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遼使到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遼使到來字體大小: A+
     

    在建立工學院之事上,曹太后終於鬆口,同意建立專門的工學院,作為教育研究機構,隸屬於工部,為此,曹太后特地從內庫撥銀五十萬兩,支持工學院的建立。

    工學院建立得到了天子趙頊和朝廷的積極回應,次日,知政堂便以全票通過建立工學院的方案,趙頊批准在城西金明池南面撥付土地一千畝,作為工學院的建校地。

    另外由知政堂提名,趙頊批准,通過由工部侍郎董績牽頭,匠作少監李文泰,軍器少監王深,以及范寧推薦的翰林院館閣校勘沈括,四人組成籌建組,負責工學院的籌建。

    時間又過了幾天,遼國使者張孝傑抵達了東京汴梁,開始了他的和談之旅,趙頊指派副相司馬光和鴻臚寺卿朱孝文負責接待張孝傑。

    數百名遼軍騎兵護衛著張孝傑走進了京城,這是張孝傑第一次來大宋都城,他一路張望,心中不斷驚嘆,這才是繁華盛地,文化之都,比遼國上京不知強了千萬倍。

    張孝傑畢竟是漢人,在文化血脈上他更傾向於大宋,他心中暗暗思忖,若能在大宋為相國,不知比遼國強上多少倍。

    可惜他是遼國宰相,羨慕歸羨慕,他也只能面對現實,他不可能來大宋為官了。

    陪同張孝傑的是鴻臚寺卿朱孝文,他原本出任成都知府,但父親去世,丁憂三年後復職,先是出任大理寺卿,在去年調為正四品鴻臚寺卿,他已經年近六旬,就是突破不了三品這個關口,而他女婿范寧已經是正二品參知政事,這讓朱孝文十分苦惱。

    「聽說朱寺監有個一個好女婿?」張孝傑笑著問他道。

    「我那個女婿還不錯,張相公也知道他?」

    「何止是我知道!」

    張孝傑苦笑一聲道:「遼國上上下下沒有不知道他的,說一聲小范相公來了,三歲孩子不敢夜啼,連我們大遼天子對他也是欽佩萬分,但同時也恨之入骨。」

    「只是各為其主,張相公不必太擔心什麼。」

    「我沒擔心什麼,不過我想見一見小范相公,不知是否方便?」

    「這個....若是公事的話,他第一天會出席談判,若張相公是想私下見他,我得問問他。」

    「我想和他談些私事。」

    朱孝文有點奇怪,遼國特使居然想和阿寧談私事,他想談什麼?

    「這事不急,等談判結束后再安排也不遲。」

    不多時,一行人來到了遼國館,遼國長駐宋朝使者耶律阿布已在門口等候,眾人見了禮,朱孝文這才告辭而去。

    張孝傑在大堂內坐下,耶律阿布上前彙報了最近的情況。

    張孝傑喝口茶笑道:「天子對宋朝都城的情報的很滿意,值得嘉獎,另外,這次議和,要盡量摸到宋朝高層的真正態度,你們要想想辦法。」

    耶律阿布心中暗暗叫苦,這種事情他去哪裡想辦法?

    但他又不能說不行,只得點頭答應,「卑職儘快去安排。」

    這時,門口有人來報,「宋朝的司馬相國來拜訪張相國。」

    張孝傑大喜,連忙道:「快快請進!」

    ……….

    司馬光進了遼國館,與張孝傑寒暄見了面,雙方分賓主落座,副使耶律平輝也在坐。

    明天就是他們的和談開始,所以雙方有必要彼此摸摸底,給對方一個談判方向。

    「宋遼兩國已和平相處數十年,民心思定,我相信這是雙方共識,之前或許因為一些誤會,雙方發生了不愉快,但我們不忍心看到那麼多無辜百姓背井離鄉,使千里沃野變成無人區,希望這次我來大宋能夠使宋遼關係重新回到從前,貿易繁榮,邊境安寧,這是天子給我的任務,我也希望大宋的同仁也一起努力,儘快恢復從前的盟約。」

    話說得很漂亮,以民生為出發點,彰顯遼國的仁義,之前爆發的戰爭輕描淡寫一筆帶過,這是因為遼國吃了大虧,落了下風,若是遼國佔上風,話就不會這樣說了,甚至遼國使者根本不來,而是像十年前那樣,富弼屈辱地去幽州和遼帝談判。

    不過張孝傑還是暗示了司馬光,遼國希望恢復從前的盟約,也就是歲幣要給,易州要還回去,司馬光暗暗搖頭,遼人何其之傲慢,以為不問大宋要百萬歲幣,就是天大的讓步了?

    難怪范寧說達成盟約不可能,最多達成停戰協議。

    司馬光淡淡笑道:「形勢在變,我們的思路也應該隨之改變,既然是新盟約,那就要拿出新的東西出來,如果什麼都不變,那雙方繼續承認檀淵之盟好了,張相國又何必跑一趟,不過我相信,我們一定能找到共同利益,達成雙方都滿意的盟約。」

    這時,坐在一旁的副使耶律平輝冷冷道:「既然是和談,那貴國就要拿出誠意來,不能我們在這裡談判,貴國卻在背後不停做小動作,這樣的談判又有什麼意義?」

    「請問這位是......」司馬光笑問道。

    「我是南樞密院同知耶律平輝,這次宋遼談判遼國副使。」

    「原來是耶律副使,不知副使說的誠意是指什麼?」

    「我們在剿滅女真人叛亂時,發現了很多宋軍的兵甲,難道不是你們在背後支持他們嗎?」

    司馬光呵呵一笑,「支持倒沒有,那只是之前的一次交易,你們應該知道的,我們攻進了貴國東京城。」

    耶律平輝捏嘎巴直響,惡狠狠道:「還有覺華島,你們是不是應該撤出來,以表示誠意?」

    「那不就是我們這次要談判的內容嗎?」

    司馬光也冷冷道:「恕我直言,我們希望談判開誠布公,但不希望彼此惡言相對,那對談判沒有好處,像副使這樣的態度,只會破壞談判氣氛,最終使談判失敗,我相信這絕不是貴國天子願意看到的結果。」

    張孝傑和耶律平輝事先有分工,他們倆一人姿態放軟,一人姿態強硬,張孝傑連忙笑著打圓場道:「副使是個急脾氣,他可能聽到一些關於女真人的傳言,他便誤會了,既然是誤會,大家說清楚就沒事了。」

    司馬光點點頭,起身道:「那明天上午雙方開始和談,明天一早我來接貴方使者,我就先告辭了。」

    眾人將司馬光送出遼國館,等他的馬車遠去,耶律平輝問道:「相國有什麼收穫?」

    「至少有兩個收穫!」

    張孝傑冷哼一聲道:「第一是他們不想恢復之前的檀淵之盟,可能會漫天要價;第二是我們已經明確,女真人確實和宋國有勾結。」

    司馬光坐進了馬車,等在馬車內的范寧笑問道:「怎麼樣,摸到對方什麼底細了?」

    司馬光不滿地瞪了他一眼,「讓你一起進去,你又不肯,很多微妙的東西,讓我怎麼對你說?」

    「那就說說你的感受。」

    司馬光拿他沒辦法,只得道:「我感覺接下來的談判會很艱難,他們還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想恢復從前的檀淵之盟,怎能可能呢?」

    「很正常,他們並沒有認為自己被擊敗,只是占不到宋朝的便宜而已,當然不會輕易讓步,所以我才說,達成盟約不可能,最多是停戰協議。」

    司馬光點點頭,「你看得很透徹!」

    「那他們有沒有提到女真人?」范寧又問道。

    「提到了,我就按你教我的說法,說是交易,不過他們說我們支持女真人兵甲,不會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范寧淡淡道:「是鯤州在支持他們,章楶肩負使命前往女真人處,就是為了讓女真人抵抗遼國的圍剿,支持女真人和遼軍長期作戰,削弱遼國的國力。」

    「那為什麼張孝傑想私下見你,想通其中的緣故了嗎?」

    范寧搖搖頭,「我想或許是遼帝想收買我,讓我開個價碼,不要再參與對遼國作戰。」

    司馬光一怔,隨即啞然失笑道:「小范相公會被收買嗎?」

    范寧嘿嘿一笑,「就看他們開的是什麼價錢了!」

    兩人對望一眼,一起大笑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