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出人意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出人意料字體大小: A+
     

    下午,一輛馬車緩緩停在東京著名的朱骷髏茶館前,張孝傑從馬車裡下來,對十幾名護衛士兵道:「就在這裡等我!」

    他帶著兩名貼身心腹進了茶館,一名茶姬將他領帶白玉堂,他對兩名心腹道:「你們不用進去了,在這裡等候,不準其他來打擾。」

    「遵令!」

    兩名體格健壯的心腹一左一右在房門前一站,叉手而立。

    張孝傑走進了茶堂,這是套間,外面有茶童在煎水,一名美貌的茶姬在裡屋點茶,在桌前赫然就坐的,正是大宋參知政事范寧。

    「讓小范相公久等了。」

    范寧微微一笑,擺手道:「張相國請坐!」

    張孝傑坐下,這時茶姬已點好一盞茶,白沫飽滿而不溢出,點得十分完美。

    「這是京挺茶,大宋排名第三,僅次於龍鳳茶,張相國在上京也應該能喝到吧!」

    張孝傑苦笑道:「京挺茶是有的,但遼國是用煮茶,裡面再放些鹽、蔥姜,最後全部喝掉,用來解牛羊肉之膩,沒有這麼高雅的點茶。」

    「遼國文人之間也沒有嗎?」

    「有煎茶,但沒有點茶。」

    張孝傑端起茶盞聞了聞,香氣撲鼻,他由衷贊道:「茶好,點得也好。」

    茶姬羞澀一笑,把另一盞茶端了范寧,范寧又笑道:「再煎一壺茶,然後就沒有你們的事了。」

    茶姬點點頭,下去煎茶去了。

    范寧笑問道:「談判結束,張相公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按照計劃大概明天就回去,哎!這次本想去密州看看,恐怕沒機會了。」

    「張相公祖籍是密州嗎?」

    張孝傑點點頭,「我曾祖父六十年前來到幽州,他去世后,家人想辦法把他的骨殖葬回了密州家鄉,我祖父和父親都葬在幽州,他們一直希望我能回密州給曾祖父掃墓祭祀,只能下次了。」

    范寧笑了笑道:「相信還會有機會,比如下次談判,就可以安排在密州,這樣張相公就能如願了。」

    「如果是那樣,我真的感激不盡。」

    這時,茶姬送上一壺茶,然後和茶童都退下去了。

    范寧親自給張孝傑斟滿茶,淡淡問道:「我岳父說,張相公找我有私事,會是什麼事?」

    張孝傑沉吟一下道:「如果我想在海外買一座島,你覺得可能嗎?」

    范寧一怔,他們千方百計誘引耶律乙辛在外海買島,沒想到張孝傑居然主動提出來,讓范寧有點驚愕。

    「張相公,這話怎麼說?」

    張孝傑嘆了口氣,「你們還沒有看出來嗎?副使耶律平輝其實是負責監視我的,就因為我是漢人,耶律洪基骨子裡並不信任我,雖然貴為副相,那只是耶律洪基需要我而已,但我在朝中的地位,卻還不如低我兩級的契丹官員。」

    范寧有點明白了,「狡兔三窟,張相公想在海外購島,其實是想給自己留條後路?」

    張孝傑點點頭,「我得罪了太子耶律浚和皇后蕭觀音,一旦太子登基,他必不容我,恐怕我的家族都會慘遭屠戮,與其到時走投無路,還不如趁現在先留條後路,這件事我之所以不敢對其他人說起,就怕人多嘴雜,泄露了機密,目前只有你我知曉,如果不行,那我就告辭,如果可行,那我們再具體談一談。」

    范寧沉思片刻道:「大宋掌握海外島嶼數萬座,送給張相公一座沃野百里的無人島其實也無妨,不過這件事需要從長計議,最後張相公能留一個信物給我,然後我派人去上京找令郎聯繫。」

    張孝傑聽說是送給自己一座島,他心中大喜,連忙從腰間取下一枚玉佩,放在桌上推給范寧,「這是我家傳玉佩,小范相公可派心腹持它找我在遼國太學讀書的次子張周聯繫,別人就不用找了,此事還要煩請小范相公保密。」

    范寧點點頭,「這件事我會向天子彙報,然後我們單線聯繫,不會有其他人知曉。」

    張孝傑起身道:「在外面時間太長,會讓耶律平輝懷疑,我先告辭了,這件事就拜託小范相公。」

    「放心吧!我會儘快安排島嶼。」

    .........

    從茶館里出來,范寧便直接來到了皇宮,在紫微殿外求見天子。

    片刻,一名宦官將他領進御書房,趙頊放下筆,笑眯眯道:「今天怎麼想到來見朕?」

    「陛下,今天有件很意外的事情。」

    范寧便將張孝傑想在海外買島,給自己安排後路的事情告訴了趙頊。

    趙頊很驚奇,大宋開拓海外居然引來這麼多人的目光,連遼國大臣也在關注,他想了想道:「相公覺得我們該怎麼應對?」

    「陛下,微臣這些天一直在考慮耶律乙辛之事,他對海外島嶼也頗為動心,卑職最初考慮把耽州給他,但耽州要作為平島的後勤基地,微臣便考慮從小琉球群島中拿一座島給他,張孝傑也是一樣,可以從小琉球群島中撥一座島給他,前提是他要為我們效力。」

    趙頊點點頭,他明白范寧的策略,需要從內部來瓦解遼國,儘可能在遼國心臟打下釘子,所以才利用了耶律乙辛的貪婪,又要利用張孝傑想給自己找後路,這兩人若能充分利用,確實會給遼國帶去巨大的損失,這件事趙頊並不反對。

    趙頊便笑道:「這件事朕就交給相公,你可以全權處置,不必再稟報朕,耶律乙辛的事情也一樣。」

    「多謝陛下信任!」

    趙頊又取出一份草案遞給范寧,「這是王相公提出了兩個變法方案,一個是改革官學,一個是減少冗官,煩請范相公看一看。」

    范寧接過報告坐下細看,改革官學是王安石想借建立工學院這個契機,重新對官學體系進行改革。

    基本上和歷史上的方案一樣,重視官學培養,擴大太學生人數,建立外院,減少科舉取士,名義上好像是對教育系統進行改革,實際上是有很深的政治意圖。

    大宋科舉名義上是給貧寒子弟一個上升機會,但實際上,每次科舉考上進士,基本上都是名門子弟,而且一個家族子弟一連串地考上,科舉上是公平的,但在教育資源上卻不公平,名門子弟佔據了最優質的教育資源,他們的子弟當然要比寒門子弟占很大的優勢。

    王安石便想在教育資源上進行改革,加強擴大官學,太學生畢業後進入官場,逐漸縮減科舉取士人數。

    歷史上,王安石的教育改革還是比較成功的,但也是教育改革上,王安石遭遇到了最大的名聲危機,所有學生使用的儒家經典,都必須採用他的註釋,實際上是奪取了儒家思想的解釋權,把自己提拔到和董仲舒、朱熹等人並列的位子。

    正是這件事使他遭到了來自各方面的強烈抨擊,試想大宋的文人怎麼能允許王安石獨佔儒家的解釋權,王安石的名聲由此被敗壞,沒過幾年便鬱鬱而終。

    王安石在草案中還沒有提到教科書的問題,范寧沒有急於表態,他又看第二份裁減冗官的草案。

    目前大宋三冗,冗官、冗兵、冗費,冗兵解決得最好,有大量資源安置退役士兵,裁減廂軍,推廣民兵法,置換勞役法。

    冗費也解決得不錯,除了鹽鐵被官府牢牢控制外,酒、糖、茶、香料、採礦都漸漸放開,但也不是完全放開,而是將從前官府和少部分商人獲利的模式,改成了官府和大多數商人獲利的模式,實際上官府的利益並沒有減少,而是少部分人的利益被攤薄了。

    問題最大的還是冗官,大宋的官員實在太多,權貴子弟要照顧,高官子女要給門蔭,太學畢業生要安置,皇族子弟的爵位,更不用說每三年一次的六七百名進士。

    大宋財政,除了軍費外,第二大頭就是官員們的各種俸祿福利,偏偏大宋官員的工資很高,多年來。使朝廷一直不堪重負,只是最近十幾年,隨著海外財源的擴大,加上這兩年大力裁減軍隊,朝廷財政才開始寬裕一點。

    范寧拿著兩份草案,沉吟片刻問道:「太後有看過這兩份草案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