於上京的兵器院是總院,下面分為甲院、刀院、弓院和火器院四個分支,其中火器院是遼國唯一研究火器的場所。

    遼國的火器要比大宋落後很多,基本上是研究如何仿造大宋的各種火器,他們造出了火箭、火鷂子、紙火雷和瓷瓶火雷,但要研究更先進的鐵殼火雷,以他們的現有技術還辦不到,他們只善於仿造,所以遼國千方百計想從大宋那裡搞到鐵火雷實物。

    去年,汴梁的探子費勁心機搞到了一枚老式鐵火雷,遼國如獲至寶,立刻將它千里迢迢送到上京兵器院,兵器院的火器匠研究了一個月後才開始動手切開鐵火雷,開始研究裡面的構造和火藥配方。

    但從去年到現在,兵器院始終仿造不出鐵火雷,令耶律洪基既惱火又鬱悶。

    今天他是第三次視察火器院,正是女真人用鐵火雷的消息刺激了他,儘管知道是宋朝假女真人之手,但耶律洪基還是焦慮難安,鐵火雷遲遲研製不出來,已經成了他的心頭之患了。

    耶律洪基來到兵器院,負責兵器院的十幾名官員迎了出來,耶律洪基一揮手,「去火器院!」

    眾官員見天子臉色難看,都不敢多說什麼,連忙領著耶律洪基和耶律乙辛來到火器院。

    遼國火器院佔地約二十畝,一半用來製造火藥,另一半則用來製造各種火器,有火藥匠三十餘人,火器匠五十餘人,一半左右都是漢人。

    火器院的總管事叫做蕭刺奴,他戰戰兢兢上前磕頭見禮,耶律洪基重重哼了一聲道:「朕上次就說過,再給你們半年時間造出鐵火雷,現在期限已過,鐵火雷在哪裡?拿給朕看。」

    蕭刺奴嚇得渾身發抖,結結巴巴道:「陛下,我們確實造出了鐵火雷,但還沒有試驗成功。」

    「什麼沒有試驗成功?」

    「就是.....就是沒有能炸開鐵殼,只冒一股青煙,就結束了。」

    「那不就等於沒有造出來嗎?」

    「陛下,鐵殼火雷很難成功,據小人所知,宋國火器局四十年前就開始研究了,他們的技術比我們高,還花了幾十年時間,我們短短半年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耶律洪基怒道:「你們不是研究,你們是在仿造,連仿造都學不會嗎?」

    耶律乙辛連忙勸道:「陛下,先看看實物,找出問題所在,然後再想辦法解決。」

    耶律洪基哼了一聲,走進了火器院,侍衛已經在院子里擺下了桌椅,耶律洪基坐下,大管事蕭刺奴帶著手下小心翼翼捧來幾枚鐵火雷,其中一枚正是從宋朝搞到的實物,但被切開,裡面的構造一覽無餘。

    蕭刺奴將另一枚切開的鐵火雷放在耶律洪基面前,「陛下,這是我們造的鐵火雷,請對比宋朝的鐵火雷。」

    耶律洪基細看,兩隻鐵火雷簡直一模一樣,連鐵殼的厚度都完全一樣。

    「那問題出在哪裡?」耶律洪基問道。

    蕭刺奴小心翼翼問道:「小人想知道,宋朝的鐵火雷可是真的?」

    耶律洪基頓時怒道:「你們自己造不出來,就想把責任推給別人!」

    「小人沒有那個意思,小人是說,假如鐵火雷本身是假的,我們再仿造也沒有意義,只會浪費陛下的時間。」

    耶律洪基回頭看了耶律乙辛一眼,耶律乙辛毫不猶豫道:「鐵火雷肯定是真的,上面刻有編號,而且宋朝內部也在追查這枚鐵火雷的下落,抓了不少人,這一點不容易質疑。」

    蕭刺奴點點頭,「既然鐵火雷是真的,那問題就出在火藥配方上,一個可能是火藥配方不一樣,另一個可能就是裡面添加了其他重要物品。」

    「你們發現了什麼?

    「我們發現裡面有一種黑色的顆粒,可以燃燒,煙大有異味,但不知這粉末是什麼?」

    蕭刺奴將一個小盒子呈上,耶律洪基接過盒子看了看,裡面確實有一些灰黑色的細碎顆粒,每一顆約芝麻大小,他眉頭一皺道:「就是添加了這玩意,鐵火雷才會爆炸?」

    「陛下!宋朝認為這是一顆失效的鐵火雷,但它的火藥並沒有失效,我們就懷疑是這種黑色顆粒失效了,它佔了整個火藥的一成,應該是很重要的燃爆材料,但我們真的不知道它是什麼?從未見過。」

    耶律乙辛也道:「聽說宋朝的鐵火雷必須在鯤州製造,這種粉末極可能只有鯤州才有,我們必須要知道這種粉末究竟是什麼?」

    「那火藥配方呢?」

    「我們做了試驗,火藥配方沒有變,和紙火雷的配方一樣。」

    耶律洪基立刻對耶律乙辛道:「要不惜一切代價,搞清楚這種黑色粉末的秘密!」

    也難怪遼國的火藥工匠不知,天然橡膠這種東西,恐怕他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