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懷州陷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懷州陷阱字體大小: A+
     

    懷州位於興慶府東南約而二十里,四周全是一望無際的麥田,東面也緊靠黃河,懷州城池不高,甚至略有些低矮,它本來就不是為防禦而設計,只是農業中心,需要一座這樣的城池。

    懷州位於產糧中心,城內糧庫極大,是西夏僅次於興慶府碼頭糧庫的第二大糧庫,擁有糧食四十萬石,草料二十萬擔,比興慶府城內的皇室糧庫還要大一倍。

    懷州原本有兩萬軍隊駐守,倉促勤王趕去興慶府後,懷州便落入宋軍之手,糧庫也自然成了宋軍的囊中之物。

    張甫說得沒錯,興慶府人口太多,糧食嚴重不足,在驅趕了漢人後,還是解決不了糧食嚴重短缺的問題,他們的目光就轉向了外界,首先便盯住了懷州,西平府倒是有糧食,但太遠,又在黃河東岸,定州、靜州、順州的糧食都不多,只有懷州的四十萬石糧食足以解決他們眼前的危機。

    都羅馬尾隨即派出探子去探查周圍以及懷州的情況,除了黃河內外,方圓十里內,沒有發現宋軍懷州大概有兩三千駐軍,靜州和順州也各種有數千駐軍。

    雖然幾座城池駐軍不多,但都羅馬尾並不打算把周圍的城池都奪回來,他很清楚宋軍希望他分兵,那樣便於他們各個擊破,奪取糧食才是他們的當務之急。

    一連觀察了數天,糧食沒有被轉移的跡象,探子發現,到了夜間,宋軍的守備格外鬆懈,城頭上守軍很少,都羅馬尾有點懷疑這是宋軍的誘兵之計,可如果是真的呢?畢竟其他幾座城都一樣,並非懷州特殊。

    躊躇了兩天,被缺糧折磨的都羅馬尾終於下定了決心。

    兩更時分,一支三萬人組成的搶糧軍抵達了懷州,他們趕著數千輛大車等候在城外一裡外,這時城頭上忽然爆發出喊殺聲,將率軍大將李清驚出一身冷汗,這時,飛奔來一名士兵,急聲稟報道:「城內守軍已被驚動,但城門被我們奪下,請將軍立刻入城。」

    李清大喜,喝令道:「殺進城去!」

    兩萬士兵大吼一聲,向城內飛奔而去,片刻殺進了城內,城內三千宋軍見敵軍全面攻來,紛紛從東門撤離。

    西夏大軍重新佔領了懷州,城外趕著大車的一萬西夏向城門趕去,糧庫已被打開,裡面堆積如山,大概有二十萬石左右,還是被宋軍運走一半,但李清已經很滿意了,他立刻下令所有士兵一起動手搬糧。

    就在這時,城外黑壓壓的宋軍已經將懷州城包圍,上萬支弓弩對準了懷州西城門,三萬騎兵埋伏在興慶府前往懷州的必經之路上。

    糧庫內這時發生了異常,西夏士兵在搬了表面一層的兩千石糧食后,忽然發現下面的糧食變重了,有士兵用匕首劃開糧包,頓時驚呼起來,裡面不是糧食,而是砂子。

    李清也驚呆了,嚴令再查,很快有士兵稟報,除了第一批的兩千袋糧食外,下面全是砂袋,再下面連沙包都不是,而是泥土直接堆積。

    「上當了!」

    李清驀地轉身,厲聲喝令道:「這是陷阱,全軍立刻撤退!」

    但已經晚了,城內忽然四處起火,城內的房宅里到處是硫磺、乾柴、麥秸之類的引火之物,火勢迅速在全城蔓延。

    三萬西夏軍驚恐萬分,爭先恐後向城外逃去,西夏士兵奔出城,迎接他們的,卻是宋軍無情地箭雨射擊,無數士兵慘叫著栽倒,後面又奔出來,又被射倒,只片刻,城外的屍體便已迅速堆積起來。

    東城外也一樣,企圖從東城逃跑的西夏士兵也同樣遭到了宋軍殘酷的箭雨襲擊,兩萬宋軍弓弩手將東西兩座城門死死封鎖,城內的火勢越來越大,無數士兵還跑不到城門處便被無情的大火吞沒。

    還有很多士兵向城頭上奔去,城頭上沒有烈火。能暫時逃過一劫,就算是這樣,他們也逃不過宋軍天亮后的清剿。

    整個懷州城烈焰滔天,數十裡外清晰可見,都羅馬尾站在城頭,眺望著遠處熊熊烈火和滾滾濃煙,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三萬軍隊上中計了,這一刻他的心彷彿墜入萬丈深淵,令他心急如焚,立刻命令大將崔銀流率兩萬軍隊趕去接應,就救回多少算多少。

    城門開啟,兩萬步兵疾速奔出城,向東南方向疾奔而去,夜色中,什麼都看不清楚,四周都是樹林,不少將領想提醒都羅馬尾,當心宋軍在半路設伏,但最終誰都沒有說。

    都羅馬尾是梁太后的母黨中堅,梁乙埋提拔起來的心腹,在軍隊中資歷很深,但此人論真本事沒有,但吹噓拍馬一流,為討好梁太后,甚至公開表態忠於梁氏,對上奉承,對下苛刻,對下屬打罵呵斥是家常便飯。

    而且都羅馬尾為人心狠手辣,貪婪異常,這次他將三十戶漢人豪富的財產全部奪走,據說光黃金就達十萬兩之多,卻連一文錢都不給分給下屬,全部自己獨貪,其他普通漢人的財產說是要分給士兵,但已經五六天過去了,根本就沒有任何動靜,很多人猜測,這筆財富恐怕是被他家族貪墨了。

    正因為都羅馬尾的媚上傲下,殘暴貪婪,使他被西夏軍廣大將領憎恨,使他成為孤家寡人,壓根沒有人提醒他注意防範伏擊風險,甚至很多將領都暗暗希望他在今晚的懷州搶糧中栽個大跟斗。

    從興慶府到懷州大概有二十里路程,四周都是茫茫平原,河渠密布,其中最大的一條河渠叫昊王渠,位於興慶府以東八里處,是李元昊在位時疏通修建,河渠寬二十四丈,長三百里,渠上修建了三座木橋。

    兩萬軍隊奔過了木橋,繼續向懷州方向奔跑,但剛跑出不到三里,身後便連續傳來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士兵們紛紛停住腳步,驚愕地回頭望去,只見身後不遠處,三股濃煙騰空而起,從濃煙的距離來看,很多人都猜到了,是昊王渠上的三座木橋爆炸了。

    就在這時,官道北面忽然傳來一陣梆子聲響,緊接著萬箭齊發,密集的箭矢如暴風驟雨般襲向官道上的西夏軍士兵,士兵們措不及防,頓時大片大片被射倒,士兵們驚恐萬分,掉頭向南狂奔。

    『嗚——』低沉的號角吹響。

    鋪天蓋地的宋軍騎兵殺來,三萬騎兵直接衝進了西夏士兵群中,將他們的隊伍分割、沖碎,衝擊得七零八落,西夏士兵抵擋不住,全線潰敗,丟盔棄甲,在無邊無垠的麥田裡狂奔,後面是追殺他們的騎兵,毫不憐憫地斬斷他們的脖子,刺穿他們的后心。

    這是一個讓西夏人痛徹心扉的夜晚,整整三萬搶糧的軍隊和兩萬接應士兵,死在烈火之中,死在馬蹄之下。

    天漸漸亮了,長達近二十里的麥田裡被踩踏得七零八落,隨處可見被殺死的西夏士兵屍體,一隊隊宋軍士兵在曠野里清理屍體,超過一萬七千人被宋軍騎兵所殺,但還是有兩千餘人泅過昊王渠,逃回了興慶府。

    在這場殘酷的滅國戰中,宋軍不接收戰俘,所有的西夏士兵都被從肉體消滅,包括昨晚搶糧落入陷阱的三萬西夏軍,城內的烈火已漸漸熄滅,兩座城門的屍體堆積如山,在城頭上逃過火劫的數千西夏軍士兵最終沒有能逃過宋軍的清剿,在黎明時分全部死在宋軍的箭矢和戰刀之下。

    戰爭從來都是殘酷的,強者為刀俎,弱者為魚肉,在之前的二三十年內,宋軍士兵被西夏軍殘酷屠殺也不會少於數十萬人,只不過今天輪到西夏士兵而已。

    都羅馬尾怔怔地聽著彙報,他派出的五萬大軍竟然在一夜之間被斬殺殆盡,只逃回兩千三百餘人,這個結果令他肝膽皆裂,他忽然一口血噴出,仰天栽倒在地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