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四章 被迫求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四章 被迫求和字體大小: A+
     

    遼國東路軍一直龜縮在霸縣以東二十餘里的拒馬河南岸,大營由五千多頂大帳組成,他們沒有營柵等輜重,也沒法修築板牆大營,只能靠上千名巡哨在外面巡邏,監視四周的情況。

    東路軍目前糧食還能支持兩個月,草料卻要見底,最多只能支持二十天。

    遼軍每天都在眼巴巴地等待對岸前來營救支援,這些天,他們從游過河的士兵口中得知,對岸正在修築堤壩,這讓他們心中又燃起一線希望。

    入夜,一千名巡哨和往常一樣在大營三裡外巡邏,巡哨士兵十分警惕,沒人敢半夜偷懶睡覺,每隔五十步就有一人。

    由於宋軍游騎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前來騷擾,巡哨和遼軍疲憊不堪,不勝其煩,蕭韓家奴不得不立下規矩,如果只是少量騎兵騷擾,巡哨則發射鳴笛,只有大隊騎兵殺來,他們才發射火箭。

    兩更時分,西南角忽然有百餘名黑影疾速奔來,密集的箭矢射向幾名遼軍游哨,遼軍巡哨躲避不及,紛紛中箭。

    與此同時,西北角也殺來百餘名騎兵,從另一面突擊而來,兩支宋軍游騎一連射殺了六十餘名巡哨,空中不斷有鳴鏑響起,但遼軍巡哨卻沒有出現騷動。

    他們都已經習慣了,每天晚上,宋軍騎兵騷擾一陣后就會離去,所有巡哨都不能隨意離開自己的崗位。

    但這裡面隱藏著一個漏洞,一旦過多的遼軍巡哨被宋軍幹掉,就會出現一個大缺口,等三更時分換崗時才會補充。

    這一點蕭韓家奴也想到了,所以當四周有鳴鏑響起,駐防大營的數千名當值守衛立刻警惕起來,張弓搭箭,守衛在壕溝旁,防止宋軍夜裡偷襲。

    西面的巡哨被宋軍解決了,出現了一個大缺口,這時,三輛大型投石機從西面無聲無息開來,一萬騎兵在兩邊護衛,投石機四個大輪子被厚厚的布匹包裹,行走時聲音極為低微,在夜色掩護下,只有靠近百步才會發現它的存在。

    大型投石機一直開到距離遼軍大營兩百步外才緩緩停下,儘管數千遼軍嚴陣以待,但遼兵卻看不見兩百步外的投石機,就算是騎兵,也要在數十步外能看清。

    投石機吱嘎嘎拉開了,宋軍士兵將一個巨大的火球放在投兜上,火球是用布條編成,上面浸滿了火油,一名士兵用火摺子點燃了火球,待火球燃滿,轟地射了出去,三隻熾燒的火球向遼軍大營射去。

    數千遼軍士兵看見了火光一亮,隨即三團烈火向大營撲來,三隻火球在距離大營數十步時落地,又高高彈起,衝進了大營內。

    緊接著第二輪三隻火球射出,同樣衝進了大營。

    遼軍大營頓時大亂,宋軍投出火球就是信號,埋伏在東面的一萬宋軍騎兵迅猛殺來,瞬間衝進了遼軍大營內,一根根火把投進大營內,戰馬的馬圈也被打開,數萬匹戰馬奔涌而出,向南面逃去。

    遼軍大營內到處是烈火滔天,濃煙滾滾,三萬遼軍士兵哭喊著四散奔逃,這時,南面也殺來一萬騎兵,衝進了遼軍大營,在大營內奔跑劈砍。

    此時,范寧率領三萬騎兵在外圍將遼軍大營團團圍住,一方面是收繳遼軍戰馬,另一方面殲滅從大營內逃出的殘餘士兵。

    大營內的烈火越燒越大,宋軍騎兵也紛紛撤出,三萬遼軍或是被宋軍殺死,或是突圍時遭遇到外圍宋軍騎兵伏擊,或者是根本逃不出來,喪身火海。

    對岸的耶律洪基聞訊趕到拒馬河邊,目瞪口呆望著對岸的大火,昨天晚上他的大壩才遭到宋軍戰船襲擊而摧毀,而今天,對岸遼軍大營卻陷入了熊熊大火。

    想到五萬東路大軍全軍覆滅,想到西路軍也同樣全軍覆滅,自己絞盡腦汁想把隊伍接回來,眼看有了一點希望,最後還是破滅了,堂堂的遼軍卻被宋朝水軍耍得跟狗一樣,屈辱死去。

    耶律洪基越想越難以忍受,他怒極攻心,一口血噴了出來,仰天摔倒,驚得周圍侍衛紛紛上前搶救。

    次日一早,數十名跳水游過拒馬河的士兵向耶律洪基彙報了被偷襲的經過,主將蕭韓家奴死在亂軍之中,最後三萬遼軍最終全軍覆滅。

    耶律洪基長長嘆息一聲,下旨停止修築大壩,所有民夫遣散回家,十萬大軍也返回幽州。

    耶律洪基只覺疲憊不堪,甚至連易州也暫時不想過問了。

    事實上,他心中已經有了和宋朝議和的念頭。

    如果議和成功,宋軍將撤離易州、撤離覺華島,放回東京城破時被擄走的貴族以及投降的遼軍士兵。

    三天後,耶律洪基下旨,令北府宰相張孝傑為特使,前往宋國求和,重訂兩國盟約。

    ...........

    劉奎裝扮成高麗的商人抵達了東京遼陽府。

    上一次宋軍襲擊遼陽府後,留下了數十名卧底斥候,同時發展了一批被遼國擄去時間不長,渴望回歸大宋的漢人作為探子內應。

    這些漢人都有一個特點,他們子女已跟隨宋軍返回了大宋,一方面滿足了他們渴望讓子女回歸故國的念頭,另一方面,這些子女也是人質,他們保證著父母對大宋的忠誠。

    劉奎帶了幾名隨從進了東京城,東京城內已經恢復了被攻克前的繁華,只是宮殿還沒有重新造好,還有很多契丹貴族府宅關門閉戶,官衙還是一片殘垣斷壁,這一切都暗示著這座城池不久前曾遭受過兵災。

    劉奎來到東大街,找到了一家南北客棧,用漢文和契丹文,就是這裡了。

    劉奎走進客棧,一名夥計見他是高麗人的裝束,便用蹩腳的高麗語問道:「客官是從高麗過來?」

    劉奎呵呵一笑,「用漢語吧!你們掌柜可是姓莫?」

    「正是!客官認識我家掌柜?」

    「久聞大名,你告訴他,青州的客人來了。」

    青州的客人是個暗語,表示他來自大宋,夥計眼睛一亮,連忙抱拳小聲道:「在下王文生,出身萊州水軍。」

    劉奎頓時明白了,原來這個夥計也是宋軍留下來的卧底斥候。

    他點點頭,「先進去說話!」

    兩人走進客棧,掌柜莫亭迎了出來,他不是宋軍,他是霸縣的一名宋朝商人,流落遼陽府,開一家客棧謀生,他的長子莫瞻已經隨同宋軍回大宋了,客棧只有他和妻子以及小兒子三人,宋軍便在他客棧中安插了三名探子當夥計。

    聽說是青州來人,莫亭熱情地將劉奎帶進掌柜房,劉奎淡淡道:「我是小范相公帳下參謀府司馬,叫做劉奎,莫掌柜這一塊應該也是由我負責。」

    莫亭聽說來人便是宋軍情報頭子劉司馬,他連忙道:「原來是劉司馬大駕光臨,小人失禮了!」

    劉奎微微一笑,「我見過莫掌柜寫的情報,很詳細,小范相公也很誇讚,你們在這裡辛苦了。」

    「我們尚未得到真正重要的情報,慚愧啊!」

    劉奎沉吟片刻問道:「我想去上京,可能替我帶路?」

    莫亭遲疑一下道:「劉司馬是不是要去找耶律乙辛?」

    他們之前得到任務,讓他們收集耶律乙辛的情報,所以莫亭便猜到劉奎想去找耶律乙辛。

    劉奎點了點頭,「正是,有他的消息嗎?」

    莫亭連忙道:「很巧,耶律乙辛前天才抵達東京,視察宮殿修葺進度,恐怕明後天就要去幽州見遼國天子。」

    還是真是巧,耶律乙辛就在東京,劉奎眉頭一皺,「你們怎麼知道耶律乙辛的行程?」

    「啟稟劉司馬,之前我們收集耶律乙辛情報時,認識了他的車夫,他的車夫也是漢人,叫做韓平,這次他跟隨耶律乙辛來東京后,便來找我喝酒,所以卑職便知道了耶律乙辛的行程。」

    劉奎負手走了幾步道:「我想見耶律乙辛,你們覺得可行嗎?」

    莫亭想了想道:「我建議劉司馬先不要見耶律乙辛,可以先見一見他的假子,叫做耶律善,漢名叫做王善,實際上就是一個漢人,精通音律和蹴鞠,深得耶律乙辛的喜愛,我們漢人有什麼麻煩想求耶律乙辛,都是向這個王善交錢,他就是耶律乙辛斂財的一條路子。」

    「這個王善可靠嗎?」

    「他眼裡只有錢,這樣說吧!只要你肯給錢,就算是耶律洪基御書房的硃筆,他都會想辦法給你偷出來。」

    「那好!你先去聯繫一下他,如果他願意替我引見耶律乙辛,我給他三百兩黃金,你就告訴他,我是大宋皇商。」

    「沒問題,我今天就去聯繫他。」



    上一頁    下一頁