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私見宋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私見宋商字體大小: A+
     

    王善年約二十歲出頭,是第四代遼國漢人,出身樂坊,從小便擅長吹橫笛,精通音律,長大后又和一幫市井小廝混在一起踢蹴鞠,幾年下來竟成了蹴鞠高手,加之模樣長得俊俏,三年前被耶律乙辛看中,便收他為假子,養在府中,改名耶律善。

    王善為人機靈、活絡,加上做事也沒有什麼原則底線,只要給錢他就肯幫忙,求他辦事的漢人便絡繹不絕,極貪財賄的耶律乙辛也發現這一點,便讓他專門負責給漢人收錢辦事,小到奴隸贖身,大到求官賣爵,科舉作弊,他都能辦到,幾年下來,耶律乙辛從他這個渠道至少攬財幾萬貫,對他也更加器重。

    城南遼東酒樓內,王善喝了兩杯酒,原本就活絡的眼睛里添了幾分亮色,「你是說宋朝的皇商?」

    莫亭點點頭,「他想見耶律相國,如果衙內肯引見,他會給衙內三百兩黃金,作為引見好處。」

    「多少?」王善一下子聲音都變了。

    「三百黃金,他自己說的。」

    王善歡喜得快爆炸了,對方出手就三百兩黃金,三千貫錢啊!要知道他這些年替義父攬財幾萬貫,得的好處也就兩三千貫錢,簡直是天上掉下大餡餅。

    不過對方不是一般人,而是皇商,王善不敢大意,又問道:「這個皇商有官職吧!」

    「有個虛官,沒有實職。」

    王善想了想道:「能不能我先見見他,以免父親問我話,我答不上來。」

    「可以,中午一起吃頓飯,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

    午後,王善匆匆來到耶律乙辛位於東京的別宅。

    耶律乙辛年約五十歲,長得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幾年前他參與平定耶律重元之亂,任北院樞密使,進封魏王,去年又升北院宰相,深得耶律洪基的信任。

    耶律乙辛在歷史上被稱為遼國第一奸佞,是遼國衰落滅亡的罪魁禍首,而這個時候的耶律乙辛卻聖眷正隆,權傾朝野,耶律洪基對政務不感興趣,幾乎全丟給了他。

    按理,耶律洪基御駕親臨拒馬河,耶律乙辛就應該坐鎮上京,但他心裡清楚,耶律洪基現在更關心東京宮殿重建,眼看朝廷連招募新軍的錢都快沒有了,他卻撥付重金重建東京宮殿,更加金碧輝煌,更加氣派,至於他可以從中撈多少好處,那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耶律乙辛正坐在書房內細細賞玩一隻窯官瓷茶盞,這是今天修建宮殿時在一口井裡發現的,一隻茶壺配四隻茶盞,都是來自汝窯官瓷,是一名宦官在混亂中裝入盒子扔進井中,宦官死在亂軍之中,這個盒子今天被工匠發現並打撈出來,監工總管便把它獻給了耶律乙辛。

    就在耶律乙辛眉開眼笑賞玩茶盞之時,門口傳來假子耶律善的聲音,「父親,有大買賣來了。」

    耶律乙辛眼睛一亮,他最喜歡聽這句話,便呵呵笑道:「進來說!」

    耶律善走了進來,躬身行禮道:「孩兒參見父親!」

    遼人高官中喜好斷袖之癖的人不少,耶律乙辛也是其中之一,耶律善就是他養在府中的男寵,不過耶律善很聰明、機靈,能替他撈錢,耶律乙辛便高看他一眼,收他為假子,讓他專門替自己在漢人中撈錢。

    耶律乙辛笑眯眯問道:「什麼大買賣?」

    「孩兒今天見到了宋朝皇商。」

    耶律乙辛一怔,他當然知道宋城皇商,是替天子皇族們私人做買賣的商人,屬於半官半商性質,只是河北現在正在爆發戰爭,宋朝的皇商怎麼會跑到東京遼陽府來?

    他心中疑惑,便問道:「他是從哪裡過來的?」

    「他說是從鯤州過來的,在高麗國上岸,便直接來到遼陽府。」

    這還差不多,若從河北過來,那就鬼扯了,耶律乙辛眉頭一皺,「他們找我做什麼?」

    「他們想建一條貿易渠道,問我們買貨物,他們可以用黃金付帳,或者用其他父親感興趣的東西付帳。」

    耶律乙辛在房間里負手走了幾步,雖然因為戰爭,宋遼之間的互市已經停止,但商人們也會通過其他路徑和遼國貿易,比如高麗之類,可是這個宋朝皇商卻找到了自己,耶律乙辛畢竟是宰相,有著一般人沒有的政治嗅覺,他立刻察覺到這裡面必然另有文章。

    他不露聲色問道:「他們想要什麼?」

    「他們想買老羊皮,買種馬和生鐵。」

    「買老羊皮沒有問題,但種馬和生鐵可是嚴禁貿易之物啊!」

    「父親,要是他們想買普通貨物,就不會找到父親了。」

    耶律乙辛沉思片刻道:「剛才你說,他們用黃金或者我感興趣的東西付帳,什麼叫我感興趣的東西?」

    「比如宋朝的財物,絲綢、茶、瓷器、土地.......」

    「等等,把他的原話告訴我。」

    「那位郭商人說,他可以用宋朝上好的瓷器、絲綢、茶餅付帳,如果父親感興趣,他們甚至可以用土地來付帳。」

    「用土地來付帳,這話怎麼說?」

    「他沒有細說,孩兒是轉述他的話。」

    耶律乙辛想了想道:「這樣吧!今天晚上我見一見他,你來安排,另外這件事給我嚴守秘密,包括你和你的中間人,都不準有半點泄露出去,否則就別怪我殺人滅口。」

    耶律善嚇得一激靈,連忙道:「請父親放心,孩兒絕不會把這件事泄露出去,中間人也一樣。」

    .........

    入夜,一輛馬車直接駛入了耶律乙辛的別宅,馬車在院子里停下,耶律善下了車,請郭奎下來,「郭先生請,我父親在書房裡等候。」

    郭奎點點頭,跟隨耶律善向書房走去。

    走到書房外面,耶律善在門口稟報道:「父親,郭先生來了!」

    「請他進來!」屋子裡傳來耶律乙辛的聲音。

    「郭先生,請吧!」

    郭奎走進了書房,只見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桌后瞪著自己,他不慌不忙上前行一禮,「皇商郭懷信參見耶律相國!」

    懷信是郭奎的表字,一般宋朝官員都知道不多,更不用說遼人。

    「何以證明你是皇商?」耶律乙辛冷冷問道。

    郭奎取出一塊金牌,遞給他,皇商金牌是真的,作為大宋對遼國的間諜頭子,什麼身份都有。

    耶律乙辛見金牌上有『皇商』二字,字體圓熟,有些年頭了,不是新造之牌,他點點頭又道:「恐怕郭先生不光是皇商那麼簡單吧!」

    「怎麼說呢?我確實是皇商,但也兼有很多其他身份,比如去年,我就作為天子特使出訪日本,我也曾作為天子信使去南洋各國,在大宋,我有欽州刺史的頭銜,耶律相國也知道,這是虛職,需要的時候,才會另外給個差遣職務,目前我沒有差遣。」

    耶律乙辛點點頭,他相信對方說的是實話,他一擺手,「郭先生請坐!」

    旁邊耶律善暗暗鬆了口氣,郭懷信終於過關了。

    耶律乙辛又對耶律善道:「你去門口看著,不準任何人靠近。」

    「是!」耶律善走出去了,把門關上。

    耶律乙辛這才冷冷問道:「你們大宋應該不缺生鐵吧!你不妨給我說老實話,你找我到底想做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