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回京述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回京述職字體大小: A+
     

    郭奎淡淡笑道:「老羊皮和種馬確實是鯤州需要,至於生鐵是日本國需要,他們願意出高價購買,但大宋不允許生鐵賣給日本,這個利潤頗厚的生意,就看耶律相國是否感興趣了。」

    耶律乙辛明白了,之前遼國和日本國簽署了賣生鐵的協議,但遼國船隻都被宋軍摧毀,有心也無力,現在這個郭懷信跳出來,無非是想當一個中間商,盤剝兩邊的利益,這人眼光倒也毒辣,能發現這個商機。

    只是遼國和宋朝爆發戰爭,對生鐵的需求很大,如果賣給日本,必然會影響遼國的備戰,可如果不賣,這個賺錢的機會又丟掉了。

    也罷,反正遼國沒有禁止民間買賣生鐵,也沒有撕毀和日本國的生鐵貿易協議,自己也不算違規。

    他便問道:「生鐵是什麼價格?」

    郭奎不慌不忙道:「日本給我什麼價格,耶律相國不要管,但我給耶律相國的價格,比官價高三成。」

    「三成太少,我至少要翻一倍。」

    「這樣吧!不用官價,是市場價格,比市場價格高五成,這樣可以了吧!」

    官價本來就比市場價格低兩成,耶律乙辛當然是按照官價拿貨,這樣算起來,他可以拿到官價七成的利潤,這個利潤倒也可觀。

    想一想他又問道:「種馬和老羊皮呢?」

    「種馬按照十兩黃金一匹,我要五百匹,上好老羊皮一兩銀子一張,我要三十萬張,這個價格不錯吧!」

    耶律乙辛自己就有馬場,老羊皮他自己也有,光這一筆生意,他就收入三十五萬兩銀子,何況還有生鐵,至少能賺五十萬兩銀子。

    耶律乙辛頓時心花怒放,便毫不猶豫道:「就這麼說定了。」

    「交貨在渤海港,沒問題吧!」

    渤海港就是遼國造船之地,渤海國的故港,他讓自己心腹去那裡任職,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耶律乙辛笑問道:「種馬和老羊皮有現成的,生鐵你要多少?」

    「生鐵要五十萬斤?」

    五十萬斤有點多了,幾乎是遼陽府的全部庫存,他負手走了幾步道:「生鐵我要冒很大的風險,價格我不讓,我要官價的一倍,這是一,其次你們要偽裝成日本國商人,要不然我不好交代。」

    「好吧!就依耶律相國的方案,我就虧一點,那相國想要什麼支付?」

    「當然是要黃金支付,另外,你好像還說過,可以用土地支付,是什麼意思?」

    郭奎呵呵一笑,「大宋這些年佔領了很多海外土地,甚至超過了大宋本土,朝廷一直在向宋朝權貴富豪賣海外土地,生意相當火爆,如果耶律相國有興趣在海外建國,我可以專賣一塊土地給相國。」

    「什麼!海外建國。」

    耶律乙辛頓時又驚又喜,「大宋允許臣民在海外建國嗎?」

    郭奎點點頭,「大宋只允許在海外為王,不準稱帝,名義上效忠大宋天子,每年需要向天子進貢特產,但具體管轄都是自己,大宋不過問,實際上就是大宋的屬國,大宋的很多權貴都在海外購島,大宋海外島嶼還有不少,如果耶律相國有興趣,我可以說服天子,賣一座物產豐富的大島給相國。」

    「你說的大島具體有多大?」

    郭奎想了想,「面積不小於南京道,但只是無人島,需要相國自己帶去去開拓。」

    耶律乙辛野心勃勃,做夢都想當帝王,但要他掏錢去買海島,他卻有點猶豫,況且他也沒有船隻,這件事他需要好好考慮后再說。

    想到這,耶律乙辛笑道:「土地之事先放一放,我們以後再說,先把這次買賣做好,半個月後,我們在渤海港交貨交銀,錢貨兩清。」

    郭奎微微一笑,「如果日本國想長期要生鐵呢?耶律相國能辦到嗎?」

    耶律乙辛想了想道:「可以是可以,但必須要日本國使者來見遼國天子,正式提出要求,然後我再勸勸天子,不過話說回來,就算遼國答應賣給生鐵,屬於我的利益,一文錢也不能少。」

    ..........

    郭奎告辭走了,給耶律乙辛留下一件禮物,一支三尺長的珊瑚,耶律乙辛十分歡喜,放在桌上,仔細欣賞這支渾身通紅的珊瑚,他的庫房也有兩支珊瑚,不過是白色的,遠沒有這麼大。

    耶律乙辛怎麼會不明白這裡面的風險呢?私通大宋,買賣禁品,一旦查到就是抄家滅族的大罪,關鍵在於他能不能壓住這件事,他現在權勢滔天,整個大遼的政務都是他說了算,他怎麼可能壓制不住。

    其實讓耶律乙辛更感興趣的是海外建國,如果他真的從大宋手中得到一片土地,那就意味著他和大宋深度捆綁了,這一點他不得不慎重,他必須要審時度勢,考慮清楚才行。

    ...........

    宋遼兩國暫停了交戰,宋軍需要鞏固成果,消化戰利品,遼國需要重整軍隊,重新部署,與此同時,遼國已派重臣張孝傑趕赴大宋重新談判兩國盟約。

    范寧也在這個時候返回了京城。

    回到京城已經是黃昏時分了,范寧沒有進宮,而是乘坐馬車返回飛虹橋自己府中,劍梅子坐在前面一言不發,目光冷漠地望著窗外。

    范寧沉思不語,他當然知道耶律洪基派張孝傑來京城談判之事,他在考慮要不要暫停兩年,集中精力先滅掉西夏,同時在遼國周圍做好準備,繼續挑撥遼國內亂,削弱遼國實力。

    范寧已得到劉奎的飛鷹傳信,已經和耶律乙辛建立了聯繫,下一步就是要一步步把耶律乙辛誘入瓮中,使他完全成為大宋的一顆棋子。

    還有這個張孝傑,也是一個可用之人,張孝傑和耶律乙辛一樣,也是歷史上遼國的奸佞之臣,極為貪財,這次他出使大宋,倒是收買他的好機會。

    馬車緩緩停下,妻子朱佩帶著一家人在大門處迎接他的歸來,幾個月不見,眾人歡喜無限,范寧抱起孩子,被家人簇擁著走進了后宅。

    范寧在後堂坐下,朱佩笑道:「我們天天看報紙,得知宋軍大勝,真的很開心,你不知道,倩姐回娘家,有人認出了我們家的馬車,上萬人把馬車包圍起來,大家都在歡呼,把倩姐嚇得半死,多虧開封府衙役們開出一條路。」

    歐陽倩臉布紅暈,不好意思道:「後來想想應該出來說幾句話,但當時真沒那個勇氣,就把人家把我們母女亂拳打死。」

    范寧點點頭道:「還是要當心,就算大家是喜悅,萬一激動起來,收勢不住,還真會出事,大家都出門都盡量避免張揚,千萬要低調,另外府中的安全要加強。」

    范寧想起自己在河間府被刺一事,他還是很擔心家人的安危。

    他回頭對劍梅子道:「這次我回河間府,劍姐就留下來。」

    劍梅子點點頭,相比跟隨范寧,她更喜歡跟隨朱佩。

    朱佩起身笑道:「先吃飯,吃完飯我們再說話。」

    范寧卻沒看見母親,他不解問道:「我娘呢?」

    「母親回吳縣掃墓去了,很快就會回來。」

    范寧也想給父親掃墓,但他實在沒有時間,只得在父親的靈前祭祀一番了。

    當天晚上,一家人歡聚一堂,夜裡夫妻恩愛自不必細說。

    次日一早,范寧來到了皇宮紫微殿,要求覲見天子。

    只稍等片刻,一名宦官跑了出來,笑眯眯道:「范相公回來了,官家請相公進去!」

    范寧此時已經三十歲了,頜下留了短須,看起來很成熟穩重,已經沒有了少年高官的稚嫩。

    他走進御書房,富弼和文彥博正好也在,兩人站起身笑道:「恭喜小范相公凱旋迴朝。」

    范寧笑著點點頭,他上前躬身行禮,「微臣范寧參見陛下!」

    趙頊十分歡喜,連忙吩咐道:「賜座!」

    宦官抱來一個綉墩放在兩名相公對面,范寧坐了下來,微微笑道:「陛下氣色不錯,兩位相公的身體也很好,這才是我們大宋的好消息。」

    富弼指指他笑道:「這傢伙越來越會說話了。」

    趙頊也笑道:「我們正好談到遼國求和一事,范相公說說你的意見。」

    范寧沉吟一下道:「微臣的意見可以稍微放一放,微臣想聽聽陛下和朝廷的意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