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四十二章 斷其後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四十二章 斷其後路字體大小: A+
     

    十萬西夏大軍浩浩蕩蕩抵達了順化軍城,這座距離河套約百里的軍城,在黑山威福軍被全殲后,它也被宋軍拔掉了兩百餘名士兵死的死,逃的逃,城內糧草被付之一炬,軍城也被夷為平地,只剩下一點點殘垣斷壁。

    大將軍罔萌訛臉色鐵青地望著這座軍城,在所有西夏軍印象中,都是他們燒宋朝的城,焚宋軍的營,今天很多士兵第一次看到了自己軍城的慘相,心中竟有種說不出的忐忑。

    「把此處清理乾淨!」

    罔萌訛命令左右把廢城清理乾淨,大軍隨即又繼續北上。

    次日中午,前軍和中軍的八萬大軍率先抵達了河套入口,遠處宋軍哨塔的烽煙直衝天空。

    罔萌訛重重哼了一聲,馬鞭一指烽燧,「摧毀它!」

    兩千士兵立刻向遠處的山嶺奔去,宋軍烽燧就在山嶺之上。

    大軍渡過了黃河,繼續加快速度,向宋朝五原城方向殺去。

    他們不用管後面的輜重船隊,輜重船隊有后軍兩萬人護衛,一般都要比前軍和中軍晚上一兩天。

    但罔萌訛怎麼也想不到,就在他們渡河後行軍不到五十里,一支由五十艘蒸汽機船組成的船隊出現在河口,掉頭向黃河南面駛去。

    .........

    數百艘巨型皮筏子組成的船隊長達三十餘里,數千名縴夫拉拽滿載輜重的皮筏子緩緩而行。

    雖然是順水而行,但黃河水流十分平緩,沒有縴夫助力,航速會十分緩慢,而且縴夫的另一個重要作用是控制船隻,防止皮筏子在黃河上失控,雖然水流緩慢,黃河上還有不少暗流旋渦,很容易使皮筏子遭遇暗流而傾翻。

    岸上,兩萬西夏軍騎馬而行,盡量保持和皮筏子同步速度。

    這時,黃河上傳來的轟鳴聲,一種很奇怪的船出現在西夏士兵的視線中,兩根巨大的煙囪豎在船上,煙囪上冒著黑煙,船尾兩個大明輪翻滾,驅動著船隻前進。

    「等一等!好像是遼國的船。」

    士兵們發現為首大船上掛的旗幟是遼國的狼頭大旗,讓他們很驚愕,遼國的船隻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從未聽說過的事情。

    但這只是一個小小的障眼法,后軍主將立刻醒悟過來,大喊道:「所有皮筏靠岸!」

    皮筏子緩緩向岸邊靠攏,但不能完全靠邊,這裡不是碼頭,岸邊河內大多布滿了亂石,石塊邊緣鋒利,批皮筏子底部很容易被劃破。

    但就算皮筏子靠攏岸並不代表安全,只是進入兩萬后軍的保護範圍內。

    船上的旗幟已經換成了宋軍的黃龍旗,一艘五千石的宋軍蒸汽船向西夏國的皮筏子疾駛而來。

    后軍主將立刻喝喊道:「放箭!」

    五千西夏士兵衝到河邊放箭,箭矢如雨點般向二十餘丈外的蒸汽船射去,蒸汽船早有準備,船隻四周堆滿了草人和草垛,片刻,箭矢插滿了草垛。

    但第一艘蒸汽船已經靠近了巨型皮筏子,西夏軍的箭矢立刻停止,這樣射下去,受傷的不是宋軍船隻,而是自己的皮筏子。

    就在蒸汽船靠近皮筏子約五六丈時,幾隻瓷瓶火雷扔進了皮筏子中,皮筏子中傳來連續的爆炸聲,密集的鐵片和瓷片頓時射穿了薄薄的羊皮,這也是羊皮筏子最大的弱點,怕火、怕鋒利的物品,薄薄的羊皮很容易被戳穿泄氣。

    「轟!」第一艘巨型羊皮筏子失去了平衡,裡面運載的上千石糧食傾瀉而出,翻進了黃河之中。

    蒸汽船沒有停留,繼續沿著皮筏子外圍向南駛去,每靠近一艘皮筏子,便有五六顆瓷瓶火雷扔進去,瞬間便爆炸了,開始迅速泄氣的巨型皮筏子不會有任何僥倖,皮筏子是靠平衡才能運載貨物,一旦失去平衡,滿載著輜重的皮筏子很快便會傾翻。

    岸邊的后軍主將急得直跳腳,厲聲喝道:「第一軍下水,阻止敵軍!」

    一千餘只小型皮筏子拋入黃河,士兵們紛紛登上筏子,每隻皮筏子有四人,兩人划船,兩人作戰,後面的數十蒸汽機船殺上來了,船上宋軍有的射箭,有的拋擲瓷瓶火雷。

    皮筏子在五千石的大船面前實在太渺小,龐大的戰船對皮筏子而言就像螞蟻撼柱,讓他們無計可施,不少士兵想去破壞大船兩側翻輪,但翻輪旁邊的水浪太大,皮筏子根本就難以靠近,船上的士兵也不會給他們任何破壞機會。

    一千多艘皮筏子不斷被撞沉和炸沉,而滿載著輜重物資的皮筏開始起火燃燒,士兵們用火藥箭發動進攻,燃燒的火藥箭射穿皮筏子后,直接在內部燃燒起來,很快,河面上濃煙滾滾,烈焰滔天,數百艘皮筏根本無力抵擋,只能眼睜睜地被燒毀,直到沉入黃河,火焰才漸漸消失。

    十萬士兵三個月的糧食和軍資補給,在短短一個時辰后,從黃河上消失了,同時在黃河上消失的,還有五千多后軍士兵,黃河岸上的后軍主將李新良呆若木雞,他不知自己繼續北上,還是撤回興慶府,他更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向主帥交代。

    萬般無奈,他只得派人火速北上,去向主帥罔萌訛稟報,同時也派人趕回興慶府,要求緊急支援,一萬五千士兵和六七千民夫糧食都沒有了,他們自己返回興慶府都困難,更不要說再繼續北上了。

    數十艘蒸汽船已掉頭北去了,它們下一步是封鎖黃河,徹底截斷西夏軍主力的退路。

    李新良派去向罔萌訛稟報軍情的幾名士兵在渡黃河時,被黃河上的宋軍巡哨攔截,三人戰死,一名士兵被活捉,信件也被宋軍巡哨搜到。

    罔萌訛率領的八萬大軍在兩天後抵達了五原城,軍隊卻沒有營帳,只能在荒野里席地休息,吃一點隨身攜帶的乾糧。

    他們一般會攜帶兩到三天的乾糧,然後等后軍的補給輜重趕到,一般西夏軍也會考慮到敵軍偷襲輜重,所以會安排重軍護衛,兩萬騎兵足以保護輜重隊伍。

    但西夏人卻忘記一點,宋軍的船隻雖然從南面很難過來,從蘭州到鳴沙縣這一段約一千多里的黃河不能行船,只能走皮筏子,可宋軍船隻卻能從北面殺來,他們把這一點疏忽了,就算兩萬重軍也保護不了黃河中的輜重。

    城頭上,范寧冷冷地望著城下一望無邊的士兵,他們還在等輜重和攻城武器嗎?

    楊文廣嘆息道:「西夏人確實是死腦筋,他們到現在還不明白宋軍的戰略圖謀,他們就不知道宋軍是怎麼反轉,擊敗遼軍,他們一點都不關心宋軍的水軍有多強大嗎?」

    范寧淡淡道:「西夏真正能征善戰的大將都被梁氏集團殺了殺、貶的貶,由她的兄弟和內寵來執掌大權,比如眼前這位主帥,叫做罔萌訛,長得一表人才,在床上很得力,梁太后便讓他當北伐主帥,想讓他趁此機會建立威望,可你看他的帶兵方式,老將軍覺得他是什麼人?」

    「完全是一個不懂軍事的蠢貨!」

    楊文廣脫口罵了一聲,又對范寧道:「前面一戰我還能理解,崔山成判斷失誤,沒有攜帶太多糧食,想打一個突襲戰,所有連夜疾奔趕到五原城,可這一戰是十萬人的大戰啊!這意味著什麼,至少要打幾個月的時間,必須步步為營,先建好後勤重地,再摸清敵軍底細,然後大軍才能北上,每走一步,糧草輜重都要穩固住。

    可他現在是什麼樣子,糧食輜重丟在後面不管,自己倒像一支探哨,先來打探宋軍的情報,可天底下哪有八萬人的探哨?梁太後用這種蠢貨為主帥,遲早會葬送了西夏的國運。」

    范寧點點頭笑道:「老將軍評判得完全正確,但我更感興趣的是,似乎西夏人的三千鐵鷂子也在其中,能不能借這次機會,把他們一併水葬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