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四十章 驚天騙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四十章 驚天騙局字體大小: A+
     

    就在宋夏兩國爭奪河套的同一時刻,遼國天子耶律洪基卻在東京遼陽府,接見前來出使遼國的日本國天皇特使藤原祐章。

    耶律洪基去年曾經派使者去過平安京,他知道藤原家族才是日本真正的掌權者,這位藤原祐章是藤原家族第二繼承人,在家族地位很高,耶律洪基對他也以重禮接待。

    有意思的是,遼國無人會說日本語,而日本也無人會說契丹語,他們找到了一個共通的語言,那就是漢語。

    去年前往平安京的遼國使者也幸虧會說漢語,才避免了無法交流的窘況。

    在新落成的東京皇宮內,藤原祐章舉行儀式,向耶律洪基鄭重遞交了國書和關白信件。

    耶律洪基隨即設宴,宴請日本特使一行。

    耶律洪基漢語很不錯,他直接說的漢語,藤原祐章說的是日語,由旁邊一名精通漢語日本官員翻譯。

    「好像藤原先生也會說漢語?」耶律洪基笑問道。

    藤原祐章微微欠身,一本正經道:「日本貴族子弟從小就要求學習漢語,學習中原文化,從隋唐時就是這樣,一直是傳統,我當然也會漢語。」

    旁邊翻譯將他的話翻譯成了漢語,耶律洪基笑著點點頭,「既然如此,為何我們不都用漢語交談?」

    藤原祐章解釋道:「漢語學得不是很好,身為國使,就怕用錯了詞,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所以盡量慎重,不使用外族語言。」

    耶律洪基哈哈大笑,「說得對,這才是合格的使者,不能引發不必要的誤會。」

    旁邊耶律乙辛笑問道:「我們天子很關心日本的造船業,不知日本造船水平如何?」

    藤原祐章搖搖頭,「日本造近海小船可以,造跨海大船不行,我們乘坐的船,還是從宋朝購買。」

    耶律洪基眼睛一亮,手執酒盞問道:「你們可以隨意從宋朝購買船隻嗎?」

    「我們只能購買五千石以下船隻,而且價格很貴,是他們宋朝人購買價格的三倍,沒辦法,宋朝賣給日本貨物,都比他們本土貴得多。」

    耶律洪基迅速給耶律乙辛使個眼色,耶律乙辛會意,他知道該怎麼和日本國做生意了。

    ..........

    日本國使者被安排在貴賓館,藤原祐章屏退左右,這才對翻譯官員抱怨道:「我說自己不能假扮使者,范相公非要讓我上,今天漏出一句漢語,差點被戳穿。」

    這位藤原祐章當然不是真的藤原祐章,他的真實身份是北海外經略使余孝年,奉命假扮的日本使者。

    當然,他攜帶的國書、儀服都是真的,這是范寧和藤原教通達成的秘密交易,宋朝支持藤原家族對付源氏家族,藤原教通便配合宋朝對遼國實施戰略欺騙。

    翻譯官是北海外經略副使程清,幾名隨從都是經略府的官員假扮。

    程清微微笑道:「余使君不是解釋得很好嗎?日本貴族都要學漢語、漢字,會說一口流利的漢語很正常。」

    余孝年喝了一口酒道:「今天我看出來了,耶律洪基想通過我們購買宋軍戰船,果然被小范相公猜中了,我真搞不懂,小范相公怎麼會那麼精明?」

    「問題是出在耶律乙辛身上,是他引出的話題,郭奎說,他們已經收買了遼國內部一名重臣,我懷疑就是這個耶律乙辛。」

    「這樣能說通了,估計小范相公是想用劣船狠狠坑死遼國,到時海戰爆發,數萬遼軍跟隨船隻沉入海底,那一幕真是壯觀。」

    這時,外面傳來了稟報聲,「耶律相國來了!」

    余孝年立刻改用日語笑道:「左衛門,遼國羊肉滋味不錯,回去時我們要多帶一點。」

    耶律乙辛快步走了進來,笑眯眯道:「藤原先生好像心情不錯。」

    程清用漢語道:「我家少主人覺得遼國羊肉很不錯,烤出來很香,準備帶點回去。」

    「那很容易,你們走的時候,能帶多少就帶多少。」

    余孝年用很蹩腳的漢語道:「非常謝謝!」

    耶律乙辛哈哈大笑,「舉手之勞,不用謝!」

    他收起笑容,緩緩道:「我家天子想用生鐵換取宋朝三千石和五千石大船,由你們代為購買,這個方案可行嗎?」

    余孝年故作沉吟道:「可是可以,但大船很貴,還要,你們要多少?」

    「貴不是問題,我們在你們買價基礎上,再加價兩成,作為你們的利潤,我們想要五十艘三千石大船和二十艘五千石大船,可以辦到嗎?」

    余孝年道:「大宋不會一次賣給我們這麼多船,這至少需要兩三年時間來慢慢購買,不過我先聲明,這不是日本國的貿易,而是我們藤原家族和遼國的生意,日本國和大宋有協議,不能賣戰略物資給遼國,這件事就當日本朝廷不知道。」

    耶律乙辛一口答應,「這個沒問題,還有別的難處嗎?」

    余孝年沉吟一下又道:「還有遼國生鐵藤原家族也打算通過郭懷信購買,最好雙方都不直接接觸,以免影響日本國和大宋的關係,影響到船隻採購。」

    耶律乙辛一點都不奇怪,日本國使者就是郭懷信請來的,相信他們之間已經達成了某種交易,耶律乙辛甚至懷疑,日本買宋朝的大船也是通過郭懷信。

    耶律乙辛當然不會反對,生鐵若直接賣給日本,誰給他回扣?他自己也必須通過郭懷信來做這筆生意。

    想想都有點滑稽,遼國和日本國交易戰略物資,卻是通過一個宋朝商人來做牙人,但沒辦法,一個牟利,一個做局,再荒唐也要一本正經地接受。

    兩人又商議片刻細節,便起身告辭。

    .........

    從貴賓館出來,耶律乙辛又匆匆趕回了皇宮,今天並不是談生意的時間,至少要等明後天才正式開談,但耶律洪基要急於趕回上京,他需要先把這次和日本貿易的大方向先定下來。

    起居殿內,耶律洪基聽完了耶律乙辛的報告,呵呵一笑,「果然漢語不怎麼樣,有點似是而非,居然說非常謝謝,他其實是想說非常感謝吧!」

    「應該是!日本使者已經同意陛下的要求,替我們向大宋買船,不過他們提出生鐵和船隻的貿易要通過私人來完成。」

    耶律洪基眉頭一皺,有些不解道:「為什麼要走私人貿易的路線,而不是兩國之間的正常貿易?」

    「陛下,關鍵是貿易的貨物比較敏感,如果是正常的貨物貿易,也沒什麼關係,但我們要買的是大宋的船隻,一旦被大宋發現,必然會斷絕和日本的貿易,日本國承擔不起,而且也是為了使遼國順利得到船隻,所以稍微變通一下,微臣覺得可以接受,反正戰船來遼的本質不會改變。」

    「好吧!朕只關心船只能否順利交付,具體怎麼做你和對方商議,不用再稟報朕。」

    耶律乙辛又道:「微臣估算了一下,要換回陛下所需的船隻,同時保證遼軍備戰,還得再加大生鐵開採和冶鍊,必須再投入十萬漢民。」

    「准奏!由你全權負責安排。」

    「微臣遵旨!」

    耶律洪基拾起桌上的一份信遞給耶律乙辛,「這是西夏梁太后寫來的信件,要求和我們聯手夾擊河套和榆林的宋軍,你怎麼看?」

    耶律乙辛看完信,冷笑一聲道:「若西夏連個河套都守不住,這樣的盟約我們也不必要了,看信中的語氣,既沒有下位者恭敬和懇求,也沒有提出任何給遼國補償,就這樣直接要求我們出兵,西夏顯然認為宋軍入河套是我們的責任,所以才要求我們一起承擔後果。」

    耶律洪基再看了一遍信,還真是耶律乙辛說的這樣,他著實有些不滿,冷冷道:「遼國和宋朝交換土地,沒必要通知西夏,他們自己疏於防守,丟了河套,最後卻來指責我們,她以為自己是誰,朕是她能控制的?」

    耶律乙辛又低聲道:「微臣聽說這個女人權力慾望極大,窮兵黷武,不如就利用西夏來削弱大宋的國力,等到我們平定了女真和草原叛亂,穩定了國內政局,再慢慢收拾大宋也不遲。」

    每個人在逆境時都會有一種錯覺,都覺得逆境是暫時的,挺過去,境況就會慢慢好起來,事實上,挺過去的只是少數,絕大多數人的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糕。

    耶律洪基也不例外,現在大遼遇到了各種困難,他不自省是自己的問題,而是一味把責任推給重元之亂,因為耶律重元造反動搖了國體,才導致遼國內部分裂,影響了遼國軍隊和經濟。

    他點了點頭,「愛卿說得對,等朕平定了北方叛亂,穩定了朝局,朕再回頭好好收拾宋朝小兒,把欠朕的歲幣加倍補回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